第1167章 怎么处理-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167章 怎么处理

莫伦和李天晴两个,都有半仙之境的实力,当然不会那么容易死,会落到现在这个结果,也是因为沈浪刚刚的速度太快了,让他们措不及防,然后是一连串的打击。

这会儿压平在凹陷的地面,也雷得外焦里嫩的,也不过是昏迷了过去。

沈浪脚下一顿,场域漫布,迅速把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的两人控制住了。

之所以没有直接的过去,就是怕他们装死,所以这会儿场域控制的时候,他的铁棍还是做好了快速打击的准备。

陷入场域之中的被动,依然还可能是伪装,但被完全控制住了,就可以放心了。

把他们两个揪出来之后,沈浪进一步禁锢住了他们。

怎么处理他们?

沈浪在返回来冲杀了那四个人的时候,就已经在现场留下了一个探测器。在远离了之后,他是调了画面查看,等他们两个回来收尸时商量的计策,完全是同步了解了。

如果这两个人感觉到畏惧,低调的离开,他也可以考虑放过一马。可他们却是更恶毒的计策,想要把他整垮整死,这就让他不爽了。

所以直接回来给了他们一顿狠揍,按照正常来说,也应该是把他们干掉,就像在冥域里面把皇甫一道他们干掉一样。

不过当时的情况有点不一样,皇甫一道随时逃走,现在这两个已经是抓住了。

所以就这样把他们杀了,虽然他们的物品还可以都接过来,还是有点浪费。

最简单的方法,是把他们扔到霸天塔里面,将他们炼化成人丹了!两个半仙,那效力简直了。

当然也可以现在就地汲取他们的精神之力,但那只能运用到精神力那一部分,还是浪费了很多。

沈浪现在也不需要那么多的精神之力,因为炼化綦沣亡灵那四成,就已经是非常的强了,现在继续吸收精神力,反而他自己快要驾驭不了。

不过有一点,他是可以先做的。

那就是把他们两个的记忆抽取了!

沈浪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主要是靠上次唐城之行,那时候是从荆儒风的记忆里面知道的。而荆儒风毕竟只是御仙门的中层年轻弟子。

这一次在金燧谷,从慕天正德那里,只是口头了解了一点金燧谷的信息,慕天沧海那里了解了一点冥域的信息。回来的时候,通过姬千乘,侧面了解了更多的信息,但并不够系统,言语提及也有很多的不足。

当日对慕天正德,沈浪都不好直接下手抽取记忆,现在对于他们两个,就不一样了,双方已经到了这层次的仇恨,没有什么好客气的。

逐一抽取了他们的记忆之后,以沈浪现在的实力,也很容易就消化了。

现在,就是把他们扔入霸天塔了,不过他还需要先了解一下霸天塔的情况。

上次为了能够一起同行,华夏的修士们也是凑齐了礼物,灵石什么的,被沈浪拒绝了。最后是有人找了他们不了解的两样东西:元素珠和玄天神石。

这俩东西,都是极好的辅助之物,元素珠能提升法宝的档次,玄天神石可以修复神器。

沈浪当时是选择了三样东西,和元素珠放在一起,分别是霸天塔、鎏月针和白虹贯日,希望可以提高它们的档次。

玄天神石是和昆仑镜融合了,他也是放到了一起。

那个过程是比较漫长的,所以原来的主人,根本没有测试出它的用处。他则是把它们放到了天书世界空间里面,以那里的时间流逝速度,可以来一个“速成”。

后来到金燧谷的时候,遭遇到王者蛟龙召集万兽围攻,沈浪还取了白虹贯日运用了一下。

不过他之前只是试用过,对于白虹贯日的威力了解不太多,所以也不能确定有没有很大的提升,之后依然还是放在了里面。

现在算算时间,前后也有一个多月了,霸天塔也和元素珠接触了“十年”左右,按道理应该是有一定的提升。

不过就算变化不大,沈浪也不怕,当日巨魔那异时空魔物和冰宫地底下的神秘黑粒,都最终还是被霸天塔炼化,这两个半仙扔进去了,应该也还是难逃吧!

沈浪当即迅速取出了霸天塔,最直接的感受,它是有了不一样的气质,仿佛真的是得到了进化似的,只是变化有多大,也没有一个具体的参数比例。

在把他们两个吸入霸天塔之前,沈浪是把两人的储物袋都取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莫伦和李天晴都苏醒了过来!

“你——”

刚一开口,他们就发现自己被牢牢的禁锢了,别说出手攻击,便是想要动弹都不可得。

“你想要干什么?”莫伦喝问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储物袋已经在沈浪的手里,不由得更怒了。

李天晴则是冷静的想到了种种可能,忙警告了一句:“你可要想好后果!对我们动手,就是对青云派和云宫宣战,到时候就算是秋林剑宗也保不住你!”

沈浪哂笑:“你们要把我搞臭,说我在冥域得到了很多宝藏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

“那只是说说而已,如果你能够答应不追究,现在放了我们,我们也可以保证,大家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出去之后一句废话也不多说,如有违背,千刀万剐!”

李天晴赶紧趁着还有机会,做出了一个承诺。之后到底怎么样,走一步算一步,现在得先让沈浪把他们放了。

要不然,看这架势,这厮是要把他们两个杀了啊!

在他说话的时候,莫伦也是冷静了下来,现在看来,储物袋里面的物品,显然是要不回来了,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

“沈浪,我看你也不是滥杀无辜的人,我们已经死了四个人了,不想再下去了。放过我们,大家以后河水不犯井水!”

沈浪认真的摇头:“不行啊,你们都是非常讲义气的人,是要为皇甫一道、慕天沧海报仇的,我要是放了你们,你们岂不是要联络皇甫、慕天两家来找我麻烦?”

“那个……我们也没有证据,只是一个简单的猜想。你能放过我们,足以证明你不是滥杀无辜的人,肯定也不会对皇甫一道、慕天沧海他们动手,我们当然也不会诽谤你的。”李天晴赶紧改口。

“真的吗?”沈浪露出了一丝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