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你们配吗?-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117章 你们配吗?

慕天松云他们当即就要发飙,不过慕天沧海还是抬手阻止了他们。

“根据他们四个说的,阁下是为了从正德嘴里逼问出金燧谷各种信息,所以动用酷刑的,最后还把他们的收获洗劫一空。”

慕天沧海似乎是先礼后兵,先把道理讲清楚,让自己占据道德制高点。

“阁下刚刚的话,就等于是承认了,对吗?”

沈浪似笑非笑的看着慕天沧海,“承认又如何?”

“放肆!敢对慕天家族的人下如此黑手,你这是找死!”慕天松云马上喝斥了起来。

慕天沧海这一次没有阻拦,表明这也是他的态度!

“你们觉得慕天家族很强大,别人自然该尊敬。冒犯了慕天家族,是找死的行为。但具体到人呢?比如冒犯了你,和他,是不一样的吧?”

沈浪慢条斯理的说着,到这里则开始严厉了起来。

“区区慕天正德的实力,跟我提鞋都不配!胆敢冒犯我,是不是找死的行为?”

慕天松云一时语塞,刚刚就拿他和慕天沧海对比,他也不能说冒犯他和冒犯慕天沧海代价一样啊。

“弱者对强者不敬,确实是冒犯。不过慕天正德已经交待了金燧谷的信息,你们也抢走了所有的东西,还把四人都致残,未免恃强凌弱了吧?”

慕天沧海经验更丰富,或者是想到了沈浪会这么说,还是从容的应对了。

“你们十个来找我一个麻烦,是不是恃强凌弱?”沈浪反问了一句。

慕天松云憋出来一句:“那是你不对在先!”

“当日也是慕天正德不对在先。他不冒犯我,我犯得着理会他?”..

沈浪向后面指了指:“我们这么多朋友,随便哪个不是比慕天正德强?他配吗?”

沈一忍不住了,在后面叫道:“你们的慕天少爷,肯定对你们是一面之辞!他对我们主人不敬,还对我们几个女主人不敬,留他们的狗命,已经是我们主人仁慈大德!”

“没错!由着我们,都要把他们杀了泄愤!更不要说灭口了!”沈二跟着符合。

慕天松云冷冷的注视了过去:“原来这里还有帮凶!你们这些人,居然窝藏帮凶!”

慕天沧海则是微微蹙眉了一下。

他是准备充分的,之所以围困逼着地球群雄到这里,而没有动手杀一个人,就是因为有所顾忌!

慕天正德说出了慕天家族的名号,对方丝毫不在乎,而且年纪轻轻实力强大。这里还有一大群不知道实力不菲的人,可见这一定是大有来头的。

在没有弄清楚沈浪身份之前,他先保持着冷静,这也是刚刚能喝止慕天松云的原因。

刚才跟沈浪的对话,就是要让沈浪承认是恃强凌弱,不让慕天家族理亏了。

但现在沈一的话,让他意识到一个问题,宝贝孙子隐瞒了一些没说!

其实对自己不利的不说,他也能想到。所以才跟沈浪核对,但因为现在只看到沈浪一个,根本没有想到还有“女主人”这方面。

现在听这意思,还不仅一个女主人,不用说,肯定是纨绔惯了的慕天正德调戏了这人的女人。

沈浪能看出他的实力,他同样能看出沈浪的实力。

想想和他一样级别的强者,被人调戏了自己的女人,年轻气盛之下,能忍得住不灭杀,真的可以算是厚道了。

这让他暗暗叫苦,慕天家族这个理是站不住的了。

但想想他宝贝嫡孙的手臂被废,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什么帮凶!你们这是要护短!包庇自己人的无耻!”乔戮仙站出来力挺沈浪。

从御仙门到王者蛟龙,还有以前的巨魔,其他人对沈浪的信心是非常大的,更别说还要仰仗他带路、回去。

所以之前被压着的一口恶气,这会儿都集中爆发,全部一起力挺沈浪,跟着喝叫了起来。

慕天松云也不简单,他能够蔑视百多强者,就是因为他的实力相当于化神境巅峰,有这个底气。

但光是口头上,他一个人的话语再威严,和一百多个一起,也是没了气势。

眼看他又要发飙,慕天沧海提醒了一声:“松云。”

慕天松云马上点头,和其他人一样,不再多话。

看得出来,他们还是很有纪律性的,如果不是得到许可配合,慕天松云也会如其他九个人一样,不会随便开口。

“我们此番前来,也不是问罪。而是要弄清楚,既然有争议,还请阁下和我们走一趟,直接跟慕天正德对峙,敢否?”

不管怎么样,现在人多嘴杂,一个没有表达好,就把慕天家族的名声传出去败坏了。把沈浪带走了,不管是动武还是私了,都可以减少扩散。

“想把我带走,你们……嘿嘿,配吗?”沈浪明显不屑的嗤笑。

之前被驱赶到这里,压着不能离开的地球群雄,这会儿也不会觉得沈浪嚣张、挑衅了,而是觉得很解气,很提气。

他们有好事者,马上跟着叫了起来:“你们配吗?”

“不配!”其他人跟着接口。

“配吗?”

“不配!”

有了一边之后,后面大家是异口同声,老头们喊出了壮汉的雄伟气势。

“不是带走,是邀请。我已经很客气,希望阁下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慕天沧海不要面子啊,这么多人说他不配,哪怕理智再好,也会上火。

“唉……”

沈浪忽然叹息了一口气。

大家一下都安静下来,地球群雄有点紧张,难道他这是要屈服吗?

别啊!说是邀请,有这样邀请的吗?

“邀请”去了他们的地盘,岂不是更加吃亏?

慕天沧海一行人,则多少松了一口气,看沈浪这意思,似乎有服软罢手的味道。

“为什么总有一些不长眼的纨绔子弟惹我,为什么他们的长辈都是嚣张护短?”

沈浪感慨了两句,然后冷冷的看着慕天沧海:“区区一个慕天正德的一条手臂而已,我可不想有朝一日杀往扬城,我也不想灭了慕天家族!”

“放肆!”

“狂妄!”

“找死!”

慕天家族沉默的这些人,都忍不住一起爆发出了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