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敬陪末座-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10章 敬陪末座

在这个镇上,沈浪好好的吃喝了一顿,算了一下时间,才找了一个车,打车前往岳家。

他不想去得太早,因为是去解决问题的,不是和岳家攀交情的,也懒得应酬那么多了。

一路很快,没有什么堵车的情况,到岳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岳家在平西有很多的产业,包括各方面的生意,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岳家嫡系并没有分散各处,还是住在一起。

这个地方就是岳镇南给的那个地址,到了那里沈浪才发现,从外表看那就是一个偌大的宅院,而他用神识全景扫视了一下,更觉得这简直像一个小区!

岳家这个并不是现在才建造的,也不是一下建成的。而是在风水极佳的祖屋基础上,一点点扩建出来的。在上个世纪中叶,岳家也是低调蛰伏的状态,等到后来改革开放,祖传的底蕴,让他们迅速成为先富起来的人。

在后面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把周围的田地购买囤积了起来,然后一户户分家了的岳家子弟,各自建造了自己的房子。等到后来经济腾飞,环境也宽松了。岳家便弄了一个围墙,把整个岳家的房屋都圈在了一起,形成一个大宅院。

再之后也一次次翻修,祖屋越来越堂皇,其他也变成了一栋栋的别墅。名义上分成众多小家庭的岳家人,全部还是在一起。

为了对外有一个好的说法,这里用的是一个叫“岳府花园”的名字,对外就是一个别墅住宅小区,住的是同姓的村民,实际上全是岳家的。

沈浪之前到过白七爷白生华的家,那就是一栋别墅的大宅院,那就已经很豪华,光土地的价值就过亿了。岳府花园在平西市郊一点,地价是有所不如的,但面积却要比白生华那里大多了,总价值不会少于数亿。

当他下车的时候,岳镇南已经迅速的跑了过来。

“浪哥,你终于到了!”他显然已经在这里等了许久了,大概是不敢催促沈浪,所以没有打电话询问,只是为了表达诚意在这里提前等着。

沈浪点点头。

岳镇南看到他了,却还是有点心不在焉的张望了一下车子,看到车门关上,司机开车离开了,他掩饰不住的有一丝失望。

“进去吧!”

“好、好的,这边请!”

岳镇南打起精神来,恭敬的领着沈浪进入岳府花园,里面不是古代宅院风格,就是一个有大量绿化的现代别墅小区。

“是不是很失望?”

“啊?没、没……浪哥你能来,我是非常的激动和开心,怎么会失望啊。”岳镇南忙摇头。

沈浪看了他一下,也没有多说。即便见识过了他的能耐,到底他年纪太轻,无论岳镇南还是岳刚,都以为他身后还有一个牛逼的师父。

但他懒得解释,今晚上帮他们解决一下这个问题就行了。

岳镇南带着到的是中央的一栋建筑,这就不是现代或者说西式别墅的风格,是正宗仿古建筑。这是岳家祖屋所在,现在建造成祠堂,是重要仪式或者重大议事的时候才会集中到这里来。

现在这个祠堂里面,不仅仅灯火通明,而且也有多人把守着。

看着岳镇南带着沈浪过来,已经有人先一步跑进去里面通报什么了。

岳镇南停步了下来,有点尴尬的跟沈浪解释了一下:“浪哥,今晚上的问题比较严重,我父亲广邀亲朋,以及一些德高望重的人物,希望能够调停一下。你先等一下,如果等会儿有所怠慢,我先向你赔罪了。”

沈浪理解的点点头。

这事发生的时候,他还在蛮王墓地宫里面呢,岳家肯定有自己的安排。等他联络到岳镇南的时候,计划已经安排好了。多他一个,也就多一份支持,岳刚不可能把宝压在他的身上。

过了一会儿,那个进去通报的出来了,对岳镇南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带着沈浪进去了。

进入祠堂里面,气氛有点肃穆,经过一段没有人的宽敞下厅,来到了已经高朋满座的上厅。

上厅内安排了左右两排位子,上面主位坐着陪客的是岳刚,还有一个六七十岁的,应该是岳家的长辈元老。两边的位子,一字排开,一边已经各坐了七个人,上首的是胡须花白的老者,大家都是按照年纪辈分排座的。

岳刚迎了上来,对沈浪抱了抱拳:“沈师傅,多谢前来助拳,我岳家感恩大德!”

说完之后,又轻声的说了一句:“已经有很多贵客先到了,只能委屈您坐后面了。”

沈浪看了一下,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

“没事,你招呼你的,就算我来凑个人数吧。”

他是带着一份责任来的,虽然不能直接说是他害的,但也是间接影响。如果不需要他出面,岳家助拳的已经可以解决,那他也乐得清闲。

因为已经七点多了,沈浪算是最后过来的,本来是吸引了大家的目光。都想要看看岳镇南领着进来,岳刚过去迎接的是什么大人物。

等发现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年轻人,而且年轻得过分,明显二十岁都不到,其他的宾客都没有再多看,又继续各自低语闲聊了起来。

岳刚环顾了一下,想要介绍一下大家,但看别让都聊天避开了,只能给了沈浪一个歉意的笑容。

沈浪随便在左手下方的椅子坐下,马上有人送上了一杯茶。不过坐在他旁边的人,都是向另外一边的人说话,跟他客套打一个招呼的意思都没有。

他也不以为意,刚刚一眼扫视,已经把这厅内所有人都收入眼中了。这些或许有辈分有资历,但实力却都强不到哪里去!

岳家今晚上的阵势,也是有针对性的。主位除了岳刚之外,就是另外一个元老,岳强岳胜他们应该平时另有侧重,这样的场合没有他们在场。

在岳刚回去座位的时候,岳镇南忙在沈浪耳边,低声快速的介绍了一下厅内的所有人。

沈浪主动过来助拳,却只能敬陪末座,让他挺不好意思,所以在进来前就先赔罪了。只是以他第三代年轻一辈的身份,这里没有他的座位,也没有说话的份,只能先退了出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