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找麻烦的-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1章 找麻烦的

“大须弥龙象神功”的神奇之处,就蕴含在功法的名字里面。

在传统对力量的描述,会用“九牛二虎之力”,能翻地拉车的牛,和百兽之王的老虎,都是力量的代表。

而在这之上,则有龙象之力!

象不用说了,无论是体型还是力量,都是当今陆地动物之最。而龙则是传说中的神秘存在,是能上天入海的强大神族。

“大须弥龙象神功”,就是从练出一象之力,到“九龙九象”之力!

而这还不是终点!

“须弥”是指佛教神山须弥山,那是世界中心,上至三十三天,下至大洲大海。所以“须弥”一般用来比喻世界级、宇宙级的巨大无比。

从名字上来说,“大须弥龙象神功”最终是能撼动大须弥山的力量!

现在沈浪需要力量,而这功法的成长性,便是境界高了也不用抛弃,所以直接从它开始修炼。

当“大须弥龙象神功”开始修炼之后,他身体的感受,比下午在水底冲击,更加剧烈和难受!

一个小孩子,能拥有得了重量级拳王的力量吗?没有经过千锤百炼,就算拥有也无法发挥出来,否则是先伤了自己。

要想承受龙象之力,首先身体必须钢筋铁骨!

沈浪现在的身体强度远远不够,今天一下午无数次的极限冲击,也只是让他从病弱到强于普通人。这时候别说龙象之力,普通硬气功都撑不住的。

所以现在功法入门之处,先就对他的身体来一次洗髓伐毛的大改变。这也不是一晚上就能完成的,是一次次一步步的改变和强化。

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承受着无形的巨大压力,必须全身心的运转元气去舒缓去抵抗,要不然仿佛脏腑血管随时要粉碎爆炸一般。

从上到下,一寸一寸的洗髓伐毛,直接让他痛楚得浑身大汗……

宿舍的同学,又睡觉前的,都听到了他粗重的呼吸声,还有咬牙的声音,不过他们都以为沈浪是在作噩梦,白天被欺负了,勉强在大家面前撑着,晚上睡着了就做梦了。

大家睡觉时间都宝贵,也没有人起来去拍醒他。

随着“大须弥龙象神功”对身体的淬炼,体内的元气被快速的消耗,“阴阳波若真诀”则是不断加速从玉里面吸收灵气,以补充身体的消耗。

一直修炼到凌晨三点,才算是告一段落。

沈浪感受着平复下来的身体,浑身软绵绵暖洋洋,让他都不想动弹。但他很清楚,这一晚上的功效,在下午的基础上,又是一次大的进步!

随即他就无奈的发现,玉里面数百年吸收储存的灵气,已经被消耗干净,全部在刚才练功的过程中别吸收了!

他当初留下这个用来打基础用,是参照他上一世入门阶段的速度,想着怎么也能够几年了。结果现在从经验到功法,各方面的起点都高得多,不过一天的工夫,就已经消耗了。

当然并不可惜,消耗不是浪费,是运用在自己的身上,强化了孱弱的身体,拥有了一定的力量。

只不过就得想想办法了,才能让跟得上修炼的消耗速度,否则就是进度慢下来。

练功完了,沈浪也是安心的睡觉。

不过他睡了不过两三个小时,就被铃声吵醒了。

昨天是周日,原则上教育部门是要求放假休息的,不过为了升学率、为了考大学,学校和家长都认可补课。今天周一,则是全校都上课了。

这是起床铃,然后大家要集合去跑操,周一还要升旗,回来再洗漱早餐早自习。

高三学生当然不想跑操,但他们学习繁重,很多还开夜车,身体更容易垮,学校尤其要求他们必须早起晨跑。

沈浪虽然睡得不多,但精神还是很好,和睡眼惺忪的同学们一起前往操场。

在路上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人猛的蹿了过来,一下箍住了他的肩膀。

期间沈浪的肩膀动了动,他其实是发现了,也能及时闪开,但他忍住了。

“沈浪,帮我一个忙,跟我去一下篮球场那边,我已经跟值日老师说了。”

这个箍住他肩膀的叫做刘志隆,是另外一个班的男生,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是个体育生,据说已经有体育大学提前录取了。

“行。”沈浪没有问为什么,直接答应了。

虽然不是一个班的,但近三年也都认识,刚刚没有压低声音,一起走着的男生们都听到了。

刘志隆不是董文彬的小弟,不过他们也是熟悉的。有了昨天的事,大家都觉得是董文彬托刘志隆来找沈浪的麻烦。

“刘志隆,你……”江河忍不住就开口了。

对董文彬的顾忌,是因为他老爸对校领导层面有影响。其他人江河还是敢仗义执言的,就算打不过体育生,也是敢干一架的。

沈浪摇了摇头,阻止了他说下去,又挥手让他们先去操场。

和大家走向篮球场的时候,刘志隆松开了沈浪,刚才那样只是怕他一下跑走了。

县中的篮球队在全市是有一点名气和实力的,所以除了户外的篮球场,还有一个室内的篮球场,可以让篮球队风雨无阻不受影响的训练。

大家也都知道,这个室内篮球场的建造,董文彬的父亲董大伟也是有捐资的。

这会儿大家都出早操去了,并没有人来这里。刘志隆有钥匙,直接开了门,带着沈浪进去了里面。

把大门关上,大喇叭里面的“运动员进行曲”被隔绝得声音很小,再开了里面的灯。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刘志隆用的是帮忙的借口,现在则是开门见山的直接询问沈浪了。

“我跟你很熟?”沈浪反问了一句。

刘志隆本来似乎还想要好声好气的说,被沈浪这么顶了一句之后,他当即沉下了脸来。

“你算什么东西?我警告你,给我离她远一点,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对于刘志隆的威胁,沈浪哂笑道:“你算东西,你全家都算东西……”

正说着他又反应过来,不对啊!如果是董文彬找的他,应该是找借口动手,怎么会是这警告离开的态度?

“等等……你说的是谁?”疑问出声的同时,沈浪也马上想明白了。“你说落雨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