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逼问信息-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081章 逼问信息

或许是因为扬城慕天家族的招牌够硬,亮出来没人动他们,或许是他们平时都是在温室之中,初次跑出来历练。

判断敌情上面,他们已经极大的失误了。而现在战斗现场惊呆,更是大忌!

一二三四他们,可是卯足了一口气,憋了半天想要在沈浪面前表现一下。刚刚一出手就失利了,更让他们觉得没有回旋的余地,所以这一击,几乎可以说是拼命的绝杀了!

虽然他们实力基本相当,可是四比三,就已经是极大的优势了。而劣势的一方,还惊错失去了先机,几乎就撑不住几秒了,很快就被一二三四给拿下了。

“给我跪下!”沈一本来是想要直接不他们击杀了。

但刚刚落轻舟出手,说明已经得到了沈浪的授意,而她只是把人捆绑住,并没有直接绞杀,所以沈一在不清楚沈浪用心之前,不敢贸然决定干掉。

不过对方刚刚的无礼,还是必须要惩罚的。

所以这一次,在让他们三个跪下的时候,除了四个同时施压之外,还直接对三人的膝盖踢了过去。

被控制住的慕天少爷三个人,一下扑通一声跪在了巨石上面,疼痛是免不了的了。

“你、你们好大狗胆……”那个慕天少爷,即便重压已经让他满头大汗,但还是爆出了一句狠话。

“不管你们是谁!只要过了今天,我慕天正德必然会把你们整个门派剿灭!”

“死到临头还这么多废话!”

沈一不客气的一脚从后面踩踏了过去,一下把这个自称慕天正德的少爷,踩得头脸砸落在了巨石上面,当即磕得一脸的鼻血。

“别动慕天少爷!我……”

那个更强一点的,看到这一幕直接怒吼了起来,可是他被星云锁链捆着,根本是挣扎都无法挣扎一点。

看他要说狠话,沈四隔空给了他一巴掌,让他差一点昏迷过去。

沈浪对落轻舟点了点头,示意他把那个人放了。

落轻舟马上收回了星云锁链,牵动之下,那个人也是归落在地上了。

“别动你们少爷,也不是不行,但需要你配合……”

沈浪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人猛的张开双臂,汹涌的力量直接往一二三四涌了过去,想要把慕天正德他们三个人救了!

他也是打了如意算盘,必要的时候,其他另外两个,都是可以充当牺牲品,只要能为少爷拖延一点时间就行了,而且他们还是有法宝之类准备着的。

可是让他想不到的是,沈浪只是随便的招招手,不仅仅他的攻势完全消弭无形,而且整个人立即飞到了沈浪的面前。

再下一刻,他是感觉到了身体一点也无法动弹。

到了这会儿,他才是真正的感觉到了绝望!

刚才落轻舟把他捆绑了,还是有点不甘心的,觉得是因为偷袭的缘故,再加上一件很不错的法宝。要是公平一战,他肯定不会中招的。

可现在他全力施为,对方却不过动动手指头!

“你这是想要置他于死地吗?”沈浪手指头一动,直接一刀罡风飞出去,霎时间便把那慕天正德的一条手臂削断了。

在慕天正德嘶吼痛呼出声的时候,沈三已经从下面凹坑里面摄取了一个泥团,准确无误的塞入他的嘴里面,避免大声吸引了凶兽过来。

“住手!我不动,我再不动了!”

刚刚的一幕,直接把他震撼到了!

之前无论是把慕天正德他们压得跪地,还是踢得脸砸地面,整体上还是小伤。

在他看来,这些人只是通过羞辱来表达姿态,但根本上还是不敢和慕天家族开战。

可刚刚这一下就不同了,削断的手臂,可就没有办法修补,那是直接致残了。相比之下,嘴巴里面塞泥团,都不算什么了。

他可不敢冒险,万一因为他的反抗,对方把少爷直接干掉了,就算他有命活着,回去也会比死还惨。

“请问……您要怎么样,才能放了少爷?”他的语气已经馁了下来,一咬牙,再加上了一句:“如果能放掉少爷,可以杀了我!”

“你这话说得,好像你的命和你们少爷的命,一样值钱?”沈浪调侃了一句。

“我没有这么说,我当然不能和少爷比……你们能先帮少爷止血吗?”

他满脸焦急,如果能动弹,他会不顾一切的过去帮慕天正德治疗。

沈浪对他们几个点点头,示意他们把慕天正德的断臂处止血,又指了指嘴巴,要把泥团弄出来。..

一二三四赶紧忙活了起来。

他们虽然不清楚沈浪到底是什么意图,但作为打手,是不需要了解老板的意图,只要照做就好了。

慕天正德刚刚会痛呼,是因为剧痛,也是因为突然。现在已经熬过去了一会儿,即便痛得发虚,也只是哼哼,没有歇斯底里的大叫了。

不过,他的一条手臂断了,喷得到处都是血,脸上则是被鼻血弄了大半个脸,看起来非常的惨。

“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和慕天家族有什么仇……”

沈浪动动手指头,就让他手臂断了,倨傲无礼的慕天少爷,也终于意识到了敌人的强大,再不敢强硬了。

沈浪对她们几个女孩子做了一个安排,落轻舟和落雨荻先下去采摘雪灵果,桃乐丝三人分别到大树高处放哨。

当然,实际上也不需要她们放哨,只是一个理由,要不然让她们看着严刑拷打的残酷场面,可能会有点不忍。

“你们两个一起说,把金燧谷的情况一一跟我说清楚,要不然的话……”沈浪指了指另外两个吓得不敢说话的随从。

不知道是沈二还是沈三,果断的出手,也学着沈浪,直接把其中一个随从的手臂劈掉了!

鲜血直接喷到了慕天正德的脸上、身上,让他感觉到血液的温度,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个被砍了手臂的随从,紧咬着嘴唇不敢发出声音,整个人簌簌发抖。

另外一个随从,眼看着一起的两个人都被砍了手臂,怎么看他也不可能幸免,很可能下一句话的时候,就砍他的手臂了。

这会儿在给他们止血,也没有把他禁锢得那么严,让他赶紧对着巨石上面磕头,磕响头。

“求您饶了我们吧!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我们肯定都说、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