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百名人质-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065章 百名人质

在沈浪快速的解决了御仙门中高层的强者之后,他的身形移动,不需要出手,已经让一大批的化神境初期、中期水平的御仙门门人吓得赶紧避开!

他们的师父、师叔伯们,都被轻松的秒杀了,要干掉他们,还不是易如反掌吗?

本来加入进来的生力军,也被沈浪一个人的威力,给吓得有点无心恋战了。

前后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地球群雄已经变得气势如虹,激动的跟着沈浪大战,由下风扭转局面到了上风。不过整体的局面是地球修士稳占上风,但卫青城和霍山联手夹击之下,教宗又已经是落于下风,正苦苦支撑了。

这个时候,沈浪又做了一个让大家都没有想到的决定!

这些化神境初期、中期的,可以留给占着数量优势的地球修士去搞定,他应该去帮助教宗对抗卫青城和霍山,这才是符合这一战输赢的关键点。

但沈浪并没有如此,而是迅速的把刚刚被抽干了精神力萎靡的那些御仙门高手都收集了起来,并且把他们禁锢了,带着一批人往飞船飞了过去!

这场面当然也是很壮观的,而且大家也是有点不解,这是要干什么?

教宗出了暗骂沈浪是一个坑逼之外,已经再没有任何言语了。

卫青城和霍山他们也很奇怪,不知道沈浪这是要干什么。

不过很快,大家就明白了!

沈浪人还没有到,已经传音给了落轻舟等人,他们带着飞船里面的所有人质先出来了。

加上沈浪刚刚抓获的这么一大拨高手人质,一起放置在御仙门外一处山坡上。

“住手!这里有近百个你们的门人,如果你们想要他们安全的话,就赶紧住手。”

这一个声音,迅速传遍了御仙门的上空,让所有人都听到了,然后大家的目光都看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那些实力较弱的地球修士,都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刚刚沈浪解决了那些强者,他们的危险感少了,但还是要继续的和相同级别的对手激战,过程中大家也互有受伤。

现在沈浪如果能通过近百的人质,逼得御仙门就范,那他们就用不着拼死厮杀了。

教宗听到这话,心里是颇有不甘的,他的目的是想要把这御仙门给干掉,可不是休战。

不过现在他是现场最苦压力最大的一个,敌人拼命的话,他可能最先就挂了。也不得不支持沈浪的这个决定。

沈浪会做出这个决定,当然也是做过了权衡的。

他虽然可以快速的扫荡半仙之下的所有高手,但也只是半仙之下,换成卫青城和霍山大长老,他就算有赢的把握,也必然要费一番功夫。

而卫青城和霍山有两个,完全可以复制他刚刚的路线,只要一个人牵制住他和教宗的话,马上就可以对其他人大杀四方了。

如果御仙门弟子被杀了很多,他们肯定也会杀戮不断,暴走的两个半仙,光靠他和教宗两个人,是绝对拦不住的。

要干掉的只是西方的大佬们,沈浪也不会在乎,但是很明显,在三百的地球人里面,他的女人们,是最容易辨识的。

出于安全的考虑,他决定利用人质议和。

反正他和御仙门也不算深仇大恨,不是非要灭了御仙门。本来也是做好了看热闹的心态,能够得到利益,双双罢手也不是问题。

卫青城和霍山大长老,也是快速的分析了。

现在的牌面已经摆出来了,综合实力肯定是御仙门这边更强,还有地利等优势。但因为沈浪的先下手,已经抓获了一大批的人质,百名有点夸大,但数量也不少。

所以到现在,就是地球修士要占上风了。

如果真的要继续下去,他们两个也只能和教宗、沈浪打平。沈浪那里还有九个没有出手的,加入之后,必然会很快把御仙门其他门人收拾了。

这样的局面,抛开人质性命的威胁,为了御仙门能够不倒,他们也只能求和。

“所有人住手!你,把人放了!”

卫青城飞升到了空中,高呼了一声,做出了一个统一的安排。

没有了他的围攻,霍山和教宗可以平和的分开,地球修士方面,少数达到了化神境后期的,此刻游刃有余,都觉得罢手有点遗憾。

而化神境初期、中期的,还在支撑着,都是愿意罢手。

霍山大长老的脸色有点阴郁,在那些人质里面,不计较荆儒风,有几个都是他的弟子!

他实力强大,辈分年纪都高,那些相当于化神境后期、巅峰的,几个都是他的徒弟。刚刚就让他非常的愤怒,但现在全部在沈浪的手里,如果要灭杀的话,他真的无法阻止。

无论是从他个人,还是从御仙门的角度,要培养出一个到化神境后期以上的水平,都是不容易的,也是要花去不少资源的。

如果荆儒风他们都被灭了,对门派是重大的损失,他自己也没有心力重新栽培了。

卫青城更加不用说了,他考虑问题就必须从整个门派的得失来。

“卫门主,您这话说的就太简单了。这些是我的战俘,我不杀战俘,是出于人道主义。放心,虽然你们不把我们当人看,但我们还是会把你们当人看的。”

沈浪在山坡上,隔空对在继续说道:“但要把战俘放了,按照哪里的规矩,应该都要割地赔偿什么的吧?你看看愿意花什么代价,把他们换回去?”

卫青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

他是御仙门的门主,是这一代最有权威的人,现在当着所有门人的面,逼问怎么赎回那些人质,无疑是非常丢面子的事。

而且如果开价不满意,当众讨价还价,就更加的让御仙门丢面子。

可是他又不得不正视,要不然大家都在看着,那不到一百人,也有好几十人,都是为师门作出贡献的。如果师门就这么不管,岂不让大家都寒心了?

“沈先生,我们之前也有过多日的接触,你知道我是讲信誉的人。你想要什么东西,一切好说,能否先把我的门人放了,我们另外单独详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