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捏你如蚂蚁-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054章 捏你如蚂蚁

荆儒风后来也跟郓长空请教过,询问沈浪的真正实力。

相当于化神境后期的郓长空,当时对于沈浪,是非常有信心和把握的。如果不是关系到爆体仙劫的信息,他几度也想要对沈浪出手。

最明显的就是沈浪要离开的时候,霍山大长老要求见沈浪,他当时就想着霍山大长老是准备报仇,就算不方便亲自出手,也会是授意他出手。

后来荆儒风昏迷了,他也被霍山打发走了,之后的事情不清楚。

所以他坚决不相信卫青城和霍山都对沈浪客气尊敬,觉得沈浪能够逃过一劫,是因为那两个高手朋友来得太及时。

而当日沈浪两人就跟着走了,在他看来,也是心虚的表现,是知道掌门、大长老也弄死他,所以赶紧逃走。

他的这些话,听到在荆儒风的耳里,就让他心里有数了。

他觉得沈浪和他应该是在一个境界,吃亏是吃亏在轻敌大意了,加上变身巨大的诡异神通。

现在他提升了一个境界,加上可以谨慎对待敌人,必然可以轻松复仇!

他晋级的时间也不久,所以还只是恨不得找到敌人,但汉国如此之大,离开了大半年的人,哪里还能再找得到?

现在看到沈浪,就让他觉得这是天意!

这大半年来,他已经不在操持城中巡防等杂务,一心一意日以继夜的修炼。今天是晋级之后的第一次任务,既是因为这次数量多的重视,也是他觉得可以放松一下的时候。

没想到啊没想到!

居然直接就遇到宿敌了!

那厮居然逃回去自己的世界了,而且居然又想要偷渡回来!

这是天意让他逮着,让他复仇啊。

“荆儒风,我不想杀你,上次已经饶过你的狗命了。你不要一再的找死,我的好心也是有限度的。”

沈浪微微摇头。

以他现在的境界,荆儒风根本不看在眼里,上一次他当然也是赚的一方,所以可以淡然面对。

不过荆儒风刚刚辱及她们几个的话,就是有点找死了!

“杀我?还在大言不惭!啧啧……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的!这里面有一个是你的女人吧?还是说她们都是你的女人?”

荆儒风想起了上次沈浪身边就有一个女的,好像也在这其中。

他只是稍微的扫了一眼,还是紧盯着沈浪:“我会让你动弹不得,在旁边仔细的观看,看看我怎么操这些母骡子!”

“找死!”

这一声是很多人一起喝斥出来。

一二三四自不必说,君辱臣死、主辱仆死,他们必须要坚决的维护。虽然一对一没有把握,但四个人一起上还是有把握的!

这一次,己方可是三百人的阵势,根本不怕会输了。

所以在喝斥的时候,直接就出手了!

另外同时喝斥的,则是郑雨梦和桃乐丝。

沈浪都开口了,她们也没有再装昏迷,刚刚的污言,落轻舟、落雨荻和风无姬都还是忍住了,她们两个则怒斥出声。

荆儒风看都没有看一二三四他们,手一挥,直接就把他们四个拍飞了出去,直接摔到了地上的人群之中!

跟着他一起进来两几十个御仙门弟子,都是欢快的笑了起来。

“不自量力的骡子!竟然敢挑战荆师兄!”

“牲口是不会长记性的,必须把他们关起来!”

他们都知道荆儒风提升了一个境界,跟他们都拉开了差距,和郓长空一个级别了。对于这些以前随便他们虐待的“牲口”们,还真的没有太在意。

也正因为这种蔑视,让他们在看到了多个人并没有昏迷,也没有去检查其他人是不是也醒着。

就像人不怕羊群造反一样,已经不算轻敌,那是固有的认知。

尤其是刚刚荆儒风随手就把他们四个都拍飞了,更是让他们觉得理所当然,不需要去检查。

荆儒风这轻描淡写的一手,也没有把一二三四重伤,但着实把他们震撼到了。

本来以为四个人一起上,是有把握的,没想到却不低人家随便一掌,可见已经不是比他们高一个境界这么简单了。

而其他人,也不再继续的装下去了,等会儿搞不好直接被下了禁制。

毕竟上次他们是在昏迷的状态下完成的,都不知道这精神禁制是怎么控制他们的。

顿时之间,三百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内霍然站了起来。

这一下超出了荆儒风等人的预估,加上这气势足够了,让他们几十个人都是吃了一惊。

人不会怕羊群造反,但如果几百头休息的羊,同一时间全部站了起来,还都盯着你看,那也会让人瘆得慌的。

刚刚出声呵斥的时候,她们五个妹子也站起来。现在船舱里面,就两个人没有站起来,一个是在某个角落里的教宗,另外一个就是沈浪。

“人多又如何?骡子再多也是骡子,你们只是牲口,不配做人。几百头骡子,也是关在牧园里累死的命!”

荆儒风不屑的冷笑。

上次牧园关着的那些人,实力如何他是清楚的,提前精神禁制,是为了方便控制。并不是御仙门怕他们,就算正面出手,也是轻松可以镇压的。

现在荆儒风突破了全新的境界,还是第一次有出手的机会,正是最膨胀的时期。尤其是刚刚一出手就把四个轻松拍飞,让他信心满满。更别说他还有几十个师兄弟,其中不乏相当于化神境中期的。

“我本来还可以给卫青城门主,还有你师父霍山大长老一个面子的。就算其他朋友要找你们报仇,我都可以不插手……”

沈浪一边说的时候,一边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

“不过你混蛋满嘴喷粪,张嘴骡子闭嘴牲口,还侮辱女性,实在是贱到了骨头里了。”

就在荆儒风要开口继续讥讽的时候,只见沈浪随意的一抬手,荆儒风便直接的撞了过去,仿佛直接把脑袋送到了他的手里。

“我上次可以捏你如蚂蚁一样,现在一样可以捏你如蚂蚁!”

摇头说了一句之后,沈浪太高了一点声音:“诸位,是你们秀的时候了,有仇报仇有冤报冤。这个带头的,我控制了,其他人留给你们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