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6章 再抽精神力-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056章 再抽精神力

可不管再怎么不相信,事实摆在眼前,对于人生中最大的挫折,咬牙切齿的宿敌,他自觉化成灰都认识的,从表面来看,是不会错的。从各自说话来讲,也不是外表一样,完全就是一个人。

可是要承认这一点,实在太难了!

因为他已经废寝忘食的疯狂修炼了,虽然只是大半年的时间,但用在修炼上的绝对时间,比得上之前两三年,而且他师父也是给他足够的支持。

所以他的晋升,他是自豪而自信的。

可是作为一个更高文明的天才,却在同样的时间里,被一个他完全看不上的低等世界的骡子,被远远的甩开,这样的事实,让人如何接收啊。

但他接不接受都没有影响,人已经是被沈浪按着动弹不得。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沈浪如果想要灭杀他,也就是一个手指头的事,按着让他动弹不得,无非是要好好的折辱他。

一想到这里,荆儒风就更加的绝望。

“无耻之徒!你每一次都是靠偷袭!有本事放开我,够胆和我公平一战,才能让我输得心服口服!”

其他的师兄弟已经倒下了,现在的形势就严峻了!

荆儒风到底是被御仙门委以重任,是年轻弟子中的佼佼者。即便个人非常的绝望,理智还是不忘师门。

如果让沈浪他们这三百人,乘坐着飞船法宝回到师门,那会把城中杀一个措手不及。就算最终他师父和掌门能够力挽狂澜,也必然会损失惨重!

所以他现在求的,已经不是个人意气之争,而是激沈浪把他放了,然后马上离开,赶紧报信了再说。

“谁管你服不服啊?”沈浪说着一巴掌扇了过去。“你服又如何,不服又如何,关我屁事!”

一边说,一边持续的扇巴掌,啪啪之声使得荆儒风的脸上火辣辣的——这已经不是火辣辣的羞耻感,而是真实火辣辣的刺痛!

“诶?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你们不想报仇吗?这些御仙门的弟子,现在可以随便你们杀剐了!”

沈浪不忘提醒了一下还愣着的地球修士们。

大家都有点尴尬,刚刚那几十个人,全是沈浪一下击倒的,要让他们上去居功,当然有点不好意思。

“别客气,他们就是你们的战利品了,我不需要。虽然不太好分,不过前面还有,你们不就是想要干掉御仙门吗?除了报仇,还有抢夺他们的资源。我不干涉,这些当我送你们的礼物好了。”

沈浪真的无所谓,这些弟子都是跑腿喽啰,最多有几个像代表性的,但最高的也就是荆儒风了。

真要有什么价值,都在荆儒风这里。

不过其他的东西不要,有一样东西沈浪还是要的!

那就是这一手飞船法宝!

这法宝的级别非常的高,速度、大型什么的,还是次要的,关键是在混沌空间都可以阻挡那神秘浓雾!

如果把混沌空间比喻成大海的话,这飞船法宝就不是一般的船,而是可以潜入其中的潜艇,作用和价值是不一样的。

尤其是刚才已经验证了,差不多要一个半小时的飞行,靠人这样飘过去,太容易产生偏差了。尤其是带着很多人的话,更容易散落,有这东西就好多了。

所以刚刚在说话的时候,沈浪已经直接精神入侵了外面船头的弟子,从那个负责驾驭飞船之人的脑中,读取他的记忆,了解到这飞船运用的相关信息。

除此之外,他们身上携带的其他东西,那点价值就不算什么了。

听到沈浪这么说了,其他人就没有什么好客气的,直接一拥而上,把那几十个人给“瓜分”了。

毕竟现场有一部分人,是带着极度屈辱之心。而像乔战天、南流水他们,兄长受辱,也就等于自己受辱。

沈浪没有理会其他人,专心炮制荆儒风。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已经给我你两次机会,你不仅仅没有吸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我觉得你没救了。”

听到沈浪刚刚让人把几十个师兄弟瓜分了,荆儒风就是暴怒,直接喝斥道:“要杀要剐随便你!别假惺惺的说教,你算什么东西?未开化的劣等牲口,也配在我面前指指点点?”

“说得好有道理,我这未开化的,应该还是简单粗暴一点的好。”

沈浪点头附议,然后又一次的直接把荆儒风的精神力完全抽干!并且再一次的读取了他的记忆。

比起上一次来,沈浪现在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所以即便在他清醒的状态下,也是轻松的就完成了这两个步骤。

但对荆儒风,则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上次他是昏迷之中,醒来之后木已成舟,就好像完全麻痹之下的手术一样。

现在则是完全的清醒,虽然沈浪很强大,整个过程很快,但体验在他的身上,便是一秒钟也仿佛一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他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精神力也是上了更高的台阶,这是引以自豪的。现在却是眼睁睁的“看着”被掠夺,流逝的速度,仿佛开闸泄洪一样汹涌!

那种体会,就好像是蹦极跳,或者是失去了控制的电梯坠落一样,哪怕很快就会有结果,但那短暂的时间,就仿佛往死神而去,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荆儒风想要喊叫,想要求饶,都无法开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精神力完全的消失殆尽,随即整个人变得非常的虚弱。

“你这个贱……贱……人,你不得好死的……”

虚弱之下,他连斥骂都难以高亢了。

沈浪冷笑了一声:“怎么?现在体会到痛苦了,知道这样很贱了?你们把别人当牲口关起来,施以精神禁制,逼迫别人贡献精神气泡的时候,怎么得意洋洋,怎么不觉得贱?”

他们的方式有点不一样,精神气泡和教廷的信仰神力类似。不过一个是自发的,由无数的微量汇聚而成,另外一个则是压榨高手的精神力。

之所以只是微微的薄弱的“精神气泡”,不是他们仁慈,而是想要细水长流,等恢复一点继续制造,身体是一点点的垮下去。

现在沈浪对荆儒风做的,是一下把他抽空了,如果不倚仗外力和资源,要靠他自己个人恢复,这个时间就会比较漫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