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 还敢来送死?-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053章 还敢来送死?

和那几个人比起来,荆儒风对于地球这帮人,印象就要深刻得多了。

而这些地球修士里面,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又是沈浪。

那是最直接的仇人!

当初在御仙门的时候,他就想着从沈浪那里榨取完了爆体仙劫的信息之后,就可以干掉报仇。

没想到最后他被干晕了过去,而且师父还没有出手之前,居然又有高手前来,把他们救走了。

沈浪和落轻舟的离开,让他觉得非常的遗憾,整个汉国都巨大无比,离开之后就石沉大海,根本没机会报仇了。

后来沈浪虽然在唐城搞得满城风雨,几乎是让一大部分汉国各地的修士都认识了,但因为御仙门相隔遥远,也没有人去唐城,所以并不知道这事。

再到现在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肯定也有其他修士来往之类,不过照片之类,也只是让他们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有这么一个风云人物,但听八卦也不会跟沈浪联系到一起。

这一次监控到有一批骡子可以捕捞,数量会比较大,荆儒风马上带队过来了。除了一批人前往里面之外,他们是在这里等着接应。

没想到刚刚却是听到了让他兴奋的消息。

在他的印象之中,沈浪和落轻舟,肯定是留在中岛大陆不会回去了,应该是在汉国某个角落藏起来了。

所以他进来,也只是想要看看有没有上次来的地球人,有的话,他也可以恨屋及乌的泄愤一下。

进来之后,看到三百之多,让他很满意,这么一大批的“骡子”,可以在牧园里面豢养很久了。

更满意的是,光从衣着和人种相貌,一下就让他联想到了痛恨的那批人。

在这三百人的队伍里面,这些大佬大多数当然都是男的,毕竟要修炼到这个程度,必须能有巨量的资源支配,那就必须要掌门家主一个级别的身份,自然大部分是男的。

当然也有一些国家和地区,有的势力是女的首领,但整体比例可能十分之一都不到。

再说了,七老八十甚至百岁的女的,保养的再好,也不可能还是年轻容颜。

所以在荆儒风目光巡视之下,自然而然的聚焦到了郑雨梦的五个人身上。

都是年轻美女,又都是在一块儿,绝对的吸引眼球,也是人群中的亮点。

“不错啊,这次还是有点好货色。几百骡子够多,可以用很久。这几个母的,可以先弄去玩玩。”荆儒风邪邪一笑。

跟着他一起进来的,有一些比较亲近的,则是附和着笑了起来。

“当然是让荆师兄先尝鲜,等玩腻了再给大家常常味道!”

“那什么,都低调点啊。这几个到时候不用送牧园,先送荆师兄那里。”

“物尽其用,等大家都玩够了,再把她们丢到牧园去,榨干最后价值。”

“嘿嘿,等你玩够了,她们就已经被榨干了!”

“我看是你迫不及待了吧?”

无论是当成鱼还是骡子,都是他们对低等文明人类的蔑视,觉得和牲口没有什么区别。但毕竟还是人类,所以长得好看的,还是能让他们有亵弄的心思。

这并非他们本来就淫,平时可能也清心寡欲的修炼,但这身份不对等,让他们可以随意的践踏,不介意尝尝鲜。

地球上也一样,很多在自己国家都自诩文明绅士的,在侵略弱小的时候,都不免会兽性的一面。

他们和之前捕捞的那些人一样,理所当然的以为所有人都是昏迷状态,等着带回去就下精神禁制,然后就像拴了鼻子的牛一样,随便他们驱使。

历来的习惯,让他们没有丝毫的怀疑会有异状——毕竟地球修士们上次也是完全被抓,是后来沈浪把他们换走的。

但地球上的所有修士们,却是已经怒不可遏了!

他们其实并没有直接被荆儒风称为“骡子”的体验,但在牧园里面的体验,却是跟牲口无异。现在听到的话,让他们更加真切的想起了毕生奇耻大辱!

在沈浪和郑雨梦等五女还没有起来表态的时候,一二三四已经忍不住了,直接跳了起来!

“放肆!你们这些混球!”

他们四个在地球上是无依无靠的,当时就跟了沈浪,认作主人。而沈浪也是给了他们相应的尊重,在天山剑宗有客卿长老的身份,地位遵从的,资源也不少。

加上之前两次救命,对于沈浪,他们都是非常感激的。

现在回到这里,见到荆儒风等人,他们的仇恨早已经起来了。相比起地球修士们关了一个月的遭遇,他们更惨得多!

他们折磨的时间更久,他们那个世界的同胞,已经全部死了,就剩下他们四个。

现在虽然大家都没睁开眼睛,但都很清楚,嬉辱的是哪几个。

那都是沈浪的女人!等沈浪发飙的话,那还要他们这些做打手的干嘛?

所以他们顾不上之前将计就计的约定,直接就跳出来斥骂。

他们和地球人还是有点区别的,之前关押的时间久了,荆儒风等人也是有点印象,马上就认出来了他们。

上次他们几个和地球的修士一起离开了,现在又出现在这里,那无疑说明现在这一批来的,还有上次的那一批!

荆儒风直接没有理会他们几个,根本不看在眼里,而是开始仔细的搜寻了起来,寻找一个烙印在他心里磨灭不去的影子。

然后他马上无语了,那个让他一直记恨的混蛋,不就在这几个漂亮女人边上吗?

刚才粗略的一眼,从三百人里面,他先看到的是她们五个美女,也就忽略了其他人,也包括沈浪。

现在有心寻找,自然马上认出了沈浪。

“果然是你们!你们居然又来了,还敢来!这一次,你是准备送死吗?”

荆儒风狞笑的看着沈浪,上一次的屈辱,其实是包括两次的,一次是公开的,另外一次是当着师父的面,还有郓长空知道的。

之后无论是遇到谁,都会让他联想到屈辱,即便别人并没有嘲笑他,也让他如芒在背。

但他到底是霍山大长老的弟子,年纪轻轻能修炼到化神境中期,是有过人的天赋,心性也是磨炼过的。所以并没有一蹶不振,反而是借此磨炼,废寝忘食的发奋!

得意轻狂被打击,再被仇恨滋养,让他进步飞快,又有霍山的指点和资源支持,半年多下来已经突破到相当于化神境后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