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徒手爆头-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00章 徒手爆头

他们人埋伏在哪个位子,沈浪是提前知道了,当这个人开灯照过来的时候,沈浪就已经提前动手!

他刚刚准备往下面闪避出去的时候,就感觉到身体被击中了,具体是怎么样的袭击,他都不清楚了,只是感觉狠狠的撞在了后面墙上,浑身好像散架了一样!

而他感觉身体并没有停止,竟又被拉扯了起来,并向他准备闪避的下方而去。

“砰砰砰!”

接连的声音在通道里面响了起来,被沈浪拉扯着的这个人,接连隔空挨了多道攻击!

沈浪对于他们埋伏的位置有所了解,在出手的时候,已经预判到了他们的攻击轨迹。所以“幻影流星步”瞬间到了那人的面前,只是顺手给了他一拳,并没有直接把人打死。

随即他把那个人拉扯过来,他自己的身体则在往下而去。

沈浪的头灯还开着,加上这个人的头灯,双双往一个方向照过去。无论是从第二层的岔路埋伏的,还是第一层追下来的,都在刺眼之下,只能看到光亮,无法确定具体的目标。

不知道他们是收手不及,还是不管这个人的死活,总之全部攻击到了这个人的身上,直接让人死得不能再死了。

但这个尸体在沈浪的操纵之下,又仿佛没事人一样往他们身上扑跃了过去!

剩下还有四个人,他们没有开着头灯,入眼是一片刺眼,看不清灯光后面的状况。眼看敌人又进攻过来了,那说明刚刚没有打死,这会儿不管是不是沈浪,都要继续的攻击了!

再被击中之后,这一具尸体当即往下方飞了出去,人在空中的时候,头已经仰面了,灯光照向顶部。霎时间本来正一边攻击一边后退的四个人,都是迅速的开了头灯。

他们都到了转角处,也看清楚摔下去的是己方阵营的人。

“人呢?”

“快追!”

刚才的状况,大家都明白,根本分不清攻击的是谁。看到这个后果,就很清楚了。第一次就已经把自己人打死了,刚刚是被扔尸体过来拖延时间!

他们在前面,就有埋伏拦截的主动权。现在沈浪到了前方,再找个地方藏匿起来,就更难找出来了。关键是时间紧张!

而他们有四个人,动作会更大,合在一起容易被沈浪盯上,分开又容易被暗中偷袭逐个击破。

他们几乎都是各家的家主掌门,都非常的果决,当即二话不说,一起往下面追赶了过去,务必尽快把这不确定因素清除!

至于地上死了的那位,没有人理会,连看都没有看,飞跃下去的时候,也把摔在台阶上的尸体踩踏而过。

虽然大家都反应很快,但这个蜿蜒而下的通道之后那么大,一个人同行还算宽敞,想要并排就不行,也影响速度。而且以他们的经验,也只能先后一起还有个照应,真要并排的话,被伏击就全部中招了。

四个人,速度又都很快,转角一段台阶就无法全部呈现了。

当最前面的已经到第三层的时候,最后一个还在转角之外。本来敌人在前面,他在最后的压力是最小的,也就起到一个掠阵支援的作用,但总觉得有点不安心……

在他疑神疑鬼的回头了一下的时候,陡然看到一个拳头已经到了面前!

这个人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脑袋直接被打爆了!

“怎么回事?”

听到身后有动静,中间的两个人迅速的停了下来,然后转身警惕的看着上面。到了第三层的那个最紧张,也赶紧退步到转角处,让自己能保持上下两边都观察到。

最后一个人没有回应他们,在他们灯光照耀之下,看到的是最后一人从上面转角处倒了下来。

他们都不是普通人,都至少是归元境的修真者。可这会儿,却都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因为刚刚就在后面的伙伴,倒下来的时候,竟是一具无头的尸体!

若非他们都修炼了几十年,也是非常有定力的大人物,简直要怀疑这个沈浪是人是鬼了……

“出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想要对我们怎么样?”

不用说,他们已经明确了,敌人并没有往下面逃走,而不知道怎么竟绕到了他们的后面。

刚开始有五个人,他们觉得十拿九稳,死掉了一个,那也是他们失手的缘故,四个人还是能灭了沈浪。

现在几乎可以算是他们眼皮底下,不声不响的干掉了他们的一个伙伴!

他们境界都一样,实力在伯仲之间,就算偷袭,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干掉对方的,除非像刚才那样的四打一(其实还是沈浪先重伤了那人)。可在沈浪面前,竟然连反抗、连出声都做不到就毙命,连头都被斩首!

再联想到之前沈浪随手一击就让李老重伤,剩下三个人都心虚了,再没有信心能干掉沈浪了。

沈浪走了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本来仰视的角度就更有压力,而沈浪还带着“光环”(头灯),更有刚刚徒手爆头的威慑,如此气势,直接让他们三个气势一凝。

“沈先生……沈大师,欢迎您加入一起,我们愿意把所知道的一切跟您分享!唯您马首是瞻!”

最底下的那个,在片刻的迟疑之后,果断的选择投降投诚。

反正蛮王墓里面还有很多秘密没有探到,就算东西是固定的,现在死掉了两个,他们那两份给沈浪就好了,他可实在不想牺牲在这里。

前面的两个听到这话,都不由得回头看了他一下。

中间的那个低声呵斥了一句:“李航你疯了!你们大玄门骨气都不要了?你有脸出去见李老吗?”

就在这时候,上方的那个,却是倏地出手,一掌击在了中间那人的后颈,不等他反应过来,当即昏迷了过去。

“李航说得对,沈大师,我是叶世风,代表叶家也愿意以您马首是瞻!”

沈浪看着这一幕,并没有意外。岳家一直觉得六十年前家主是被害在蛮王墓,就说明他们并非铁板一块,而是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的。刚才他们杀了那个人,没有一丝的惭愧,也说明现在这一批和六十年,或者一百二十年前都没有任何区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