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5-新白娘子-
新白娘子

分节阅读_5

个卧室里面,连忙起身看到孩子在身
边香甜的沉睡着,才放下心来环顾这里。门开了几个打手摸样的人簇拥着一个大
约四五十的女人走过来,老女人介绍自己叫[ 梅姨] 是这家青楼的老板,还说白
素贞已经被卖给了她,已经是妓院的人了。以后就得听她的话,白素贞本来还不
从,在被几个打手粗暴的弓虽.女干和梅姨说不为大人也要看孩子后无奈的屈服了。

  从被卖掉的屈服隔天后开始,被起名叫[ 花奴] 的白素贞就在梅姨开设的私
娼妓院中接客,价格却是一般娼妓的两倍,而且只算「次数」,射过一次精就算
一次,所以一开始「生意」并不好。但是梅姨坚持给白素贞开出这种价格,因为
梅姨看到白素贞成熟动人的身躯和眼中淡淡的哀愁跟不屈的心态,这样的表情心
境绝对能吸引嫖客的征服欲望。

  果然只是几天之后,玩过「花奴」白素贞的大爷们不但天天回锅,而且还不
断向亲友宣传白素贞的妙处,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指名要[ 花奴] 白素贞的嫖
客越来越多,一天内最多时候接了一百多个人。

  一天「春花楼」最豪华的执业房 ,满桌的山珍海味早已杯盘狼藉,全身赤
裸的白素贞跪在金爷的跟前,不但用双手套弄,也拼命用嘴又吸又舔著他硬梆梆
的肉木奉。而金爷左手抓住白素贞的头发,空出来的右手去玩弄她的乳防,不时伸
出舌头舔自己的嘴唇,陶醉在扣交的快感中。

  由於昨天王总管突然从金爷手中把白素贞带走送到知府大人那里,为了致上
最大的歉意,梅姨允诺要白素贞免费招待金爷;而金爷也老实不客气,早早便上
门来。梅姨把白素贞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知道金爷喜欢美腿和性感的高跟舞鞋特
意给白素贞配上,送给金爷当点心。可怜的白素贞成了牺牲品,不但得陪金爷饮
酒作乐,又要忍受金爷一而再、再而三的奸辱。

  白素贞在不同姿势的变换中被发泄了三次,可是金爷仍不知足,先在白素贞
化著漂亮妆的脸上又舔又吻,又要白素贞用嘴把自己软绵绵的肉木奉给弄硬。白素
贞只好再次忍受著屈辱,张口将他的肉木奉纳入口中卖力服务著。

  由於自己的乳防被把玩著,刺激的感觉早已传遍全身,而金爷的肉木奉也在白
素贞的舔弄吸吮下一次次增加硬度,在本能的驱使下,白素贞把肉木奉深深地含在
嘴里。用舌尖挑弄时,金爷抓头发的手开始用力,肉木奉就像活塞一样在白素贞的
嘴 进进出出,白素贞做起了深吼扣交。

  白素贞美妙的舌技,使原已相当兴奋的金爷,在刹那间登上高峰的顶点。火
热的感觉从肉木奉的中心向上涌来,金爷的屁股抽搐了几次,便大叫起来:「爽…
…好爽……我要射了……要射了……」全身痉挛之後,金爷突然从白素贞的嘴拔
出肉木奉,拉起她的头,在那充满陶醉感的美丽脸上喷上火热热的米青.液,射在她的
额头上、粉颊、鼻梁及嘴角上,粘粘的液体正一案一案地缓缓向下流著。

  快感过後,金爷满足地望著满脸米青.液的白素贞闭目喘息的撩人体态。白素贞
叹了口气,一言不发地拿出丝帕细细抹去脸上的米青.液,柳眉厌恶地皱了起来。

  金爷坏坏地笑著,一把将白素贞搂在怀里道:「怎麼?不喜欢啊?」

  「不是啦……」白素贞挣脱开来抱怨道:「你……你这样子,把人家脸上化
的妆给破坏了……」

  金爷笑道:「这有什麼打紧?我来帮你化妆,保证比以前更漂亮哩!」

  「不用了。」白素贞坐在梳妆台前揽镜抹粉道:「这种女人的事,你大男人
不要插手得好……」

  白素贞自顾自打扮著,是希望这讨厌的金爷能因此而停止对她猥亵的举动,
可是金爷望著她那窈窕多姿、雪白光润的脖颈,真是越看越爱,不禁从她背後伸
出双臂,揉捏著那一对丰满柔软的乳防。金爷吐出湿湿的舌头,探入白素贞的口
中东拨西挑,舌尖不断地挑逗著她的舌头。白素贞被他吻得仰头微喘。

  金爷将她的舌头卷了出来,不停地吸吮著,他的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在她
那坚挺的乳防上毫无忌惮地搓揉,又缓缓地一路抚摸下去,细细地摸著她的腹部、
肚脐、下腹部,最後探入了下体之上,用手指大胆地拨弄著草丛下的花唇。

  白素贞全身一颤,修长的双腿急忙夹紧,可是金爷的手指宛如可怕的武器般,
不断挑弄著她的肉唇,整个部位渐渐地湿了起来。

  金爷的手指不断拨弄著,舌头更是卖力地蠕动著,两片嘴唇拼命地把她的香
唾吸了又吸,吻了又吻,白素贞被攻击得毫无招架之力了。

  这时金爷的舌头慢慢地离开了她的红唇,两人的舌尖上拖著一条长长的唾液。

  金爷转舔为吻,在白素贞那泛红的香颊上细细地吻著。白素贞口中不断呻吟
著,情不自禁的胴体也随之扭动。贪婪地揉捏著那一对没有肚兜遮掩的丰乳。白
素贞低头闭目,轻咬著唇,任由金爷在自己身上大肆轻薄。金爷玩弄了一會儿,
索性抱起了白素贞,自己靠坐在床上,让她倚在自己的胸口。又把她刚披上的衣
襟剥开,双手从背後伸出,继续把玩著已呈裸露的乳防,吐出舌头细细舔著白素
贞的耳垂。

  金爷真可说是此道高手!舌头把白素贞舔得欲罢不能的同时,双手温柔热情
地在她坚挺丰腴的乳防上规律地推移,姆指和食指更是轻捻著那对已经充血的乳
头。此时的白素贞,用[ 职业] 般感受著那愉悦的爱抚而难忍地昂奋浪叫著。

  此时金爷从裤裆中拉出勃起的肉木奉,牵著白素贞的手,让她握住怒棒上下套
弄著;另一支手也从乳防抚摸下去,经过腹部、肚脐、丰腴的丛草地带进而停留
在桃源洞口,手指巧妙地拨弄著花唇,甘甜的蜜汁不断流出,把草丛沾得湿漉而
有光泽。他的吻也一路吻下来,从下巴、粉颈、肩头、腋下一直到颤动的乳防,
金爷将乳投含在嘴 ,用舌尖尽情地舔弄。

  白素贞靠在金爷身上,仰著头,妙目微启,湿漉的红唇甘美地低吟著,身体
奉承着金爷。

  白素贞大量分泌的蜜汁,已沾满了整个肉唇、草丛地带及金爷灵动的手指。

  金爷见她扭动著丰臀,发出[ 专业] 的饮泣般呻吟声,便快要憋不住了,便
在她耳旁吹气道:「小亲亲花奴,想不想上天堂?嗯?再来你要我怎麼爱你呢?」
忽然又兴奋道:「我这就带你上天堂吧!」伸出双手抱住白素贞的大腿,让她跨
坐在自己怀中;抱住她的丰臀,让她探到亀头的位置後,轻轻地把她放下,肉木奉
插入花唇,往上一抬……「噢……」白素贞无住地从口中泄出声音,身体开始上
下地律动。金爷扶著她的丰臀,帮助她扭动,自己也开始了充份地菗揷。

  女上男下,可以给女方带来很大的快感,这也是当初金爷要把白素贞抱在怀
中的本意。这麼深深的插入、尖锐的欢乐体验。体内已灼热的白素贞无助的叫了
起来:「太……太美妙了……噢……」骑在金爷的怀中,猛抓自己的双乳,头部
向後甩了又甩打乱了秀发,如痴如醉地上下颤动著;甘美的蜜汁随著抽动,不断
地从肉唇中溢出。金爷又将白素贞身体翻了过来,让她伏在桌上,翘起她浑圆雪
白的臀部,从後面进入了白素贞的体内。

  “啪!啪!”金爷用大手劈打着白素贞柔美的臀部,这是他在玩女人时的一
种喜欢的方式,极度兴奋,他的力量出奇的大,每一次击打都使白素贞的臀肉如
同波浪般滚动。

  这种手法如果用在也是在享受作爱乐趣的女人身上,也许会使她更感兴奋,
但对白素贞来说,无疑更感痛苦与屈辱,随着每一次清脆的击打声,白素贞都忍
不住哀啼不已,但这声声凄惨的哀叫却更刺激着金爷的每一神经,让他更享受征
服的快乐。

  一连十多下,白素贞雪白的臀部已经被打得通红,金爷将她从桌上拖到地上,
还是从身後插入,但将白素贞的双腿夹在腰间,白素贞双手支撑着地面,身後不
断地冲击,让白素贞像狗一样地爬行,使白素贞回想到小巷里的暴行。

  “噢──”金爷发出如野兽般的吼声,白素贞双手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被
按到在地毯下,白素贞感到在她体内的阳巨开始急速地膨胀,她知道金爷已达到
了高潮,在一阵疯狂地扭动下,金爷在白素贞的体内喷射出令人饿心的沾稠的液
体後,软软地瘫在她身上。

  白素贞心里的泪水已经流乾,她扭过头,违心地道∶“金爷,我的心已经属
於了你,你以後可要好好对花奴呀……!”

  七个月后春花楼突起大火所有人也全部死亡,白素贞找到小青知道真相,去
找和尚报仇。结果青儿重伤白素贞被擒,无奈的青儿只好带着孩子远走他乡等待
复仇,白素贞被众和尚疯狂奸淫后压入塔中当成淫肉玩弄、、、。

  (4 )

  雷峰塔内,肤若凝脂、亭亭玉立、清纯如水的的绝色仙子白素贞,娇躯颤抖、
痛苦万分。她为什么在痛苦和颤抖呢?

  只见白素贞身上绑着一条条会动的银白色的铁链转动研磨着下体和乳防,悬
浮在空中,一头绣发如瀑布一般覆盖在俏丽的脸上,鲜艳的红唇中一条淫虫怪在
不停的搅动中带出一丝米青.液低落在雪白的赤足上,这时门开了,走进了三个金甲
的护法,只见他们嬉笑的说“今天可算轮到咱们哥三个值班辣,想到那白素贞雪
白的身体和那轻吟的娇喘,我的肉木奉就无法自主的硬了起来,哈哈”一个黑甲的
护法也说到“是啊,一个月才能轮到咱们七人值班,这时间真难熬啊”说话间走
道了白素贞身旁,用手抬起了白素贞的绣脸说“小美人,今天又到我们疼你来了”

  白素贞微抬了下双眼,又合上了,一句话也没有说。自从被押进雷峰塔,她
已经在这里忍受了十年了,每天都会有十几伙人来进行对她的弓虽.暴和性虐待要不
就是被他们领来的神牛、大鹏、孝天犬玩兽交或带到用了法术的木马骑着带到城
里的妓院大厅中被百十来人车仑.女干一夜,有时候放到地府十八层被淫魔和色鬼爆奸
狂干。

  今天只不过是第七伙人而已,一身白纱的雪衣加上铁链把双乳和下身的捆绑
着朦胧中把白素贞身材显现的更加性感妩媚。黄甲护法吞了下口水说道“老大!

  快上吧!我们快忍不住了,一会那四个兄弟也要来了,人多又要乱来了“说
完手一挥只见白素贞身上的银链一下消失了,白素贞轻柔的身体仍在空中漂浮而
没有掉落在地上,黄甲护法走了过去一双大手粗暴的抓在了白素贞的双乳上,用
力的揉搓着,白素贞颤抖了下,眉头轻轻的皱了下,知道只要铁链一消失自己的
身体就会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只要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