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新白娘子-
新白娘子

分节阅读_4

/> 前冲时,前面的就後退,白素贞被干着的下体,随著前後肉木奉的律动,产生了难
以言喻的快感,那强烈的愉悦,在她体内爆炸开来,咆哮著将自己喜悦的身体,
委托给两人的你来我往之间。快感连连,兴奋地将臀部挤向二头领,配合著动作,
也跟著一前一後蠕动了起来。

  这时,大头领也已到了紧要关头,他发觉白素贞全身哆嗦著,喘气凝重,随
时便要丢了,於是又抽动了几下,突然间向前用力一顶,只听得白素贞「啊」地
一声浪叫,舒畅地升了天,花心甘泉不断喷出,洒在亀头上;而大头领也同时泄
了出来,流状物充斥在白素贞的肉洞中,二头领也在白素贞的屁眼里面喷射了,
直接打到直肠上面滚烫的米青.液使白素贞又一阵尖叫和呻吟,两人皆在同一时间内,
获得了极为满足的高潮。

  大头领和二头领原本硬梆梆的东西,现在尽皆软绵绵地脱离了白素贞的身体,
两人就地坐了下来,喘著气,望著白素贞白晰的裸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而白素贞获得满足以後,整个身躯趴了下来,俯卧在地,一脸满足地闭著双
眼,口中不时断断续续喘著气。

  没等白素贞从喘息中回神过来又被无尽黑色的春药发作给引诱的呻吟起来。

  「好骚的白素贞┅┅」对着眼前的无限春光,不禁生出这样的感想。三大王
上前两手在她浑身的细皮嫩肉上乱摸一阵,且恣意在她两只雪白坚挺的双峰上,
一按一拉,手指也在鲜艳的两粒红乳投上揉捏着。

  这时白素贞大叫着∶「嗨┅┅哦┅┅要死了┅┅三大王,快干爱奴!快
干爱奴┅┅爱奴要被干┅┅」这时三大王说“说自己是母狗”。

  [ 是的,我是母狗] ,我是三大王的xing爱奴隶。求你操我,操我小穴┅┅干
我屁眼┅┅干我!快干我┅┅三大王用他那二十多公分长的大肉木奉插进了白素贞
的荫.道,他用劲地菗餸顶弄,在他胯下的白素贞狂热地摇动着身体。三大王是从
後边进入白素贞的荫.道的,他趴在白素贞背上,像公狗干母狗一样地干着白色高
跟舞鞋的美丽少妇。他两手也不闲着,死命地用力揉捏着白素贞那三十多寸的乳
房,乳防在他的用力揉捏下变了形。白素贞的表情不知是痛还是爽,两眼闭合,
口中不断呻吟「啊┅┅啊┅┅啊┅┅用力┅┅用力插烂我的淫穴!」白素贞大叫。

  三大王把白素贞转了边,用嘴含着乳投,开始时还是吸舔,後来则是撕
咬了。白素贞把手搭在三大王肩上,把三大王的头向自已的乳防上压去,三大王
把白素贞轻轻抱起,白素贞用手把三大王的肉木奉放在荫.道口,三大王腰肢一挺,
肉茎一下便进入了白素贞的荫.道。这时,白素贞一边摇动性感的屁股配合着三大
王的猛烈进攻,一边把她香甜的美舌吐进了三大王的口中,两人在互相交换甜美
的唾液。三大王猛烈的进攻使白素贞进入了忘我的高潮中,白素贞把两腿紧紧地
盘在三大王的腰间,三大王把嘴再次撕咬着白素贞甜美的乳防,彷佛要把白素贞
的乳防咬烂了,白素贞则一边舔着自已的嘴唇一边浪叫连连,淫态百出。「哈!

  骚货┅┅好┅┅好┅┅」三大王把穿着高跟舞鞋的美腿高高举起,放在自己
肩上,他一下一下地往下插下去,像打椿机一样用力向下撞击,每插一下,白素
贞都浪叫一下。插了大约三百来下後,三大王把肉茎抽出,转插入白素贞的屁眼
里,白素贞的菊花蕾紧紧地包住三大王的肉茎,白素贞则更银荡地浪叫、呻吟。
随着起落,洞穴口挤出的霪水,顺着大机巴湿淋淋的流下,浸湿白素贞的荫.道四
周。速度越来越快三头领突然停止插动迅速拔出大鸡吧一条白线的米青.液如同高压
水枪溅射着,从小穴开始一直喷发到白素贞头顶高盘的发丝上,连续的大战白素
贞勉强把春药的效力压制了下去。

  “爱奴,过来给你的三个相公斟酒”白素贞脱着疲惫的身体走了过去为他们
斟酒,三人喝着酒看着下边正在霪乿的帮众不时的用手挑逗着白素贞口中满是羞
辱的语言,“既然当了压寨夫人,怎么也给小兄弟们敬个酒啊”白素贞端着酒壶
走到那些正在奸淫女子们的帮众身边倒了杯酒递了过去,“爱奴,给弟兄们敬酒
要嘴地啊嘿嘿”白素贞只好将酒杯饮尽用樱唇把酒渡到土匪的口中,当然避免不
了被土匪口手大肆戏虐一番,见到最美丽的少妇正在被调戏人们冲了过来虽然没
人感用鸡吧真的插进去可是白素贞的股沟仍被肉木奉不停的顶撞着一双柔夷也被强
行替人们打着手枪,一只高根舞鞋也被拿走挂在一个土匪的鸡吧上正快速的揉搓
着里面已经灌了不知道是谁的米青.液顺着镂空的雕花滴答出来。

  大厅的霪乿持续到三更才陆续的结速。

  本来准备早上就要出发回山寨,可是截获的东西太多了忙活到快中午才把货
物装到车上,只好把赤裸的女人们集合起来做饭准备赤完在走。

  山贼们吃喝着白素贞趴在三个首领的跨下努力的来回吸允着肉木奉,这个时候
在外边放哨的一个土匪突然跑了回来喊到“官兵来了”紧接着听到外边兵器打斗
声音,山贼们一下炸开了锅拿起武器和冲进来的官军拼杀起来,一夜酒色的暴徒
哪是对手不长时间就被杀的四散溃逃起来,连三个大王也被乱刀砍死了。

  到处都是混乱,白素贞接着机会跑到车里找到衣服匆忙穿上,抱起孩子消失
在混乱的人群里面。

  茫然的走在向南的官道上,白素贞抱着孩子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早已饥疲
交迫,无奈身无分文,既不能饱餐一顿,又无法入店打尖,奶水也少了孩子常饿
的哇哇大哭。

  已经黄昏时分走进扬州府,白素贞思考着怎么才能吃点东西好给孩子喂奶,
不知不觉走在酒楼林立的街道上闻着饭菜的飘香孩子又哭了起来。一群刚在酒楼
收完保护费的地痞流氓砍到了白素贞,当他们看见白素贞媚艳绰约的容貌和体态
时,当真淫心大炽;见她孤寡一人怀抱婴儿,便上前调戏。白素贞瞋目蹙眉,不
予理會;那些地痞食髓知味,便开始说些不堪入耳的淫词,更伸手对她毛手毛脚。

  并说只要依了他们一次就给娘俩吃顿饱饭还送10两银子,在饥疲难耐跟孩子
的情况下,白素贞妥协了,半推半就地被那群地痞拉到一处无人的死巷内奸淫。

  一阵男人的嬉笑声中夹杂着噼啪噼啪股肉碰击和女子的呻吟。白素贞在幽暗
的小巷中双手支在墙上裙子推到挺起臀部上边,胸部的肚兜早以沾满男人的米青.液
被扔在脚下一旁,双乳不停的晃动着,一个地痞一手按在雪白的屁股上用力的抓
着,一手抄起白素贞一条白玉的美腿,鸡吧出没在白素贞的肛门里面,不时的舔
弄白素贞穿着高跟舞鞋的小脚。

  “求求你们啊、、、、能、、、、能不能、、、、先、、、啊、、、啊、、
先、、、让我吃、、点东西、、然后你们、、在搞”。“可以啊,嘿嘿只要你承
认自己是一个淫贱的母狗马上就给你拿吃的来”一个小流氓淫笑着说。“我、、
我、、我是母狗”白素贞无奈的说道,立刻引起地痞们的轰然大笑,不一会端来
半碗吃的远远的放在胡同一边,白素贞艰难的回头对还在自己屁眼不停抽查的流
氓说“这位大哥先让小妹吃点东西在伺候你好吗”,“那可不行哥哥我正爽着呢,
这么办吧!你都承认自己是母狗了,就这么爬过去吃多好啊哈哈”说完依用力将
白素贞按地上夹住白素贞双腿又开始菗揷起来,白素贞知道他要用推车的方法玩
弄自己,这样自己用双手支撑着向前可以爬到吃的跟前,白素贞开始艰难的向饭
碗前进,纤细的手臂颤抖的支撑的身体的重量和后边奸淫的冲撞爬到吃的面前已
经香汗淋漓了,“母狗吃饭是不用手的用嘴慢慢吃”白素贞只好双肘支地埋头吃
了起来,后边的流氓快到极限了开始加速菗揷。可是米青.液没有射在白素贞的体内
和身体上,而是射在白素贞正在吃的碗里面,“看你刚才喊的也怪累的哥哥给你
点好饮料解解渴,哈哈”。面对流氓的羞辱白素贞看到碗中饭菜混合着浓绸的精
液耳边孩子的哭闹又传过来,隐忍含着泪水开始吃起混杂米青.液的[ 大餐].一顿饭
吃了半个多时辰每个在白素贞身体发泄完兽欲的地痞都把精子射到碗里混进饭中
叫白素贞吃干净。

  休息一会体力充沛的混混们又开始奸淫白素贞来。犹如走马灯一样不停的轮
班换人。这时一高个地痞已觉难以自制,打个手势。黑脸流氓将白素贞翻平,鸡
巴仍给她含着,高个地痞让白素贞双腿搭到自己的肩膀上,狠狠抽干。一会高个
地痞达到高潮,离开阴户,握住白素贞双颊,一阵米青.液灌进她嘴中。

  换黑脸流氓上手,见白素贞有些精神恍惚,黑脸流氓不客气的当即赏了一巴
掌。白素贞恍若大梦初醒,抚着火辣的脸颊,呢喃地说:「怎麽?」哪知黑脸流
氓炮口已然对山洞,在白素贞恍惚的霎那,一马当先狠狠干了进去。白素贞「啊」

  了一声,来不及回神,胸口又是一窒,肥猪混混的肥臀坐上了双峰,将机巴
塞进白素的嘴里。一会黑脸流氓拍拍肥猪混混肩膀说:「你走开,我要跨河架挢。」

  肥猪混混配合着抓起白素贞双手提了起来继续进行对着小嘴让白素贞扣交,
黑脸流氓举着白素贞一双带扣带的高跟舞鞋脚趾,向後使劲一拉,一时春雷大动,
白素贞呻吟连连……黑脸流氓很快也即将达到高潮,说:「我要射了。」抓起白
素贞的头,将机巴塞进嘴里,模拟莋爱菗揷。白素贞难过的「嗯嗯」声响,一阵
猛浪充臆呛的白素贞吐了肉木奉,头连上身向後一甩,秀发飞扬柔顺。黑脸流氓看
呆了,说:「好美啊!」

  肥猪混混交接了棒,说:「好酒沉沉底、味更香,换我玩你小狗式。」当即
将白素贞翻过身来,让她成跪伏姿站在后边对着小穴操了起来,时间不长肥猪混
混大喝一声:「操来地!」将白素贞仆倒,抬起她双腿离地,拼命地抽干。白素
贞痛的迸出泪水,隐约听见呜咽声,不由全身发抖。不一会儿,肥猪混混又大叫
一声,放下了白素贞美腿,爆开激精疾射,射到白素贞的秀发,第二波射到她的
背脊,第三波到了腰部,剩下的,肥猪混混握着阳巨在白素贞的肛门涂抹。然後
颇为满意的离开。奸淫持续到午夜时分才结速。

  白素贞无力的躺靠在小巷深处,地上几个散碎的银子就是白素贞被流氓地痞
们奸淫三个时辰的[ 劳动成果] 敞开的衣襟一对奶子显出几个深红的指印,怀中
的孩子贪婪吸食母亲的乳汁,只有这个宁静的时候白素贞才感觉到母子温馨的幸
福。

  一阵琐碎的脚步声音几个地痞又去而负反手里拿着绳索,白素贞看到这个架
势心到不好,心中着急眼前一暗昏了过去。

  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白素贞已经躺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