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新白娘子-
新白娘子

分节阅读_3

素贞,男人们看到这们个绝色的美人
只换一顿饭当然乐的喜上了天,安顿他们吃饭,便急不可待的把白素贞带到内室
疯狂的做起爱来,还有更着急的人家在五人面前就地将白素贞正法,吃着饭看到
被原地奸污的白素贞五虎笑着长说“秀色可餐”,让他们吓一跳的是干白素贞往
往是叔侄、父子、兄弟全家动员,还因为分配不均吵闹起来、、、、。

  黄昏时分五人做在大厅吃喝,并相互说着什么现在他们已经不满足用只换一
顿饭了,没有丰厚的金银的大户人家他们是不肖搭理,已经又走了五天的路程,
今天晚上宰到一头大肥羊当把白素贞压到这个员外面前时说出交换的条件时。那
员外当即拿出五百两黄金要求他们留宿一晚,言下的意思就是白素贞今天晚上属
于他了。看到这么多黄金在加上多日的辛劳众人决定答应员外的要求,倒绑双手
虚弱的白素贞被几个丫鬟领进了内宅……

  豪华的屋子里面架着白素贞一双美腿的员外在快意的驰骋着,男人的吼声和
女人的呻吟交织在一起,可是没多久便一泻千里趴在白素贞雪白的乳防上啃咬起
双峰上的嫣红,这已经是第四次身寸.米青了,没人驾御的双足无力的分开垂在床边,
和那五人相比今天对于白素贞可以说是最舒服的夜晚了,虽说被连续奸淫了四次
自己也泻了一次身,但和那粗暴的五人车仑.女干简直不能相提并论。员外也没想到看
见白素贞自己能这么强连续四次作战心理还有着强烈的欲望,但是身体已经很难
有反映了,懊恼的把鸡吧捣进白素贞的口中搅动开来,本想趁机休息的白素贞无
奈的吸允着软趴趴的阳巨,感觉到美人小口里面的蠕动员外的肉木奉竟然奇迹的复
苏了,以为那个员外已经到了极限放在自己口中只不过是要多占点甜头白素贞才
吸允的,希望他满足后自己能多休息会,结果一刺激竟然又发生了反映白素贞极
其郁闷,那员外感觉了下硬度在樱唇中快速的菗揷了几下便将白素贞身体翻转过
来,白素贞双手还被那银色的铁链束缚着无法用手支撑,只能用头顶着绣枕支撑
着身体,扶起雪白的臀部抠动着屁眼并用手拍打起来劈啪的声音连绵不绝,本来
白嫩的屁股被打的通红白素贞也连连呼痛,淫虐心起随手拔出立在床边粗大的蜡
烛用力插进肛门,继续拍打着转为大力挖弄湿滑而灌满米青.液的荫.道,粗大的蜡烛
插在后庭不停的滴落蜡油,烫的白素贞浑身颤抖娇喘嘘嘘,使员外本已经恢复不
少的肉木奉急速的膨胀,奋力的拔出快要烧完的蜡烛将自己鸡吧又填充进白素贞的
肛门大力操了起来。第五次的喷发后员外将在也法勃起软掉的鸡吧放到白素贞口
中自己舔着对方的荫睇昏昏睡去。

  “五千两黄金成交”五虎兴奋的揣着黄金将白素贞卖给了这个员外,转身就
走天知道那个青儿要追来该多麻烦,为了自己的小命五人合计后,连那锁链都一
起送给员外了。

  望着床上白素贞动人的桐体回想昨夜的疯狂,员外又将猥琐的身体压上了白
素贞白嫩的娇躯全力的索取xing茭的快感……。

  几个月后成为私人性奴的白素贞肚子微微隆起,员外知道后兴奋无比想到竟
然还能玩到性感的孕妇更加日夜而战,最后居然累死在白素贞的肚皮上,而白素
贞按着当地的风俗顺给了员外的两个公子,那两个公子更不是东西平日就垂涎白
素贞的动人的肉体,只能在员外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的玩弄白素贞,现在竟然属于
自己正大光明的享受了,更是卖力的奸淫花样成出不穷,如果不从和心情不好的
时候就将白素贞赏赐给家丁车仑.女干,直到白素贞分娩前的一个月才不插下体天天改
玩胸部和小嘴。等生完孩子才三天白素贞又被两人日夜车仑.女干起来,现在孩子在他
们手里白素贞更加无力反抗而且法术要在生产一年后才能恢复,白素贞只好假意
奉承做起淫奴每天伺候着庄园内的男人们。

  这天在庄园的桃花林里面,开着所谓的品花大战,女主角当然是美丽动人的
白素贞,一棵细小的桃树盛开着鲜花,但是花瓣在树的颤抖下不住的飘落下来,
白素贞因为全身射满了粘稠米青.液的关系许多花瓣沾在了身上看起来象是花中仙女
一样娇美,可是现在的花中仙子白素贞却是全身赤裸摇晃一头散落的绣发丹唇中
发出哼哼、、、呀呀的呻吟纤细的双手紧紧支撑桃树叉开一条雪白的左腿晶莹的
右脚在草地上努力的蜷曲着保持身体平衡腿上米青.液和自己的淫液的一直流淌到地
面弓着洁白如玉的身体挺起俏丽的臀部肛门被身后一个壮汉猛力的奸淫着,晶莹
的左足脚趾正向一个做在那里的男子鸡吧努力的夹起套弄不时被后边的大力冲击
而失败只能从新夹住在次从来,白素贞身旁两人放着水桶装着小半下挤出的奶水,
二人仍不断的揉搓那浑圆硕大的乳防不时的还去吸食几口,今天品花娘娘的白素
贞任务就是被奸淫着挤满两桶奶水,已经持续一上午的杂交,这本来就是完不成
的任务白素贞心理明白,只不过是故意出的难题来侮辱她。后边的男人一个激灵
大股滚烫的米青.液又射到肛门里面,早已注满精子的直肠随着肉木奉的拔出如小河一
样在右腿顺流而下,白素贞也趁这机会松了下紧咬的银牙吐出一口浊气,做在椅
子上的男人抱起娇喘连连的白素贞将一条腿抗上了肩膀,使现在的品花娘娘白素
贞一条脚支地一条腿朝天下体漏出早已红肿的嫩肉小穴,便毫不客气的插进大鸡
吧开始活塞运动,剧烈的xing茭使白素贞丧失大量体力只好双手搂住男子忍受着下
体的冲击,直到肛门也被插入才将娇躯靠在身后的男子上边任人驰骋奸淫,小嘴
中时断时续发出让更多男人发出性欲的呻吟……。!

  漆黑寒冷的夜晚也抵挡不住屋内火热高涨的情绪,一个娇柔绝美的少妇翩翩
起舞,一身透明镂空的白纱雪衣随着转动的舞步飘荡起来,每一个轻盈的回旋都
把女人神秘的禾幺.处若隐若现,上身的雪衣有两个小洞挺拔的双峰正好将乳投顶了
出来,插在乳投上的铃铛随着晃动不停的响起清脆的声音,一头乌黑的绣发高高
盘起大量使用了各种春药的樱唇清唱着青楼里面的淫秽小曲,一双只能在波丝商
人那才能买到的镂空雕花高跟舞鞋将地面踩的“咯咯”作响,轻抬玉腿把迷人的
下体显现在众多大汉面前引起了一阵嘲弄的口哨和尖叫,刚刚才血洗了庄园的土
匪们兴奋的看着美丽的少妇跳着银荡的舞姿一手大口喝着烈酒一手抚摩着一个努
力为自己扣交的歌姬血红的双眼紧定着那个跳舞的绝色妇人,不少忍耐不住的土
匪开始侵犯刚刚抢来的歌姬和村子的少女们一时间大厅里面女子的呻吟跟男人的
喘息回荡起来。

  跳舞的少妇看到这种淫秽的场景不禁愕然呆立起来,站在中央的少妇正是白
素贞。就在半晚时候一群山寨土匪袭击了村庄所有的男子都被屠杀两个少员外在
交出金银后也未能幸免才霸占白素贞开心了几个月后和他们的老爹一样归西了。

  下午服侍着了满足两兄弟兽欲的白素贞看到他们心情不错请求去看下孩子,
正在陶醉的二人同意了请求也就在这时候土匪们杀了进来看到惊为天人的美丽少
妇打消了抢劫完就回山寨的打算,把所有的女人集中起来开起无遮拦大会,无力
反抗的白素贞看到刚刚回到母亲怀抱的婴儿又被土匪抢走心痛万分,为了讨好这
些人白素贞主动请求给土匪们跳艳舞强盗们知道只要孩子在手里少妇就会乖乖听
话的伺候他们。

  大头领看着呆立在那的白素贞问到“你叫什么”。

  “白素贞”

  “你是这里的什么人?”

  “奴家是这个庄园里的淫奴”

  看到少妇眼睛闪动着泪花,大头领心中一动“你也不想在被众多的男人玩弄
了吧,做我们的压寨夫人怎么样就服侍我们三兄弟,而且你的孩子我们也会好好
养活,要是你不同意可以看看现在的大厅和你的孩子,你自己选择吧”

  “我还用选么?事情已经明摆着呢,只要我的孩儿无恙一切听大王的”说完
这些白素贞主动边走边脱下衣物来到三人跟前的时候只有脚下的高跟舞鞋没有退
下来了,“不要拿下舞鞋,嘿嘿、这么性感的装饰物还是留着吧”二大王桀桀怪
笑着,看着眼前的尤物浑身散发着成熟少妇的体香,几人也迅速脱掉自己的衣服
把象征男人的雄壮阳巨显露在白素贞面前。轻轻跪下檀口吞进一个鸡吧一双玉手
扶助两人的肉木奉便开始一起套弄起来,几个月的调教对这些早已轻车熟路白素贞
吸、咬、舔、转、磨,多管齐下把头领们挑逗的不住大口喘息,看着白素贞来回
的吸允套弄口水在肉木奉的带动飞溅而出,从感官上不停的刺激着三个寨主。

  口中的肉木奉青筋必露一阵跳跃凭着经验白素贞知道嘴里面的鸡吧要喷发了,
抬眼看下口中鸡吧的主人满脸紫红闭着眼睛舒服的等待着白素贞知道他是要将存
货射到嘴里只好加快速度,一声怒吼大头领俯身抓住白素贞的绣发大力的摇动起
来紧接就是一阵连续不段的喷发,大沽大沽米青.液在白素贞小嘴里面爆发,本想吐
出米青.液的白素贞头部被紧紧按在跨下无奈只好努力吞淹下去又细心的把肉木奉舔食
干净便再去吞下二大王的鸡吧。

  三头领也在白素贞小嘴泻精后,大头领握着复活的兄弟再次走了过来抱起白
素贞娇躯放到酒桌上边架起双腿在自己的肩上,“啊轻点好吗大王”白素贞紧怵
着蛾眉,“放心吧,美人哥哥会好好疼你的”说完扶着白素贞臀部的对着花芯用
力的刺了进去,“呦大王轻点啊、、、啊、、我、、、啊、、”看着跨下的白素
贞婉转承欢的样子大头领兴奋的边大力抽查边说“白素贞以后要自称爱奴虽然你
是我们三个御用的,但是对自己的称呼可要改下知道吗”忍受着下体大力冲撞的
白素贞“我、、、哦不爱、、爱奴知、、知道了”这时春药发作带着黑色快感开
始席卷白素贞的感官,敏感的身体经过刺激一阵阵快意涌上心头、从开始的低声
清吟到现在的孟浪狂喊,架在双肩晃动的两条白皙修长的玉腿和脚踩高跟舞鞋的
玉足无不散发着致命诱惑,二大王挺着爆跳的鸡吧忍不住杀了过来。

  这时,大头领的两片嘴唇从她的香唇上移开,沿著她那匀称的脸庞一路吻了
下来,慢慢地移动著;当他的吻移到她那雪白光滑的胸脯时,便把他的手滑向白
素贞的胸部,狂烈地罩住白素贞那高隆的乳防,开始逗惹地前後推移,手指也在
白素贞的乳投上揉捏不已;他更是吐出了舌头,细细地舔著白素贞另一边的乳投。

  由於两边的乳投,皆受到敏感地爱抚,白素贞已兴奋到了极点,不断地发出
了哼哼唉唉的浪叫声。两人抱起白素贞一前一後、你来我往地菗揷著。白素贞的
大腿同时被两个男人抱著,身体完全浮在空中。两支肉木奉一前一後深深地插入白
素贞的荫.道和屁眼,当前面的肉木奉向上顶时,後面的肉木奉便抽离;而当後面的向<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