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99-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99

br/>   安雨潇的质问让安清脸色微怔,他说:“你在说什么电话变态?”
  “你还跟我装!”说完安雨潇抬手就朝安清脸上狠狠走了一拳,安清一个没防备就被安雨潇给打倒在地,紧接着安雨潇又是一拳,安清那娇贵的小身板哪能抵得住安雨潇这凶猛的一击,整个人就这么懵了。
  而此刻,保安在见到这一幕时,很快就跑了过来,却很快就被安雨潇喊住了:“你们别过来!”
  那个保安就很快停住了,紧接着就听那个保安说:“安助理,你先冷静一点,有事好好说,别在这打架啊!”
  安雨潇根本就不理会保安的劝说,而周边也驻足了不少正要进公司上班的职员,安雨潇却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刚刚那叠照片里面其中一张照片就是上一次那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那张被绑着手的照片。
  现在他才想起那张绑着手的照片是在哪里拍下的,原来是他在D事遇见颜景的那一次,在齐哥表白之后,颜景突然从他身后捂着他的嘴把他拖进厕所之后所发生的一切。
  没想到,那个时候竟然还有第三人在场,而这个人就是一同出现在D市的安清。
  这一系列的线索直接就指向那个电话变态就是眼前这个柔柔弱弱,才十六岁的男孩。
  真没想到,年纪轻轻就已经有这么重的心思,竟然还会想到用变声器,他果然是小看了他这个十六岁的弟弟!
  这让他越想越愤怒,还想抬手狠狠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时,却听躺在地上的安清大吼了一句:“你要是再打下去,我就把这些照片全部流出去,我告诉你,这还只是其中一部分,我那里还有很多比这些更精彩的照片,全都是那个色欲熏心的男人跟他情人厮混的照片!”
  这让安阳镇很快就停了下来,他冷冷的看着被打倒在地上的安清道:“照片在哪?”
  “我放在了很多地方,只要我在你这里出事了,就会有人帮我吧那些照片流出去!”安清抬着下巴得意道。
  “拿出来!”安雨潇冷道。
  安清笑了笑,说:“只要你跟我去一个地方,说不定那些照片我全都还给你!若是……”
  “卑鄙!”
  “到底去不去?”
  “去哪?”
  “去吃饭!”
  “……”安雨潇不解。
  安清也不解释,他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走吧!到了就知道!其实就是吃顿饭而已,顺便说点事情!”
  “想要挟我放弃安氏继承人的资格?”安雨潇嗅出安清这一趟的目的。
  安清却说:“走就走,问那么多做什么?”
  安雨潇蹙着眉头沉默片刻,说:“那你先等等,我去把文件送上去,等下就下来!”
  “我无所谓啊!”安清靠在一旁的护栏上吊儿郎当道。
  安雨潇看了一眼得意的安清,就抱着文件走进了公司。
  他抱着文件上了他办公的楼层,然后他直接走到穆子夕的办公室门前,敲门打了声招呼:“穆总,早上好!”
  正坐在办公室闭着双眸假寐的穆子夕在听到安雨潇的声音时,就睁开了双眸,他坐直身子看着站在门口的安雨潇,说:“进来吧!”
  安雨潇就抱着手里的文件走了进去,他把文件放在穆子夕的办公桌上,说:“穆总,这是我去老板家拿过来的文件,他说这些文件得让穆总您过目,十点钟的样子会有人过来把文件带走,老板还说,让穆总好好招待那个人!”
  穆子夕点了点头,他把文件拿到面前,翻了翻,说:“我知道了!你忙去吧!”
  安雨潇却没有立即走,而是看着穆子夕,说:“穆总,我想辞职!”
  “辞职?”穆子夕坐直身子看向安雨潇,有点惊讶。
  安雨潇点了点头,说:
  “因为发生了点事情,可能没办法继续在这工作下去,所以只能辞职,这是我的辞职书!”
  说完,安雨潇就把一直放在身上早就写好的辞职书拿了出来放在了桌上。
  穆子夕没有去接,他只是看着安雨潇,问:“若真有事情,可以休假,没必要辞职!”
  安雨潇笑了笑,他摇了摇头说:“那我得休假很长一段时间,这不大好!”
  穆子夕挑了挑眉,他看向桌上的辞职书沉默片刻后,就吧辞职书放进他的抽屉里,他说:“你先去处理你的事情,至于辞职的事情,等你想清楚了再来跟我说!”
  “穆总……”
  “好了,从现在起,你的假期开始!”
  说完,穆子夕就低头开始翻阅安雨潇带来的文件,没有再理会站在办公桌前的安雨潇。
  安雨潇见穆子夕这态度,也挺无奈,之后他也只能这样,他看着埋头工作的穆子夕,说:“穆总,那我先走了!”
  见穆子夕点了点头,安雨潇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走向电梯的途中,安雨潇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紧接着他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拨通了安印奇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安雨潇就对着电话那头的安印奇,问:“爸,上次周玲玉那件事,你处理的怎么样了?”
  ‘那女人被我送去监狱了,怎么?又有人找你麻烦?’
  监狱?
  安雨潇微蹙着眉头。
  他对着电话案头的安印奇,说:“没,就是问问而已,那没事我就挂了!”
  ‘行,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回来一趟,小小挺想你的!’
  “嗯,好的,若是没事,可能今晚会回去一趟!”
  ‘那好,到时提前说一声!’
  说完,两人就把电话给挂了。
  安雨潇站在原地沉思了片刻,既然周玲玉都已经进监狱了,那安清这一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雨潇在迟疑,到底要不要去。
  但是一想到那些会让他父亲身败名裂的照片,以及那几张有颜景清晰相貌的照片,他觉得自己又必须走这一趟。
  不然,若是这些照片真流露出去,那不仅仅是他父亲身败名裂,颜景也会因为这些照片而惹上很大麻烦。
  最大的麻烦就来自于他家,到时他跟颜景的恋情很快就会被曝光,这之后肯定就是颜父颜母的大力阻止,这样的话失态就已经不是特么的掌控之中了。
  想到这,安雨潇还是决定走这一趟,看看这个心狠手辣的安清到底想做点什么。
  一走出办公大楼,安雨潇就看见还在远处等他的安清,他走向安清愣着一张脸说:“走吧!”
  安清就双手兜着裤兜走在了前面,他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银灰色面包车,说:“咱们去坐那辆车!”
  安雨潇没有什么表情,安清也不在意,他冷笑着走在前面,朝那辆面包车走去……
  168章 天啦!死人了!
  安清果然是请安雨潇吃饭,吃饭的地方还不一般,竟然是五星级酒店,这不禁让安雨潇有点糊涂了。
  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他们应该没熟到要来这么贵的地方吃饭吧!
  跟在安清身后,安雨潇戒备心没有放下,他时不时的打量着周边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跟着,不过一路上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也没有可疑的人跟着。
  很快,安雨潇就跟着安清来到了一间包厢。
  不过,在进包厢之前,安清跟安雨潇说了句话:“我请你过来,就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而已,只要你肯帮,我就把那些照片如数还给你,以后我也不会再找你!”
  “什么忙?”安雨潇问道。
  安清指了指包厢门,说:
  “等下你只需要坐在我的身边不说话就行,扮演一下我的情人,其他事情由我来做!”
  “就这么简单?”安雨潇不信这个一向心狠手辣的家伙只是这么简单就把东西还给他。
  安清耸了耸肩,说:
  “我最近被一个女人缠得太厉害了,成天各种围殴,你也看到了,我这么瘦,根本就受不住一大群人的围殴,所以想请你帮个忙,假装你是我男朋友,这样那个女人说不定以后就不会再找我了!”
  “随便找个人不就好?为什么偏偏找上我?”安雨潇有点不解。
  安清冷笑道:
  “只不过是想到你有那么多把柄在我手上,所以我才利用一下而已,要知道请别人那是得付钱的,我现在身上钱不多,哪来的钱请人,找你就不用咯!而且,事情完事之后,我还得跟你敲诈一笔钱,这就是我为什么找你的理由!”
  “……”安雨潇沉默了。
  安清也不在乎,他也没有招呼身后的安雨潇就自个先进去了,安雨潇则是跟在安清身后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安雨潇果然看见包厢内还坐着一个女人,似乎已经等太久了,脸色有些不耐烦。
  当看见他们走进去时,就见那个女人面色不佳的看着安清,怒道:“我告诉你,别跟我耍花招,今天,你若是说不出一个让我来这的理由,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的!”
  女人一说完,安雨潇就瞥见安清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不过很快又恢复了,他耸了耸肩在女人对面的位置坐下,他说:“当然会给你一个好理由,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女人听安清这么说,脸色变得好看了些,紧接着女人又把视线移到安雨潇身上,问:“这个人又是谁?不会是你找来的帮手吧!”
  说完,女人脸上露出一抹鄙夷的表情,似乎对于安清找帮手这种事情很是瞧不起。
  安清却是不在意道:
  “你放心,暴戾这种事情我也不喜欢做,今天这一顿饭绝对会和平,我就是来向你澄清一点事情而已,希望以后你也别再来为难我!”
  “为难你?说得还真难听!我什么时候为难过你!如果不是你下贱勾引我的男人,我会那么对你么?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妻子该做的事情而已!”女人恶狠狠道。
  听到这,一直默默的坐在椅子上的安雨潇算是听出点什么来了,看来这个女人应该就是那个叫韩子烨的正妻,而最近因为安清和韩子烨的事情,让这个女人一直找安清的麻烦,安清受不住了,就找他伪装他的情人把女人给骗住,省得每天被女人找来的人打他。
  想到这,安雨潇心里边冷哼了一声,暗道: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是该好好教训!
  知道安清打的是这样的主意,安雨潇就不想帮他了,但是一想到那些照片,安雨潇无奈的在心里边叹了一口气。
  听到女人的话,安清点了点头,说:
  “行,我理解你,我也知道我以前不懂事,做了很多错事,我现在也知错了!”
  说着,安清一手挽上安雨潇的手,说:
  “你看,这就是我现在的男朋友,我们现在很相爱,你不用担心我再去找韩子烨了!”
  被挽着手的安雨潇瞬间就犹如千万只蚂蚁从身上爬过,特别不舒服,但是为了演好戏,成功拿回相片,他忍着没有动。
  虽然他不知道,安清会不会说话算话,但是他还是得试一试,若是这家伙真是嘴上一套背后一套,那就别怪他不客气!
  坐在对面的女人听安清这么说,就把视线移到安雨潇的脸上,眼底是审视的目光,片刻后她问安雨潇:“你真是他男朋友?”
  安雨潇抬起头勾起唇角说:“对!”
  安清满意的看了一眼安雨潇,就转头看向对面的女人,说:“这种事没有谁会随随便便乱说出来,这一说出来就等于出柜了!”
  女人狐疑的看向安清,显然是并不特别信安清的话。
  她又把视线移到安雨潇的脸上看了一会儿,才说:“我不管你现在怎样,只要你不再缠着子烨,远离这个城市,我就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没问题,我的确是要离开A市,就是跟他!”安清豪爽的答应了。
  这不禁让安雨潇侧头看了一眼安清。
  对面的女人也是一脸的惊讶,她说:“真的?”
  安清点了点头,说:“当然,这种事情没必要骗你!”
  “那就信你一次,若是让我发现你还在A市,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女人把丑话说在前头。
  安清笑了笑,紧接着他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