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95-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95

瞬间停住了。
  他惊愕的看着门口一滩的血迹,手脚都有些颤抖,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明明走的时候挺好的,这门也是关的紧紧的,怎么突然就被打开了,还有一地的血迹呢?
  在惊愕片刻后,他赶忙朝屋内跑去,眼前血迹正不断的往前蔓延,他顺着血迹往前走去,视线也往血迹延伸的地方看去,发现血迹竟然往楼上去了。
  他又赶忙跑上楼,当发现靠近楼梯口的一间储物间的门被打开时,他就慢慢的朝那间储物间靠近,紧接着他看见一个人半靠在墙壁上坐在地上,此刻正闭着眼睛。
  当发现有人靠近时,那个人猛地睁开双眼朝他射出锐利的目光,让安雨潇心头颤了颤,但他并没有转身离开,而是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他看着那个人,说:“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我家?”
  因为储物间放了很多东西,窗户几乎被挡住了,所以他只是模糊的看着一个人,却看不清那个人的长相。
  听到安雨潇的询问,那个不速之客微微一怔,紧接着就听那个人说:“这是你家?”
  声音有点熟悉,让安雨潇有点错愕,他看着那个人说:“当然!”
  “抱歉,我不知道,我在躲人,无意中闯进这里来的!我现在不能出去,他们可能还在附近!”那个人用那歉意的声音说道,可以听出这个人的诚意。
  安雨潇回头看了看地板上的血迹,又把视线移到躲在储物间的不速之客,问:“你受伤了?”
  “是的……”那个人有点吃力地回答着。
  安雨潇就转身离开了储物间,那个人不明所以的看着安雨潇离开的背影,安雨潇又回来了,不过手里却多了一个药箱,他把药箱放在储物间的门口,说:“先包扎一下吧!”
  那个人感谢的说道:“谢谢……”就爬出来拿药箱。
  当那个人出现在光线很不错的地方时,安雨潇整个人惊呆了,他看着那个人惊道:“是你!”
  那个人听到安雨潇的声音,就抬起头看向安雨潇,说:“是我,抱歉,我不知道这里是你的家,把你的家弄脏了!”
  可是,安雨潇却并没有在乎这些,他蹲下身子看着眼前人,问:“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之前也没伤成这样啊?”
  这个受伤很严重,把安雨潇的家搞得一地血污的人,就是刚刚在前世今生茶馆遇见的年轻人。
  只是让安雨潇诧异的是,这个人之前还只是背部受伤了,现在看来好像胸口大腿也都被砍伤了,真不知道在这之前这个年轻人到底遇上了多么激烈的追杀。
  年轻人笑得:“我走出那条巷子没多久就被那群人给找到了,所以就这样了……”
  安雨潇不可思议的看着年轻人身上的伤,他说:“那赶紧止血啊!你这样下去,肯定得出事!”
  年轻人点了点头,就用手去打开药箱,伸手去拿棉布和药棉。
  看着年轻人那不是很灵活的手,安雨潇就一把夺过年轻人手里的药棉和纱布,说:“我来吧!你忍着点,可能会很疼!”
  “谢谢……”年轻人气息有点弱了,说话都很费劲。
  都流了这么多血,没晕过去就已经是万幸了。
  安雨潇用夹子捏着棉球蘸点酒精给年轻人身上的伤口消毒,手有点颤抖,他还从来没有看见一个人伤成这个样子。
  “你怎么得罪了那些人?为什么被砍成这样?”安雨潇知道这种事他没资格过问,可是人已经到他家来了,他必须搞清楚状况才行,他可不想收留一个不明不白的人。
  年轻人听到安雨潇的询问,就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他说:“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怎么可能!”安雨潇显然是不信年轻人的话。
  年轻人侧头看向安雨潇,说:
  “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不会信,但是我所说的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五年前开始,我就不断的被人追杀,有时出去吃个饭,就会见到一伙人气势汹汹的朝我跑来,搞得我很莫名其妙。刚开始那段时间,我都快被他们打残了,后来为了能够躲避这些不明不白突然找我麻烦的人对我的伤害,我就去学了一身的防身术,才慢慢好了点,但是这种流血事件还是经常发生,这已经是我这个月第三次发生这种事情了!”
  听着年轻人的话,安雨潇惊呆了。
  他拿着夹子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说:“这……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吧……”
  换做是任何人,都不可能相信年轻人的话,哪有莫名其妙被人追杀的?简直是无稽之谈。
  
  第162章 原来是孤儿
  
  年轻人见安雨潇一脸不信的表情,只是无奈的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
  他能理解眼前人的反应,就是他也没办法解释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片刻后,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安雨潇没有对年轻人发问了,而是继续给年轻人处理身上的血污,安雨潇的动作还算轻,没有让年轻人吃太多苦头。
  当把年轻人身上的伤口上好药,又用纱布包好之后,这才扶着年轻人去了客房。
  客房里,安雨潇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又把干净的床被铺在床上,就吧年轻人扶上床。
  看着被他扶着半躺在床上的年轻人,他说:
  “你就在这住吧,药箱就在柜子上,自己换药应该没问题吧!”
  年轻人点了点头,笑道:
  “换药这种事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你不用替我操心,在这住已经很叨扰了!”
  听到年轻人这么说,安雨潇轻咳了一声,有点心虚道:“也……没什么,助……人为乐嘛……”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安雨潇觉得自己虚伪得不得了,想想上午,自己光站着那没有想要救这个年轻人,这个时候却又说着助人为乐这种话,太虚伪了,连他自己都为自己这句话脸红。
  原本想回家的,但是安雨潇知道,放着这么一个伤患在他家呆着,并不是明智的作法。
  他想了想之后,决定还是暂时先不回去住了。
  看了一眼疲惫的闭着眼睛的年轻人,安雨潇说了声‘我出去了’就转过身朝门口走去,却听身后传来年轻人虚弱的声音:“洛烨。”
  “?”安雨潇不解的回头看向躺在床上的年轻人。
  年轻人睁开眼睛看向安雨潇,说:“我的名字,洛烨!”
  安雨潇这才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又把自己的名字报上:“安雨潇!”
  洛烨看了一眼安雨潇,就闭着眼睛休息了。
  安雨潇也不打扰洛烨休息,他退出房间把门带上后,就开始打扫地上的血污。
  安雨潇庆幸着洛烨没有去其他地方,只是一路朝储物间走去,不然就够他打扫的了。
  花了半个小时,总算是把大门口到储物间的地上的血污清理得干干净净。
  他把抹布丢在水桶里,就坐在沙发上休息。
  突然发现,原来怀孕了还是会影响体力的,就这么半个小时而已,他就已经累得不行,这会儿坐在沙发上,他就不愿起来了。
  看着放在不远处的水桶和抹布,他也没那个力气去倒了,想着等下恢复体力之后再去倒了。
  晚上,安雨潇给安印奇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今晚他有点事可能不能回去。
  因为不回去,也就意味着他今晚的晚餐得自己动手解决了,更何况家里还有一个伤患,既然收留了人家,自然是要把人家照顾得好好的。
  于是,他进厨房煮了两碗面条。
  端着刚刚出锅的热气腾腾的面走上楼进了客房放在了床头柜上,他看着因他进来而坐起身的洛烨,说:“因为好几天没有在家,冰箱里没什么东西可吃,就剩下面挑了,还有,我的手艺不是很好,要是真吃不下,我就出门去给你买些吃的来!”
  洛烨不在意的笑了笑,他端起那碗面条,就开始‘呼啦呼啦’的吃了起来,他一边吃一边说:“还行,没有想象中的难吃!”
  听洛烨这么说,安雨潇就笑道:
  “能吃就行,说真的,我这个地方出去卖点的小还真的挺不方便的!”
  洛烨说:“不用,有吃的就可以了!我平时在家也就吃泡面而已!”
  “吃泡面!你父母呢?”安雨潇问道。
  洛烨又露出他那招牌式的阳光笑容,他说:“我是孤儿,不知道父母是谁!”
  听到洛烨的话,安雨潇沉默了,突然间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挺不一样的,虽然是个孤儿,却能露出那种和太阳一样灿烂的笑容,真是让人佩服。
  洛烨瞧见安雨潇脸上的同情表情,说:
  “别露出那种同情我的表情,会让我觉得我是个弱者!虽然我是个孤儿,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可是我觉得我不比那些有父母陪伴在身边的热会差到哪去!”
  “你很坚强!”安雨潇说道。
  洛烨笑了笑,说:“的确,以前认识我的人都这么说!”
  “以前?”安雨潇奇怪的问道。
  洛烨点了点头,他说:
  “从五年前突然被人莫名其妙的揍了一顿之后,我就不停的换住的地方,甚至是城市,所以现在身边已经没有认识的人了!”
  说到这,洛烨低头笑了笑那笑意中透着一丝苦味,看得安雨潇心里边挺不是滋味的。
  他知道,这个笑得很阳光很灿烂的年轻人,其实那些苦都被掩藏在心里头,独自一人品味着。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生存方式,洛烨的生存方式就是让自己变的快乐些。
  这让安雨潇挺佩服的。
  等到洛烨吃光了碗里的面条时,安雨潇就收拾着碗筷下楼,然后才坐在沙发上开始吃已经凉了下来的面条。
  吃面条的时候,安雨潇这才想起他回来的目的,他原本是回来拿手机的。
  于是他又放下筷子,上楼进了他自己的房间,果然发现手机正放在床上,他赶忙拿起手机看了看,上面竟然有六个未接电话,其中两个是穆子夕的来点,三个是谷乐乐的,最后一个是个陌生号码。
  看到这个陌生号码,安雨潇条件反射的想到那个电话变态。
  他看着那个陌生号码看了很久,才把那个号码给删了,紧接着他给谷乐乐回了个电话,而穆子夕的来点,他直接忽视。
  电话那头接通之后,就听见谷乐乐的声音传过来:‘你怎么不接电话啊!我办完正事了正想找你出来玩呢!’
  安雨潇叹了一口气,说:“我把手机忘在家里了,所以没接到你的电话!”
  ‘这样,那原谅你了,不过从明天开始我可能就没什么时间了!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就去找你啊!’
  “多长时间啊?我现在都是一个人了,挺无聊的!”
  ‘把我干儿子叫回来,让他陪你!’谷乐乐大咧咧地说道。
  安雨潇咧唇一笑,说:“他现在估计都忘记我这个爸爸了,成天跟着他爷爷!”
  ‘哟!这就吃醋了!那以后他交女朋友了,不理你了,你还不得天天抱着枕头哭!’
  “滚!谁哭呢!”安雨潇被谷乐乐调侃的话给逗乐了。
  ‘刚刚不有人说,孙子跟爷爷亲,就不要他这个爸爸,在那吃醋吗?这以后还不得升级为哭?’谷乐乐继续调侃着安雨潇。
  “我就是这么感叹了一下而已,好不好!”
  ‘那也……草!潇弟,下次给你电话,我挂了!’谷乐乐说完之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安雨潇错愕的拿着已经果断的电话,心里头想着,貌似刚刚谷乐乐说着那句话时带着惊吓的语气,不知道是谁把她给吓成那样。
  脑中突然划过颜晟的模样,安雨潇咧嘴一笑,暗道:不会是这两只有点什么吧?上次在那个派对上,这两只就有点奇奇怪怪的,很可疑呢!
  才这么想着,一道‘嘭’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把安雨潇给惊醒,他赶忙跑出房间来到声音发出的地方。
  那是洛烨睡的那间客房,当安雨潇跑进去时,就看见全身绷带的洛烨正痛苦得蜷缩在地上,看得安雨潇惊吓不已,他赶忙跑上去扶起洛烨,嘴里边惊慌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到地上来了?”
  洛烨在缓和身上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