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93-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93

虽然很恨,但是当时的情况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若是他没经历那一晚,若是他没有怀孕,他也不会都最后还是妥协了。
  那个时候才十六岁的他,什么生活经验都没有,可以说他就是一个被养在温室里的娇贵少爷,什么都不会,当发现自己怀孕了,整个人吓得不轻,那时他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竟然是个跟正常男人不一样的怪人,他没地方诉说,一个人躲在出租屋里面不敢出去见人。
  几天之后,他发现这样是不行的,总有一天肚子会变大,总有一天要生产,到时可就麻烦了。
  所以,他想到了让他不敢相信的,又很玄幻的时空帝国,让他想到了那个找他做时空帝国少主的老头。
  他记得那个老头第一次找到他时,就开门见山说他是天定的未来时空帝国少主的孕育者,当场就被他当那老头是神经病,拿着扫把赶了出去。
  紧接着那个老头阴魂不散的一直跟着他,搅得他心烦意乱,到最后只能躲着那个老头,却没想到看似一把年纪的老头,竟然还挺能跑的,可把他给吓坏了,搞得他没头没脑的四处流窜,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闯入了那个房间,有了那一次改变他人生的际遇。
  所以,在怀孕后,他就想到了那个老头了,让那个老头把肚子里的种解决掉,但是代价却是为时空帝国孕育一个少主,是经过怀孕全过程,到最后生产的少主出来。
  那时,他还那么年轻,想事情当然不会想到更深的层面上去,只想着把肚子里的孩子搞定就好,所以他什么都没想就答应了。
  原本想着过后就反悔什么的,却没想竟然还有契约什么的,直接就这么样把自己给卖了。
  后来他一直都是时空帝国待着,原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在他要求离开时,老头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所以到现在,他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除了最近刚刚认识的谷乐乐。
  颜景听安雨潇这么说,眉头就皱了起来,他说:“那就奇怪了,那你是怎么惹上那个男人的?从交手的过程中看,这个男人是接受过不一般的特训,一般都是在培养杀手的时候,才会有如此挑战极限的训练!”
  “这样啊……”安雨潇蹙着眉头沉默着。
  颜景想了想,就对安雨潇说;
  “别担心,既然现在知道了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就有办法应对了!那个人很危险,所以你不能再一个人住着,往后你就回你家住吧!有你爸在,我觉得那个人应该没那么大胆,跑你家去对你怎样吧!而且你家的防御措施应该很完善,比你那栋别墅安全多了,我呢把我手上的事情搞定之后就回来!”
  安雨潇一听颜景要离开,就显得有些诧异了,他说:“这么快啊?”
  颜景笑了笑,说:
  “放心,我会时不时回来看你的!你好好在家待着就好,工作赶紧辞了,别一直拖着!”
  “可是你这来来回回的也挺辛苦的,不如等把事情落实之后再回来吧!”安雨潇也不想颜景成天两头跑,挺辛苦的。
  颜景就说:“别管我,好好照顾自己就行!明天就搬回家住!”
  安雨潇点了点头,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
  然后,安雨潇站起了身站在床边,看得颜景一愣一愣的,他说:“你干嘛去?”
  安雨潇看着颜景邪邪一笑,说:“别因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把戏,想转移话题,没门!今晚要不你睡沙发,要不我去睡沙发!”
  颜景一听,肩膀瞬间垮了下来,见安雨潇毫无通融的可能性,便只能自个抱着枕头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房间……
  
  第159章 原来穆子夕是……
  
  第二天一大早,躺在沙发上还没睡醒的颜景,就被‘嘭嘭嘭’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他坐起身来,睡颜惺忪的看着大门处,然后带着一脸的困意,眯着眼睛朝大门方向走去。
  当把门打开时,还没看清来人是谁时,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脸上,一下子就把他给打醒了。
  他皱着眉头看着站在门口的人,发现竟然是气势汹汹的倪玲找上门来了。
  他赶忙捂着被打的脸打开门让倪玲进来:“妈,你来了!”
  “那狐狸精呢?赶紧给我叫出来!敢勾引我儿子,我要让她好看!”倪玲一进门就大喊道。
  颜景揉着颜景正要说什么时,一道声音从他房门口传了过来:“阿姨,早上好!”
  没听到是女人的声音,反倒听见男人的声音,让倪玲微微一怔,她朝房门口看去,发现是熟人,就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她说:“安先生?你怎么在这?”
  安雨潇看了一眼站在倪玲身边的颜景,回答道:“昨晚忘了带钥匙,就来景哥这里借住一晚!”
  “原来是这样,那,这里除了你,还有没有其他人?”倪玲很委婉的问道。
  安雨潇一脸不解,他说:“还有景哥!”
  倪玲笑了笑,她说:“我是问这里还有没有第三人?”
  安雨潇笑着摇了摇头,说:“阿姨,没有,这里就我跟景哥两人!”
  倪玲一听,就觉得奇怪了,儿子把那个狐狸精从派对上带出来,不是带回家?
  她觉得按照常理,儿子肯定得跟那个狐狸精共处一室的,可是现在却没有看见那个狐狸精,反倒是看见安雨潇,让她很是奇怪。
  她侧头看了看客厅,发现沙发上还放着枕头和被子,看来她儿子昨晚是在沙发上过了一晚的。
  这不禁让她想着,那女人真没在这?
  但,她可不会因为那女人没在这就把这事给揭过去了,她转头看向身边的颜景,怒道:“那狐狸精呢?”
  颜景耸了耸肩,说:“送回家去了!”
  “那你告诉我她家在哪,我去回回她!”倪玲咄咄逼人道。
  “妈……”
  “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个不孝子!伤害林琳一次又一次,你还当我是你妈吗?我告诉你,这儿媳,我是要定了!”倪玲十分坚定道。
  颜景也很坚定地回答道:
  “妈,我也告诉你,我跟林琳是不可能的!我根本就不爱她,难道你希望我跟一个没有感情的女人过一辈子?”
  “那也比你跟一个狐狸精过一辈子强多了!”
  “怎么就狐狸精了?你没了解过他,怎么能这么下定论?说不定他比你想象中的还更好!”
  “不管她是怎么样的,这林琳我是从小看着长大的,我比谁都清楚她的品性,她绝对适合做你的另外一半!”倪玲一点都不退让,让一旁看着的安雨潇很是尴尬。
  颜景也不说了,他觉得这事情没法沟通,
  这时,倪玲把目光移到站在房门口,穿着睡衣的安雨潇身上,很是歉意道:“安先生,让你看笑话了,我现在跟小景有点事要谈,不知道你能不能……”
  “阿姨,没事,我正好也要去上班!”说完安雨潇就又返回到房间,开始穿衣洗漱,等收拾好之后就提着公文包离开了颜景的家。
  颜景的视线一直都跟随着安雨潇,有点不舍,可奈何倪玲在这,他没办法上前跟安雨潇说点什么。
  原本打算今天陪着安雨潇把东西搬回他父亲家,现在也只能等到他下班再帮他搬回去了。
  此刻,倪玲已经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她十分气愤的看向其他地方,等到大门被关上,安雨潇离开之后,她才转过脑袋看向正看着大门口的颜景,怒道:“你今天必须给我交代,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颜景轻轻呼了一口气,他转身看向倪玲,很想就这样当做倪玲的面把他喜欢的是个男人的事情告诉倪玲,可是一想到这样很可能会伤害到毫无准备的安雨潇时,他又忍住没有说出来。
  他在心里边告诉自己,别因为一时的冲动把一切给毁了。
  若是现在被家里人知道他喜欢的是男人,他跟潇潇的情路肯定是要受阻碍的,就算潇潇给他生了一个儿子,现在还怀了一个,可他到底是个男人,很多事情他没办法预料。
  再者,说不定他转业的计划也会受到阻碍,到时候事情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就麻烦了。
  所以他得沉住气,在一切还未成熟之前,他不能冲动。
  深吸一口气之后,颜景转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倪玲,说:“妈,这一回去会坚持我自己的选择,要结婚我只跟他结,谁也别想阻拦我!”
  “你是想把我气死吧!”倪玲气得直用手拍着沙发扶手怒道。
  “妈,我不是要气你,我只不过是想抓住自己的爱而已,难道你就不希望儿子我能够跟一个相爱的人过一辈子吗?”颜景很认真的站在倪玲面前说道。
  “相爱?你们年轻人懂什么?现在的女人见着背景不错的男人,就跟牛皮糖一样,沾着不放了!我比你动!你看看贺家大少爷,不就是因为坚持跟他爱的女人结婚,结果到头来,女个女人也只不过是图他家产而已,什么爱啊,她爱的不过是男人家的财产而已!”
  “他不一样的!”
  “结婚之前都说不一样,等结婚了,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就晚了!”倪玲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颜景,气得她直想拿着棍子把颜景给敲醒。
  “妈,这事情我不会妥协的!”颜景很坚定地看着倪玲说道。
  倪玲微微一怔,被颜景这坚定的模样给震住了,但片刻之后,她站起身走到颜景面前,也很坚定道:“那妈也告诉你,这件事要让我妥协,没门!”
  说完,倪玲就挎着她的包朝大门方向走去。
  在走到大门口的玄关处时,倪玲被鞋柜上不是颜景尺码的男鞋给吸引了注意力,她看了一眼那些男鞋,心里边有点狐疑,但因为被颜景气得不轻,心里边的狐疑很快就闪过去了,紧接着她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颜景心里边也是很不爽快,在倪玲离开后就把自己甩进沙发,枕着手臂躺在了沙发上。
  片刻后,颜景坐起身拿起手机给安雨潇拨了一个电话过去,电话接通后,颜景就听安雨潇担忧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怎样?你妈呢?’
  听到安雨潇的声音,颜景原本阴郁的心瞬间转晴了,他揉了揉眉心,就靠在沙发上说:“她走了,刚刚走的!你呢?去公司了?”
  安雨潇回答:‘对,已经在去公司的路上了!’
  颜景点了点头,他说:
  “那行,你先上班吧!下午下班我去接你,然后帮你把东西搬回家吧!”
  ‘行,那我在公司等你!先这样吧!车上有点挤!’
  “好,那挂了吧!你小心点肚子,别被挤着了!”说完,颜景就把电话给挂了。
  他把手机丢到一旁,就闭着颜景靠在沙发上,片刻后,他穿好衣服就出门了。
  他打算回南堂一趟,看看有没有事情要处理,顺便把他离开期间的事情安排好。
  在路过一家咖啡店时,他突然把车子停了下来,眼睛看着坐在咖啡店内的正聊得十分愉快的两人,紧蹙着眉头瞬间展开了。
  怪不得他会觉得穆子夕这个名字这么熟悉,原来他就是林琳那个长期国外住的表哥啊!
  曾经,两人相处的过程中,林琳经常会给他提起穆子夕这个表哥,每每说到穆子夕,林琳就一脸的自豪,总说她这个表哥特别的厉害。
  虽然林琳跟他谈了好几次穆子夕,但是他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却是很浅很浅,若不是今天看见这两人坐一起,他还不知道,穆子夕就是林琳口中的那位很厉害的表哥。
  真没想到,穆子夕竟然回国了,而且还在中院集团做副总裁,让他挺意外的。
  脑中想着安雨潇身上的那些痕迹,看着坐在咖啡厅内的穆子夕,颜景眸底滑过一抹阴鸷。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身穿黑色西服的穆子夕,就发动车子离开了……
  
  第160章 前世今生茶馆的偶遇
  
  安雨潇并没有去公司。
  因为……
  他忘记了,今天是星期六……
  在下公交车时,一对情侣走在他身边说:
  “今天得好好玩一玩,好不容易申请到星期六陪你一起!”
  听到‘星期六’这三个字,他瞬间顿住了脚步,嘴角狠狠抽了抽,他看着前方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