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86-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86

正那俩母子没在这,安雨潇也就不再顾忌那么多了。
  安印奇一听安雨潇要走,就说:“有事就先去办事,小小你就别担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对于要留在爷爷家住的安小小一点意见都没有,他很乖巧的点了点头,说:“爸爸,我喜欢在爷爷家玩,爸爸要是有事就去忙吧!”
  听安小小这么说,安雨潇就放心了,他原本还担心安小小会闹,没想到这小家伙倒是跟他爷爷挺投缘的,这才多久,俩爷孙就关系这么好了,这让安雨潇心里边听欣慰的。
  把安小小安置好之后,安雨潇就和颜景两人一起离开了。
  路上,颜景问身边的安雨潇:“这么晚要去办什么事?”
  安雨潇一脸严肃的看着前方的路,说:
  “我今天上午收到一个包裹,不过还没来得及看,在收到包裹之前,我好像在公司看见安清了!好像安清穿的就是快递工作服,我在想那个包裹会不会是安清送给我的!所以,我想去求证一下,看看那个包裹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颜景对于安雨潇的反应有点奇怪,就算是安清送的包裹,那又有什么?还是说,安雨潇跟安清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让安雨潇如此紧张?
  有了疑问,颜景就开口问了出来:“潇潇,你跟那个安清有什么过节吗?”
  安雨潇沉默片刻,就说:
  “也不算有过节,但是因为他妈妈的缘故,我跟他自然也就变成敌对关系了!”
  颜景了然的点了点头,他说:
  “这个安清人品不是很好,看来应该是随了他妈,还记得在D市时,看见他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吗?”
  安雨潇点了点头,表示记得。
  颜景就说:
  “原来,我那好友对他还算上心,却不想安清这个人不满足,小小年纪就学着电视里头的狗血情节,去跟我好友的正妻斗,结果闹大了,被我好友给踹了!要是安分点,也就不会这么惨!”
  “……”安雨潇对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能说,各有各的命。
  安清会变成这样,怪只怪他心很野,不够成熟。
  之后,车内陷入一片沉寂。
  到达中远大厦时,从楼下往楼上看,可以看见好多办公室都还点着灯,看来今晚又有人加班了。
  安雨潇本想让颜景在车里等他,不过颜景却没有答应,而是跟安雨潇一起上楼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拿着钥匙把办公室的门打开,包裹还安安稳稳的放在办公桌上,安雨潇推开门走了进去,颜景随后跟上。
  两人一起站在办公桌边上看着那个灰色塑料袋包裹,看那包裹的形状,里面应该是个盒子,像个鞋盒。
  颜景拿起那个放在桌上的包裹在手上翻了几下,又放在耳边摇了几下,说:“这么大,不知道里面装着是什么?”
  安雨潇看着颜景手里的包裹说:“打开不就知道!”
  说着,他从办公桌上的笔筒里面拿出一个小刀,让颜景把包裹放在桌上,然后用刀子划破那个塑料袋。
  把塑料袋扯下来丢在一旁,一个白色盒子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竟然还真的是个鞋盒,但看起来有点像女人的高跟鞋盒。
  看着这个盒子,颜景就笑着调侃道:
  “不会是那个安清给你送来一双鞋吧?而且还是高跟鞋?”
  安雨潇也是狐疑的看着面前的鞋盒,说:“不知道!”
  说完,安雨潇就伸手去把盒子的盖子拿起来。
  然而,当盖子被安雨潇拿起,还没来得及看盒子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时,就听颜景大声喊道:“潇潇别动!!!”
  
  第148章 危险解除,大声告白!
  
  安雨潇被颜景突然发出的声音吓得差点把手上的盒子盖丢了,又及时被颜景喊住了:“潇潇,听后,别动!就保持这个姿势!”
  安雨潇抱着盖子看着头一次变得惊慌的颜景,紧张地问道:“怎么了?这盒子有问题?”
  颜景轻轻拍了拍安雨潇的肩膀,安抚道:
  “没事的,放轻松就好!就这样别动,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说完,颜景就往办公室门外跑去。
  安雨潇见颜景离开,就喊道:“喂,你去哪?”
  然而,颜景并没有回应安雨潇,办公室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正因为突然安静下来的办公室,安雨潇才听到一道奇怪的声音——‘嘀—嘀—嘀’
  什么声音?
  安雨潇诧异。
  他静静的站在那,耳朵很仔细的听着声音的来源处,紧接着他慢慢把视线往他手上盖子的下面看去。
  声音竟然是从盒子里面传来的,到底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在响?
  安雨潇很想把盖子拿开,看看盒子里发出声音的东西是什么,但是一想到刚刚颜景那惊慌的表情以及不断叮嘱他的话,安雨潇最终还是没有把盖在移开。
  突然,脑袋里滑过曾经看过的一些动作片电影,想到里面的枪杀镜头,安雨潇全身瞬间不寒而栗。
  难道是……炸弹?!!!
  这个念头一浮现,安雨潇心里边止不住的开始害怕了。
  炸弹这种东西对于安雨潇来说,向来都是电视里头才会出现的东西,与他非常非常的遥远,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有遇上炸弹的那一天。
  而眼下,从这个盒子里面发出的奇怪声音,以及刚刚颜景那惊慌的表情,直接告诉安雨潇,盒子里面的肯定是炸弹。
  这一回,安雨潇很肯定这个盒子是安清送给他的。
  至于他为什么送这么危险的东西给他,安雨潇也很容易的想到原因,肯定是不甘心自己跟妈妈两人被他爸赶出门,所以才做出这种伤害他的事情。
  结合安清最近所做过的事情,他都可以跟那个叫韩子烨的妻子闹,还能做出找人去欺负韩子烨的妻子的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来,这种送炸弹的事情也不是他做不出来的。
  安雨潇觉得安清这个人人格可能有点问题,才那么小就能想出这么多让人无法想象又很暴力的事情,若不是长期在某种环境下成长,才一个十六岁的男孩不可能会做出这么极端的行为。
  难道说,在安清成长过程中,遇到过什么暴力事件?
  安雨潇在心里边猜测着,
  耳边‘嘀嘀嘀’的声音依旧在响,安雨潇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他不知道这‘嘀嘀嘀’的声音会响多久就结束他的生命。
  门外再一次传来急速奔跑的脚步声,安雨潇知道这是颜景回来了。
  当颜景冲进安雨潇的办公室时,安雨潇就看见颜景手中拿了两个东西——两把剪刀。
  此刻,安雨潇额头上正冒着冷汗,在看见颜景回来的那一刻,他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他看着紧紧蹙着眉头的颜景,问:“你实话告诉我,这个盒子里是不是炸弹?”
  颜景飞快的抬眼看了看安雨潇,却并没有回答,只说:“放心,一切交给我就好!”
  颜景的声音给安雨潇带来莫大的安慰,他点了点头,说:“嗯,我相信你!”
  听到安雨潇无条件的信任话语,颜景倾身上前,飞快地在安雨潇额头处落下一吻,紧接着他就继续把目光投向安雨潇手下的盒子里面去,开始忙了起来。
  安雨潇紧紧盯着颜景认真的脸庞,抱着盖子的手不敢移动半分,心里头却因为颜景刚刚那一个满含爱恋的吻而感动着。
  这个男人,真正用心起来,竟然如此迷人,冷酷的脸庞在任何人看来都是那么的纨绔,无情,在花丛中走了不知多少遍,却从来没有为谁停留,那样一个心思不定的男人却在他这里表露出谁都看不见的柔情,那么的真,那么的深。
  他觉得这样的男人,真的很要人命,而去已经彻底深陷这个男人的柔情当中,再也拔不起来了。
  耳边‘嘀嘀嘀’的声音依旧响个不停,但是安雨潇却已经不再害怕了,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会让他有事的。
  只是……
  “你会不会拆炸弹?”安雨潇问道。
  在安雨潇问完之后,颜景并没有理他,而是十分专注的看着盒子里面。
  就如安雨潇预料的那般,盒子里的的确确是一颗定时炸弹,此刻上面那个显示屏上面的红色数字正在飞速减少——
  57、56、55……
  看着不断减少的时间,颜景并没有表现出慌乱。
  他很专注的看着盒子里错综复杂的线,其实很多线都只是个幌子,真正能引爆炸弹的也只有其中两根线而已,但是要找出那两根却是相当的困难,因为这里的线太多了,他不敢随便乱剪线,只有小心翼翼的一根一根的排除,寻找出真正能引爆的两根线。
  时间越来越接近引爆的时间,颜景那冷峻的脸庞上也开始慢慢的淌下一滴一滴豆大的汗珠。
  安雨潇觉得自己的脖子僵了,抱着盖子的手也僵了,全身开始变得麻木了。
  安静的办公室内,两道粗重的呼吸声让办公室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颜景的呼吸声是一下一下很有规律的,听得出是极力控制的,安雨潇的呼吸有些紊乱,虽然面上很淡定。
  安雨潇看着颜景十分专注的脸,很想说点什么,但是他知道颜景此刻需要的是绝对安静,不能有任何外界的声音干扰他,所以他只能静静的注视着颜景的脸,等待着自己被解救出的那一刻。
  这一层只有四间办公室,一个休息间,一个卫生间以及一个会客室,所以就算有人加班,也不是在这一层,也就是说这一层除了他和颜景两人,就再无其他人了。
  整层都处于安静中,这让盒子里‘嘀嘀嘀’的声音显得尤为响亮,寒意直逼整间办公室。
  而窗外是整个A市的夜景,很美,却在这危难时刻变得那么的苍白。
  颜景脸上的汗水越来越多,握着剪刀的手开始有些颤抖,安雨潇却依旧十分淡定的站在那,不给颜景造成任何压力。
  当安雨潇预测着自己何时能脱离危险时,站在他面前一直弯着腰的颜景猛地直起身子,而后狠狠的拽过安雨潇手下的盒子连着盖子一起丢在了地上,紧接着他走上前双臂一伸,就把身子有些僵硬的安雨潇抱进了怀里,他把脑袋埋进安雨潇的脖子里,声音有些激动地说:“安雨潇!从今往后,你只能是我的,不要再想着逃离了!我爱你……不要再分开了!”
  在经历刚刚生死一线的惊险事情之后,颜景发现自己再也没办法失去眼前这个比他小五岁的人儿了,在看见亮着赤红数字的炸弹时,他的心脏几乎是要停止跳动了。
  那一刻他感觉到了害怕,前所未有的害怕。
  他害怕眼前的人真的从他眼前消失,不只是躲着他而已,而是那种永永远远的分离,他害怕了,真的害怕了。
  有那么瞬间,他脑袋里浮现一个让他害怕的问题——要是没有了眼前人,他要怎么活下去?
  被眼前高大的男人大声的告白着,安雨潇突然想哭了,那种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激动感让他也伸出手紧紧抱住了面前的男人,嘴里边同样是激动地回应着颜景的表白:“不离开!不会再离开了!我也爱你……”
  两人就这么紧紧的抱在一起,不愿分开。
  两人的脸紧紧的贴在一起相互磨蹭着,很快两人都感觉到脸上湿湿的感觉。
  是谁在落泪?
  两人都没有去管,也没有谁为谁揩掉泪水,只是紧紧厮磨着,把各自心中坚定的爱意传达给对方。
  这一夜注定要成为这两人最深刻最难忘的记忆,到老的时候都还会记得清清楚楚。
  黑暗中,一双眼睛一直注视着办公室内相拥的两人,以及两人宣誓的爱语,电子屏幕上,相拥的两人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完美……
  
  第149章 电话威胁
  
  当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
  两人一起站在浴室,在花洒下,任由花洒喷下的水顺着头顶滑下。
  等到两人洗完澡出来时,已经一个多小时之后了。
  安雨潇是被颜景抱出来的,而被颜景抱在怀里的安雨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