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71-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71

!然后,干爸就说:我不都说了是个误会了吗?还有,不就是一盒避孕套?你至于吗?不如我买十盒一百盒给你都行!”
  安小小学完之后,就抬头看向安雨潇,问:
  “爸爸,避孕套是什么啊?为什么干爸要去偷人家的避孕套啊?”
  安雨潇一瞬间尴尬到不行,他想了想,才开口道:“就是不好的东西,你没见过的!”
  安小小一听是不好的东西,就说:
  “怪不得干爸要被局里的人抓走,原来是去偷了人家不好的东西!”
  安雨潇赶忙扯了一句移开了安小小对于谷乐乐被抓的事情的注意力。
  他说:“小小,今天想吃什么?爸爸带你出去吃怎么样?”
  其实,安雨潇已经好几天没有开火做饭了,因为他实在是没有那个精神做饭了,所幸在公司老板没有让他做太多事,不让他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抗住。
  特别是这两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着凉了,脑袋总是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又不敢去医院检查,又不敢吃药,所以就这么拖着。
  安小小一听,当然是乐意了,他放下手里的积木,拍了拍小手,就朝门口的安雨潇身边跑去,他说:“爸爸!我们走吧!我今天想吃虾!”
  安雨潇点了点头,说:“好,就吃虾!”
  于是,两父子就一起出门了。
  安雨潇带着安小小来到了市区最有名的一家海鲜店,在里面点了一盆安小小爱吃的虾,又给自己点了一些小菜,两人就坐在这大快朵颐了起来。
  两人才吃得满嘴油时,一个让他们俩都坐直身子的声音在他们邻桌响了起来:“草,不就是一盒避孕套吗?竟然敢把我抓进局子里,真是吃饱撑的没事做!”
  谷乐乐的声音……
  “老大,会不会是最近局子里闲的蛋疼,抓不到人完成任务,就拿你充任务?”
  “充你MB啊!那是局里的人局,不是公司!你是不是摔倒脑袋了?怎么变得这么奔!”
  “老大,我不就是想逗你乐一乐嘛,有必要打我脑袋吗?”
  “就你这样的还想逗我乐一乐,不如洗干净屁股来我房间扭给我看看,说不定我还会乐一乐!”
  安雨潇惊大了双眸,他转头看向坐在他们旁边座位的谷乐乐,说:“你能不能收敛点,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要是被小孩听见了,还不得被你给教坏了?”
  谷乐乐一听猛的一怔,他转头看向邻桌的安雨潇,又看了看坐在安雨潇对面正睁大眼睛看他的安小小,惊喜道:“咦?好巧,你们也来这吃饭了!”
  才说完,谷乐乐就意识到刚刚安雨潇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赶忙陪着笑看着安雨潇说:“跟弟兄们扯惯了,一下子没收住!”
  说完,谷乐乐就朝坐在他对面小弟狠狠瞪了一眼,说了句:“今晚不用你请我吃了!赶紧滚……嗯……回家去!”
  那个小弟被谷乐乐突然的一番话给惊呆了,紧接着他懦懦的说了句:“明明是老大你说要请我吃饭的……”
  还没说完,那个小弟就看见自家老大那瞪得吓人的双眼,赶忙站起身迅速撤离。
  谷乐乐见清静了,这才走到安雨潇他们那一桌坐了下来,又朝服务员招了招手,点了几盘菜之后,就和安雨潇他们一起吃了起来。
  安雨潇一边吃一边问着一旁的谷乐乐:
  “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局里的人怎么找到我家来了?”
  谷乐乐一边啃着虾,一边说:
  “他说是自己一不小心找的,不知道是怎么找到的,我觉得那个局里的人肯定是装雷达了,妈的,我躲哪,他都知道,郁闷!”
  安雨潇就笑了,他说:“你怎么去偷人家避孕套?外边大街上到处都有,用得着去偷吗?”
  谷乐乐一听,赶忙开始辩解道:
  “真没偷,就是那个家伙口袋里揣了一盒避孕套不小心掉地上了,我就给他捡起来正要还给他,结果我的一个死对头过来了,手里还拿着砍刀,我一看肯定要逃命啊!于是我转身就跑了,那盒避孕套就这么被我顺手塞进口袋里去了,结果那局里的人就以为我偷了他的避孕套,转身就来追我,然后,事情就是这样了,我怎么解释他都不信,真是火大!”
  安雨潇一听,一脸的惊愕,而后他很不厚道的笑出声道:“这等奇遇,还真是少见!”
  谷乐乐听出安雨潇话中的调侃,他气得哼了一声,就继续埋头吃东西去了。
  安雨潇就说:“一盒避孕套而已,那个局里的人不至于吧?”
  谷乐乐点了点头,说:“就是一神经病,为了一盒避孕套,请我去喝了四次茶,想想都火大!”
  “四次!那个局里的人还真够变态的!不如你让那个人给他送一车避孕套过去,想必就不会再找你了!”安雨潇一边笑一边说道。
  谷乐乐拿着筷子戳了戳盘子里的菜,一脸郁闷道:“真希望今天这一次是最后一次了,就因为这个变态局里的人,搞得我的场子这几天都只做赔本的买卖,一点不正经的生意都不敢做!可恼死我了!”
  安雨潇笑着摇了摇头,对于谷乐乐做不正经的生意,他还真不好说什么,毕竟谷乐乐身份就摆在那,说不做,除非漂白不混黑道了,不然还真不能保证每笔生意都干干净净。
  他沉默片刻后,就说:“不如你告诉我那个变态局里的人叫什么,我让我的一个局里的人朋友帮你搞定他?”
  “真的假的?你还认识局里的人朋友?”谷乐乐一脸惊讶道。
  安雨潇说:“你就说,那个人叫什么就好!回头我帮你跟他说说?一盒避孕套,至于吗?”
  谷乐乐一听,赶忙就把那个人的名字给抖了出来:“是一个叫颜晟的变态警,看看你那朋友能不能管管他,我真的不想再去那个局子里喝茶了,一点都不好喝,而且因为他,我已经损失好多生意了,这几天我都没赚钱了,再这样下去,我估计就得和西北风了!潇弟,哥哥我以后的前途就靠你的那个局里的人朋友了!”
  说完,谷乐乐就发现面前的安雨潇表情有点不对劲,他问:“怎么了?有问题?还是说,这个颜晟变态警的职位比你那个朋友的职位高?你那个朋友撼动不了他?”
  安雨潇僵硬着脑袋摇了摇头。
  谷乐乐就急了,他说:“那你这表情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安雨潇就露出一副‘你完蛋了’的表情,说:“看来以后,你的前途不会太顺利了!”
  谷乐乐不解,他问:“为什么?”
  安雨潇很同情的看着谷乐乐,一字一句道:“因为我那个局里的人朋友就叫——颜晟!”
  
  第125章 不可告人的目的
  
  安雨潇说完后,就听谷乐乐惨叫一声,说:“不会是真的吧!”
  安雨潇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笑得有些没心没肺,他说:“骗你有什么好处?”
  谷乐乐一听,就恹恹的趴在餐桌上看着盘子里的菜,那一头火红色的头发扎在这一大群西装革履的白领精英之间,挺惹眼的。
  看着谷乐乐瘪着唇在那嘀嘀咕咕不知道在骂什么,安雨潇就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继续吃他的菜去。
  片刻后,嘀嘀咕咕完毕直哼哼,谷乐乐大手拍着桌子,说:“不就是个局里的人吗?我怕他什么?我还不信我谷乐乐会被一个局里的人压得翻不了身!明天我就让我所有的生意正常营业,不过得想个办法换个方式才行!”
  安雨潇一听,沉默片刻后说了句:“能不能不涉险?”
  谷乐乐一愣,他抬眼安雨潇看去,眼底流动着不可置信。
  要知道,这还是第一次安雨潇谈及他生意上的事情。
  或许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谷乐乐又把视线收回来,转而埋头吃着盘子里的菜。
  安雨潇见谷乐乐不说话,知道自己逾矩了,只好也跟着埋头吃菜,当刚刚的事情没发生过。
  片刻后,谷乐乐斟酌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其实,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从我接受我父亲的位置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和良知say goodbye了!在你面前,你可能觉得我挺仗义,是个很不错的朋友,可是我做过哪些令人发指的事情,你统统不知道,在你面前,我展现的是我最好的一面,因为我当你是我的好友,那种不想失去的好友!”
  安雨潇沉默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谷乐乐又说:“至于我的生意渉不涉险,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说不定哪一天我就不会在你面前出现了,那个时候我就已经……”
  “好了,吃菜吧!这个虾挺不错的,小小都吃了很多!”安雨潇打断谷乐乐的话,又替谷乐乐夹了一只大虾放在谷乐乐的面前。
  谷乐乐抬眼瞧了瞧安雨潇脸上含着淡淡笑意的表情,扯了扯唇角没有再说下去了。
  他知道,安雨潇不想听这些不吉利的话。
  当然,还有就是因为还有一个小孩在这,很多话不宜在小孩面前讲太多。
  这边,安小小坐在一旁睁着那双乌黑的双眸看着面前的安雨潇和谷乐乐,不知道这两大人到底在讲什么。
  一顿晚餐就在安安静静的氛围下结束了,走出餐厅时,谷乐乐就勾着安雨潇的肩膀,笑道:“潇弟,我答应你,不会让自己随随便便把命丢了!”
  安雨潇怔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谷乐乐这是在回应他之前在餐厅内的那句话,片刻后他笑了笑,说:“不珍惜命,你哪能继续祸害社会?”
  谷乐乐拍了拍安雨潇的肩膀,说:“这句话我爱听!那你和小小先回去吧!我去看看场子!”
  安雨潇点了点头,说了句‘小心点’就牵着安小小去了停车场。
  等安雨潇离开之后,谷乐乐就开着他的车朝他的其中一家夜店去了。
  ……
  “我都说了我没偷!你TMD尽在这缠着我做什么?有病吧你!”谷乐乐看着眼前的颜晟吼道。
  颜晟一听,脸上笑意没了,他紧紧盯着谷乐乐,说:“别以为换成金品糕点我就不知道你做的那些勾当!若是不想事情往更严重的事态发展,还是快点给我收受!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谷乐乐一听,整个人猛地警戒了起来,他看着面前一脸认真的颜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心道:这个男人有毛病吧!明知道他在做坏事,竟然不逮捕他,还在这告诫他不要再继续!这是一个局里的人该有的素质吗?
  怎么想谷乐乐都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让凭什么这个家伙要来跟他这个黑道头目提个醒,让他快点收手?
  这不禁让谷乐乐对眼前的颜晟变得更加戒备了……
  
  第126章 深夜奇怪的来电
  
  他看向面前跟他差不多高的男人,冷嘲道:
  “都知道我做了什么,你不是应该取证抓我?怎么还在这提醒我,你这警察当得,可不怎么称职啊!”
  颜晟不屑一笑,道:
  “做错事的人总还是有改过自新的机会,身为警察,可不能一味的抓人,还得引导好做错事的人改邪归正,我现在就是在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若是不听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取证这种事自然会有人比我做得更好,到时,你想翻身都没机会了!”
  谷乐乐脸色一凝,他抬手揪住颜晟衣领的手,他退后几步,双眸依旧紧紧盯着面前的颜晟,片刻后他冷笑道:“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个提醒?我跟你好像没什么交情吧?”
  颜晟被谷乐乐这句话说得有些怔愣,片刻后他冷笑了一声,说:“觉得你这火鸡头有趣,就多逗你一下不行?”
  “操你妈!”谷乐乐抬手就要冲着颜晟脸上打去,却被颜晟给用力攥住了他的拳头,紧接着又是一用力,谷乐乐就被颜晟给掀翻在地,疼得整个人缩成一团,一边捂着被摔疼的地方,一边吼道:“MD!敢在我地盘嚣张,有你好受的!”
  说完,谷乐乐正要把他的小弟们叫出来,却不想颜晟以极其快速的动作靠近正要起身的谷乐乐,抬手掐住谷乐乐的脖子,让他正欲喊出来的声音卡在了喉咙处,他看着谷乐乐说:“别不知好歹,这回放过你,下回要是再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