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7-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7

大一小就这么蹲在巷子口,来来往往的路人都不禁对这一大一小侧目。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用手提起哭得一塌糊涂的小孩,说:“回家!”
  “?”小孩抬头不解的看向男人,像是在确认男人刚刚说的话。
  男人看着双眼泪朦朦的小孩又再一次重复道:“若不想睡大街,就跟我回家!”
  小孩一听,立刻用手抓紧男人的衣服,说:“回家!”
  于是,大人就带着小孩往前走,小孩则是牵着大人的衣摆不撒手。
  撒手才是笨蛋呢!不然今晚又要睡大街了!小孩在心里边腹诽着。
  之后,小孩抬起头看向男人,问了句:“叔叔,我见过你!今天在爸爸朋友家门口,我看见了你!叔叔,我叫安小小!”
  男人低头淡淡的看了一眼安小小,说了句:“你可以叫我景叔叔。”
  “景叔叔,谢谢你收留我!”安小小立刻懂事的喊着颜景。
  颜景又侧脸看了一眼抓着他衣摆的小孩,就把目光移到了前方,两人继续沿着街边往前走。
  “叔叔,你明天可以带我去找爸爸吗?”
  “……”
  “不可以吗?那算了……”
  “……”
  “叔叔,你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爸爸不要我,我就跟着叔叔你,好不好?”
  “……”
  “叔叔不说话,小小就当你默认了!”
  “……”颜景一脸黑线的看着自作主张的小孩,他无语了。
  
  第016章  到底什么身份?
  
  不过,自作主张的小孩很快就发现,原来不是什么时候这种自作主张的方法会奏效的。
  就好比现在——
  当安小小面前出现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时,他害怕了。
  他缩到颜景背后,颤抖道:“拐卖小孩是不对的……”
  颜景:“……”
  虎背熊腰男:“……”
  那个熊男虎躯一震,一脸笑呵呵的看着颜景,说:“老板,你怎么带了个小孩?不会是你在外面的孩子吧!”
  颜景瞥了他一眼,说:“你照顾他!”
  虎背熊腰男:“……”
  颜景又瞥了他一眼说:“你不是说公司里有人闹事的人吗?你不照顾他,我怎么去处理?”
  熊男立刻精神振奋了起来,他赶忙把躲在颜景身后的安小小拖到他面前,说:“老板,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
  说完,熊男也不顾安小小的不情愿,直接就把安小小抱了起来,离开了。
  安小小想要哭,可是不管是那个不要他的男人,还是现在抱着他的男人,都是他不认识的,估计就算是他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理他的,说不定人家一烦,直接又把他丢在大街上了。
  更何况,这两个人好像对他并没有坏心。
  想了想,安小小还是委屈的抿着唇,躲在熊男怀里不哭不闹,让熊男直夸自己怀里的小孩多么多么的乖巧懂事。
  看着被熊男抱走的安小小,颜景转身就继续往前走,直到看到前面乱哄哄的一片才停下脚步。
  一看那架势,路人都知道这是什么人正在闹赔偿呢!不绕道就等着遭殃。
  所以,这地段的路人极少极少。
  所以,当颜景出现在那条路上时,就有人看到他了。
  面前跑来俩个职员,其中一个年轻人指着前面乱成一团的地方说:“老板,铁子那边又来找我们麻烦了!”
  颜景垂眼看向年轻人夹在耳边的烟,没说话。
  那个年轻人立刻会意的拿下那支烟点燃送到颜景面前,颜景微微张开冷硬的唇咬着那支烟,烟雾迷蒙了他的双眼,他咬着烟蒂,说:“该赔偿的就赔了,堵住他们的嘴,别给公司造成很大影响!”
  那位职员一听,立刻点头表示明白了。
  漠景,一家追债公司的老板。
  颜景,自由摄影师!
  漠景,颜景,同一个人,却有着不同的身份,但他却应付得游刃有余。
  
  第017章  憋屈的快递员
  
  自那天广告后,安雨潇暂时安分了一点。
  既没有去找苏恒实施他的计划,也没有在外面四处乱逛,而是让安印奇给他安排了一份工作。
  安雨潇很有自知之明,他不是什么出国留学生,也不是什么高材生,在他五年前离家出走后,他就没有上过学,学历文凭还停留在高中,虽然后来他在时空帝国得到过全方位的训练,可在这个普通的社会,他没有一份像样的纸质文凭。
  有句话说:空口无凭!就算他把自己吹的天花乱坠,那也是空谈!还不如来点实际的比较划算。
  他已经决定以后要接手安印奇手下所有的产业,所以现在的他必须锻炼自己,把自己的能力慢慢展示出来,省得以后被人说是空降贵公子,空有一副皮相,却什么都不会的纨绔子弟。
  所以,他并没有直接让安印奇给他安排什么经理职位,而是做了个助理,一个经理的助理。
  据安印奇说,这个经理颜昊是他的得力助手,跟着他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而且按照安印奇的计划,他是打算让颜昊辅佐以后坐上总裁位置的安雨潇,可见安印奇是多么的看重这个颜昊。
  不过,眼前这是个什么情况?
  当穿着快递工作服出现在某条街上,夏风徐徐吹拂着脸庞时,安雨潇森森的感觉非常郁闷了!
  前段时间他莫名其妙的反串女主拍了一个巧克力的广告,已经让他郁闷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也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去拍那个什么鬼广告了!
  可是现在,自己却又被他的经理颜昊派来做一名快递员,气得他当场就要跟颜昊翻脸,却不想颜昊几句话就让他妥协了。
  “安总把你交给我就是让我来好好教你,也就等于我可以按照我的方法来教导你!若是你对此有意见,你可以去跟安总提出来,让安总收回让我带你的话,我是不会有任何反对意见的!大不了我又恢复到以前安稳的状态!对我来说一点损失都没有!”
  “可是为什么要让我去做快递员?”安雨潇愤愤的问道。
  “我可没说让你做快递员,只不过是那边现在人少正紧,所以才让你过去支援一下!难道你嫌这份工作太跌你少爷的身份,所以不想做?”
  “……”
  “随你便!既然你吃不了苦,做不了底层工作,那我以后给你安排轻松的,高层的工作!”
  “不用,我去就是!”
  安雨潇妥协了。
  他听出这个颜昊话里头的意思,若是他想继续做尊贵的少爷,那他就按照伺候少爷的方式来带他。
  简而言之,就是看不起他!真本领什么的,他也就懒得教!
  这人够嚣张,但是却有他嚣张的资本,不然安印奇那个人精也不可能会如此重用这个男人。
  “平安大道丰源小宅C座301室……”安雨潇对着手里面包裹上面的地址念了一遍,又抬头看了看门牌上的号码,说:“就是这里了!”
  安雨潇赶忙掏出工作证带在了胸口,又整了整身上的工作服,把歪带的鸭舌帽拉正,这才抬起手敲响了那间房门。
  ‘叩叩叩’
  安雨潇敲了三下后,就退后一步拿着快件站在门口,等待着房子的主人开门。
  这个包裹上面的收件人是颜景,跟那个不近人情的耗子一个姓,应该跟这个死耗子没半毛干系吧?
  安雨潇在心里边腹诽着。
  
  第018章  原来如此
  
  等了一会儿,安雨潇发现门还没开,于是他又上前敲了敲,却不想敲了很久都没人给他开门,心道:不会是没人在吧?
  想了想,安雨潇拿出手机,拨通了包裹上面预留的电话,很快电话就被接通了,一道沙哑低沉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过来:“喂……”
  安雨潇公式化的露出一个职业笑容,对着电话那头的男人说:“您好!是颜景颜先生吗?这里有您一个包裹,需要您本人签收,不知道颜先生在没在……”
  话没说完,面前紧闭的大门‘咔嚓’一声就被打开了。
  一个身穿银灰色睡袍,顶着一头乱糟糟头发,拿着毛巾擦脸的高大男人出现在了门口,很明显刚刚男人在睡觉。
  安雨潇看了看外头的太阳,又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心道:真会睡……
  “您好!这是您的包裹,请签收!”安雨潇递上手里的包裹说道。
  看到递到面前的包裹,男人这才拿下毛巾丢到一旁,露出他那张带着些疲惫的脸。
  安雨潇在看到那张脸时,整个人瞬间呆住了,嘴里边大声惊道:“是你!?”
  “嗯?”男人发出一个疑惑的声音,视线也因为安雨潇的声音而移到了安雨潇脸上,然后他微微一愣,像是认出了安雨潇。
  不过他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安雨潇,就把视线再一次移到他面前的包裹上,他接过包裹拿过安雨潇手上的笔,在上面签了字,就递回给安雨潇。
  却发现眼前的安雨潇还在发呆,男人有些不耐烦的蹙着眉头,开口道:“已经签好字了!”
  安雨潇一听,这才猛地醒悟过来,知道自己失态了,心里边尴尬的要死。
  要知道在看到男人的那一刻,他就想到了拍广告那晚那个吻,心里边瞬间乱成一团了,他生怕眼前的男人认出他来。
  不过看男人的表情应该是没认出,毕竟那天的他是女装,就算认出他也有可能是因为那天他闯进这个男人的房间。
  不过,这个男人不是住在那个河浜大院吗?怎么又在这住了?
  “不好意思走神了!”安雨潇抱歉的看向男人,又快速接过男人手里已经签好字的单子,正欲离开,却在这时,屋内传出一道声音。
  “好饿啊!我好饿!我想吃东西!”一个小孩的声音。
  安雨潇好奇的朝屋内看了看,就看到一张酷似男人的小孩脸。
  这个男人已经有孩子了?可是他不是还没结婚吗?而且那天他还听这个男人说,他比较认同婚后发生那种事呢?难道说,这是这个男人在外面的儿子?
  瞬间,安雨潇就对颜景的好感大大降低了!
  什么嘛,原来是个花花公子哥啊!他还以为这男人是个绝世好男人呢!结果跟那个人渣是一路货色,怪不得是朋友,臭味相投估计讲的就是他们这种了。
  安雨潇态度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愤愤然的他很用力扯过男人手中的快递单,惹得男人投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第019章  小面摊和大面瘫
  
  安雨潇却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朝三暮四的花心男,更何况他原本就是一个被花心男伤害的人,怎么可能会对这个男人有好感。
  收起快递单,安雨潇扯了扯身上的包,又把帽檐往边上一拉,正欲离去,却听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我觉得你有点眼熟。”
  安雨潇回头看了一眼颜景,说:“我就是那天闯进你家的那个人,记性还真差!”
  原来,这个男人不记得他啊!
  这让安雨潇有种挫败感。
  “我觉得你跟我见到的一个演员长得很像!”颜景又说道。
  靠!果然是个花心直男!不记得男装的他,却独独记得穿女装的他!果然是个色鬼!
  “是吗?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那个女人像我也很正常!”安雨潇淡淡的说道。
  “……”颜景没有说话。
  安雨潇也不理会颜景,他继续往前走,正欲下楼梯时,身后又传来男人的声音:“我没说那个人是女人……”
  听到这句话,安雨潇心里边一惊,脚下也因为男人这句话差点踩空,他面红耳赤的稳住身子,然后故作镇定的回头看向站在门边的男人,说了句:“不就是那个跟你拍广告的漂亮女演员嘛,我那天也在那看着呢!”
  说完,他又白了颜景一眼就背着他的包‘蹭蹭蹭’的跑下楼,心里边大骂着自己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