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58-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58

上什么东西都没有盖。
  他实在是又累又困。
  睡了将近四十分钟的样子,睡梦中的安雨潇突然感觉到有人推他,有点不想醒来,他就抬手拂开推他肩膀的手,转身正要继续睡,却不想就因为他翻身,就从沙发上掉下去了。
  所幸地板上有地毯,倒也没摔疼,不过倒是摔醒了。
  他睁开眼看向推他的人,就看见谷乐乐一脸气呼呼的样子看着他,见他醒来,就扯着他的大嗓门吼道:“你这个大笨蛋!身上都汗成这样了,竟然也不去换衣服,知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温度有多低?你不看重你自己,也得顾着你肚子里的孩子吧?你这样很容易……”
  谷乐乐突然停了下来,转而弯腰把躺在地上的安雨潇扶了起来。
  他不敢说出后面的话,怕让这个人担心,因为他哥有一次因为那个男人的背叛,伤心过度,又因为喝了酒,大冬天的也不盖被子就躺地板上,导致肚子里的孩子第二天就这么没了。
  当然,现在想这么多都没用,他赶紧把安雨潇扶上楼,又给他放了一池子的温水,就催促着安雨潇赶紧进去泡泡暖暖身子,而他则是跑去衣柜给安雨潇找衣服穿。
  被整整一缸的温水包围着身子,让安雨潇瞬间舒服了不少,他‘哼唧’了一声,就放松着身子躺在里面。
  然而只是这么静下来,他脑袋里又开始浮现某个人的身影了。
  他不知道该说自己愚蠢呢?还是说自己专情?
  从第一次把这个人开发过身子后,他就一直对未曾谋面的这个男人念念不忘,这个男人是他的gay生活中突然出现的一道亮点。
  曾经他还因为自己是个同性恋而不敢跟身边的人接触,特别是男性,他怕自己的性向使得他的眼睛在盯上男性时变得不一样,然后被人一眼看穿。
  但是他并不自卑,只是不想让人看出他的性向而已。
  毕竟这个社会,男女恋才是正常的。
  而他在发现自己喜欢男人时,并没有去找同类人交往,而是一直都洁身自好,不像他们这个圈子里那样,混乱的不行。
  但是这条路不好走,他早就从网上了解道,好多失败的例子在网上比比皆是,各自背叛,各自伤害在这个圈子里非常的正常,前一秒说不定还是恩恩爱爱的一对,下一秒就可能翻脸成仇人,这样的例子看得多了,让他很恐慌,心想着:难道他就只能孤独终老吗?
  然而那一晚因为走错房间,让他整个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
  那时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有多么兴奋,他没想到时隔五年之后,竟然还能让他遇上让他魂牵梦绕的男人,他太激动了,所以他才会对郑楠发起了猛烈的追求,他不许让自己错过,他觉得既然老天爷让他们再一次重遇,那么肯定是想给他们相处的机会的。
  特别固执的这么认为着,所以不管郑楠怎么讨厌他,怎么驱赶他,他都没有退缩。
  虽然这一切都是个误会,郑楠根本就不是那两晚跟他一起的那个人,可当时他并不知道真相,所以他一心都扑在郑楠身上。
  后面因为郑楠太伤他心了,竟然在生日宴会上,给他难堪,让他穿着一件女人的情趣内衣曝露在众人面前。
  重生一次,他本意是去报复让他难堪的郑楠,却不想竟然让他揭晓了如此惊天动地的真相,狰狞并非是那两晚的男人,也就是说不是他五年以来魂牵梦绕的那个男人,而那个叫颜景的男人才是那个混蛋。
  在听到这个真相后,他觉得自己已经彻底心死了,已经不可能再爱了。
  但是,为什么被那个人从D市带回来相处了那几个月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心底那一直被压抑着的渴望又苏醒了呢?
  他渴望可以跟这个男人能够长长久久下去,他不想一个人孤独,虽然后面有安小小弥补他心中的空缺,可是谷乐乐的话说得没错,小孩终究是要长大的,终究会有他自己的生活圈子的,到时他还是会变成一个人。
  可是就这么跟了这个男人,他又觉得心不甘,心里边总好像有一道坎过不去,让他根本没办法接受现在的颜景。
  而且,他怎么知道这个俺男人现在是对他真心实意?说不定又是假象,他可不能让自己再像以前那样被伤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躺在浴缸里胡思乱想的给他突然就听到浴室的门被敲响了,谷乐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你是不是被睡淹了?都泡了十五分钟了,够久了,快点出来穿衣服,我把衣服放在门口了!”
  反应过来的安雨潇冲着门口应了一声:“嗯,好的,我马上出来!”
  之后,他就甩开脑袋里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其实从浴缸里面走出来,拿着一块干毛巾开始擦拭着身上的水……
  
  第106章 我才是你亲爹!
  
  到达谷乐乐的家时,已经是七点半了。
  安雨潇困得要命,想要直接扑进沙发睡觉,却被谷乐乐强行逼着吃了点东西才让他去了他的房间睡觉。
  安小小这个时候已经醒了,他发现自己就是睡一觉就换个地方了,心里边又惊讶又兴奋。
  因为他又见到了那个总给他买好吃的干爸了!
  他站在客厅内环视着整个房子的布局,放心跟他家差不多,心里边就奇怪着:为什么干爸有这么大的房子不住,而要跟他们一起住呢?
  谷乐乐很喜欢安小小,见小孩一个人站在客厅中央看来看去,就弯腰抱起安小小,说:“干儿子,肚子饿了吧!走,干爸带你去吃好吃的!”
  安小小一听有好吃的,就很用力的点了点头,而后跟着谷乐乐出门去了。
  楼上,躺在席梦思上呼呼大睡的安雨潇,被突然响起的手机给吵醒了。
  他眯着眼睛从席梦思头柜上面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他老板明暄来电。
  他赶忙坐起身子,让自己清醒一会儿后,这才接通电话,对着电话那头说:“老板,你好!”
  电话那头明暄那温和爽朗的声音,可以听出应该是很早就起来了,他说:“雨潇,你今天准备准备,晚上十点钟,跟我出国一趟!”
  “出国!这,太突然了!”安雨潇被明暄的话给震惊了。
  明暄笑了笑,说:“也是今天突然决定的!”
  听到明暄歉意的解释,安雨潇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跟老板讲话而不是跟其他人讲话,刚刚那样说话也太没礼貌了。
  于是他赶忙说:“那我等下就准备准备,晚上十点的飞机,那么我七点半到你那去!”
  明暄笑道,他说:“不用,你告诉我你在哪,我去接你好了!”
  “那,太麻烦了!”安雨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之后,他又问了句:“老板,我想问下,我们去那是做什么?”
  总得知道此趟行程的目的,他才好计划好接下来的工作。
  明暄说:“只是陪我去见一个人,让你作陪的目的是……”
  说道这,明暄突然停顿了下来,安雨潇还以为信号问题,不禁把手机紧紧贴着耳朵,正要对电话那头问‘怎么没声音’时,那头明暄有继续开口道:“不怕你笑话,我是不敢不一个人见那个人,可是我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陪我去,所以就想到你了!”
  “我?”安雨潇有些惊讶。
  当然,让他更惊讶的就是,像明暄这里厉害的人,竟然也会有害怕做的事情?
  而且还是害怕去见一个人?
  那这个人到底是谁?是那天他在墙壁上看见的照片里面的那两个人其中一个吗?
  安雨潇在心里边不禁好奇的猜测着。
  电话那头,明暄笑道:
  “嗯,你,至于为什么,其实我也说不出,只觉得你挺合适的!”
  听明暄这么说,安雨潇也很识相的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了,反正他只需要做好同伴就行,其他的不该他管。
  因为,这是他老板的私事。
  想到今晚就要出国,安雨潇突然觉得很轻松,因为这样的话,他就可以离那个混蛋远远的,至少可以过是一段安稳的日子。
  至于小小,相信谷乐乐会很乐意给他照顾一段时间的。
  于是,安雨潇带着愉悦的心情,倒在席梦思上继续睡着。
  熟睡中的他,并不知道外面因为他已经翻天了。
  谷乐乐带着安小小去了很远的一家特别不错的早餐店吃早点,这家早餐店最特色的是小笼包,薄薄的皮里面是鲜美的汤汁,还有肉馅,特别的好吃,所以他就带着安小小来到这个地方吃。
  两人吃完了之后,谷乐乐又带着安小小去玩了一圈后,才回到家。
  却不想刚一下车,谷乐乐就看见他家门口还停了一辆车,这时被他牵在手里的安小小说:“这是爹地的车子!”
  谷乐乐一听,瞬间明白是谁的了,他冷着脸朝那辆车走去,然后他就看见穿着黑色外套的颜景正靠在车门边吸着烟。
  见谷乐乐突然从他侧边出现,颜景微微一怔,而后他直起身子走到谷乐乐身边,他看了看谷乐乐身后,发现安雨潇并没有在谷乐乐身边,只有安小小一个人在。
  于是他蹲下身子直接跟安小小问话:“小小,告诉我,你爸爸是不是在这?”
  他也是刚刚才到,正打算抽支烟后再进去找谷乐乐要人,却不想竟然在门外就遇见谷乐乐,还有他儿子安小小。
  安小小正要点头说‘在’时,就被谷乐乐给抢先一步回答道:“不在!我只不过是去接我儿子过来玩而已!”
  “干——儿——子!”颜景咬着牙看着谷乐乐说道。
  谷乐乐挑了挑眉说:“怎么?不行?”
  颜景站起身看着谷乐乐,他说:“小小是我儿子,我儿子干嘛要给你做干儿子?”
  谷乐乐瞬间笑了起来,他说:
  “谁跟你讲小小是你儿子了?别是你想儿子想疯了,见一个跟你长得像的小孩就当是自己的儿子吧!”
  “谷乐乐,告诉你,我莫景可不是好惹的,你要是惹火了我,有你好果子吃!”颜景冷冷看着谷乐乐说道。
  谷乐乐听着颜景的狠话,脸上表情也不禁跟着冷下来,他说:“到底谁给谁果子吃还不一定!”
  两人眼神之间瞬间电光火石,眼底是涌动着的暗潮,一触即发。
  安小小见状,赶忙拉了拉谷乐乐的手,喊道:“干爸,我们进去吧!”
  听到安小小的声音,颜景就把视线移到安小小脸上,紧接着,颜景就说:“小小,过来,爹地有话跟你说!”
  谷乐乐立刻就把安小小扯到他身后,说:
  “跟他说什么,一副人贩子的坏样,没准是想把小孩拐走呢!”
  颜景抬眼朝谷乐乐看去,他说:“谷乐乐,你别惹怒我!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谷乐乐却根本就不把他的威胁当一回事,他冷笑道:“怎么?想打架?好啊!正好几天没松筋骨了!”
  说着,谷乐乐就把安小小塞回车子里面,就站在颜景面前,捏着拳头挑衅道:“来啊!”
  才说完,谷乐乐就先发制人,冲向颜景面前,开始进攻。
  颜景本身就是练过的,反应能力当然是十分敏捷,在谷乐乐扑向他时,他就已经做好回击的准备了。
  两人在谷乐乐家门口打得不分你我,战况十分激烈,看得车内的安小小心惊不已。
  由于过于激烈,两人的车子都不同程度上受到刮伤,而谷乐乐家门也被打得咚咚作响,所幸安雨潇睡在楼上,倒也没有听到下面如此凌乱的声音。
  谷乐乐终究是资历尚浅,功力不够,在久经战场混惯了的颜景手下,很快他就被颜景给打趴在地了。
  安小小见状,吓得不得了,他赶忙扭开车门,笨拙的从车上跳下来,然后扑到颜景身边,说:“景叔叔,你放开干爸啊!”
  颜景一听,瞬间气不打一处来,这浑小子,叫人家干爸叫的那么响亮,到他这竟然还是景叔叔,难道这小家伙不知道他是他亲爹?
  心里边不爽快,颜景就直接抱起安小小,说:“我是你亲爹,你爸没跟你说?”
  安小小睁着眼睛不说话。
  颜景脾气瞬间有点火爆,但对于面前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