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57-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57

加坚定要把里面那人追到手的念头。
  屋内两人吃的很尽兴,顔景也放心的离开了。
  当晚,顔景在席梦思上辗转反侧,脑袋里全部是颜昊教他的追妻方法。
  按照以前,他是绝对不可能做那种事去的,可是现在他却在为如何做好颜昊教他的那些而烦恼着。
  他怕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而做不好,反倒惹那个人生气。
  最后,顔景把被子蒙着头,在被子里喊道:
  “不管了,先做就好,不就是当家庭煮夫吗?我还就不信我做不来这些!”
  为了能够追到那个人,他必须得挑战。
  于是,他决定明天就去找个大厨来拜师学艺学几手,到时就不会出丑了。
  想到这,顔景这才放心下来开始睡觉……
  
  第104章 煮夫生活还没开始就终止
  
  第二天,顔景一大早就起席梦思了。
  当然,他一向都有早起的习惯,毕竟在部队待了那么久,就算是懒虫也都会变得勤快的。
  他看了看时间,还是六点,想着现在去安雨潇家应该不算早了,他得赶过去给安雨潇准备早点才行,他住的那个地方吃个早点都不方便。
  再者,怀孕的人通常都很嗜睡,等到安雨潇起席梦思时,肯定已经过了早餐点了,而且怀孕的人又很容易饿,这一大早起来没吃的,肯定会很难受,等做又要很久。
  于是,顔景赶忙从席梦思上翻身起席梦思,开始穿衣洗漱,然后下楼去了车库取车出门了。
  路过客厅时,顔景碰见起席梦思下楼喝水的颜昊,颜昊迷瞪着眼看着早起的顔景,以为他是去锻炼,就说:“我今天不去了,你一个人去吧!”
  平时,早上去锻炼时,两人若是都在家也会约着一起出门锻炼。
  顔景看了一眼颜昊,说:“我不是去锻炼,我是去潇潇家,给他做早点!”
  颜昊一听,原本还迷瞪着的双眸瞬间睁大了,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顔景,说:“有志气,那赶紧去吧!”
  说完,颜昊就看见顔景朝屋外走去。
  他挑了挑眉,心道这个家伙果然是来真的了。
  开着车出了颜家的顔景,脑袋里面想着平时家里大厨给他们做的美味早餐,顔景选了一样毕竟容易做,味道又清淡的粥等下做给安雨潇和安小小吃。
  当然,以防万一自己手艺不行,坏了一锅粥,让安雨潇和安小小饿肚子,顔景还是去了一家早餐店买了三份早餐去了安雨潇家。
  当赶到安雨潇的家时已经是六点四十分了。
  顔景有些郁闷的看着面前的铁门,心想,难道他以后每次过来都得以番强这么没素质的行为进到里面去吗?
  虽然觉得这样挺不是办法的,可是顔景知道,在安雨潇真真正正接受他之前,他还就得这样坚持下去才行。
  无奈的又四处看了看,在发现没有人经过时,他迅速的往上一跃,趴在了墙头上,然后又跳了下去。
  因为昨天已经来过,所以顔景对安雨潇家里的布局已经熟悉了不少。
  至少现在他知道从哪个窗户进去,就能直奔厨房了。
  此刻,窗户都落锁了,顔景进去倒是有些困难。
  可是他又不想把屋内熟睡的两人吵醒,于是他站在屋外思索片刻后,视线就落在了二楼没有关紧的阳台上。
  他眉头一松,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于是他把早餐放在门口,然后伸展着身子做了几个伸展的动作后,就开始往上攀爬上了二楼的阳台。
  他站在阳台上看着上面晒着的衣服不禁停了下来。
  他走到其中一件睡衣下,脸上不禁莞尔,这件睡衣他记得还是那段时间两人相处的时候,他带那人去买时,那时那人还嫌太性感不愿穿,却没想到现在这件睡衣那人还穿着,因为他可要很清晰的闻出从衣服上面散发出的洗衣液的芬香。
  顔景不禁抬手捏着挂在衣架上的睡衣放到鼻翼下闭着眼睛闻了闻,就好像闻到那人身上的体香一样,让顔景如痴如醉。
  不过片刻后他就放下了手中的睡衣,转身进了那间房,他没忘记自己来这的目的。
  当他走进那间房时,发现这里就是洗衣房,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他一脸愉悦的大步走出洗衣房,来到了门外,他不知道安雨潇睡哪间房,不然他肯定得往那间房走去,看看那个人熟睡的模样。
  想归想,顔景还是快步下了楼,开始忙了起来。
  昨晚摆满菜的茶几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客厅好像也打扫了一遍,顔景好奇着那么晚那人都还在忙,心里边又心疼了。
  把手里的早餐放在餐桌上,顔景就把外套脱下放在了沙发上,就挽起袖子进了厨房,淘米下锅开始煮了起来。
  因为是第一次正正经经的下厨,顔景竟然有些紧张,生怕自己把厨房给烧了。
  进进出出忙碌了很久,顔景终于发现,这煮夫还真不是那么好当的,只是一碗很清淡的菜粥,他都没办法烧好。
  他看着乌黑的锅底,有些郁闷。
  回头看了看依旧沉静的客厅,顔景庆幸着这两人还没醒来,以至于他的丑态没有被发现。
  也庆幸着自己之前还准备了一手,买了早餐过来,不然现在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收场了。
  看着乌漆抹黑的锅底,顔景最后还是放弃了,他决定等学会了之后,再过来一展身手,现在他只有浪费米浪费煤气浪费时间的份。
  把锅刷好,放起来,又打扫了一下厨房,这才解下身上的围裙,走到客厅坐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客厅墙壁上的挂钟,发现时间已经走到七点半了。
  心里边猜测着,这两人到底什么时候能醒?
  无聊中的顔景就躺在沙发上,拿着丢在沙发上的一本书看了起来。
  本想打开电视看看早间新闻,不过怕弄出动静吵醒楼上两人,所以最后他选择了默默看书。
  看着看着,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九点钟。
  顔景奇怪的朝楼上看了看,心道:难道是因为星期天的缘故,那人睡懒觉?但是小不点怎么也睡这么久?不都是说小孩早上起来最早吗?难道他儿子就不一样?
  顔景不断在心里边奇怪着。
  最后,他故意弄出很大动静,希望可以把熟睡中的两人引出一个来。
  结果十五分钟之后,楼上依旧没有任何响动,顔景不禁眉头一皱,一抹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他抬步就朝楼上跑去,然后一间房一间房敲了起来。
  当把二楼所有的房间都敲了一个遍之后,也不见有人出来,他抬头又看了看楼上,心想这两人应该不会去楼上睡吧?
  但是他还是往楼上跑去,然后又挨个敲了一遍后,顔景才真正的意识到一个重大的问题)那两人一大早就悄悄离开了!!!
  顔景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心里边那是自然的,可是想到导致这一切的人是他时,他又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了。
  这一次让他对安雨潇这个人有再一次多了一份了解,这人果然是打定主意后就会想方设法的逃离,一点回转的余地都不给。
  说难听点,挺无情的。
  可到底是因为他的恶劣行为才让那人变得如此防备,如此无情的。
  回到客厅,顔景把自己扔进沙发上,然后闭着眼睛躺在那。
  他知道安雨潇肯定是去找谷乐乐去了,两人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见面了,然后还亲热了一番呢!
  一想到那人会跟其他男人卿卿我我,搂搂抱抱,顔景就无法淡定了。
  他猛地坐起身子,然后拿起他的外套就往外走去。
  他觉得那些所谓的让他做个三好男人都是扯淡,根本就没用,还不如用他的解决方式来把那人锁在身边最好,不然还不知道那家伙在外面要勾搭多少人!
  他可没忘记那人从他身边消失三个月那段时间,就把他的一个好友给勾搭上了,虽然从那晚他的好友跟安雨潇表白的话里面可以得知,那两人并没有过分亲密的接触,可到底他是没办法放心的。
  安雨潇的美好,只要接触过的人都能体会到,貌似他们分开才半个月的时间吧,那人就又勾搭上了谷乐乐,可见那人的功力有多深,要是不去阻止,指不定会有谷乐乐二,谷乐乐三了!
  这还得了,他顔景看中的人,哪能被其他人染指?
  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这根纽带,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而何叔的话也明显让他知道,安雨潇现在还怀了一个孩子他可要肯定那个孩子绝对是他的。
  他觉得,若是那一次他没有把那所谓的安眠药换掉的话,说不定那人还不会怀上,就因为他换了,才有了那个小宝宝。
  顔景突然庆幸那一次自己因为担心那人被安眠药伤害了身体,把那罐‘安眠药’给换了,使得他们之间的牵扯又多了一分,这样他的胜算也要大很多。
  虽然利用孩子把那人锁在身边有点卑鄙无耻,可是他觉得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那个人。
  等到自己把那人锁在身边之后,他再慢慢的用自己的真情去感动那人,相信迟早有一天他会得到那人的回应。
  什么煮夫,什么三好男人,等到他把那人锁在身边后,他慢慢一一展现就好了。
  此刻,顔景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做三好男人时间才从昨晚到今早这么一点点时间而已,连二十四小时都没有。
  当然,心急的顔景当然没有意识到,所以此刻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跑出安雨潇的别墅,开着他的车直奔谷乐乐的家去了……
  
  第105章 专情?
  
  安雨潇的确是一大清早就抱着还迷迷瞪瞪的安小小,背着他再一次整理好的包出门了。
  不过,这一次不是他开车去谷乐乐家,而是谷乐乐来接他们离开的。
  因为前一晚他根本就没有睡着,一整晚都在那翻来覆去,为了不影响安小小的睡眠,他只能偷偷爬起来收拾客厅,他觉得他必须找点什么事来做,才能让自己忘记心里边的烦躁。
  他现在心里边很是复杂,脑袋里乱糟糟的一团,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而烦?
  到最后,累得瘫在地板上的他,把这一晚所有的烦躁全部都归到突然潜入他家的颜景身上,他觉得若不是那个男人出现在他家,他就不会如此烦心。
  抬头看向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凌晨四点钟了,安雨潇就支撑着疲惫的身子到在沙发上,他拿起手机,也不管现在时间还很早,就直接给谷乐乐拨了一通电话过去。
  这一回电话被接通了,不过是在嘟了好几声之后,想必是谷乐乐被他从睡梦中吵醒,一时没反应过来才这么久接通电话。
  电话一接通,那里就传来谷乐乐暴躁的声音:“你丫的能再晚点打过来吗?知不知道我现在还在睡觉啊?刚刚才梦见一个大胸美女,就被你一通电话吓得跑没影了!你不给我说出一个打这通电话的好理由,你等着被我收拾吧!”
  安雨潇笑了笑,他满头大汗的躺在沙发上,虚弱道:“把你的大胸美女吓跑是我的错,但,你能不能来接我一下,我想带小小去你家避一避!”
  原本还愤怒的谷乐乐一听安雨潇那虚弱的声音,还有他口中的话,整个人瞬间清醒了不少,他问:“你怎么了?不会是动了胎气吧?”
  安雨潇摸了摸平坦的腹部,说:
  “也没怎么,就是刚打扫了一下房子,现在累得动不了了。本想我自己开车过去你家,可是我现在都没力气了,开车肯定得误事。”
  谷乐乐一听,瞬间气得冲着电话大吼道:
  “我他妈的不就是两天有事没去你那么?你就给我整出这么多事,你到底想要闹哪样?你给我等着,我这就过来了!”
  说完,谷乐乐那边就把电话给挂了。
  躺在沙发上的安雨潇听着谷乐乐那愤怒的声音,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掏心掏肺的好友真的很不错。
  至少,可以在他失意的时候,还有人陪着他,安慰他。
  把手机丢到地上,安雨潇就这么闭着眼睛睡着了,身上汗津津的,他也不去管,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