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54-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54


  片刻后,他又从楼上跑了下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他把盒子递到何叔手上,说:“你帮我看看这是什么药?”
  这是他曾经换下安雨潇的那瓶安眠药,他用淀粉做的跟药丸一样的东西把这瓶安眠药换下。
  如果安雨潇没有失眠症状,那他为什么要吃安眠药?
  顔景不解。
  何叔接过顔景手里的盒子,他把盖子打开,把里面的药丸拿出来看,片刻后他笑了笑说:“这不就是避孕药嘛。”
  “避孕药!你确定?”顔景惊愕的问道。
  何叔诧异的看向顔景,说:“我当然可以确定,行医这么久,还不至于看错药的。”
  顔景瞬间怔在了原地。
  他紧紧盯着某个地方,眼底流动着震惊和不可思议。
  他记得曾经安雨潇是固定一段日子就会服药,他又看向何叔问:“那么这药该怎么服用?隔多久就要吃一次?”
  何叔笑道:“这个要分情况的,不同的药,服用时间也不一样,有的是连续服用多天,有的则是一个月两次的样子,所以得看这药是短效还是长效的。”
  顔景缓缓点了点头,他对着何叔说了声谢谢,就跑出了家门。
  何叔被这一个两个奇怪的举动搞得有些莫名其妙,心道: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看不懂!
  他摇了摇头,就见管家朝他走来,然后被请到一旁吃了点点心。
  管家想到夫人和老爷也在这,就跟何叔说:
  “老爷夫人也来了,现在正在楼上休息,你不是每月都固定去给老爷和夫人检查吗?不如等下就在这给老爷夫人检查检查,省得下次再跑一趟。”
  何叔一听便点了点头,他说:“那我就坐下吧!”
  这边,颜昊追出门后,就跑到安雨潇面前挡住了安雨潇的去路,他说:“雨潇,不看病就不看病,你也用不着跑啊!”
  对于安雨潇过于奇怪的行为,颜昊有点不解。
  看着追上来的颜昊,安雨潇神色变了变,他想了想才开口道:“昊哥,其实我挺怕医生的,打小就这样,所以对于刚刚的事情我很抱歉!”
  一听到安雨潇说他怕医生,颜昊不禁莞尔,他笑着说:“是我想得不周,没有事先咨询一下你就擅自做主把医生叫了过来,该说抱歉的是我,可是你一直这样也不行,病了哪能不看医生?”
  安雨潇尽量让自己看得比较正常,他说:
  “没事,我自己是什么情况我比谁都清楚,所以昊哥不用担心我!”
  听安雨潇这么说,颜昊挺无奈的,他点了点头,就不再纠缠这件事了,他说:“你们要是回去,就在这先等等我,我去把车开来,等下送你们回去,这里打车不是很方便!”
  安雨潇点了点头,说:“那就麻烦你了!”
  颜昊说了声‘没事’,就朝车库走去了。
  安雨潇则是牵着安小小站在远处等着颜昊开车过来。
  安小小见四处没人,就昂着他的小脑袋看着安雨潇,说:“爸爸,刚刚那个坏人是不是想要给爸爸打针啊!”
  安雨潇被安小小的童言给逗乐了,他蹲下身子看着安小小,说:“不是,不过爸爸不喜欢看见那个医生!他会把爸爸怀小弟弟的事情说出去!”
  安小小一听,瞬间睁大了双眸,之后他很愤怒地说:“果然是个坏蛋,爸爸,咱们以后不来这了,这样就不会见到那个坏蛋了!”
  安雨潇笑着点了点头,说:“嗯,不来了!”
  这时,安小小眼尖的看见大门被人推开,穿着黑色皮外套的顔景从里面跑了出来,他瞬间惊大了双眸,紧接着他赶忙指着朝他们这边跑来的顔景,着急地说道:“爸爸,爹地追来了!”
  
  第100章 那个年轻人是不是阴阳人?
  
  安雨潇听安小小那惊呼的声音,猛地就抬头朝安小小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就看见顔景正朝他们这边跑来。
  他低声咒骂了一声,就抱起安小小,也不等颜昊,就直接朝铁门外跑去。
  顔景见安雨潇飞奔离去,脚下马力加快,直接就发挥出身为特种兵的优势,朝安雨潇跑去。
  安雨潇因为怀里还抱着一个人,所以再怎么会跑他也比不上轻装上阵的顔景,才跑出铁门,安雨潇就被身后跑来的顔景给追上了。
  安雨潇赶忙抱着安小小退到一旁,戒备的看着顔景,大声吼道:“你别过来!”
  顔景无奈,他只能站着距离安雨潇两米的地方没有再靠近,他摆着手说:“潇潇,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而已,并不是想要对你怎样!”
  “我不想跟你说话,你最好别靠近我,不然……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的!”这句话让安雨潇自己都觉得没气势,可是谁叫他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呢?
  就算动武力,也要顾及到怀里的安小小才行。
  顔景点了点头,说:“放心,我不靠近!”
  然而,安雨潇依旧用那不信的眼神看着颜景,警惕着顔景,生怕顔景下一秒就会扑了上来。
  顔景喘着气看着安雨潇,他唇瓣动了动,想要问安雨潇避孕药的事情以及他脸色苍白的原因,可是他知道就算问了,眼前的人也不会回答他的。
  但,他还是问了出来:“潇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你为什么要吃避孕药?”
  安雨潇一听,瞬间更加戒备了,他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顔景,怒道:“关你什么事!你那么八婆做什么!”
  “潇潇,我们平静的谈一谈好吗?”顔景用那请求的语气看着安雨潇说道。
  安雨潇毫不留情的拒绝道:“有必要吗?”
  “潇潇……”
  “别这么恶心的脚我!现在,立刻请你消失在我面前!我不想看见你!”安雨潇怒道。
  顔景满眼受伤的看着面前的安雨潇没说话,但也没有离开。
  安雨潇直接撇开脸看向一旁,无视顔景那受伤的表情。
  对他来说,顔景这叫‘猫哭耗子假慈悲’,他安雨潇根本就不吃他那一套。
  眼尖的安雨潇发现顔景竟然有向他这边走来的迹象,他立刻像只豹子一样怒视着顔景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想玩的是你,不想玩的也是你,怎么?现在又想玩了?抱歉,我没那个精力了!”
  “潇潇……”顔景被安雨潇这句话说得心口抽痛,他着急的往前靠近,想要解释什么,却被人从身后给狠狠一扯,紧接着他就被扯得身子往后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他抬头朝眼前看去,发现是刚刚赶上来的颜昊扯他。
  紧接着颜昊一脸怒火的冲着顔景吼道:“你这个混账家伙,还想做什么!”
  顔景等着眼看着一脸愤怒从颜昊没说话,颜昊见他不开口,也不管他,而是直接对安雨潇和安小小说:“别理这个疯子,我们走!”
  说完,他把两人送上车,然后开车离开。
  看着离去的车子,顔景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紧紧的握成拳,当车子消失在他的视线内时,顔景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后,他就对这那边问:“上次我让你检测的DNA报告还在不在你手上?”
  “那能不能根据上面的数据,去跟另外一个人的血液比对结果?”
  “样本还在?那更好,你现在立即赶去实验室,我马上过来!”
  说完,顔景就把手机给挂了。
  大约五分钟之后,顔景就开着他的车子离开了颜家去了刚刚他在电话里头所说的那个实验室。
  顔景一路狂飙,他冷着一张脸看着前面的路,脑袋里全是何叔所说的话。
  ‘若是女子的话,那么就有点像正在经历妊娠反应的样子,不过他是男的,所以就不存在这样的情况了。’
  妊娠反应……他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只是这一切太过于震惊了,让他不敢相信。
  可是,为什么小不点和他们两人都长得像?而且更像他一点。那次他让人故意假装乘电梯,和安雨潇相遇,让那人就趁着安雨潇不注意,从他身上拿了一根头发作为样本。
  再拿着从小不点身上取下的头发一起送去检验,结果令人还真是有血缘关系的父子。
  后来,他也有派人查过安雨潇曾经都跟些什么人交往,但却不曾发现有女人跟他发生过于亲密的举动。
  再者,他们第一次相遇就是五年前,而小不点又正好是五岁,事情不可能巧合到如此离奇的地步,所以他决定自己亲自去验证事实真相。
  虽然男人怀孕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他还是想要去证实证实。
  因为一路狂飙的缘故,原本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愣是让顔景提升到二十分钟之内。
  车子挺稳后,顔景就下了车直接朝面前的大楼跑去。
  这是他的一个好友的实验大楼,而他的这位好友又是医学界的权威,让他化验DNA什么的当然是小case。
  当电梯上升到五楼时,顔景就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朝一间大的实验室走去。
  一进门,他就看见一个身高一米八的男人正穿着白色大褂站在实验桌边,当听到身后的动静时,男人头也不回的说:“阿景,什么事让你如此着急?”
  顔景走过去,直接就伸手到那人面前,说:
  “抽我的血化验一下,看看我的血样数据跟小不点的血样数据比对情况!”
  男人微怔,他转过身看向面前的顔景,问:
  “你什么意思?难道那孩子也是你的?这不科学吧!之前你让我给那个小不点和那个年轻人检测时,数据上很明显的显示出那个小孩跟那个年轻人是有血缘关系的父子,你不会是怀疑我给的数据吧!”
  顔景看着男人,说:
  “如果你的数据有问题,那这a市就再也找不到没问题的数据了!你别管那么多,尽管给我测一下就好!”
  男人见顔景是认真的,便没有再问什么,而是直接拿着针片扎了一下顔景的手指,又拿着滴管放在被扎破的手指上吸取冒出来的血珠,就去化验去了。
  等结果是需要时间的,顔景就去了男人的办公室坐下等着。
  在等化验结果期间,顔景接了一通电话,是他的那些手下打过来的,据说有人在暗中动他的场子,可是又查不出到底是谁在动手脚。
  顔景握着手机看着某处一脸的阴沉,他们查不出是谁,可是他却知道是谁在动手脚。
  看来,那个谷乐乐对潇潇用情至深啊,竟然敢跟他叫板,真是不能小看了这小子。
  想到自己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劲敌,顔景知道,自己得更加努力了,之前因为他的愚蠢让那小子钻了空子,是他走运,现在他可不会再把机会让给那小子了!
  于是,他对着电话那头还在等他决策的手下说:“再找几个人去玩玩古老大!最好让他所有的生意都被警察封了!”
  说完,顔景就把手机给挂了。
  他静静的看着某处,心道:谷乐乐,是你硬要跟我作对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等待结果是难熬的,顔景不知道自己已经喝了几杯茶了,可是那边却一个动静都没有,想着第一次明明出结果很快的,怎么这一次这么慢?
  他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发现已经快晚餐时间。
  他竟然整整等了三个小时!!!!
  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出结果?
  等得焦急的顔景起身直接就走出男人的办公室,朝刚刚那间实验室走去。
  他爹去催那个人快点,因为他很迫切的想要知道结果。
  然而,当顔景赶到那间实验室时,发现男人正端坐在一把椅子上,此刻正拿着两张纸坐在那看,脸上表情有点傻。
  顔景见此情景,直接就开口问道:
  “你还在这做什么?我让你化验的结果呢?到底出没出?都三个小时了!”
  听到顔景来催结果了,男人赶忙站起身看向顔景,然而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那个年轻人是不是阴阳人?”
  
  第101章 谁说我肚子里有孩子?
  
  顔景面色微怔,他看着面前的男人,问:“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