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53-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53

颜昊走出房间把门给关上之后,安雨潇这才松了一口气,而后倒在了颜昊的席梦思上跟着安小小一起睡过去了。
  他的确有些困了,一大早就陪着安小小去游乐场玩,又经历刚刚一番折腾,到现在早已经困得不行了。
  两父子睡得很香很安稳,房间里面静逸一片,只听两道绵长的呼吸声。
  这时,原本紧闭着的房门突然被悄悄的打开了,穿着黑色皮外套的顔景轻轻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原本在外面瞎逛的他,因为心里边特别想要见到他思念很久的人,所以最后他还是没有听颜昊的话,自个又回来了。
  当颜昊看见他时,差点拿扫帚赶他出门了,被他一句‘我只偷偷看这他,绝不出现’,才放他上楼,让他过来看安雨潇。
  得知安雨潇和安小小两人在颜昊房间里睡觉时,顔景就迫不及待地朝楼上跑去,站在颜昊房间门口时,他还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慢慢把门打开轻轻走了进去……
  
  第098章 你生病了,让何医生看看吧!
  
  颜昊房间的装饰和顔景房间的装饰风格完全相反,清新亮丽的装修让整间房看起来很舒服。
  色彩清雅,但却不俗气。
  房间里面的家具颜色也都属于温和色系的,可以说是真正用于休息的卧室。
  顔景走进去后,并没有多少心思去欣赏这一切,而是迫不及待的走到席梦思边,看着席梦思上熟睡的两人。
  两人相依相偎,安小小被安雨潇抱在怀里,小小的身子蜷在安雨潇的怀里很是惬意的表情,两父子睡相都很好。
  顔景的视线在扫了一会儿后,这才定在了安雨潇熟睡的容颜上。
  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离了家就不会照顾自己,顔景觉得最近每次看见安雨潇都觉得他脸色有些苍白,不是很好。
  心疼却又无能为力。
  绵长的呼吸声,在房间里很清晰,这样安详的睡颜,顔景曾经有很多机会去欣赏,可是却都被他给浪费了,如今顔景却又紧紧的盯着安雨潇的睡颜,竟然还觉得挺满足的。
  他还从不知自己竟然会如此迷恋一个人,而且还是个跟他一样的男人。
  不,应该是一开始只是迷恋,到最后发展成爱恋,而且还是他单方面的爱恋。
  只是,霸道惯了的他,并不知道要如何疼人,惜人,就算做了过分的事情,却并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反倒认为理所当然,所以才酿造了现在这样很难扭转的局面。
  后悔归后悔,顔景知道现在只有通过他自己的努力改变去挽回一切,希望有一天能够得到这个人的原谅。
  心里边又开始骚动了,让他不安分的伸出手往席梦思上熟睡的安雨潇脸上去,但是在即将要触碰到那张让他念念不忘的脸时,他又停了下来。
  他知道,席梦思上的人警惕性还是蛮强的,这一碰不知道会不会惊醒熟睡中的安雨潇,但是顔景却不想让自己好不容易得到靠近这个人的机会一下子就变成泡影消失不见了。
  他还想好好看着整个人,所以他又及时停下手上的动作,转头静静的站在席梦思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席梦思上的人。
  骚动的心依旧,这已经不是顔景能控制的了,不知何时自己深陷其中时,自己就已经变得一见这人,心就开始骚动不安了。
  他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可是他却控制不住。
  被说变态,那是事实,他不会反驳,但是他却只对眼前人变态。
  从没有哪个人能够像眼前人这样,激起他一次又一次的暴虐行为。
  以前不觉得什么,可当看清自己的心之后,他就后悔了,知道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完蛋的。
  所以,他要改,他要为这个人改掉这样的不对行为,在一切还有挽回的可能之前,他必须改。
  忍住想要俯身去亲席梦思上人的冲动,顔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相机,然后把摄像头对准席梦思上的两人,轻轻一按,一张温馨和谐的照片存进了顔景的手机里。
  紧接着,顔景又把摄像头对准安雨潇那漂亮的脸,又是轻轻一按,那张让顔景为之疯狂的脸就被存进了顔景手机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顔景就悄悄退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把自己甩在席梦思上,然后暗处手机调出刚刚拍的照片。
  视线移不开,也不想移开。
  ……
  他来到楼下时,就看见颜昊在客厅内的沙发上休息,或许应该是浅眠,所以当他走过去时原本闭着眼睛的颜昊又慢悠悠的睁开了双眼。
  他说:“看够了?”
  顔景没说话,颜昊也不在意,他坐直身子,看着顔景说:“你的计划很成功,小小果然深得爸妈的喜欢,而且今早爸妈遇见的像你的小孩就是小小。说真的,有些事还真就那么巧了,明明是不认识的陌生人,竟然也会在这么大的一个城市内相遇,而且还不仅一次,这就是缘分啊!”
  顔景瞥了他一眼,就在另一边沙发上躺了下来。
  颜昊双手枕着脑袋看着天花板,像是想起什么,他侧头看向躺在另一张沙发上的顔景,说:“我发现雨潇今天脸色不是很好,上次在茶馆遇见他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他说是生病了。”
  顔景一听,脸上表情微微一怔,他想起自己也是好几次看见安雨潇脸色不好的样子,原来是生病了。
  可是生病了为什么不去看?这都多久了?
  想到这,顔景不禁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双眸盯着茶几上的茶杯,片刻后他开口道:“不如等下让何叔过来一趟,这家伙好像病了很久。”
  病了很久!?
  颜昊眉头一动,他坐起身看向顔景,说:
  “看来这家伙是个不爱惜自己身体的笨蛋,也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去医院看看!行,我这就让何叔过来!”
  顔景点了点头,眉色依旧凝重,眼底是心疼和担忧。
  若是可以,他巴不得自己立刻去把那个生病的家伙送去医院,然后再好好督促他,吃药,好好养身体。
  但是他不能,所以他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好在颜昊办事很靠谱。
  当听到楼上颜昊房间里传来开门声时,顔景瞬间绷直了身子,他看向颜昊突然有些慌张。
  颜昊则是朝他挥了挥手说:“赶紧去躲躲,别让他看见!”
  顔景不愿,但还是被颜昊给推走。
  他并没有躲远,只是站在不易发现的角落里,看着从楼上走下来,此刻正往沙发方向走去的安雨潇,以及被他抱在怀里的安小小。
  他紧紧盯着安雨潇的侧脸,眼都不敢眨一下。
  想着刚刚自己就是对着这个人的照片手淫时,顔景眸色不禁暗沉了几分,上下攒动着的喉头显示他的渴望。
  颜昊在看见安雨潇下来后,就说:
  “雨潇,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所以我打电话让我家私人医生过来一趟,等下就让他给你看看吧!”
  安雨潇瞬间惊愣了一下,紧接着他赶忙拒绝道:“不用不用,就是小病而已,不要大惊小怪!”
  “雨潇,别不把小病放在心上,有时候小病也会因为不注意调理而慢慢变成大毛病的!所以,等下还是让何叔看看,反正也耽误不了多久!”
  颜昊笑着说道,却不知道安雨潇因他的话而全身冰凉一片,心底很是恐慌。
  他紧紧抓着怀里安小小的身子,然后猛地抱起安小小,他脸色不好的看着颜昊说:“昊哥,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情要做,挺急的,所以我现在必须得离开,可能要让你家私人医生白跑一趟了!”
  然而,才说完,大门处突然传来敲门声,紧接着就听仆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何医生,你来了!”
  安雨潇瞬间犹如置身冰窟一样,全身僵硬了。
  
  第099章 爸爸,爹地追来了!
  
  他看着一个差不多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往他们这边走来,颜昊起身看向正走过来的男人,高兴地喊道:“何叔,你来了!来,就是他,你帮他看看!”
  何叔一听,就把视线落在了安雨潇脸上,仔细端看了起来。
  安雨潇被何叔这眼神看得更加心慌,他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何叔,抱着安小小的手臂不禁收紧了不少。
  这位是医生,而且医术肯定很高超,不然也不会成为颜家专聘的医生,也就是说他说不定只是光是这么看看,就能看出他身上是怎么回事。
  越是这么想安雨潇就越紧张,全身都在冒汗。
  安小小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上方变得紧张的安雨潇,他抬起他的小手轻轻拍了拍安雨潇的手臂,轻轻喊了一声:“爸爸……”
  安雨潇被安小小的声音给吸引了过去,他慌忙的低头看向怀里的安小小,问:“怎么了?是不是爸爸把你弄疼了?对不起,爸爸不是故意的!”
  说完,安雨潇就把安小小放下让他站在地上。
  安小小一着地,就挡在何叔面前,他说:“医生都是坏人,不准你靠近爸爸!”
  这不是安小小为了不让何叔去给安雨潇检查而故意说的,而是在他脑海中医生就是坏人,因为他出生情况很特殊的缘故,身体较同龄人要差点,所以在时空帝国时,总是大病小病的,而每次医生过来给他看病时,拿起一根针管就往他屁股上扎时,他就认定了所有的医生都是坏人,不然为什么要拿针扎他屁股?
  他以为这个医生也是像时空帝国的医生一样,要拿针去扎安雨潇的屁股,所以他才挡在何叔面前,不让他过去。
  何叔和蔼一笑,他弯下腰伸出手指捏了捏安小小的脸蛋,说:“小朋友,你爸爸生病了,必须得让我看看,难道你想你爸爸生病难受吗?”
  安小小疑惑的回头看了看安雨潇,眼底是动摇,爸爸要真是生病了,那肯定得治病的。
  可是心里边又想着:爸爸什么时候病了?他怎么不知道?
  安雨潇走到安小小身边,他把安小小牵到他跟前,就对何叔说:“我没生病,你不用看了!”
  他转头又看向颜昊说了句:“昊哥,我先回去了,还有事等着我去处理呢!再见!”
  说完,安雨潇就抱起安小小仓惶逃离。
  “喂,雨潇,你先别走啊!”颜昊追在安雨潇身后喊道。
  看着见他就像见了什么可怕的人儿仓皇逃离的年轻人,何叔不明所以。
  而安雨潇奇怪的反应惹得站在暗处的顔景不禁眉头一皱,心里边十分不解。
  他从暗处走出来,出现在何叔面前,他说:
  “你不是会从面相上看出一个人的身体状况吗?那刚刚你有没有看出他到底生了什么病?”
  何叔点了点头,说:
  “刚刚那位年轻人面相很正常,就是脸色有些发白,并不像是生病的迹象,倒想……”
  说到这,何叔皱了皱眉头,似乎很是疑惑。
  “像什么?”顔景问道。
  何叔沉默片刻后,就笑了起来,他说:
  “你看我,年纪一大把了,都糊涂了,刚刚那个是男的吧!哈哈,没事没事,可能就是营养不良而已,让他多吃点补品就好!”
  顔景却紧盯着何叔,一脸严肃地问道:“有话直说!”
  何叔微怔,对于顔景时不时露出的强势气场,他已经习惯了,他在脑袋里斟酌片刻后,才说:“若是女子的话,那么就有点像正在经历妊娠反应的样子,不过他是男的,所以就不存在这样的情况了,如果真的需要确切的答案,就得让刚刚那个年轻人来我这,让我好好诊断诊断才行。光是这样看,不能确诊。”
  顔景一听,脑中瞬间划过曾经自己在安雨潇所住的旅馆内看到的那个避孕药的包装袋,以及……
  他眉头微微一蹙,问:
  “他有失眠症状,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是因为睡眠不足才导致脸色不好?”
  “失眠?”何叔眉头一皱。
  “怎么?有什么不对?”看着何叔脸上的表情,顔景问道。
  何叔摇了摇头,说:“他不像是有失眠症状的人。”
  顔景一听,双眸微微眯了眯,紧接着他让何叔先坐会儿,就上楼朝自己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