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52-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52

,把安雨潇拽进屋内。
  被拽着的安雨潇猛地醒悟过来,想要从倪玲手掌下解救自己的手臂,却又不想在人家家里拂了人家的面子,于是便只能任倪玲拉着他进去。
  而被倪玲抱着的安小小却异常的乖巧,他咬着手指头盯着面前保养很好的倪玲,心道:原来早上遇见的怪女人和怪男人就是爹地的妈妈和爸爸啊!也就是说他们是他的奶奶和爷爷咯!
  想到这,安小小心里边突然激动了起来,他看着眼前漂亮的奶奶,笑得一脸的灿烂。
  震惊的不止安雨潇父子俩,还有颜晟和颜昊两人。
  他们没想到自己爸妈今天在早餐店遇见的人就是安雨潇和安小小两人,而他们口中的像顔景的小孩就是安小小,事情也太过巧合了,让他们震惊得有些反应不过来。
  颜默然又一次见到安雨潇和安小小时,饶是见惯了风风雨雨的他,也不禁在这个时候愣了愣,暗道:还真是巧了。
  这其中最开心的就数倪玲了,这早上还见着的孩子,快中午的时候又见着了,这让她更贱坚定要认为这小孩为她的干孙儿。
  安小小一手捏着饼干,一手捏着苹果,开心的不得了。
  一旁的安雨潇则是拘谨的坐在一旁,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心里边则是复杂一片。
  倪玲欢喜的看着怀里的安小小,问:“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啊?快来告诉奶奶!”
  安小小笑着看向倪玲,回答道:“我叫安小小,今年五岁了!”
  “哦!都五岁了啊!真乖!来,再吃点饼干!”倪玲欢喜的看着眼前的安小小,柔软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安小小的眉心,说:“真的很像,太像了!”
  安雨潇顿时有些心虚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倪玲,他的那个人知道倪玲口中的像是什么意思了,所以他才不敢直视倪玲。
  倪玲说完,就抱着安小小坐在了颜默然身边,她说:“默然,你看,是不是很像小景?”
  颜默然把视线移到安小小脸上,他看了好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说;“是挺像的!”
  倪玲听颜默然都说像了,那嘴就咧得更开了,她不停的端详着怀里的安小小,欢喜的表情很是明显。
  安雨潇见倪玲那么喜欢安小小,心里边不知是喜还是忧,而此刻胃里面又开始翻搅了,这让他变得很惊慌。
  要知道这里就有个人生过小孩的过来人,而且还是生了三个的过来人,对于怀孕的症状可以说是很了解,他怕被倪玲看出端倪,于是假装接着上洗手间,跑进了洗手间呕吐了起来。
  虽然,因为他性别的缘故,倪玲不一定能想到那方面去,可是安雨潇还是有些担心。
  他尽量压抑着声音,不让人发现,在恶心感过去之后,安雨潇红着眼呆呆的看着某个地方,心里边乱的很。
  等到他彻底恢复常态之后,才走出了洗手间来到了客厅。
  却不想竟然让他看见其乐融融的一幕。
  只见安小小被倪玲抱在手中,嘴里边不停的喊着奶奶,脸上是灿烂的笑容,而一向冷峻着面孔的颜默然也都跟着露出了一丝欢喜的笑容。
  可见,这两夫妻是有多么的喜欢安小小,当然也可以看出他们想要孙儿的急切之心,想必安小小就是他们急切之心的慰藉吧!
  当安小小看见安雨潇出来时,安小小就冲着安雨潇喊道:“爸爸,奶奶说,要认小小做干孙子,小小刚刚答应了!”
  说完,安小小就用那乌黑发亮的双眸看着安雨潇,那眼底的心虚被安雨潇收入眼底,他怎么会不清楚小家伙的那点心思?先斩后奏,再加上这么多人在这,他自然是不会反对。
  安雨潇无奈的笑了笑,心里边也再一次认识的安小小对于亲人的渴望。
  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边还是很渴望的。
  这让安雨潇突然间,有些茫然了。
  他,到底要怎么做?
  一方面,他不想再跟那个男人有任何交集,因为那个男人实在是太不可理喻了!可是谷乐乐却不停的鞭笞他,让他不要放弃;另一面,安小小很明显就是想要全家团聚,不然也不会在见到自己的爷爷奶奶之后,会表现得如此兴奋激动,还趁着他不在的识海,认这两个人为干爷爷干奶奶。
  不想让一个小孩心里边的渴望鞭笞失望,这让安雨潇更加迷茫了……
  
  第097章 偷偷去看熟睡中的安雨潇
  
  环视客厅一圈,安雨潇的确没有见到顔景的身影,心里边松了一口气。
  他坐回刚刚他所坐的位置看着被倪玲抱着的安小小沉默着。
  你们见小家伙的爸爸来了,就笑着说:
  “安先生,请恕我冒昧,一见到你儿子我就特别喜欢,所以没忍住在你没在的情况下,认小小做干孙儿了,不知道安先生介不介意?”
  安雨潇心里边腹诽道:果然是一家人,为了达到目的,都玩起这套先斩后奏的把戏,而且还一个个脸不红心不跳。
  他能怎样?难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不?
  更何况人家都说了是在喜欢他儿子的情况下,没忍住才认小小做干孙儿的,都把他和他儿子抬得这么高,他哪还好意思去拒绝?
  于是,安雨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只要你们不介意就好!”
  安雨潇都发话了,这事情算是这么定了下来。
  一直坐在旁边静静观察这一切的颜昊,在听到安雨潇答应下来时,整个人瞬间轻松了不少。
  他轻轻吐了一口气后,就跑到倪玲身边,说:“妈,光认不行啊!得给见面礼才行!”
  安雨潇赶忙阻止道:“别这么客气,小孩子要什么见面礼!”
  倪玲一拍大腿,说:“看把我给乐的,小昊不提我都差点忘记了,给,必须得给!”
  说着,倪玲就让庘把她的包拿过来,又让管家给她拿一封信封过来,紧接着她就从里面掏出一大叠红色人民币塞进信封里面递到安小小手里,说:“小小,来,拿着,这是奶奶给你的见面礼!”
  安小小一听,就赶忙摆着手,说:“奶奶,小小不要这个,小小刚刚吃了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就把那个当做见面礼吧!”说完,安小小又伸手去抓了几块饼干放在手里。
  倪玲瞬间大喜,她不可思议的看着乖巧得不得了的安小小,心道:这孩子不仅乖巧,还这么有灵性,看来这只的父亲对孩子的教养很不错。
  一旁的安雨潇听着安小小这番话,心里边又再一次为自己有这么乖巧懂事的儿子感到自豪。
  看来他这个儿子,懂得什么是他需要的,什么并不是他需要的。
  想到这,安雨潇突然心疼了起来,正常这么大的孩子,一般都会无理取闹,抓着什么就一定要霸着,可是他儿子因为生长环境的特殊,导致很小的他就在听着别人风言风语的环境下长大的,心里边自然要比同龄人要懂事多了。
  安雨潇看向一脸欢喜的倪玲,说:
  “阿姨,你听小小的吧!这孩子就知道吃,在他眼里,什么都比不上一大堆好吃的东西!”
  说完,安雨潇就朝安小小宠溺一笑。
  倪玲赞赏的看了一眼安雨潇,心底对这对父子突然好奇了起来。
  虽然知道打听人家私事是不礼貌的事情,可是这对父子却勾起了她浓浓的好奇心,让她臀瓣想要去了解这对父子。
  于是,她笑着看着安小小,说:
  “奶奶可不能让小小吃太多零食,不然小小的妈妈就要怪奶奶了,到时不让小小人我做奶奶,奶奶会不高兴的!”
  安雨潇听到倪玲突然提到安小小的妈妈,心里边一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而就在安雨潇踌躇之间,安小小就替他回答了:“小小没有妈妈,小小只有爸爸!”
  对他来说,说谎是不好的,更何况他很坚定的认为他爸爸会和爹地在一起,所以他更不想说谎话安雨潇听到安小小的回答,心里边咯噔一下,生怕安小小会把不该说的话说出来。
  不过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安小小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抱着饼干继续吃了起来。
  倪玲一听,心里边一愣,暗道:单亲家庭!?
  这不禁让她朝安雨潇多看了几眼,心里边对安雨潇的好感和佩服又不禁增加几分,当然还有对安雨潇两父子的好奇。
  她亲了亲安小小的脸蛋,说:“没事,以后会有爷爷奶奶疼你,还有三个叔叔!”
  安雨潇抬眼看了看说着这句话的倪玲,心想:若是他们知道这就是他们的亲孙子,而怀上他们亲孙子的人是个身为男人的他,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疼爱小小?
  安雨潇不敢妄断,但也不抱太美好的想法。
  对此,他只是顺其自然。
  中午,果然颜昊兑现了他的承诺,特地为安雨潇两父子下厨给他们做了一桌的菜,让身为母亲的倪玲都不禁眼红起来,还说下次得让颜昊专门为她下一次厨。
  颜昊哪敢拒绝啊,当然是连连点头答应了。
  这顿午餐挺愉快的,至少安雨潇是这么认为的。
  而整个过程,也的确如颜昊所说,顔景不会出现,这让安雨潇用餐都随意了不少。
  吃过午饭之后,倪玲又抱着安小小去了后面草地玩,安雨潇就坐在客厅内,和颜晟颜昊两兄弟聊着天,颜默然则是在吃过午饭后去休息了。
  坐在沙发上,颜昊心情愉快地说:
  “我还担心你不会适应呢?没想到你跟我妈挺聊得来的嘛!”
  安雨潇勾起唇角笑道:“是阿姨平易近人,才让我放松了下来!”
  颜昊挑了挑眉,倒是默认了安雨潇这个说法。
  他妈就是这样,对有好感的人,就会特别的好,好到让旁人误以为他们是认识多年的好友或邻居。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安雨潇就看见倪玲抱着安小小走了过来,安雨潇赶忙起身迎了过去,靠近后才发现安小小已经睡着了。
  他赶忙伸手欲接过安小小,就听倪玲很小声地说:“上面又很多房间,就让小小在这睡一会儿吧!”
  安雨潇点了点头,就跟着倪玲上楼去了,颜昊赶忙跟了上去,然后把自己的房间打开让倪玲把安小小放在他的席梦思上,他对倪玲说:“妈,你也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呢!”
  倪玲的确有些疲惫了,再加上她一向都有午睡的习惯,所以到现在就有些困了。
  她点了点头,就朝安雨潇看过去,她说:
  “安先生,那我先失陪了,若是可以你今晚就在这休息也行,反正这里房间多!”
  不等安雨潇回答,颜昊就开口道:
  “妈,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他们的,你去休息吧!”
  说着,他就把倪玲推出了房门。
  倪玲打了个哈欠,就离开了。
  看着躺在席梦思上睡得很香甜的安小小,安雨潇知道这一时半会儿是醒不来的。
  颜昊看着安雨潇,试探地说:
  “雨潇,不如今晚你就留下吧!我让仆人把你之前睡的房间收拾一下就可以了!”
  安雨潇摇了摇头,笑道:“不用了,回去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留下,这要是碰见那个人渣怎么办?
  才刚刚说完,安雨潇瞬间感觉到一股恶心感涌了上来,他面色惊慌的朝房间内的浴室跑去,然后关上门,就趴在洗手池边上‘哇’的一下全吐了。
  瞬间,整个浴室充满了异味。
  安雨潇赶紧用水冲掉污秽物,又打开窗户通风。
  站在外面的颜昊错愕的看着突然脸色不对劲的安雨潇,心道:难道雨潇生病了?
  等到安雨潇再一次出来时,颜昊就看着脸色不是很好的安雨潇,问:“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安雨潇赶忙摆摆手,说:
  “最近晚上没盖好被子,冻到了,胃里有些不舒服,可能刚刚吃多了油腻的,所以一下子没适应全吐了,抱歉把你的洗手间弄脏了!”
  颜昊赶忙说道:
  “你这就见外了,行了,要是不舒服就躺下休息下吧!我就先出去了!”
  安雨潇点了点头,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