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9-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49

那个女人的事情,紧接着吵闹那时少不了的,到后面那个小三还登堂入室向雨潇的母亲挑衅示威,雨潇母亲不堪自己男人的背叛已经小三的嚣张挑衅,有一天自杀了。雨潇那时才十六岁,当看到自己母亲死在家里时,当得知他母亲死的原因是什么时,他当即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家,安印奇手腕不差,手上势力也不弱,可是整整五年,他都没有找到雨潇的踪迹,可想而知,雨潇这个人一旦某个决心下来,那绝对是很坚定,不可动摇的。”
  这回,颜景的反应更强烈了,他从椅子上下来,盘腿坐在了地毯上,和颜昊平视。
  他用那十分坚定的眼神看着颜昊,说出了一句让颜昊差点暴跳起来的话:“我爱他。”
  颜昊努力稳住他那受惊不小的小心肝,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他说:“这玩笑,开不得!”
  “你觉得我会开这种玩笑?爱这个字,我可不会随便乱说出口。”颜景平静的说道。
  颜昊被噎的不知道怎么接下一句了。
  他看着面前一本正经的颜景,片刻后,他说:“那你今天这是什么情况?表白不成功,受打击了?”
  颜景缓缓眨了眨眼睛,他把视线从颜昊脸上移开,看向窗帘,说:“我没有表白。”
  “那你现在这是什么情况?”颜昊十分好奇。
  颜景又把视线放在颜昊身上,他说:“我惹他生气了。以后他都不会再离我了!”
  颜昊很想抹汗,这个家伙怎么这么让他惊讶,原本这家伙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他会立马回主家,把这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他的爸妈,他家浪子终于有人收下了!
  可是,可是问题是,这家伙喜欢的不是漂漂亮亮柔柔美美的女人,而是硬邦邦,跟他一样带把的男人把啊,这……这让他这个做哥哥如何是好?
  是摆起哥哥的身份好好教导这个弟弟,让他迷途知返?还是依着弟弟的喜好,任他去?
  不过,他知道依照他这个弟弟的性格,估计只有后一种选择了。
  于是,颜昊决定先静观其变再想解决的对策。
  他问:“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又是怎么让他生气的?”
  听到颜昊的询问,颜景脸色变得有些痛苦,眼底是愧疚的神情,他说:“我这一回真做错事情了!他不会再原谅我了!”
  颜昊被颜景给急得,差点爆粗口,他看着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的颜景,说:“你给我说说,说不定我还能给你出出主意!”
  说完,颜昊就想给自己一大耳刮子,自己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可是在见到原本还一脸失落神情的颜景在听到这句话时,瞬间双眸一亮时,颜昊又突然觉得作为哥哥,还是得有哥哥的样子才行,弟弟都变成这样了,他是该好好安抚一下。
  想了想,他又开口道:“你说说吧!”
  于是,在沉默片刻后,颜景就把他从玉简安雨潇的第一次,也就是五年前到前不久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详详细细地叙述了一遍。
  听到颜昊几次差点没忍住,想要抡起拳头把这个恶劣的家伙按在地上狠狠揍一顿。
  这个家伙,他还是人么?有他这样对待同为男人的雨潇吗?连一点自尊都不给人留,怪不得人家雨潇要远走他乡,怪不得雨潇不会想要跟这个家伙有任何交集,换做是任何人,估计都会对这个混蛋避之不及。
  当颜景叙述完所有,颜昊当真是忍不下去了,他猛地推到坐在他对面的颜景,然后狠狠的对着这个恶劣的家伙甩了好几拳,直到看见被他揍的颜景唇角流血了,颜昊才收起拳头,坐在了一旁。
  他说:“你不是人!”
  饶是身为哥哥的他,也没办法容忍亲生弟弟对他朋友如此灭绝人性的做法。
  颜景被打得躺在地上,眼神木木的看着某个地方,他说:“我不是人。”
  颜昊不想再看见这个没人性的家伙,他觉得有这样的弟弟他都跟着丢人,从地上站起来,颜昊抬步就要从颜景身上跨过去,却被颜景抓住了小腿,紧接着颜景的声音传了过来:“二哥,你帮我吧!”
  这是今天,颜景第二次求人。
  第一次求安雨潇给他一个机会,结果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这一次他是求他的亲生哥哥,让他帮他。
  也是第一次,颜景对自己的个人魅力很不自信,所以他需要个帮手。
  颜景本想踹开颜景,然后大步离开,就当没有听到这个混账弟弟的请求。
  可是他低头那瞬间,却看见颜景用那祈求的神情看着他,让他心头一颤,竟然有些不忍拒绝。
  他的弟弟,那个不可一世的弟弟,竟然也会开口求人,这简直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只是,一想到颜景所做的一切,颜昊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狠心的撇过头看向一旁,说:“抱歉,这件事我……”
  “二哥,求你帮我一次!我想跟他过一辈子!”颜景打断颜昊即将说出口的拒绝的话语说道。
  颜昊再怎么铁石心肠,也没办法在听到自己弟弟说出坚决的话之后,还无动于衷。
  他动了动唇,说:
  “你要想好,爸妈那关怎么过?我们的家世背景和别人不一样,你想要领一个男人回家过一辈子,你想过爸妈会有什么反应?想过别人会怎么看我们家?”
  颜景从地上站起,他直视着颜昊,一点迟疑都没有的开口道:“二哥,我只会跟我爱的人过一辈子。”
  颜昊转头一脸诧异的看向一脸坚定的颜景,心里边震撼着。
  片刻后,他扭过头看向憋出,他说:
  “什么话别说得太大,现实是残酷的,你要想清楚你能不能扛得住爸妈那边的压力,还有外界的压力!你会怎样,我是管不着,但是雨潇是无辜的,我不希望他因为你而受无辜的牵连!再者,雨潇的性向是什么,你有没有去调查过?别以为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他喜欢男人。”颜景立刻给出了一个答案,来消除颜昊对安雨潇能否接受男人这一顾虑。
  颜昊猛地睁大双眸看着颜景,说:“你知道?你确定?”
  颜景点了点头,给出很肯定的答案:“我确定!”
  颜昊又把视线移开,他看着某处沉默好久好久,才出身道:“我可以帮你,但至于会有什么后果,就看你的造化了!不过我有一点要强调……”
  他突然用手揪着颜景的衣领,怒道:“你最好别再做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不然雨潇偷偷逃得远远的, 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颜景很坚定地看着颜昊,说:“再也不会了!”
  
  第093章 你儿子好像我儿子小景啊!
  
  今天是星期六,安雨潇休息。
  之前因为快递的工作,根本就没有休息日,也就没有好好陪过安小小,带他出去玩。
  每次下班回来,看见安小小一个人抱着玩具玩累了躺在地板上睡着时,安雨潇心里边特别的愧疚,心里边总说下回一定要请假带小小出去玩,可是每一次都食言了。
  今天总算是得空了,所以安雨潇一大早就把睡在他身边的安小小喊醒:“小懒虫,快起来!今天爸爸带你去游乐园玩!”
  原本住进这里之后,有很多很多的房间,安小小却不愿一个人独自睡,说会害怕,所以安雨潇就继续让安小小跟着他睡。
  不过说真的,让一个五岁小孩自己一个人睡觉,安雨潇还是有点不放心的,这要是晚上摔下去了怎么办?这里每间房子隔音效果很好的,要是安小小哭起来,他没听见怎么办?
  原本还睡得不愿起来的安小小一听要去游乐园玩,整个人跟打了积雪似得,从席梦思上弹起来,他用他那眯瞪的还没完全睁开的双眸看着安雨潇,说:“爸爸没骗小小对吗?”
  安雨潇捏着安小小那肉呼呼的脸,说:“当然,不过要是起晚了……”
  还没说完,安雨潇就好笑的看着安小小迅速的从席梦思上滑了下去,然后端着安雨潇一住进来就给安小小准备好放在房间里面的小凳子给跑到房门口,踮着脚把门拧开,紧接着就跑出去了,他一边跑一边喊道:“爸爸,快来帮我拿牙刷啊,我要洗脸刷牙!”
  安雨潇宠溺一笑,紧接着他也穿着睡衣从席梦思上下来了,他走出房间朝洗手间走去,然后帮着安小小把牙膏挤好,把牙刷递给安小小,让他一个人蹲在马桶边刷牙。
  而他自己当然也开始刷牙洗脸。
  期间安小小含着牙膏泡沫问安雨潇:“爸爸,等下你会不会难过啊?要不不去也行的!”
  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安小小那担心安雨潇真说不去的表情,安雨潇一眼就看出来了,他一边刷牙,一边说:“不会难过。”
  才说完,安雨潇就看见安小小那松了一口气的表情,那可爱的表情惹得他唇角一咧笑了。
  今天只有他们两父子出门,谷乐乐昨天没有过来住,猜想应该是有事要处理,所以没有过来。
  刷牙洗脸搞定之后,安雨潇开始替安小小穿衣服,现在是秋天,白天天气还很凉爽,穿一件长袖和一条长裤就够了。
  安雨潇给安小小穿了一件戴帽子的卫衣以及黑白格子的裤子,而他自己则是穿着白色长袖和黑色牛仔裤。
  用保温杯装好一杯水,又在包里搁了一块毛巾和几包纸巾,就带着安小小出门了。
  安雨潇是不会做早餐的,自己手艺就那样,实在没办法了。
  带着安小小去他们经常去吃的那家早餐店,离他们现在住的地方有点远,所以他们只有打车去,一到那家店,两人就各自点了几个包子和两杯豆浆,坐那吃了起来。
  安小小最喜欢吃这家店的包子了,又香又软,陷又很好吃,让他每次都能吃上两个。
  安雨潇只是吃了一个馒头,和一杯豆浆。
  安小小看着安雨潇猫一样的胃口,就凑到安雨潇的耳边,很小声地说:“爸,你吃这么少,肚子里的弟弟会不会饿到啊?”
  安雨潇好笑的看着安小小,他抬手拍了拍安小小的脑袋,说:“他的胃口没有小小那么大,不会饿着!”
  安小小‘哦’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就继续吃着手里的包子。
  这时,店门外走来两位顾客,两人年纪应该四五十岁的样子,而且应该是夫妻,看身上的衣着,这两人家世背景肯定很不错,保养得也很好,不是平常人家会有的气质和风度。
  一进门安雨潇就听见丈夫身边的妻子说:“我都说了这家店还在吧,你还不信!明天我还来这家吃!”
  说完,她就挎着包走进了这家早餐店。
  男的一脸威严,不苟言笑,他没有理会妻子的抱怨,只是跟在妻子身后走进了这家早餐店,两人各自点了一份这里的特别包子后,就坐在那等着包子上桌。
  安雨潇和他们坐的很近,安小小见有人坐在他们旁边,就转动着脑袋咬着包子看向旁边的那两人,女的也注意到了安小小了,她先是一愣,而后又把视线移到坐在安小小身边的安雨潇身上,紧接着她抬手碰了碰坐在她对面的男人,说:“这小孩看着挺眼熟的,我是不是在哪见过啊?”
  男人听女人这么一说,也把视线移到安小小脸上来,而此刻安小小已经把脑袋转了回去,所以男人只看见安小小大张着嘴巴咬包子的侧脸。
  他审视了一会儿安小小后,就把目光移开,他看向女人,说:“你眼睛花了吧,我怎么不觉得他眼熟?”
  女人见男人不信,就拉着男人走到安雨潇这桌,女人对着安雨潇很有礼貌的问了句:“你好,请问,我们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坐?”
  安雨潇点了点头,说“好啊!”
  拼桌的事情很正常,安雨潇当然不会拒绝,虽然不知道这两人为什么明明有位置却还要跟他们一起坐。
  女人得到安雨潇的允许,就拖着一脸冷然的男人坐了下来,她指着坐在他们对面的安小小,问她身边的男人:“喏,你再仔细看看,是不是很眼熟!”
  安雨潇抬眼朝女人看去,在发现面前两人都把视线落在他身边的安小小身上时,就觉得有些奇怪。
  他一边吃着馒头,一边注意着眼前两人的动静。
  男人在听到女人又一次的询问,就把视线移向安小小的脸上,紧接着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