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8-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48

去的背影,手指轻轻抚摸着被打的脸,火辣辣的刺痛感让他眉头轻轻蹙了蹙。
  这是他第一次感到浓浓的挫败感,从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他,哪曾像今天这般,被人拒绝过?若是有人敢在他面前说一个‘不’字,下场绝对极其惨烈。
  但对象换成安雨潇时,他却没办法冷酷的说出让安雨潇遭殃的话来,不仅如此,他还发现他根本没有资格说出那些混帐话,反倒安雨潇才有资格来教训他。
  静静的站在包厢内,颜景一脸的颓然……
  拖着谷乐乐出门的安雨潇在走到酒店门外,就换成谷乐乐拖他了,谷乐乐把安雨潇拖上车,冷着脸不容反驳的说道:“跟我去医院!”
  “不用吧!去附近的小诊所包扎一下就可以了!”安雨潇拒绝道。
  谷乐乐冷着脸回过头看向安雨潇,怒道:
  “你以为我担心的是你?我担心的是我还未出世的干儿子!你手上有伤口感染了怎么办?会影响到胎儿的!”
  “又没成型,能有多大影响?”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安雨潇心里边开始因为谷乐乐的话担心了。
  谷乐乐不容分说,直接就给安雨潇系上安全带,然后发动车子朝医院开去了。
  路上,谷乐乐愤怒地说:
  “那个可恶的家伙,难道他不懂珍惜是什么吗?才一个上午而已,竟然把事情搞得这么糟!看来不狠狠教训一下他,他是不会明白要怎么珍惜你!”
  安雨潇听后,立刻就转动着脑袋看向车外。
  他说:“还是算了,这样的男人,我要不起!反正我以后也不会孤单,有这几个孩子陪着,就足够了!”
  谷乐乐却不赞同道:
  “你懂个屁!哪个人不需要爱?你现在说得潇洒,等你的孩子长大各有各的生活圈子,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孤单了,孩子是不可能一直陪着你到老,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到时让你们见个面,让你看看我哥跟他老公是多么的恩爱,我就不信你不眼红!”
  安雨潇被谷乐乐愤愤不平的语气给惹得咧嘴一笑,他说:“有些事不能勉强,他那种人要的只是刺激,不会是长长久久安安稳稳的平淡生活。”
  谷乐乐烦躁的拍了一下方向盘,说:
  “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想要驯服那禽兽的决心,怎么才几天的功夫,你就放弃了?”
  安雨潇抿唇不答。
  谷乐乐又说:“不为你自己,也要为你的孩子考虑考虑。”
  安雨潇颤了颤眼帘,没受伤的手轻轻扶上了并未凸起的肚子,眼底是颤抖的眼波。
  去到医院,谷乐乐就找来医生给安雨潇检查没有感染,紧接着医生就替安雨潇把受伤的手给包扎好。
  因为明暄说过让他下午去他家,所以在处理完受伤的手之后,他就让谷乐乐把他送去明暄家里了。
  谷乐乐没有进去,而是把安雨潇放在明暄家门口,说了句有事打他电话计u开着他的车子离开了。
  在把色还能说的衣服还有头发整理了一下后,安雨潇就按响了明暄家的门铃。
  站在门外等了很久,才见铁门缓缓打开,明暄站在楼上朝他喊了句:“自己进来吧,来二楼找我!”
  安雨潇就走了进去,在经过一条不长不短的石头小路,安雨潇来到了大门口,然后进门上楼去了。
  明暄家的装修很淡雅,看着让人很轻松,而且,到处都很明亮,一点压抑的感觉都没有。
  扶着扶手慢慢往楼上走去,在扶梯的墙壁上,安雨潇看见了几张照片,一张是明暄坐在一张沙发上的单人照,还有好几张都是明暄跟一个漂亮的少年一起照的,背景全是这间房子。
  少年特别阳光特别漂亮,笑起来很可爱,而照片上的明暄笑容更是灿烂,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意。
  往上再走了几个阶梯,安雨潇又看见了第二张单人照,不过这上面的人不是明暄,而是一个年轻男孩,背景是一条大街上。
  安雨潇把这个男孩跟刚刚的少年比对了一下,发现并不是同一个人,上面拍摄的时间也有好几年了。
  不过其他的照片也有的比这张照片早,有点是同一年。
  安雨潇心里边猜测着明暄和这两个人的关系,是亲戚?还是朋友?
  收回落在照片上的视线,安雨潇赶忙往楼上走,却在楼梯尽头看见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那的明暄,这让安雨潇心里边一紧张,为自己刚刚擅自看人家家里东西而尴尬着。
  明暄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安雨潇,又把视线移到墙壁上的照片上,安雨潇并不知道他的视线是落在哪张照片上。
  片刻后,明暄说:“上来吧!”
  安雨潇就赶忙跟了上去,不再东张西望了。
  他跟在明暄的身后,进了明暄的书房站在了书桌边上,等着明暄给他分配任务。
  明暄注意到站在办公桌边上,安雨潇包扎过的手,就问:“怎么一个中午的时间就受伤了?要不要紧,如果需要休息,我可以给你放假!”
  安雨潇看了看受伤的手,说:
  “没事,就是割破了皮,已经去医院处理过了,老板不用顾虑这些!”
  明暄听安雨潇这么说,便点了点头,而后他指了指一旁,说:“那里以后就是你办公的地方,我跟其他老板不一样,我是很少去公司的,一般都是在家里处理公司事务,不过你当然不用天天过来,一个星期三天过来我这,另外两天你就在公司代我处理需要我出面的事情就好!”
  安雨潇错愕,突然发现这个男人真的真的很宅,竟然连公司的事情都只放在家里做,真是个奇怪的人。
  明暄见安雨潇那错愕的表情,双手一摊,笑道:“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很奇怪?其实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可是多年的习惯,想要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安雨潇赶忙说道:“的确是有点奇怪,不过我很快就会适应的!”
  明暄满意地点了点头,紧接着他把一个文件丢到安雨潇面前,说:“把这个策划案看一下,需要改动的,做一下记号,做好后给我看看,明天你就带着改过后的策划案送去公司,拿给策划部总监就好!”
  说完,明暄就低头继续看着他的电脑,处理他手上的事情。
  安雨潇也赶忙拿起放在面前的文件,走到属于他的办公地方坐了下来,开始研究那份策划案。
  那天下午,安雨潇送算是见识了一个成功者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简直是太疯狂了。
  一个下午,两人不停的讨论那份策划案,期间除了喝水,适当的休息,安雨潇没有看见明暄离开办公桌。
  那认真严谨的态度让安雨潇认识到,成功者就算已经很成功了,他依旧会不停的努力,让安雨潇颇为感触。
  当天安雨潇实在明暄家用晚餐的,因为完成手上的事情后已经是晚餐时间了,而明暄家的仆人也把晚餐端了上来,所以安雨潇盛情难却,就在那用了晚餐。
  期间,他还在忙着修改策划案时,他就给谷乐乐打过电话,让他去接安小小回家。
  所以,等他离开明暄家,回到家里时,安小小已经抱着玩具熊睡着了。
  谷乐乐正在客厅看电视,看见他回来时,就赶忙问:“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果然,我哥没说错,那个明暄是个工作狂人!”
  安雨潇疲惫的坐在沙发上,一手揉着眉心,嘴里边说:“谢谢你今天去接小小,这以后可能都得麻烦你了!”
  谷乐乐不在意地说:“接我干儿子,我乐意!反正我也住进你家了,总不能白吃白喝对吧!”
  安雨潇勾了勾唇角,笑了笑。
  他从口袋里掏出中午安印奇给他的那串钥匙递到谷乐乐面前,说:“你明天帮我搬一下东西到湾河区明和别墅区188号,从明天开始我们就住那!”
  谷乐乐一听,瞬间双眸亮晶晶的看着安雨潇,说:“哟!才工作一天,老板就给你买房子了?”
  安雨潇捶了谷乐乐的肩膀一下,说:
  “瞎说什么,这是我爸给我买的房子,今天去见客户时,没想到见到的是他,后来就一起吃饭了,这钥匙就是吃饭的时候给我的!”
  一听是安雨潇自己的亲爹给他买的,谷乐乐就说:“看来你这个爹对你也不是不好嘛!好,这事包在我身上,明天就带着我干儿子住新房子去!”
  之后,谷乐乐真的住进了安雨潇的家,那栋安印奇给他买的房子里。
  别墅环境特别优美,让安小小高兴好一会儿。
  晚上安雨潇回去时,就看见谷乐乐大咧咧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对他说:“这房子住着就舒服!以后我就不走了!”
  安雨潇也不管他,随他去。
  反正房子这么大,多住一个人反倒热闹些。
  自从谷乐乐住进来之后,家里的事情都由他包了,按他的说法是,等安雨潇手好了,就是安雨潇伺候他了!
  安雨潇当然乐意了,累了一天的他正好可以偷懒了。
  安雨潇这边日子貌似过得挺充实,挺滋润的,而颜家这边却是阴沉沉一片。
  颜景子那天回家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不曾出门。
  颜昊回来时,就听管家把颜景回来的情况说了一遍,心里边挺奇怪的,他还是头一次见自己这个天不怕地不怕,一向我行我素的弟弟表现出如此低迷的情绪。
  他让管家下去做事,自己在换上一身家居服之后,就朝颜景房间走去了……
  
  第092章 颜昊出手帮颜景
  
  颜昊没有敲门,而是拿着钥匙直接把颜景的房门给打开了。
  房门一打开,浓郁的黑暗气息迎面扑来,颜昊习惯性的皱起眉头,说实话他不大喜欢来他这个弟弟的房间,厚重压抑,让他很不舒服。
  而此刻,房间的窗帘也是拉上的,也没有开灯,整个房间漆黑如墨,一点光线都没有,让人不寒而栗。
  他在墙壁上摸索了一番后,才摸上了房间里灯的开关。
  ‘啪’
  房间里的灯被颜昊给打开了。
  原本黑漆漆的房间瞬间亮堂堂一片,因为灯光的刺激,让颜昊的双眼眨了一下,而后才适应了突然亮起的灯光。
  他朝大席梦思边上看去,发现颜景正在一张椅子上坐着,椅子背对着门口,面对着拉着窗帘的窗户。
  灯打开时,坐在椅子上的颜景依旧是一动不动的,似乎睡着了一样。
  颜昊朝颜景走去,当走到颜景身边时,颜昊意外的发现颜景并没有睡,只是睁着一双眼睛看着某处,陷入了某种思绪当中去了。
  颜昊伸手推了推颜景的肩膀,就席地而坐,坐在颜景面前,他说:“今天怎么了?怎么不像平时的你?”
  颜景没有理他,他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颜昊挑了挑眉,这样的颜景果然让他很陌生,以往他还真没有见过如此情绪萎靡的颜景,从来都是冷冷淡淡,对谁都不上心,嚣张,霸道,今天倒是奇怪了,不知道这家伙今天到底是遇上了什么事了?
  颜昊低头看着地毯,沉默片刻后,他开口道:“今天,跟雨潇见面怎样?”
  说完,颜昊就抬起头看向发呆中的颜景,在看到颜景眼底的波动时,颜昊心里边明白原因出在哪了。
  他说:“你跟雨潇,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对他……到底抱有什么样的想法?”
  这回,颜景的反应比之前又大了些,他转动着眼睛对上了颜昊的视线,却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颜昊也不急,反正他也做好准备跟这家伙耗一晚上,这个想法从中午这个家伙要挟他把雨潇叫出去时产生了。
  他一手轻轻抚摸着柔柔的地毯表明,嘴里边说道:“雨潇这个人,我接触了一段时间,他属于那种遇强则强,虽然可能斗不过你,可是他绝不会言输,除非你折了他的翅膀,压制他的所有,让他没有翻身的机会,不然他绝不会向你言输。更甚者只要有几乎,他就会逃得远远的,让你触碰不到!”
  颜昊刚一说完,原本静如雕像的颜景突然动了一下。
  颜昊又继续道:
  “就像曾经,他父亲因为在外面有女人,把他母亲晾在家里,后来被他母亲发现了他父亲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