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2-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42

人自尊心被看轻了,所以心里边不爽?我知道你们这种人有与生俱来的掠夺和占有的心态,但是我是一个人,不是宠物,你没资格抹灭我寻找幸福的自由!”
  “寻找幸福?你确定他就是你的幸福?”莫景欺身上前,无形中一股气压让安雨潇有些顶不住。
  他后退一步昂着头看着莫景,说:“当然! ”
  莫景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安雨潇,那眼底是结霜的冷光。
  安雨潇却无视莫景眼底的寒光,转身就走到沙发边,他把沙发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拂开,就坐在沙发上。
  他看着莫景,手指着门口,说:“请回! ”
  莫景冷冷看着一脸淡定的安雨潇,又看了一眼谷乐乐,以及站在房门口看着这一切的安小小,而后转身离开了。
  在莫景走到门口时,身后突然响起安小小的声音:“干爸,你给我买的东西怎么全掉地上了!下次那个坏蛋再来,干爸一定要把他赶出去! ”
  谷乐乐乐呵呵的回答道:“行!干爸一定不再让那坏蛋靠近这里!”
  莫景脚下步子顿了顿,脸上表情一凝,之后又继续往前走,紧接着‘嘭’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安雨潇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朝谷乐乐笑道:
  “你这小子,还真会演戏!”
  谷乐乐拍了拍沙发靠背,说:“那当然,这戏要是不演足,怎么行?怎样?下一步要怎么办?”
  “什么下一步?”安雨潇不解的问道。
  谷乐乐一脸惊讶地坐到安雨潇身边,说:
  “让他死心塌地地成为你的男人啊!你不是想跟他在一起吗?干儿子其实也是想要亲爹吧!还有你这肚子里的孩子,不能让他生下来就变成没爹的人吧!”
  安雨潇郁闷,他扶额靠在沙发上,说:“他喜欢的是女人,以后会跟女人结婚,难道要让我再被他甩一次?”
  谷乐乐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你是不是没有吃猪肝啊!”
  “猪肝?什么东西?”安雨潇瞥眼看着谷乐乐问。
  “眼晴不亮啊!”谷乐乐翘着二郎腿说道。
  “?”安雨潇一脸的茫然。
  谷乐乐见安雨潇这样子,就好心的解释道:“老人家说,猪肝亮眼啊!景老大明明对你是有情的,你却什么都看不见!”
  “你眼睛才有问题!他对我有情?你要是知道他以前对我做了什么,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安雨潇挤兑着谷乐乐说道。
  谷乐乐却昂着头看着天花板,说:“我准比你看得清,你现在只管跟我说,你到底要不要让他成为你的男人?要不要让他对你死心塌地?”
  这一回,安雨潇却是把目光转向谷乐乐,很认真的问了句:“你能帮我?”
  谷乐乐大手一拍,说:“当然!只要你有信心驯服他!”
  安雨潇嘴一咧,笑道:“既然我开口了,就表明了我的决心!”
  
  第083章 三步曲
  
  安雨潇这回坐正身子面对着谷乐乐,他问:“那要怎么做? ”
  谷乐乐一个响扎,说:“三个宇:推、勾、抓!”
  安雨潇黑线地看着谷乐乐,说:“你这是在教我打架呢?还是在教我追老公呢?他那么厉害,我可打不赢他!”
  谷乐乐一脸的专家的样子,说:“就你这小身板,人家一提就把你提炕上去了,还用得着打?”
  “哟!你还真别小看我!其实我很能打的!就是体力不咋地!”安雨潇斜眼反驳道。
  谷乐乐却是一脸的不在意,他说:“你能打跟这没关系!咱们现在商讨的是怎么运用这三个子!”
  “你说吧!我听着呢!”安雨潇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看着谷乐乐。
  谷乐乐正要给安雨潇上一堂终身难忘的课时,突然瞥见正端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小不点,就转头看向一脸认真,貌似也想学一学的安小小,说:“你个小屁孩,回房间睡觉去!这是我跟你的爸爸的事情,你瞎掺合什么劲!”
  安雨潇也看向安小小催促着:“回房去,不然爸爸就不给你把爹地勾回来 ! ”
  安小小一听,秒速从沙发上滑下来,然后一个停顿都没有,就直接朝房间飞奔去了,再把房门一关,人就进房睡觉去了。
  谷乐乐瞅着安小小那迅速的小身板,说:“个天一见景老大,突然发现这孩子跟景老大长得很像,跟你倒是不大像了!”
  安雨潇扯了扯谷乐乐的肩膀,说:“赶紧说正事!”
  谷乐乐这才轻咳了一声,开始进入正题了,他说:“推、勾、抓这三个字中的‘推’呢,就是下狠心不要理他,把他推得远远的!像他那种控制欲和占有欲很强的人,你越是不理他,越是想躲,他就越想把你得到手!”
  “可是要是得到手了,他就不会珍惜了!”安雨潇发表着他的意见。
  谷乐乐却摆了摆手,说:“那是在他没有对你动情的情况下,才会得到手就不珍惜!可是现在他对你是有情的,不过可能他自己没发现而已,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你就得更加的把他推得远远的,这样才会激发他心底的渴望,才让他自已明白他对你的感情,他才会更加的想要把握住你!”
  谷乐乐的话让安雨潇眼冒精光,他嘴角擒着笑看着谷乐乐,不敢插话,他怕打断这么精彩的‘教学’!
  “当然,什么事情都得有过度,不能一味的推开他,不然适得其反,所以这就要进行第二个要点——‘勾’,要怎么做到这个‘勾’才不会让人反威,反而会放不下呢?
  谷乐乐得瑟的翘着二郎腿看着安雨潇,卖起关子来。
  安雨潇直接就在谷乐乐腿上狠狠一拍,皮笑肉不笑地说:“再得瑟,丢你出门!”
  谷乐乐猛他弯腰咳了一声,控诉道:“有你这么对待师父的吗?不孝徒!”
  安雨潇直接就给谷乐乐一个大白眼,谷乐乐也见好就收,继续说了下去,他说:“要做这个‘勾’,不用你出手,而是在无形中把他勾得紧紧的,让他再也没兴题去看其他人,眼中就只才你一个人!”
  “怎么做?”
  谷乐乐又是一个响指,说:“包装一下你自己!”
  “包装?”安雨潇不解。
  谷乐乐侧头上下看了一眼安雨潇,又摸着下巴想了片刻后,才说:“不不,若是你的话,得精装了!”
  “精装!?”安雨潇一脸茫然。
  谷乐乐就站起身,又拉着安雨潇站起来,左看右看,说:“你这条件,太忧了!感觉都不需要装了!”
  “有话快点放!”安雨潇被谷乐乐没头没脑的话惹得心急。  谷乐乐说:“像莫景那种人,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估计都见了个遍,这人一到他面前,心里边有什么小九九估计都一目了然了,而且他接触的人都是那种场所里出来的人,像你这种纯得不能再纯的人,从里到外都是干干净净的人,估计他是没有真正遇见过,所以你才会吸引他的目光。
  不仅如此,单纯的你还透着一股野劲,很容易让我们这些混黑道的人喜欢亲近你,就好比我当初,一眼看见你就特别想跟你做朋友,觉得跟你做朋友,我就变正常了,只是单纯的朋友,而不是要把你拖进我们这个世界,让你亲临进来!简而言之一句话:心里黑暗的人,想从你这里得到一片阳光!”
  安雨潇抬着下巴看着谷乐乐,说:“你这是要把我抬得多高才放手?我真有那么好?我怎么都没觉得?说不定等你跟我接触久了,你才会发现,你现在的眼神是有多大的问题!”
  谷乐乐挑眉说道:“我哪里说你好了?你要真那么好,还用得着我来教你追老公?重点来了,你听好了!你得把你这先天性忧良品德发挥出来,所以你得精装,明天我给你去弄张超厉害的文凭,你去找份好的工作,让自己在最忧的岗位上,发挥你最忧的一面,说说,你会什么?我认积一些比软不错的大公司的老板,嗯,确初的说是我哥认识这些优秀的人,到时把你弄进去还是没问题的!”
  听到谷乐乐问自己奋=会什么,安雨潇就开始得瑟了,他坐在沙发翘着二郎腿,说:“不是我自夸,我会的东西可多了!就是让我去管理一家公司,给我一个月,第二个月我肯定就能把这家公司管理的有条不紊!”
  谷乐乐双手一拍,说:
  “这不就OK了!你想想,一个人若是在某一方面特别忧秀,会不会咸觉更吸引人?在那个喜欢你的人眼中,那简直是万丈光芒啊!这要是被景老大看见你不一样的一面,那还不得被你给勾得从此再也见不得除你之外的人了?”
  安雨潇半信半疑道:“真这么厉害?”
  谷乐乐说:“不信你试试!”
  安雨潇摸着下巴,眼底是跃跃欲试的兴奋,他说:“那‘抓’呢?”
  “抓到他的心!景老大都被你勾得魂都没了,你再稍稍给他点暗示,爱的暗示,景老大肯定乐得晕头转向了!那个时候,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得到你爱的回应,景老大岂敢再错过你?到那时,你这肚子枯计也就大了,景老大不得天天围着你转才怪!”
  安雨潇被谷乐乐这么一大通说的,心里边痒痒的,挺想试试的。
  他瞅了一眼谷乐乐,说:“你看起来,蛮有经验的嘛!”
  谷乐乐却只是笑笑,没说话。
  安雨潇哪会知道,谷乐乐这一大堆的话,其实全部都是从他哥那段满目荆棘的情路上总结出来的。
  莫景跟他哥哥爱的那个男人其实是同一类型的人,而安雨潇和他哥,虽然有点相同,但是安雨潇却比他哥要坚强得多,至少不是属于那种一蹶不振的人。
  他会给安雨潇说出这一番话,完全是从莫景眼底流露出爱的信息才决定给安雨潇总结了这三步出来。
  他拍着安雨潇的肩膀,笑道:“其实说这么多,一个字就可以总结得了!”
  “哪个字?”安而潇问道。谷乐乐想了想,说:“文雅点的说法就是——装!”
  “哦?”安雨潇挑了挑眉表示不解。
  谷乐乐坐直身子,说:“你看,让你把景老大推得远远的,不就是让你很装不喜欢他么?爱的回应不就是假装你被景老板不断的追求给感动了,所以才接受他么?其实,你早就已经沦陷了。”
  安雨潇脸一红,低头笑了笑,心里边暗道: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这时他抬头看向谷乐乐,问:“那不文稚的说法呢?”
  谷乐乐瞬间笑得猥琐无比,他说:“想知道?”
  安雨潇点了点头。谷乐乐眼睛眯成一条线的看向安雨潇,缓缓开口道:“第一个字还是装,第二个字你从二十六个字母里,找出第二个字母和第九个字母。”
  安雨潇就真的低头拨着手指,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去我,片刻后,他一脸黑线的抬头看向不断耸动着肩膀的谷乐乐,龇着牙吐出两个字:“装——逼!”
  谷乐乐立刻就给安而潇竖起大拇指,说:“答对了!从明天开始,你安雨潇就成装逼一族了!”
  ‘啪’
  一包零食迎面丢来,甩得谷乐乐那大脸一皱,却依旧乐呵呵笑个不停……
  
  第084章 选定工作地点
  
  当晚,谷乐乐是在安雨潇家的客厅沙发上度过一夜的。
  安雨潇赶他回去都没用,那家伙扒着他家的沙发就是不肯松手,说什么都要在这睡,而且还说已经天天都来。
  摊上这样厚脸皮耍赖的小子,安雨潇挺无奈的,想着自己租的房子还有一个小房间,就打算把那间房收拾一下让这厚脸皮的家伙住进去。
  谷乐乐乐颠颠一个晚上,还说,他这是在帮自己,为的就是让莫景那家伙吃醋。
  安雨潇想了想,觉得是那么回事,反正在他真正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之前,他肯定要好好给那个男人一个教训才行,不然他这段时间所受的苦就白受了!
  他安雨潇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何况还是个羞辱过他的混蛋,他肯定要教训回来才行,让他知道他安雨潇不是个可以随便玩弄的人,若付不出真心那就趁早滚蛋!
  第二天,安雨潇去快递公司把工作给辞了,按照谷乐乐的说法,今天他就会让他哥哥给他把公司物色好,然后让他进去。
  安雨潇当然是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