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0-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40

/>   安小小则是干脆低着头,不看这边。
  谷乐乐知道,这个时候估计是指望不了那个小家伙了,于是他在抓了好几次头发之后,就蹲下从袋子里面把那罐奶粉抱出来,然后转动着身子看着安雨潇,说:“潇弟,这是我给你买的……”
  安雨潇奇怪的看了一眼谷乐乐,他把视线往谷乐乐手里的奶粉罐看去,在看到罐子上面‘孕妇奶粉’字样时,安雨潇瞬间僵硬了身子,他紧紧盯着罐子上面的字,脸色沉了下来。
  谷乐乐见安雨潇突然变得阴沉的表情,心里边紧张的要命,他把奶粉罐一放,然后就走到安雨潇面前,正要说什么,却被安雨潇一个拳头甩了过来。
  谷乐乐面上一惊,他赶忙伸手接住了安雨潇的拳头,嘴里边赶忙开口道:“潇弟,你先听我说!”
  “滚!你这是在羞辱我吗?”安雨潇以为谷乐乐是看在他不断呕吐,所以就去买这些东西来跟他开玩笑。
  可是对他来说,这种事情却是他心头的痛,谷乐乐的玩笑对他来说就是羞辱。
  谷乐乐抓着安雨潇的手,说:“我没有羞辱你,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敢保证,我没有羞辱你的意思,我只想帮帮你!”
  “你知道我想什么?你知道个屁!”安雨潇红着眼睛冲着谷乐乐吼道。
  谷乐乐也跟着吼了起来,他说:“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更多!我大哥就跟你一样的情况!去年还生下一个漂亮的女儿!”
  ……客厅内瞬间陷入了死寂。
  安雨潇错愕的看着红着眼睛冲他吼着的谷乐乐,满眼的不可思议。
  坐在沙发上的安小小则是张着圆圆的嘴巴看着谷乐乐,震撼得不得了。
  谷乐乐放开抓着安雨潇的手,他转头看向一旁,说:“我哥是阴阳人……”
  
  第080章 谷乐乐的仗义
  
  “我哥是阴阳人,就因为如此才被我爸给送去孤儿院,我妈不知道,当发现我哥不见了之后,就跟我爸拼命,她说,若是不把她儿子还回来,她就去死!爸爸无奈,最后还是把我哥接了回来,我是十多岁才知道我哥跟我不一样,他身上有男人不该有的东西,我那时吓坏了,还以为哥哥被妖怪附身了!
  我就去告诉妈妈,妈妈就哭,然后把哥哥的事情告诉了我,还叮嘱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哥哥,不准让哥哥被人欺负,自那之后,我就特别护着我哥,不让任何人接近他,他是三年前找的男朋友,两人很相爱,后来我哥怀孕了,那个男人就带着我哥出国了,因为他不希望别人用异样的目光去看哥哥,你不信,下次我哥回来,我安排你们见一面!他们现在已经有两个小孩了,儿子和女人!儿子大女儿小。”
  谷乐乐并没有完完整整叙述出来,比如他哥哥在这段爱恋中的艰辛。
  不过对于谷乐乐来说,只要他哥哥现在幸福,那什么都足够了,过去的一切已经烟消云散,不用再去回忆太多。
  谷乐乐所叙述的让他彻底惊呆了,他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会有跟他一样的人,虽然他不是阴阳人,但是身上却同样是有可以孕育生命的器官。
  谷乐乐见安雨潇愣住了,以为他不信,于是他就拿出手机,打开相册,调出一段视频递给安雨潇面前,他说:“看,这就是我哥怀孕期间的照片,肚子好大了!”
  安雨潇握着谷乐乐手里的手机,看着上面的视频。
  视频上面是一个身穿十分宽松的孕妇装的温和漂亮的年轻人正坐在躺椅上,喝着汤,脸上还挂着微笑,说:‘这汤能不能不喝’
  这时,一个爽朗又带着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行’
  说完,就见上面的年轻人可爱的嘟了嘟嘴,不情愿的继续喝着碗里的汤。
  视频里又响起一道特别欢快的声音:‘哥,你把衣服弄紧一点,我拍下你的肚子呗!肚子这么大,肯定是个小侄儿!’
  紧接着就有一双手轻轻把衣服稍微贴紧,就露出圆圆的肚子来,看得安雨潇自己有些激动。
  或许是不好意思,年轻人就抬手拍了一下那捏着他衣服的手,说:‘会勒住宝宝的。’
  ‘不会,宝宝很厉害的。’
  视频到这就结束了,虽然短短的,却看出视频里面年轻人的幸福,以及爱他的那个男人对他的宠爱。
  安雨潇握着手机又播放了一次,脸上露出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欣喜笑容。
  谷乐乐看着安雨潇的笑容,心里边算是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转头看向安小小,用手指比了一个‘V’,安小小也高兴的比了同样一个手势。
  看了两遍之后,安雨潇就把手机还给了谷乐乐。
  谷乐乐就说:“下个月,我哥可能会回来一趟,到时我安排你们见个面怎样?”
  谷乐乐以为安雨潇会答应,却不想安雨潇竟然摇了摇头,说:“我又没打算要这个孩子,见了你哥,我会觉得羞愧,还是不要了!”
  谷乐乐一听,脸上表情瞬间僵住了,他看着安雨潇有些躲闪的神情,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安雨潇撇过脑袋看向一样,说:“这个孩子是孽种,不该留下!”
  “你确定?”谷乐乐看着安雨潇很冷静的问道。
  安雨潇眸底闪着迟疑的波动,最后还是说了句:“确定!”
  安雨潇话音刚落,一道呜咽声在他耳边响起,他赶忙转头看去,就看见安小小满眼泪水的看着他,那目光看着安雨潇心都揪了起来,他赶忙走了过去,坐在安小小身边,问:“小小,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安小小一边‘啪嗒啪嗒’的掉眼泪,一边断断续续地说:“为什么不要弟弟,就像不要小小和另外一个弟弟一样吗?爸爸不喜欢那个爹地是吗?所以才不喜欢我们是吗?那些人说我是爸爸不要的孩子,小小还不信呢,可是爸爸现在又不要这个弟弟,小小好难过,就想哭。”
  安雨潇心里边就像被刀扎一样,疼得不得了,他低头亲了亲安小小的脑袋,说:“是爸爸不好,是爸爸不好……”
  他能说什么呢?除了道歉!
  毕竟,他的确没有想过要这几个孩子,每次怀孕他一想到的就是打掉。
  现在,孩子质问自己,他除了愧疚,就只能不断的去弥补了。
  但是,若豪叔没有把他的孩子留下,那么他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了。
  谷乐乐见两父子难过的样子,心里边也不好过,他走过来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看着安雨潇,说:“潇弟,听我一句,孩子还是留下吧!你们比不得女人怀孕,拿掉孩子对你们来说,是很严重的事情。”
  安雨潇颤抖着眼波,没有说话。
  谷乐乐顿了顿,他沉默片刻后,就抬眼看向安雨潇,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孩子他爹是?”
  安雨潇身子瞬间颤了颤,他撇过脑袋看向其他地方,那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想说。
  这时,安小小就开口了:“我知道是谁!是个大坏蛋!两个都是大坏蛋!”
  “两个!?”谷乐乐很吃惊,他朝安雨潇看了一眼,心里边突然有些愤怒,因为这让他想到他的哥哥之前那些经历。
  安雨潇在听到安小小的话,赶忙解释道:“小孩子,乱讲什么!哪来的两个!”
  谷乐乐一下子懵了,有点看不懂了。
  安小小就说:“我的爹地不是那个坏蛋郑楠吗!现在爸爸肚子里的弟弟的爹地,不是景叔叔吗?”
  从安小小口中听到‘郑楠’这个名字时,安雨潇愣了片刻,才突然想起这个名字的主人。
  这才知道,安小小一直都把郑楠当自己的爹地。
  安雨潇想要解释,可是又说不出口。
  一旁的谷乐乐就说:“潇弟,你若是不想说,就不要说,你不喜欢孩子他爹,你就把孩子生下来,给我做儿子,我把他带走,这样你就不用看见孩子想到那个负心汉了!”
  带走一个,还有两个啊,除非你全部带走!安雨潇在心里边暗暗说着。
  这时,安小小却握着拳头看向谷乐乐,说:“不准带走弟弟!”
  谷乐乐无语,他说:“你怎么知道是弟弟,而不是小妹妹?”
  安小小说:“我就说弟弟,哼!反正你不准带走!”
  安雨潇抬手摸了摸安小小的脑袋,说:“小小放心,真要生下来了,爸爸怎么可能会送人?”
  安小小一听,瞬间高兴得不得了。
  谷乐乐看着安雨潇脸上的表情,心里边百味杂陈。
  看安雨潇的样子,明明是对那个人有情,却因为某些误会或者其他的事情而让他恨那个男人。
  这……跟他哥哥的经历有点像,不过眼前人却比他哥哥要坚强多了,至少还独自带大了一个五岁小孩。
  他很想说点什么,可是突然觉得自己没什么立场,他想说点什么是因为他不想让安雨潇步入他哥哥某段经历。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谷乐乐心里边乱的不行。
  突然,谷乐乐站起身看向安雨潇,说:“潇弟,你就跟我说,那人是谁,我去给你教训他!”
  不能怪谷乐乐如此不尊重别人的感觉,直接就逼问安雨潇那个人是谁。
  因为自己哥哥的事情,他可是恨不得把他哥哥爱得死去活来的那个人给扒了皮,喝了他的血。
  现在又得知自己好不容易一个真心对待的好友又有跟他哥差不多的经历,一下子就让他爆发了,也没考虑这个事情是不是他该问的。
  安雨潇错愕的看着十分愤怒的谷乐乐,心里边突然感觉暖暖的。
  这么多年,他还没尝试过被人如此护着的感觉,一时间倒是让他感动得不得了。
  谷乐乐说完后,见安雨潇错愕的神情,这才发现自己唐突了。
  于是他又习惯性的抓了抓头发,说:“抱歉,我逾矩了。”
  安雨潇却不在意的笑了笑,说: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说的,更何况我也只能跟你说,跟其他人说,说不定只会被嘲讽,还会把我当成疯子!”他也需要放松,一个人若是闷太久,会更加的钻牛角尖,说不定还会迷失方向,做出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谷乐乐听安雨潇这么说,脸上瞬间绽放出一个羞赧的表情,他说:“你这样,都搞得我挺不好意思的!那你说,我听着呢!我保证不会跟别人说!”
  
  第081章 谷乐乐VS莫景
  
  看着谷乐乐那认真的神情,安雨潇先是低头看着安小小,说:“你们的爹地只有一个!”
  安小小睁着他那乌黑圆圆的眼睛看着安雨潇,脸上表情有点呆。
  安雨潇又说:“他就是……”
  安雨潇抿了抿唇,那双漂亮的眸子,因即将要说出来的真相,而不停颤抖着。
  “景叔叔。”
  这个答案一说出来,安小小第一个反应竟然是从沙发上滑到地板上,还不等安雨潇说什么,他就冲进了房间,把门关起来了。
  安雨潇吓一跳,他起身正要去拍门,问安小小这是怎么了?
  却被谷乐乐给喊住了,他看着安雨潇一脸担心的脸,说:“放心,那小家伙没事!”
  安雨潇回头看着谷乐乐,说:“你怎么知道?”
  谷乐乐说:“你没看见他眼睛里闪出来的激动的光芒啊!相信我,保证没事!”
  安雨潇听谷乐乐这么讲,心里边是半信半疑,不过却没有去敲门,心里边想着,还是让那小家伙好好消化这个事实吧!
  他坐回到沙发上,有些疲惫的昂着头靠在沙发靠背上,心里边突然轻松不少。
  这个事情压在他心底好几个月,一开始倒是没想过要把这件事告诉小小,只是在深夜看着小小熟睡的睡颜时,就会想着这个小孩跟那个男人的血缘关系。
  现在说了出来,反而觉得心里边不再压抑了。
  谷乐乐看着安雨潇,问:“你说的景叔叔,他全名是?”
  安雨潇睁开眼看着谷乐乐,想着谷乐乐的身份,他在闹钟斟酌片刻后,才给出了两个字:“莫景。”
  潜意识里,安雨潇还是在替颜景考虑着事情。
  却不想,谷乐乐的反应让安雨潇吓一跳,之间谷乐乐在听到他说出这名字出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