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7-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37

  安小小摇了摇头,他爬到安雨潇身边,然后把小脑袋靠在安雨潇的肩膀上,说:“爸爸,你怎么了?你不高兴吗?是不是有人欺负了爸爸?”
  安雨潇哂然一笑,他捏了捏安小小的脸蛋,说:“爸爸只不过是在想一些事,没有不高兴。”
  “真的吗?”安小小一副不信的样子,他很随意的瞟了一眼安雨潇的肚子,心道:爸爸不告诉他,肯定是不想让他担心!
  “当然是真的,爸爸不会骗小小的。”安雨潇点了点头说着。
  安小小继续靠着安雨潇的肩膀不说话,心里边却在想:他要快点长大,这样他就可以保护爸爸不被景叔叔欺负。
  安雨潇以为安小小是在撒娇,所以就抱起安小小的身子又放回席梦思上,他说:“现在已经九点了,是小孩子睡觉的时间,小小听话,早点睡觉好吗?”
  “爸爸呢?爸爸不睡吗?小小等爸爸一起睡!”安小小抓着安雨潇的手说道。
  安雨潇愣了愣,他看着安小小那张期望的脸,心里边不禁柔软了下来,他说:“爸爸还有点事要忙,等下爸爸就来睡,小小先睡好不好?”
  “哦……”安小小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声,就抱着小熊玩具侧着身闭上了眼睛。
  看着安小小失落的脸,安雨潇心里边瞬间觉得有些愧疚,想要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却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最后他转身仓惶逃出了房间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看着茶几上的台历,时间是十月二十四日,明天是二十五,正是那个男人结婚的日子,婚礼现场应该会很隆重吧!
  时间过得还真快,他已经离开男人半个月了。
  这半个月以来,他过得十分平静,没有谁来打扰他,而他也没有跟谁联系,除了跟谷乐乐发几个短信。
  好几次谷乐乐还邀请他出去玩,可奈何他的工作挺忙的,没时间应约。
  为此,谷乐乐在电话里头抱怨好几次。
  他除了抱歉,没有其他话可说。
  看着台历上显示的日期,安雨潇心里边不知为何烦躁的很,手指轻轻摸着二十五,脑袋里却像是被塞进一团棉花似的,乱的不行。
  ‘啪’
  日历被安雨潇给扣在茶几上了。
  安雨潇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心里边疲惫的很。
  客厅里的等让安雨潇觉得刺眼,他起身去把灯给关了,然后又重新坐回在沙发上。
  不知不觉,坐在沙发上的安雨潇慢慢睡了过去。
  朦胧中,安雨潇感觉到有人坐在了他的身边,又感觉到身上被盖上了一件东西。
  安雨潇动了动身子,就慢慢睁开了双眼,虽然很困,却还是被身边的动静给惊醒。
  他以为是安小小起席梦思喝水了,正要开口问什么,却在睁开眼的那一刻,安雨潇的视线撞进了一双深如潭水的黑眸中,黑暗中,那双眸子流动着暗光,让安雨潇惊得差点叫了起来,却被一双大手给捂住,紧接着一道让安雨潇心惊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别叫,是我!”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安雨潇的心猛地一颤,竟是欣喜的感觉。
  他转动着眼珠子看着黑暗中的男人,感觉到耳边传来的清晰的呼吸声,安雨潇耳朵就变得发麻了。
  他动了动身子,‘唔唔’的叫了几声,捂着他嘴巴的大手就放开了。
  大口大口喘着气,安雨潇猛地坐起身,正要跑去开灯,却被黑暗中的男人给抱住了身子。
  安雨潇顿住脚步,双眸直视前方,心跳猛的加快。
  只被身后男人开发过的身子就像有记忆功能一样,记住了男人身上的一切,在男人抱住他的那一刻,身子竞不自觉的变热起来。
  “你……你放开我……”安雨潇颤抖着声音说道。
  身后,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把脑袋埋进安雨潇的后颈处,深深的吸着气。
  男人强烈的存在感以及那过于明显的掠夺气息,让安雨潇心神一凝,以为男人这一次过来只不过是想掠夺他的身子。
  他冷着一双眸子看着漆黑的地方,说:“你说过要放过我的,别说话不算数!而且,你明天就要结婚了,别做出那种对不起未来妻子的事情!”
  男人依旧不说话,紧紧贴着安雨潇的鼻子和唇继续贪婪的吸取着安雨潇身上的味道。
  安雨潇不知道男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对自己的羞辱还不够,还要在他新婚前夜继续羞辱他一次?
  “颜景!”安雨潇低声吼道。
  为了不惊醒房里的安小小,安雨潇的声音不得不压低。
  “在。”男人终于说话了:“我在这呢……”
  安雨潇气得身子发颤,这个男人为什么可以如此云淡风轻?难道他不知道所谓的礼义廉耻吗?
  “你到底想做什么!”安雨潇忍不住又吼道。
  耳后传来男人的声音:“我想你了。”
  低沉的声音,带着让安雨潇不可思议的温柔与柔情,那句‘我想你了’并不是平平淡淡的,而是饱含浓烈思念的一句话,从那个冷酷的男人嘴里说出来,竞透着深情的味道,让安雨潇心头猛地一颤,不可思议。
  可男人阴晴不定的性格他可是领教过了,所以他并不相信男人这句话是真的。
  “你又想出什么招数来玩弄我?颜景,你直接痛快点,不要这样整我好吗?”安雨潇愤恨的说着。
  “……”
  “明天就要做新郎的你,却在前一晚跟另外一个男人说‘我想你’这样的话,你的良心过得去?”
  “……”
  “都是成年人,不要做这种幼稚的事情了,我虽然比你年纪小,可还是懂得身为一个男人该有的责任,结婚了就代表你要为你的另一半负责,可你现在是做什么?觉得这样玩我有意思?”
  “不是。我没有……”
  “够了!我不想听你说话,请你离开!我这里不欢迎你!还有……请你放过我吧!”安雨潇冷情说道。
  颜景不说话,却用行动表明他现在是不会离开的。
  他紧紧抱着安雨潇的腰,脑袋埋进安雨潇的脖子间。
  片刻后,他说:“你现在还失眠吗?”
  安雨潇微愣,不明白颜景问这个做什么。
  颜景说:“我把你的安眠药换了,医生说,安眠药吃多了会影响身体机能,对身体不好,时间久了还会产生依赖性,我问解决方法,他说,偷偷换掉,让患者不知情,这样吃过药之后会以为自己吃的是安眠药,在心理作用的情况下,依旧能入睡的。”
  安雨潇震惊!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怪不得他会怀孕,原来在他不知情的状况下被这个男人换掉了药。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安雨潇质问着身后的男人。
  若是他没有把他的要换了,他现在就不用被怀孕的反应的痛苦了,也不用为肚子里的孩子而烦恼了!
  “这是不想让你被安眠药害了。”男人的声音缓缓从安雨潇而后传来。
  安雨潇猛地动了一下,道:“谁让你自作主张!我的事我自己处理,你多管闲事做什么!!!”
  男人沉默了。
  安雨潇却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用脚踹着身后的颜景,愤怒的他根本就控制不住。
  他觉得,男人就是他的痛苦源头,他越来越不想看见这个男人了。
  破坏了他的生活不说,还屡屡让他面对这样的痛苦,而这个男人呢?却在别的女人身上勤奋耕耘着,哪知道他吃的这些苦?
  男人该死,真的该死!
  “你滚!你现在就给我滚!你什么都不懂,就乱自作主张做什么?我恨死你了!”安雨潇也顾不上房间里面安小小在睡觉,声音越骂越高了。
  “潇潇……”男人喊着安雨潇的名字,让安雨潇瞬间僵住了,接着他的吼声又更加厉害了,他把男人狠狠推开,紧紧盯着黑暗中的男人,他说:“谁允许你这样喊我了!你走,现在就走!我的生活不需要有你这样的人出现!滚!”
  ‘咔’
  客厅的等被打开了。
  漆黑瞬间一扫而光,亮堂的灯光照着客厅的两人,而开灯的却是原本在房间里面睡觉的安小小。
  此刻正站在一个小凳子上面,而他的头顶上则是客厅灯光的开关。
  他揉了揉眼睛看着客厅的两人,喊了句:“爸爸……”
  紧接着在看见站在安雨潇对面的颜景时,安小小就快速跳下小板凳,然后扑向颜景,小拳头狠狠的垂捶着颜景的腿,嘴里边大吼道:“你个坏蛋,让你欺负我爸爸!”
  “小小!”安雨潇惊道,他赶忙把捶打着颜景的安小小抱了过来护在他的怀里。
  他蹲下看着安小小的小拳头,说:“你去跟这样的人拼命做什么?打不疼他,反倒把自己的手给打疼了!疼不疼?”
  安小小摇了摇头,紧接着又扭头看向站在客厅一脸冷然的颜景,在看见颜景盯着安雨潇看时,他狠狠的白了一眼颜景,然后转动着小身子挡在安雨潇面前,说:“不许你看我爸爸!”
  
  第077章 ‘全面通缉’颜景
  
  颜景站在客厅中央静静地看着站在安雨潇面前的安小小,又看了看挡在安小小身后的安雨潇,什么话也没说就转身离开了。
  至始至终,安雨潇没有把视线落在颜景身上。
  等到大门给关上后,安雨潇这才起身抱起安小小往房间里面走去,他说:“下次别傻乎乎的跟那种人拼命,不知道那种人很坏吗?”
  安小小握着小拳头,很不高兴地说:
  “小小才不怕呢!下次他再来,小小打不赢他,就叫局里的叔叔来抓他去坐牢!”
  安雨潇笑了,他捏了捏安小小的鼻子,说:
  “行,那下次咱们就叫局里的叔叔来帮忙!”
  安小小立刻拍手叫好。
  此刻的安雨潇心情不知道为何,变得不再压抑,竟有种舒畅的感觉,他抱着安小小讲故事,两父子有说有笑的,直到半个小时后,两父子连灯都没关,就这么睡着了。
  入睡的安雨潇全然忘记了,今晚要去拳馆把肚子里的那个种给解决掉的事情。
  第二天,安雨潇倒是没有那么晚起来,虽然反应还很厉害,但是安雨潇决定今天去公司上班。
  毕竟,他们父子俩唯一的收入来源就靠这个了。
  先是把安小小送去上学,安雨潇这才骑着电动车去了公司。
  一进门,安雨潇就听前台说,今天他负责的那个区的快件特别多,让他赶紧去把快递给送了。
  于是,安雨潇赶忙到休息室把工作服穿上,把帽子带好,这才去仓库,把属于他负责的那个区的快件装进篓筐里面,架在他的电动车上面就开始一天的工作。
  用公司配备的手机按照快件上面的电话号码一个一个的拨出去,先确定对方在不在家,然后再把包裹送去。
  秋天天气挺凉快的,送快件也就不会太累,若是夏天那就辛苦了。
  不过,因为反应挺厉害的,差不多半个小时,安雨潇就得休息一下,干呕得厉害时安雨潇就不得不下车休息了。
  原本计划一上午送掉这一大堆的快件,却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搞得到下午两点才把一箩筐的快件送完,按照这速度,公司里还有那么多快件估计要送到明天了。
  这样很耽误客户收到快件的时间。
  安雨潇在想,要不要辞职换过一份轻松点的工作,等他把肚子里的孩子处理掉之后,再重新找一份。
  他觉得只有这样了。
  因为忙着送快递,安雨潇连中午饭都没吃。
  随便找了家快餐店,安雨潇打算就在里面应付一顿。
  刚点好一份餐坐在位置上正要吃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安雨潇一边咬着筷子一边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竟然是谷乐乐来电。
  他冲着手机笑了笑,就接通了谷乐乐的电话:“喂,乐哥,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
  “呃……你怎么跑我公司去了?我现在还在外面吃饭呢!”
  “送完快递就到这个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