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6-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36

r/>   安雨潇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避孕药对他有用的,不然之前为什么那么多次,都没能让他怀孕?
  可是为什么现在他又突然怀孕了?不应该啊!
  安雨潇不断在脑袋里想着自己是不是哪一次漏服了,才会导致怀孕,可是想来想去安雨潇都没发现自己到底是哪一次漏服了。
  这让安雨潇十分惊慌,他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前两次他都可以联系上豪叔,在确定肚子里真的怀孕后,他才决定把肚子里的种给摘掉,可是现在豪叔已经切断了跟他的所有联系,让他现在没办法跟时空帝国联系。
  可就算可以联系上豪叔,他也没办法很快确定是不是真的怀孕,因为豪叔说,男人怀孕跟女人怀孕是不一样的,一定要等到三个月之后,才能确诊是不是怀孕。
  也就是说,他现在又得像五年前,还有第二次怀孕一样,先忍三个月,然后再想办法去测试是不是怀孕了?
  当然,安雨潇并不知道,豪叔这个‘三个月确诊怀孕’的说法,其实是忽悠他的,豪叔其真正用意是不想让安雨潇把孩子拿掉的。
  因为满了三个月,胎儿才算成型,也就符合移植到暖箱培养的条件。
  安雨潇不知道,所以他一直都以为需要三个月才能得到结果。
  不过,直觉告诉他,他这一次又怀上了。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豪叔说过,只要去买避孕药,就可以避孕的,可为什么还会这样?
  
  第075章 安小小的猜测
  
  安雨潇在胃慢慢缓和后,才靠在墙壁上坐在了地板上。
  他看着灯光不知道在想什么。
  第二天,安雨潇是在安小小的推搡之下才从睡梦中醒过来的,在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看见安小小焦急地说:“爸爸,你上班要迟到了!”
  安雨潇呆愣片刻后,立刻就爬了起来,他看向闹钟,时间已经七点半了,他上班已经来不及了,若是他再不起来,小小就要迟到了。
  想着,自己今天怎么气得这么晚,明明平时都醒的很早,可是今天睡到现在他还觉得没有睡够。
  捂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已经穿好衣服的安雨潇就快速走进洗手间,开始洗漱。
  安小小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抱着汽车玩具玩着,时不时他还会听见从洗手间传来的干呕声音,这时安小小就会抬头朝洗手间的方向看去,脑袋里面想着,爸爸这是怎么了?
  等到安雨潇洗漱完毕出来时,已经是十分钟之后了。
  送安小小去上学还是来得及的,就是他去上班得迟到了。
  刚刚刷牙的时候,因为干呕了几次,这会儿胃抽的难过,安雨潇捂着肚子想着,这一次百分百又怀了。
  安雨潇心情低沉的送安小小去学校上课,路上顺便替安小小买了一份早餐。
  安小小一边吃着早点,一边偷偷瞄着上方脸色不是很好的安雨潇,心里边想着:爸爸这是怎么了?
  把安小小送到学校,又叮嘱安小小在学校听话之后,安雨潇就打了一个电话去公司请了一天的假。
  他得好好想想要怎么处理这肚子里?
  回到那间小小的成出租屋,安雨潇静静地看着窗外高耸的楼盘。
  这个孩子他肯定是不可能要的,可是他已经不能再联系豪叔帮他把这件事给处理了,找这里的医生,估计明天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就是:惊奇!一名男子怀孕一月多!
  到时他出门估计都得戴墨镜了。
  而且很快,颜景应该就会知道这件事,会有什么反应他不知道,但他是决计不会让颜景知道他怀孕的事情。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他到底要怎么办呢?
  安雨潇很烦恼。
  想着要不要自己去买药把这孩子药流了?可要是没有成功,孩子还在肚子里面,那到时等孩子长大了,被药物的影响变成痴傻,那岂不是造孽?
  安雨潇烦躁的不知道要该怎么办才行!
  他想着电视里头那些宫斗电视剧里,那些皇帝的妃子怀孕时,被人一碰摔倒在地就能小产,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那他去摔一跤……不,应该是摔好几跤好了。
  想了一个上午,安雨潇都没有什么头绪。
  最后,他只能放弃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转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电视一打开,就是体育频道,上面正上演着拳击比赛。
  安雨潇慢慢凑近脑袋看着电视屏幕上的激烈拳击比赛,心想:按照这样的打法,这肚子里的种就算是用螺丝钮得紧紧的,都会被对方很用力的拳头打下来吧!
  而且那种地下黑拳,打拳的都是拼了命的打,才不管对方的死活,若是这样……
  安雨潇突然觉得这个方法可行,他只需要去一个晚上,这肚子里的孩子就会没了,然后他再好好休息几天不就可以继续上班了?
  想到这,安雨潇突然变得很兴奋,他决定今晚就去一家底下拳馆看看,花点钱进去打一场拳,希望可以把这肚子里的孩子搞下来。
  这一天,安雨潇都处在兴奋状态中,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虽然很伤身可结果却是他需要的就可以。
  为此,他还出门去了一趟菜市场,买了安小小最爱吃的菜放进冰箱里面,打算晚上给小家伙做一顿美味晚餐,等小家伙一回家就可以吃了,然后再好好安抚着小家伙,把小家伙哄睡了之后他再出门去找拳馆。
  下午五点钟,安雨潇很准时的出门去学校门口,等着安小小出来。
  这个学校是贵族学校,所以像他这样徒步来接孩子的人,几乎是没有,他才一靠近学校门口就看见校门口挤了很多私家车,都是等着里面的少爷小姐出来。
  这样壮观的场景,已经接送安小小快两个星期的安雨潇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大约等了十分钟的样子,穿着嫩黄色外套的安小小就背着他的小书包从里面跑了出来,安雨潇在一大群学生中,一眼就找到了白白的安小小。
  安小小看见爸爸在门口接他,心里边高兴地不得了,他扑进安雨潇的怀里,露出灿烂的笑容喊道:“爸爸,我今天考试了,老师给了我一朵大红花!”
  安雨潇一听,顿时笑开了,他惊喜道:“真的吗?小小真棒,下次得继续加油!到时爸爸就带你去喝奶茶!”
  安小小一听,就很用力的点了点头,说:“小小一定会加油的!爸爸,我们回家吧,我好饿哦!”
  “好,爸爸已经做好饭菜了,锅里还闷了小小最爱吃的排骨!”
  一听到有自己爱吃的排骨,安小小立刻拍手喊道:“太棒了,爸爸,我们快走吧!我都要流口水了!”
  安雨潇点了点头,就拉着安小小快步朝家里走去。
  一进门,菜香迎面扑来,让安小小都快要忍不住了,虽然知道入口时那些菜的味道并不像闻着那么好,但是安小小却还是非常满足,心里边还觉得,爸爸的手艺越来越有进步了。
  只是,在门口换拖鞋的时候,安小小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干呕声,他赶忙转身看向身后的安雨潇,问:“爸爸,你怎么了?”
  安雨潇湿着眸子看着安小小,说:“爸爸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
  安小小若有所思的看着安雨潇哄哄的眼眶以及溢这水光的眸子,脑袋里突然觉得这一幕很熟悉,就好像……
  安小小默默的转过身朝餐厅走去,心里边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于是,接下来,安小小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餐桌上安雨潇的反应,在看见安雨潇不吃油腥的菜,只吃一下蔬菜时,安小小心里边那模糊的答案渐渐变得清晰了。
  当晚餐进行到一半时,安小小看着突然捂着嘴离开餐桌的安雨潇,这一幕和安小小脑中记忆中的一幕瞬间重合了。
  在时空帝国的时候,因为很想念爸爸,老头子就会经常让他站在一个大屏幕前,看着爸爸在下面生活的情况。
  他记得在爸爸上一世时,怀弟弟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反应,呕吐,总觉得饿,但是吃了东西又全部吐光了,还嗜睡。
  那时,他记得老头子跟他说,那是爸爸怀孕时的反应,当时怀他的时候,也是这样子的。
  他记得自己在看见爸爸如此难过的样子时,心里边可心疼了。
  而现在,爸爸又有这样的反应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爸爸又怀了?
  那这个弟弟的爹地是谁呢?
  年纪小小的安小小在心里边肯定,这个弟弟的爹地跟他的坏蛋爹地绝对不是同一个人,因为爸爸都没有再跟那个坏蛋爹地来往了。
  脑中回想着这段时间,爸爸身边最亲密的人,安小小只想到颜景一人。
  难道……弟弟的爸爸是景叔叔!?
  果然,景叔叔欺负了他的爸爸!
  安小小握着小拳头,一脸愤怒的想着。
  这边,安雨潇觉得吐得差不多了,才一脸痛苦的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回到了餐桌上。
  他歉意地看向安小小,说:“小小,爸爸有点不舒服,吃不下,小小自己一个人吃饱点,好不好?”
  安小小心疼的看着安雨潇,他很用力的点了点头,说:“爸爸,你不舒服的话,先回房间休息一下,小小来扶你!”
  爸爸怀弟弟了,所以爸爸现在是两个人走路,那肯定很辛苦,他得扶着爸爸才行。
  单纯的安小小在心里边这么想着。
  安雨潇好笑地看着果然从椅子上滑下来的安小小,说:“爸爸又不是得了重病,哪需要小小扶着走啊!爸爸一个人进去就好,小小乖乖坐在椅子上吃饭,好不好?”
  站在安雨潇面前的安小小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安雨潇,不妥协,他觉得他一定得扶着爸爸进去才行。
  安雨潇无奈,便只能任安小小有模有样的扶着他的手,实际上是他牵着安小小的手走进了房间。
  躺在那,安雨潇想着刚刚乖巧的安小小,突然想到肚子里的孩子会不会也像小小那样,乖巧呢?
  心里边竟然有些期待肚子里的孩子若是降生了下来,会是什么样子?
  但,一想到自己今晚的计划,安雨潇又很用力的把这念头给甩了出去。
  那个人的种,留了两个就足够了,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心软……
  
  第076章 这里不欢迎你!
  
  当晚,安雨潇在给安小小洗脸洗脚后,就抱着安小小回房间睡觉去了。
  他看着躺在席梦思上的安小小,问:“今天想听什么故事?”
  安小小转动着眼睛珠子想了片刻,就说:“小小想听找爸爸的故事。”
  “找爸爸?哪有这样的故事?”安雨潇笑道。
  安小小抓着安雨潇的手臂,说:“谁说没有啊,我就是找爸爸的那一位啊!”
  安雨潇的笑瞬间凝固在脸上,他摸着安小小露在被子外面的脑袋,问:“小小为什么要找爸爸?”
  安小小就说:“因为我是爸爸肚子里的一块肉啊!不去找爸爸,小小觉得每天都不舒服。”
  安雨潇脸上的表情温柔的都快滴水了,他温柔的看着安小小那张可爱乖巧的脸,心里边突然觉得自己要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的想法很不应该。
  也为当初怀小小,把小小打掉的事情愧疚着。
  心里边愧疚道:小小,你把自己当成爸爸身上的一块肉,可爸爸却把你当成一块避之不及的孽障,若是你知道当初所有的真相,你还会如此依赖爸爸吗?
  另一只手轻轻摸着并未凸起的肚子,安雨潇迟疑了。
  真的要打掉吗?真的要像上一世一样,熬不留情的把孩子打掉吗?这可是一个生命,一个鲜活的生命,等他长大了,说不定会跟小小一样,整天追着他喊‘爸爸’‘爸爸’。
  想得越多,安雨潇就越舍不得把肚子里的小生命给无情的残害掉。
  但是一想到这肚子里的种是那个花心男人所为,安雨潇又不禁心生恨意。
  感觉到手底下小小的小脑袋在动,安雨潇的思绪被拉了回来,他看着正挣扎着要坐起来的安小小,就问:“怎么,想尿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