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4-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34

逛一逛。
  这两个月以来,他每次出门前都要给这个男人打个电话,然后再坐着这个男人开来的车出去。
  每次都如此,因为莫景已经发话了,他不会去违背。
  他记得,男人还有两个月的样子就要回部队去了,到时他就自由了。
  虽然不知道到时,男人会怎么安排他,但不管怎样,男人不在身边,他就很满足。
  大约半个小时后,阿光开着车来了,安雨潇简单的收拾了一会儿,就跟着阿光出门了。
  今天,他想去看一场演唱会,据说有个很漂亮的女歌星今天要在他们市最大的体育馆开演唱会,那个女歌星名气很大,想必今天的演唱会肯定会爆满的。
  阿光一边开着车一边说:
  “潇少你不早点说,这会儿肯定已经没票了。”
  安雨潇一手撑着车窗看着窗外的景色,他不在意道:“没事,我就是去那附近逛逛,要是能弄到票最好,不能就算了。”
  阿光点了点头,说:“我已经打电话让那边的人准备了,等下就会有消息。”
  安雨潇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车外。
  他今天要去看的那个女歌星就是莫景新换的女朋友,据说莫景对这个女歌星很欣赏,两人经常出入一些高档会所,一起吃饭,一起浪漫。
  当然,这些不是他从报纸上看到的,而是从莫景手下口中听到的。
  莫景不会让自己上报纸,毕竟他还有着另外一个身份,所以不管怎样他都不会让自己的生活暴露在所有人眼中。
  很快,那边就有消息了,阿光说:
  “潇少,那边说给您留了一张票,可能不是最佳位置。”
  安雨潇不在意地说:“没事,能去现场看看就行。”
  路上,安雨潇接了一个电话,是安小小的保姆打过来的。
  安雨潇赶忙接通电话,就听保姆在那边说,安小小又逃课了。
  安雨潇对此很无奈,没有他在身边,安小小就变得更加难管束了,可是莫景却坚持不让他把安小小带在身上。
  所以现在,他只能让保姆多担着点,别让小小出事就好。
  保姆也很无奈,电话那头她絮絮叨叨的指责着安雨潇这个父亲不尽责,把这么一个小孩就这么丢着不管,太不应该了。
  安雨潇只能笑着听着,心里边挺难过的。
  他能怎样?这一切岂是他愿意的?
  或许保姆知道自己多说无益,说就把电话给挂了,安雨潇也只是淡淡的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凄凉一笑,而后又摆出一副淡淡的神情,就好像所有一切都没办法影响他的心情。
  很快,那个体育馆就到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就看见他下车后,就赶忙跑了过来,把手里的票送到安雨潇手里。
  身穿米黄色外套的安雨潇站在阳光底下特别耀眼,就像是一颗明珠一样,让人移不开视线。
  那位送票的男人不禁多看了几眼,就被站在身边的阿光给呵斥了一声,吓得那个男人赶忙低下头去。
  然,安雨潇却没有什么反应,反正他长成这样,这个人不看,别人还是会看的,难不成还把人家的眼睛戳瞎不成?
  票上显示的位置的确不是很好,安雨潇也不在乎,他拿着票就进场了。
  大约五分钟之后,演唱会就开始了。
  而安雨潇的视线则是落在前面某个人的身影上。
  那是莫景,身穿黑色外套的莫景正懒懒的靠在椅子上看着台上。
  安雨潇淡淡的移开视线放在台上,不多久烟雾喷起,一个身穿白色纱裙的漂亮女人从升降台上慢慢走了下来。
  安雨潇看着那个女人,心里边评价着,果然漂亮,怪不得会让莫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就是不知道这个女人能够留住莫景多久。
  静静的看着台上女人轻吟着一曲情意绵绵的歌,安雨潇从心底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很适合唱歌,那婉转的歌喉听着就让人舒服,想必平时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吧!
  而台下的人都很激动的举着牌子在那喊着,那些应该都是制作方安排好的人,就是搞搞气氛。
  整个演唱会持续了两个小时,安雨潇也就在那坐了两个小时,直到演唱会结束,安雨潇才随着人流离开了体育馆站在了外面。
  此刻,他并没有去阿光所在的地方汇合,而是站在明星专用通道那里,等着那个女歌星出来。
  当那名女歌星在众人簇拥之下出来时,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而此刻一两黑色的商务车停在了通道尽头。
  安雨潇认出那辆车,那就是莫景的车子。
  安雨潇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手机,拍下女明星上车那一幕,以及女明星上车,就跟莫景拥抱在一起的一幕就撤身离开,回到了阿光所在之地。
  阿光见安雨潇终于回来了,心里边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安雨潇一走过来就说:“带我去这附近的咖啡厅,我想喝杯咖啡再回去。”
  阿光点了点头,就带着安雨潇去了这附近的一家很不错的咖啡厅。
  安雨潇在那里不光点了一杯咖啡,还点了一些吃的东西。
  看样子应该是要坐好一会儿了。
  这时,一个穿着光鲜亮丽的男人朝安雨潇这桌走了过来,他站在安雨潇身边,很绅士的问:“不知能否在这坐一坐?”
  男人的声音把安雨潇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他侧头看向身边的男人,男人应该有三十岁的样子,个子很高,看起来也应该是个很有钱的男人。
  而此刻,男人正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安雨潇想了想,便摇了摇头,拒绝道:“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男人却擅自在安雨潇对面坐下,他说:
  “看你好像有心事,一个人闷着,不如两个人聊聊,说不定还能解开心头的郁结。”
  安雨潇却站起了身,他端着咖啡朝另一边走去,男人很快就跟了上来,他说:“如此不待见我,那我离开就是了,不用你换位置。”
  安雨潇淡淡的看了一眼男人,说:“我只是想换位子而已,跟先生无关!”
  这时,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从他们身边传来:“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眼力,没看见他不想跟你坐在一起吗?还不赶紧走?”
  安雨潇奇怪的朝这个说话的人看过去,发现是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年轻人顶着一头火红的头发,看着挺像坏年轻人,不过年轻人脸上的表情却又是那么的坦诚,一看就知道不是个有城府的人。
  而此刻,年轻人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赶忙扯着年轻人的手臂,说:“我的小祖宗哦,都说了让你不要来这么高雅的地方,你偏要来,人家这个地方要的就是安静,你倒好,扯着嗓子就在这嚎,你看,都有人看我们这边呢!”
  年轻人很不高兴的甩开那个男人的手,说:
  “谁说我不能高雅一回,我这不是看不惯这个家伙缠着别人,就多说了一句吗?你在那担心个什么劲?难道我们还会被赶出去不成?”
  安雨潇好笑的看着这个性格大大咧咧的年轻人,心道:这人还真是有趣,如此豪放不羁。
  而之前那个缠着安雨潇的男人在见到这个年轻人一出现时,就对年轻人那不懂规矩的行为惹得眉头一皱,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安雨潇见男人离开,心里边就更加感谢这个年轻人了,他说:“谢谢你为我解围!”
  年轻人听安雨潇竟然在感谢他,立刻就乐了,他一副很仗义的样子,说:“谢我做什么,这是我应该的!这种人就得吼,不然就不听!”
  安雨潇点了点头,他伸手邀年轻人一起坐下喝咖啡。
  年轻人当然没有拒绝,两人就坐在一起聊了起来。
  别说,这一聊倒是让安雨潇对这个年轻人更加的刮目相看,别看这年轻人年纪轻轻的,竟然是北区的老板,而且还是刚刚接手的。
  年轻人说,他叫谷乐乐,家里就是在黑道上起家的,前不久他爸被人砍了,所以现在是他接手他爸的位置。
  安雨潇一听,瞬间替年轻人难过着,,年轻人却不在意,他说:“在道上混的,哪有不丢性命的事情!”
  年轻人看得开的思想让安雨潇很赞赏,于是他也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谷乐乐,两人这就算是朋友了。
  这是谷乐乐说的,谷乐乐还说要交换手机号来着,安雨潇也就毫不迟疑的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谷乐乐。
  谷乐乐兴奋得不得了,他说:“我还是第一次跟你这种乖孩子做朋友呢!有点激动!”
  安雨潇黑线的看着眼前有点脱线的黑道老板,心想:这样童心未泯的年轻人,竟然可以坐镇一个区的老板,真的有点难以想象。
  不过,当很久之后,安雨潇见识了谷乐乐勇猛的一幕后,他才算是明白,为什么北区会让这么一个小孩儿做他们的老板,原因就是这个孩子真的有那个本事坐稳那个位置。
  两人就这么天南地北的乱侃着,安雨潇自从五年前离家出走后,身边是一个朋友都没有,自然着五年内也没有再交过朋友。
  而他也是挺希望能跟同龄人交流交流的,毕竟他还很年轻,他也有热血的青春。
  就这样,安雨潇就和谷乐乐成了朋友,一个不常见面,只打电话的朋友。
  当天回到家时,安雨潇就给莫景打了个电话,让他回来。
  安雨潇听出莫景应该是在某个地方消遣,而他身边正是那个女歌星作陪,因为他听见那个女歌星娇气的声音。
  电话里头,安雨潇语气很愤怒,他对着电话那头的莫景吼道:“你身边是谁!”
  莫景一听安雨潇在质问自己,语气立刻就变得不耐烦了,他说:“谁给你的权力来质问我的事情?看来这段时间我太宠你了,让你如此胆大妄为!”
  安雨潇气得立刻大骂道:
  “你个混蛋,竟然背着我去外面乱来!负心汉,你不要脸!”
  瞬间,电话就被切断了,安雨潇看着被切断的电话,脸上表情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他掂着手机看着某个地方,片刻后他起身进了洗澡间。
  当晚,莫景没有回来,想必是很不高兴安雨潇对他的指责。
  安雨潇郁闷着自己拍下的照片没能派上用场,本来他是打算借着那几张照片再在莫景面前质问一番的,可是莫景没有回来。
  而且接着一连好几天,莫景都没有出现在安雨潇的面前,而这期间,安雨潇不停的打电话催着莫景回来,每次莫景都是直接把电话给挂了,到最后只要是安雨潇打电话过去,那边就是不接。
  安雨潇依旧不停的给莫景打电话,却在半个月后,他听见他所拨打的电话变成空号了。
  那个男人不堪他的打扰,换号码了。
  而这半个月,安雨潇得到了不少信息,都是关于莫景的。
  听阿光说,莫景又换女朋友了,而那个女歌星好像出了什么事,失踪了,到现在都没找到。
  安雨潇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反正就算那个女歌星没出事,她也留不住莫景的心,那个男人的心就像长了脚一样,一段时间就会自己走,没人能够留得住。
  安雨潇静静的靠在沙发上,双眸紧紧盯着某个地方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约一分钟之后,安雨潇又拿起了手机给阿光打电话,他说:“带我去见你老板!”
  电话里头,阿光很是为难,他说:“老板现在不方便。”
  “带我去见他!”安雨潇继续表达他的意愿。
  阿光无奈,便只能说打电话给他老板,把这事先给他说说,若是老板同意,再带安雨潇过去。
  安雨潇没有表示异议,他说:“我等你电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阿光没有让安雨潇等太久,大概五分钟之后,阿光就给安雨潇回电话了,他说:“老板说今晚他会回来!”
  当晚,安雨潇好好的给自己打扮了一番,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莫景回来,脸上表现出一副很激动的样子,就好像新婚妻子等着丈夫的到来。
  只是,安雨潇等了很久很久,莫景都没有出现,直到凌晨两点,莫景才带着一身的疲惫出现在家里。
  在见到坐在客厅等着自己的安雨潇,莫景只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