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3

出现在那个房间,那肯定就跟郑楠是朋友关系,不然也不会被邀请的。
  不屑的撇了撇嘴,安雨潇直接朝停车场走去了。
  拿着车钥匙打开车门,才刚刚坐上车,安雨潇就听到郑楠那欠扁的声音。
  “阿景,怎么样,幻夜还不错吧!”郑楠看着站在他身边的高个英俊的男人笑道。
  男人淡淡的瞟了一眼郑楠,面无表情道:“一般般。”
  一旁的苏恒却笑了,他朝郑楠抬了抬下巴,说:“别逗阿景了,人家一直男,你愣是要把他拖进弯的世界里去算什么事!”
  直的?
  安雨潇挑了挑眉暗道。
  怪不得那天那个男人眼底滑过一道惊吓的视线,原来是个直男啊!
  “谁天生就是弯的了,想我以前不也是喜欢女的!直的也可以掰弯的好不好!阿景,哪天你要是突然对男人感兴趣了,兄弟我一定给你介绍个好的,保证是个干净的邹!”
  “我想没那个必要了!”男人不冷不热的说着。
  “好了,楠,别再开阿景的玩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阿景已经有未婚妻了,要是被未来的嫂子知道你要掰弯她老公,估计她要向你亮刀了!”
  “切!”郑楠不以为意。
  男人也不说话,三个人一前一后的朝安雨潇车子旁边的那辆黑色悍马走了去。
  听墙角也听够了,安雨潇也没心思继续待下去了,他正要发动车子离开,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因为车窗玻璃没有关上,手机铃声响起时,就惹来站在他车子旁边正要上车的郑楠的视线。
  当看到车上坐着的是安雨潇,郑楠原本还挺愉快的表情立刻垮了下来,他冷冷的看着坐在车上的安雨潇,说句:“是你?”
  安雨潇却没有理会郑楠的疑惑,他拿出手机一看,发现竟然是安印奇的电话,脸色顿时有些不好,但是在这种被三个人围观的情况下,他觉得接电话是个上上之策,于是他很不情愿的接通了安印奇的电话,口气很不好的对着电话那头的安印奇,说:“什么事?”
  “正回去呢!”
  “知道了!”
  说完,安雨潇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收起手机后,安雨潇发现郑楠他们竟然还没有走,心情顿时郁闷到极点。
  这几个家伙杵在这做什么?围观他接电话?
  安雨潇一脸黑线的想道。
  他不想跟郑楠说话,于是他发动车子正要离开,却被郑楠打开了车门坐了进来。
  安雨潇一脸阴鸷的看着郑楠,怒道:“你坐进来做什么?我又没邀请你!”
  
  第005章  无动于衷
  
  郑楠被安雨潇吼得脸色很不好看,他咬牙切齿的看着安雨潇,怒道:“胆子见长了是吧!竟然敢对我大呼小叫,找死啊!”
  “对你大呼小叫怎么了?你天皇老子啊!”安雨潇根本就不买郑楠的帐,直接毫不客气的回击着。
  “安雨潇!”郑楠的脸瞬间黑得不行。
  “干嘛!”
  “你!”郑楠指着安雨潇的脸一时之间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听到车内的动静,苏恒赶忙赶过来拉开车门看向车内,问:“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郑楠却并没理会苏恒的询问,他一直凶狠的看着安雨潇,眼底是波涛汹涌的怒火。
  安雨潇却根本就不待见他,他指了指车外,很不客气的说了句:“赶紧给我下车,我要回家!”
  “回家?回哪个家?告诉你,安雨潇,从今天开始,我送给你的那间别墅我要收回来!”郑楠一脸阴沉的看着安雨潇怒道。
  “嗤!谁稀罕呢!钥匙我早就丢在别墅的客厅内了,你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跟我没关系!”
  安雨潇一脸不屑的看着车前玻璃说道。
  郑楠气得差点就要对安雨潇动手了,幸亏车外的苏恒动作快,制住了郑楠的手臂,没让郑楠在车上跟安雨潇发生斗殴。
  郑楠狠狠的甩掉苏恒的手,却并没有再继续动安雨潇,而是开始打量起安雨潇的这辆车子。
  “不错啊,还限量版的!看来是找到金主了!怪不得敢对我大呼小叫的,原来是找到靠山了啊!”
  “闭上你的臭嘴!”
  “怎么?被我说中了吧!果然是不要脸的人,只认钱的肤浅人!看着吧,你迟早要面对被抛弃的命运!”
  “滚!”
  “安雨潇!”
  见情况又不对劲了,苏恒赶忙伸出手拉着郑楠的手臂。
  他拖着一脸阴鸷的郑楠下了车,又把郑楠塞进旁边那辆车子的后座上,就招呼着那个叫阿景的男人上车离开了。
  车子离开之前,郑楠的声音从那辆车内传了过来:“安雨潇,你会后悔的!”
  安雨潇冷哼一声,回了一句:“那你就等着吧!”
  说完,安雨潇笑着收回视线,却不经意间跟坐在副驾驶位上面的那个叫阿景的男人的视线相撞着,想到这个男人是个直的,安雨潇顿起戏弄之心,他朝那个一脸冷峻的男人勾了勾唇角,眨着眼睛投了一个眉眼过去。
  本以为男人会被他这个举动吓一跳,却没想到男人却只是淡淡的移开视线,目不斜视的看向前方,根本就视安雨潇为无物。
  安雨潇自讨没趣,他撇了撇嘴,暗道:假正经!
  
  第006章  不是人人都一样
  
  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安印奇却并没有睡,在经过安印奇的书房时,安雨潇随意瞟了瞟开着灯的书房内,就看见安印奇一边吸着烟,一边看着他面前的电脑。
  因为过于投入,安印奇并没有注意到晚归的安雨潇,安雨潇也很快收回视线,抬步继续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摆脱了一直以来太累的单恋,当晚,安雨潇睡眠质量很好,以至于第二天他睡到十点才起来。
  他洗漱完毕,又穿好衣服这才下楼去了。
  “少爷,老爷去公司了!他说,要是少爷没什么事情,就去公司看看,以后让少爷也跟着去公司做事!”
  看得安雨潇下楼了,管家恭敬的站在安雨潇身边说道。
  安雨潇淡淡的点了点头,说:“知道了!不过,今天我就不去了,我这几天想玩一玩,等我想去了再去吧!”
  管家又赶忙点了点头,说:“老爷吩咐了,都随少爷你!”
  说完,管家就挥手让仆人们赶紧把早餐端上来放在了安雨潇面前的茶几上。
  “少爷,这是刚刚厨房做好的,您吃点吧!”
  安雨潇淡淡的点了点头,就拿起筷子开始吃了起来。
  因为昨晚没有吃晚餐,到今天早上,安雨潇肚子的确饿得不得了,一会儿就把放在他面前的鸡蛋饼、三明治、还有牛奶给干掉。
  他接过管家递到他面前的手帕擦了擦嘴,就起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对跟着他的管家说:“我出门了,中午就不用给我准备午餐了!”
  管家赶忙点头应了下来。
  开车出门后,安雨潇给安印奇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时,安雨潇就对着那头说:“帮我查一下一个叫苏恒的男人,是个商人,查到尽快回电话!”
  在这里,只有那个男人才能帮他做到这些,就算很不待见那个男人,他还是得找那个男人帮忙!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安雨潇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
  苏恒,男,26岁,毕业于A校,是苏氏集团总裁,家在启明路50号河浜大院二楼201。
  才二十六岁,就已经是一个公司的总裁了,看来这个男人有点本事啊!
  安雨潇在心里边琢磨着,接着他就把车子朝启明路那边开去,他决定直接杀到苏恒那边去,假装偶然遇见,然后再来个一见钟情什么的。
  他觉得,这个套路虽然俗了点,但却是最直接最快速的套路。
  河浜大院很快就到了。
  安雨潇把车子停在河浜大院斜对面的一颗大树底下,打算先在这等着,等看到苏恒出来后,他在下车去跟苏恒来个偶然遇见。
  结果,当安雨潇N次朝大门口投去热切的视线时,苏恒依旧没有出现。
  心道:这个男人难道白天都不出门的吗?或者说很不凑巧的人家已经出门了?
  想着这样干等着也不是个办法,安雨潇就想到了一个很危险却又很刺激的办法——潜入。
  潜进那个连大门口都有门卫的大院,对于安雨潇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难度。
  所以,在十五分钟之后,安雨潇就站在了河浜大院二楼处。
  201?
  就是这间了!
  安雨潇兴奋的正要伸手打开门,却突然听到冲楼道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恒,今天不去我那边吗?”
  是郑楠!
  该死的!真是冤家路窄啊!到哪都能遇见这人渣!
  安雨潇知道,此刻已经没时间让他去开锁潜进苏恒的房间了,他迅速的四处扫了一眼,发现201对面的房间门并没有关紧,他想也没想就快速靠近那道门,推门躲了进去。
  然后,他看见了……
  一具完美的充满阳刚气息,又带着浓烈雄性荷尔蒙味道的身体……
  小麦色的肤色,紧致阳刚的肌肉,貌似上面还有一道道伤痕,却更添男人魅力的完美身材……
  他怔怔的盯着眼前完美身材,身子就像是钉在了原地动都动不了。
  眼前的人靠他很近,很明显是发现门没关,所以走过来关门的,却不想竟然闯进了一个陌生人,让这个房间的主人有些惊愕。
  因为靠太近,以至于安雨潇很清楚的闻到了由对方传过来的香味,就算是汗液味,安雨潇都觉得很迷人。
  他几乎是沉醉在对方给他的意外和震惊中。
  男人静静的看着眼前几乎痴迷的安雨潇,眉头微皱,那刀削般俊逸的脸庞始终带着冰冷的气息。
  片刻后,呆愣中的安雨潇就听见一道冷冷的毫无波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是谁?”
  沉醉中的安雨潇猛然醒悟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处境,尴尬的转过脸看向一旁,嘴里边结结巴巴的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来。
  总不能说,他要潜进另外一个男人的房间,却发现那个房间的主人回来了,然后他就借他宝地躲一躲?
  就在安雨潇纠结着怎么开口时,他惊恐的看见男人的手正伸向门口,他以为男人是要开门喊人,于是他突然激动的伸手压住身后的门,却不想——
  “啊!”
  门板夹住男人的手指头了!
  男人发出惨叫声,吓得安雨潇赶忙松开按着门板的手,嘴里边不断的道着歉:“抱歉,抱歉,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让你不要开门而已!帮帮忙!”
  才说完,安雨潇就听见门外响起了让他又心惊肉跳的声音:“阿景?是你吗?你怎么了?怎么叫那么大声?”
  是郑楠的声音!
  安雨潇转头睁着眼睛看着眼前叫阿景的男人,他摇着头乞求着男人不要开门。
  男人一边紧握着自己被夹伤的手,一边皱着眉头黑着脸看着安雨潇。
  在安雨潇以为男人要揭发他时,却意外的听见男人冲着门外很镇定的说了句:“没事,刚刚那啥来着!一不小心叫大声了!”
  “……”安雨潇一脸黑线的看着眼前面色如常的男人,心道:这人可真让他……吃惊啊!
  这时,门外的郑楠听见男人的话之后,就在外面笑得无比猥琐,他说:“好小子,大白天的就这么冲动,干嘛不叫嫂子来?省得累着自己的手啊!”
  不要脸的人渣!难道谁都像你那样没节操啊!安雨潇在心里边恶狠狠道。
  男人似乎瞧出安雨潇心里边的腹诽了,他淡淡的瞟了一眼安雨潇,就冲着门外的郑楠,说:“我比较认同婚后才跟她一起。”
  安雨潇诧异的抬头看了看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心道:天啦!这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保守古板的男人?太稀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