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9-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29

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该吃就吃,该停就停,也不做多余的动作。
  只是——
  “这位怎么只喝果汁啊?我家小清都喝酒!”那个韩哥突然看着安雨潇这边说道。
  安雨潇态度大方的朝对方,笑道:
  “抱起,我对酒精过敏,所以不会碰酒!”
  安清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安雨潇,就扭头看向他身边的韩哥,他现在是不想跟安雨潇有什么正面冲突,也不想在这个地方认亲什么的,他只希望安雨潇可以把今天所看到的一切都自动过滤掉,不然回去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向妈妈交代,要知道妈妈可是想让他以后继承安氏底下所有产业的。
  若是被爸爸知道他是个gay,估计腿都要打断了,说不定妈妈都要跟着被牵连。
  所以,他尽管跟安雨潇少点眼神接触,就尽职尽责的做个陌生人好了。
  韩哥听到安雨潇的回答,只是不屑一笑,说:“过敏?打拳的人哪有不喝酒的?齐哥,你这个拳手好像不懂规矩啊!”
  齐哥却是笑着看了看身边的安雨潇,就朝对面的韩哥说:“韩哥,你就放过小轩吧,他真过敏,我见过一次!所以每次都给他喝果汁!”
  韩哥朝齐哥这边挤眉弄眼好一会儿,才说:
  “算了,齐老弟都舍不得,我哪敢逼他啊!”
  安雨潇勾了勾唇角,说:
  “酒我是不行,还请韩哥多多包涵!”
  韩哥听安雨潇这么说,倒是多看了几眼安雨潇,就移开视线看向坐在他身边的莫景,他说:“景老弟,我们来喝一杯,反正今晚你也没打算打拳!”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莫景怀里的女人看了一眼,那眼神让女人一下子羞红了脸,惹得韩哥轻笑了一声,便昂头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
  而这边,齐哥正凑到安雨潇耳边,一一介绍着他这三位好友,那个桃花眼叫做李哲,是个富二代,是D市本地人;那个叫韩哥的全名叫做韩子烨,是个大集团老板,身家过亿,跟颜景一样,都是a市人。
  对于莫景的介绍,齐哥知道的还不如安雨潇知道得多,至少他还知道莫景的真名是叫颜景,家里有个很厉害的老爹,还有一个局里的大哥,商场精英二哥。
  当然,安雨潇没有笨到去揭颜景的老底。
  就在齐哥给安雨潇介绍完毕后,一直坐在位置上跟女人说话的莫景突然抬起头朝齐哥这边看来,他说:“齐哥,我看你对你身边这位挺不一样的,怎么?他是齐哥什么特别的人?”
  说完,莫景就把视线移到安雨潇的脸上,那眼神很平静,看不出其他什么东西。
  安雨潇在莫景朝他投来视线时,也很平静的迎视着,并没有表现出慌张的神情。
  听莫景这么说,齐哥只是微微勾起唇角,说:“阿景,你误会了,小轩只不过是我朋友而已,不过我很欣赏他,所以才会把他介绍给你!”
  “欣赏?”莫景看着安雨潇的脸轻抿了一口酒,说:“齐哥的欣赏,应该不是那么简单而已吧!”
  齐哥也不解释,只是侧头看了一眼安雨潇的侧脸,就继续陪着他们三人喝酒,而那个李哲早已经跟那三位拳手喝得不分你我了。
  安雨潇坐在那被夹得有种快要煎熟的感觉,让他坐立不安,所幸后面齐哥是三位好友没有再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让他轻松不少。
  或许是因为齐哥发话了,一桌的人喝酒,都没有一个人要求安雨潇喝酒。
  差不多一个半小时的饭局,总算是结束了,安雨潇看了看时间发现才九点钟都不到,时间还早得很,他知道这后面肯定还有节目,不会就这么早结束的。
  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他不好说什么离开的话,毕竟大家都玩的挺嗨的,若他突然说出要离开的话会很扫兴,想着小小有人照顾,安雨潇就放下心来安安心心的陪着齐哥应酬。
  接下来,齐哥问:
  “你们接下来想玩点什么?去夜店?还是去我的拳馆打一场?”
  韩子烨说:
  “来你这不打拳,就等于白来了,哲弟,景弟,你们觉得呢?”
  莫景没回话,倒是李哲双手赞成,他说:
  “必须得打一场,我现在正浑身的劲,不去狠狠打一架,今晚肯定睡不着!”
  “哲弟,你确定不是应该跟这位美女去运动?”齐哥调笑道。
  李哲微眯着双眸看着齐哥,说:
  “那是下半场!”
  才说完,包厢内瞬间哄笑了起来。
  接着齐哥先起身说:
  “那行,咱们去拳馆!今晚你们尽管打!输赢不论!”
  于是,大家都跟着齐哥离开了酒店,各自驱车朝齐哥的拳馆去了。
  金拳馆——
  齐哥让那三位拳手把莫景他们三人迎进去,而他则是跟安雨潇去了拳馆后面的绿地。
  安雨潇见齐哥突然把自己带到这里,就有些奇怪,他问:“齐哥不去招待他们吗?”
  齐哥说:
  “他们来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就跟到自己家一样,不用我招待!”
  “哦。”安雨潇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只是静静的站在齐哥身边,看着远处。
  突然,安雨潇感觉到一股酒味喷洒在他的耳边,他猛地侧头看去,就看见不知何时已经靠近他的齐哥,而且两人的距离特别近,几乎是身子贴着身子。
  他条件反射似的往后退了一步,却被齐哥伸手给抱住了。
  安雨潇顿时挣扎了起来,他说:
  “齐哥,你喝醉了!”
  齐哥却突然很用力的拥住安雨潇的身子,他低着头,唇紧紧抵住安雨潇的侧脸,说:“也就只有喝了酒,我才敢这样对你!我每天都很想你,想你想得都快疯了!知道吗?你每次都这么毫无防备的穿着运动衫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每次都盯着你哪个地方看吗?”
  安雨潇更加用力的挣着身子,他说:
  “齐哥,你醉了,赶紧放开我吧!”
  浓醇的酒香充斥着他的鼻翼,粗喘灼热的呼吸声刺激着他的耳膜,疯狂的语言让他心惊。
  安雨潇很惊慌,他知道真要跟齐哥对干起来,他肯定得吃亏。
  然而,齐哥却像是没听见一样,依旧紧紧抱着安雨潇,他着迷般地用唇磨蹭着安雨潇的脸颊,说:“我只看你的脖子,还有你的腋下袖口那里,从那里可以看见你那白白的胸膛,每次一看到这样的你,我就觉得快要爆炸的感觉,你懂吗?那种感觉!”
  “齐哥!”安雨潇大声喊道,希望可以唤醒齐哥的理智。
  然而,齐哥却依旧忽略安雨潇的声音,继续自顾自的说着。
  安雨潇气得脸色发白,身子颤抖得不行。
  为什么他总是遇上这种人,全都是那种动物,他还以为逃离了颜景,一切都会变好的,却没想自己依旧在原地打转,依旧是人家眼中的那种对象。
  他愤怒的大喊道:“苏若齐……唔……”
  大约五分钟后,就在安雨潇觉得自己的唇已经麻木了时,一个声音在他们不远处响了起来:“齐哥,韩先生找你!”
  安雨潇心中大喜,总算是可以结束了。
  苏若齐在听到有人喊自己时,很愤怒的朝他身后喊了句:“行了,我马上过来!”
  说完他又低头迫不及待地吻住了以为已经结束了的安雨潇,这一回倒是没吻多久就放过了气喘吁吁,脸色涨红的安雨潇,他喘着气看着已经乏力的安雨潇,说:“小轩,齐哥失控了,你不要生气,好吗?”
  安雨潇没有说话,他只是喘着气靠在身后的柱子上,低垂着眼帘看着地面。
  苏若齐知道自己把眼前的人给吓坏了,心里边后悔莫及,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就转身离开了,在离开之前,他说了句:“如果不想在这待下去,你就先回去吧!我家保姆带着小小就在拳馆的休息室里!”
  说完,苏若齐就离开了。
  安雨潇瞬间瘫坐在地上,他狠狠的擦着嘴,眼底是翻滚着的怒意。
  他在考虑,是该离开这个地方了。
  打定主意后,安雨潇就从地上站起来,朝苏若齐刚刚离开的地方走去。
  然而,才没走几步,安雨潇突然感觉到一只大手出现在他面前,在他反应过来前,那只大手就紧紧捂住了他的嘴巴,把他往身后某个地方拖去……
  
  第067章 打拳——安雨潇VS莫景
  
  安雨潇瞬间挣扎了起来,身后人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在安雨潇挣扎之前,另一只手就拦腰抱起安雨潇,往另外一个地方快速离去。
  安雨潇挣扎不能,就想呼救,可奈何那个人又紧紧捂住了他的嘴,让他没办法呼救。
  直到拳馆的洗手间,那个人抱着安雨潇就推开了一间门,把他摁在了墙壁上。
  嘴巴一得到自由,安雨潇就冲着身后的人吼道:“你是谁?”
  身后人却没有回音,安雨潇努力转动着脑袋往后看,那个人却突然松开对他的桎梏,让安雨潇彻底得到自由。
  得到自由的安雨潇猛地转身看向身后,却在看见身后人是谁时,瞬间怔住了。
  颜景!
  男人身穿黑色背心站在他面前,露出结实的手臂,以及精壮肌肉,给安雨潇一种无法忽视的压迫感。
  他艰难的吞咽着口水,让自己尽量稳住惊吓的心情,他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颜景只是用那阴冷的目光盯着面前的安雨潇,不说话。
  见颜景不说话,安雨潇也聪明得站在沉默着,他在等颜景把他刚刚举动的目的说出来。
  颜景从进来开始,就一言不发的盯着安雨潇看,不是其它地方,而是安雨潇刚刚被吻过的唇。
  安雨潇见颜景盯着自己的唇看,就知道刚刚那一幕肯定被他看去了,他抬手不自在的虚掩着唇,视线也从颜景脸上移开。
  小小的空间内,不仅变得拥挤,还变得压抑。
  安雨潇也不知道自己心虚什么,就算他跟其他男人接吻,那也是他的自由,跟眼前男人有什么关系?
  于是,他放下手,转而又继续看着面前的颜景,说:“不知道景哥找我过来什么事?若没事,我想先离开!”
  颜景却依旧未开口,那双可怖的眸子紧紧盯着面前的安雨潇,让安雨潇心里边毛毛的。
  他不知道颜景这一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明不是什么事请都没有了吗?难道说是他理解错了?这个男人并没有真正的放过他?刚刚那一切表现都是这个男人故意装的?
  安雨潇满腹疑虑。
  这时,安雨潇看见颜景突然靠近他,那双大手紧紧捏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面对着眼前的男人。
  颜景盯着安雨潇的唇,说:“你还真是不要脸!勾完我,就逃之夭夭,现在又把我的好友给迷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你到底想要勾多少男人才满意?你没男人不行吗?不行找我啊?干嘛还在三个月前一副忠贞烈男,背着包逃了?现在已经不流行这样了!”
  安雨潇瞬间气得睁大双眸,他猛地一甩头,把下巴从男人手指间解脱出来,他说:“你嘴巴放干净点,你没这些混蛋,凭什么把错全归在我身上?我哪里勾你们了?”
  颜景冷笑,他说:“你没错?你现在站在我面前就是你的错!露出一副委屈可怜的模样想要怎样?不就是等着我来欺负你!”
  安雨潇气得身子直发颤,他紧紧握紧双拳,冷道:“不是你把我掳来,我会站在你面前?如果莫先生不想看见我,烦请你让开,我想回去了!”
  “勾完,就想走?你在做梦吧!”颜景继续言辞羞辱着安雨潇,让安雨潇忍不住抬手就朝颜景脸上挥了一拳。
  颜景没有躲开,那一拳就这么硬生生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安雨潇意外的看着竟然不躲开的颜景,看着颜景被他打歪的脸,心里边喜忧参半。
  喜的是,这一拳他太解恨了;优的是,这个男人还堵在门口不让他走,这后边还不知道要发生些什么。
  他只期待这期间,洗手间不要有人进来。
  “打得很爽吧!”
  这个时候,男人突然这么说道,让安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