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7-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27

小心担待着,一定不能赢,就算被打死都不能赢。
  所以,他们这些拳手只能暗地放水,让那些权高位重的人当沙包打。
  所幸他打的都是普通拳,不用接待这些权贵客户,被当沙包的机会暂时还是没有遇见过。
  他也不想做这份高危险的工作,可是找来找去,却只有这份工作工资高,而且只需要他每天晚上十点钟到零点这两个小时去一趟就可以,时间不久,所以最后他一咬牙,就决定接这份工作,开始了白天晚上的辛苦忙碌。
  在拿到第一个月工资后,安雨潇就给安小小在这附近找了家幼儿园,让安小小去上学了。
  
  第063章 遇到熟人
  
  起初,安小小还不乐意,被安雨潇冷落了一个星期后,他就妥协了。
  安雨潇知道,这是小孩子的通病,野惯了,不习惯被老师管束。
  再加上安小小入学晚,跟那些已经接受教育的孩子都玩不到一块,所以安小小就不愿意去了。
  现在很多孩子都早早的被父母送进学校了,像安小小倒水才进学校的,已经很少了。
  自安小小去幼儿园之后,安雨潇也就轻松了不少,至少不用在上班时间,去顾着一个时时刻刻都会突然消失在他眼前的小屁孩。
  这天,天气有点不好,正下着雨,天色也黯淡不少,这样的天气游客也就很少了,安雨潇趴在柜台后面正打着盹,想要睡一觉。
  因为,前一晚安雨潇打拳回来,路上他的摩托车出了点小事故,耽搁了很久才到家。
  这会儿因为前一晚的睡眠不足,以至于今天一早来上班的他精神有些恍惚。
  趁着这会儿不会有顾客上门,安雨潇就躲在柜台下面补眠。
  这时……
  “没人吗?不想做生意吗?”
  一道很没礼貌的声音在柜台前响起,把安雨潇给震醒,他眯着眼睛站起身看着柜台前的两顾客,说:“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的?”
  其中一个看不清长相的年轻人拍着桌上,用那种尖酸刻薄的语气说:“你这店就是这样招待顾客的?”
  安雨潇被这人的话给说的一下子就醒了,他扒拉着头发,又把带着帽檐拉了起来,然后睁着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对方,说:“抱歉,刚刚有点走神,请问先生,你们需要点什么?我们这里有饮料,坚果,水果……”
  安雨潇一一向对面的一个很年轻一个年纪应该有三十的男人介绍着。
  刚刚因为没睡醒,安雨潇并没有看清站在他面前,语气有些咄咄逼人的年轻人的长相,这会儿彻底醒了,安雨潇这才看清对方的长相,这让安雨潇心头一震,脸色瞬间变得有些不好看了。
  年轻男孩穿着一件V领休闲T恤长袖和一件黑色牛仔裤,一双白色帆布鞋,头上还带着一顶鸭舌帽,挺衬男孩那张漂亮的脸,在看见那眉宇间的熟悉时,让安雨潇脸上的厌恶表情很明显。
  他朝年轻男孩身后抽着烟的男人看去,然后又默默收回视线,等着眼前人说出他们需要的东西。
  而年轻男孩在看清安雨潇的长相时,也愣住了,他看着面前的安雨潇,神色有些紧张,接着他转身就拉着身后的男人离开了。
  在出门时,安雨潇听见这个男人用特别温柔的声音问:“小清,怎么了?不是说渴了就想吃东西吗?”
  那个被叫做小清的男孩很不高兴的说:“这里的东西不好吃,我们去别家!”
  安雨潇冷哼了一声,说:“原本他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跟那个女人一样不要脸!”
  刚刚那个年轻男孩就是前段时间,抢了他家的那个小三所生的野种,叫安清。
  而刚刚那个三十多的男人,很明显是个有家室的人,因为他看见那个男人夹着烟的手指带着戒指,那是结婚戒指,也就是说男人是有老婆的。
  安清跟那个男人的关系,明眼人都可以瞧出来是怎么回事,细皮嫩肉的安清,和那个长相英俊沉稳成熟的男人,肯定是一对的情侣,离家很远来这旅游,顺便……
  哎……
  安雨潇无语的叹息一声,对他来说会在这看到这一幕还真是稀奇了。
  不过,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们做他们的,他做他的营业员,两者互不干涉。
  抛开刚刚那个小插曲,安雨潇拿着抹布开始擦着柜台,以及店内的桌子和椅子。
  正当安雨潇擦拭着门口的椅子时,身边突然站了一个人,看那衣服和鞋子,安雨潇就知道是谁,他头也不抬的问:“请问有什么需要?”
  那个人却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抱住安雨潇的肩膀,把安雨潇拉起来面对着他,他说:“刚刚看见的,你得从你脑子里清除掉!当做没看见!”
  安雨潇一听,冷笑了一声,说:“你能让我忘记,我就要忘记?那我也太没面子了吧!”
  “你!”安清恼了,他推了一把安雨潇,恶狠狠道:“你以为你说了,对我会有什么影响?我告诉你,就算你说了,我也不怕,我跟他什么都没有!”
  安雨潇乐了,他说:“既然什么都没有,那你还担心个什么劲?还特意跑到这来跟我说这些屁话有什么意思?我怎么听着有点不打自招的味道呢?”
  “安雨潇,我告诉你,你别在这恼怒了我,不然,我会让你尝到苦果子的!这么一个小店,随便找几个人来砸了,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安清很不屑地说道。
  安雨潇却笑得更欢了,他说:“砸店?你脑子没病吧?知道这家店的主人是什么身份吗?说出来吓尿你!”
  安清脸色瞬间变得五彩纷呈,看的安雨潇那个痛快,他转身继续忙他的事情去,也不管身后那个没长脑子,以为有钱就万事大吉的笨猪。
  也不打听打听这家店的主人到底是谁,真以为随随便便一家店就能开进旅游景点?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边已经没有了安清的身影,安雨潇也乐得自在。
  把抹布丢进水桶里搓洗了一番后,就晾在一旁。
  顾客依旧很少,但是因为刚刚安清的到来,使得店内地板上满是水渍,不得已安雨潇又得拿起拖把把地板上的水渍拖干净。
  忙了很久很久之后,安雨潇这才停下来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安雨潇一边靠在椅子休息,一边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名字——齐哥,这让安雨潇不禁笑了笑,他接通电话,就对着电话那头喊道:“齐哥,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安宇霄眉头不可察觉的皱了皱,他说:“齐哥,你知道的,我不能喝酒……”
  “这……”
  “能不能不去?反正我也不是打拳最厉害的那个,再说,我还有小孩要照顾……”
  “这……好吧,你不用派人过来了,我这边会安排好,我下班忙完事情后,就去找你。”
  安雨潇有些无奈的把电话挂了,因为不能碰酒的缘故,他很少跟他的老板齐哥出去应酬和聚会,还好齐哥对他挺照顾的,不会计较太多。
  当然,那是因为在有一次被逼着喝酒时,大家突然看见他脸上蹦出不少痘痘时,才知道他真的过敏,于是自那次过后,齐哥总会替他挡掉那些敬过来的酒。
  当然,那些痘痘是他自己故意弄出来的,而且还弄得特别吓人,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在一群男人间,推掉那一杯杯的烈酒。
  毕竟,男人喝酒那是再正常不过的,像他这样不喝酒的拳手是少之又少,要挡掉那些酒他不得不使出一些手段才行。
  可是今晚,齐哥跟他说,这一次的应酬他必须出席,因为有不少大人物过来,他们所有的拳手出席应酬才能让那些大人物觉得看重他们。
  齐哥还说,今晚会给他上果汁,一滴酒都不会让他沾。
  齐哥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拒绝?
  虽然还有小小要照顾,不过小小挺乖巧的,让他一个人抱着电视在家过一晚还是可以的,虽然齐哥说会派人来照看小小,可是他不大愿意有陌生人来他家,所以他拒绝了齐哥派人来他家。
  他倒是不担心小小在家出什么事,可说到底把一个五岁小孩独自留在家,他还是没办法放心。
  但是那边又推不掉,他又不能把小小带去那种场合,所以他只能把小小一个人留在家。
  在店里坐了一整天,总算熬到下班的时候,安雨潇把店内的事务做完之后,就把店门关了,然后去幼儿园接安小小去。
  每次,安雨潇去幼儿园时,总会看见安小小十分乖巧地站在校门口等他,不管等到多晚,他都不会乱走一步。
  或许是怕在这个只有他们两父子的地方,走丢了吧!
  这让安雨潇省心不少。
  走到校门口,撑着伞的安雨潇就朝安小小招了招手,喊道:“小小,这里!”
  安小小见安雨潇来接自己了,就立刻跟他身边看护他的老师摆手说再见,然后一脸灿烂的跑到安雨潇的伞下,他说:“爸爸,今天下好大雨哦!小小的衣服都被淋湿!”
  安雨潇就拍了拍安小小的脑袋,说:“肯定是你又在雨里乱跑了!回去看我不打你!”
  安小小一听安雨潇要打自己,就赶忙说:“没有没有,我没有在雨里跑,是同桌把伞上的水甩在我身上的!”
  “没说谎?”安雨潇故作不信的样子问道。
  安小小赶忙点了点头,说:“没说谎没说谎,真的!”
  “那好吧!爸爸就相信你一次!”安雨潇一脸认真道。
  安小小就笑了。
  一路上,两父子有说有笑的朝家里走去,清冷的雨中,透着一股温馨和谐的味道。
  大概五分钟的样子,两人就到家了。
  一进家门,安雨潇就给安小小倒了一杯水递到安小小手中,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他一边喝一边说:“小小,今晚自己乖乖在家呆着,好不好?爸爸晚上有点事要出门一趟,等下爸爸会把饭做好放在桌上,你饿了就自己去吃,知道吗?”
  
  第064章 齐哥
  
  安小小一听要自己在一个人在家,就把杯子放在桌上,用手抱着安雨潇的腿,可怜兮兮道:“爸爸,不要把小小一个人丢在家里好不好?小小一个人好怕!上次,小小想尿尿,可是拉不到灯,还摔了一跤呢!到现在小小都好怕,爸爸,你就带我一起去好不好?小小一定很乖很乖!”
  安雨潇听到安小小提到上次,他把安小小留在家时所发生的事情时,连他自己都心有余悸,他愧疚地蹲下,伸手摸了摸安小小的腿,问:“现在还疼吗?”
  安小小嘟着嘴轻轻地摇了摇头,那样子可把安雨潇给心疼的,要知道,那晚他急匆匆从外面赶回来时,在听到房内惊天动地的哭声时,他都吓得魂都快没了,心里边知道肯定是出事了,不然小小是不会哭成这样的。
  等他冲进房间,打开灯一看,就看见安小小跌坐在地上,膝盖处还磕破皮流血了。
  那时,他可心疼了,还特别告诉自己,今后一定不能把小小一个人留在家。
  可是今晚,他又要食言了。
  有些为难地看着面前一脸哀求的安小小,他垂下眼帘看着地面,脑袋里面正在纠结着。
  安小小又抓着安雨潇的衣袖晃了晃,说:“爸爸,小小真的会很乖的,爸爸让我待在哪我就待在哪儿,绝对不会乱跑一步!”
  安小小不断保证着,这让安雨潇心里便更加不忍心,他看着安小小,说:“不是爸爸不带你去,是因为那个地方不适合小小去,爸爸也不知道要把小小放在哪才合适!”
  “爸爸……你想想办法嘛,小小真的不想一个人在家,小小好怕……”安小小不断哀求着,那双乌黑晶莹的眸中隐约闪着泪光,看的安雨潇心里别特别心疼。
  他沉默片刻,就拿起手机拨通了齐哥的电话。
  电话接通时,安雨潇就对着电话那头说:“齐哥,可能要麻烦你一下了,一,我可能要把我儿子带过去,不知道你那里有没有地方安顿他?”
  “这样吗,那太好了,谢谢你,齐哥!那我等下……嗯?你来接我们?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我们打车过去就行的!”
  “那,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