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8-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18

从幸福小旅馆出来后,就直接驾车离开了。
  颜家别墅内——
  今天没有出任务的颜旻才刚刚起来,就意外的听见楼下管家的声音:“三少爷,你回来了!”
  哟,这小子,竟然还知道回来!
  穿着睡衣,颜旻就这么趴在二楼的栏杆上看着楼下刚刚进门的颜景,说:“还知道有这么个家啊?干脆别回来算了!反正这里有你没你都一样!”
  颜景抬头看了一眼颜旻,喊了一声‘大哥’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颜旻耸了耸肩,说:“我听小不点说,昨晚雨潇跟你在一起,怎么不见他人?”
  颜景却没有打理颜旻的问话,他只是提起放在沙发边上的固定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他就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句:“何叔,你过来一趟!”
  何叔?
  颜旻眉头动了动,眼底滑过一抹担忧,他问:“你生病了?”不然怎么叫何叔过来?
  何叔是他们三人的私人医生,当然也是他们爸妈的私人医生。
  颜景抬眼朝楼上的颜旻看去,他说:“没事就去找点事做,我现在没心思搭理你!”
  颜旻郁闷,他只不过是想关心关心这个弟而已,然而人家根本就不领情。
  无奈,他耸了耸肩,转身就往他的书房走去了。
  他还真有事情要做。
  老何很快就到了,在进门时,就慌慌张张的冲动颜景身边,开始左看右看,嘴里边着急的问:“三少爷,你这是哪里伤到了?赶紧给何叔看看!”
  颜景摆了摆手,说:“我没生病,也没有伤到,我叫你过来是帮我看一个东西!”
  何叔一听颜景没生病也没伤到,这才放心了下来,他在颜景旁边的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问:“少爷要让我看什么东西?”
  颜景伸手到裤兜里,从里面掏出他从垃圾桶里带出来的东西递到何叔面前,说:“你给我看看这个,这东西还有什么用途没?”
  何叔接过颜景手里的包装袋拿到眼前看了看,之后就乐了,他说:“少爷,这是预防有小孩的药啊!”
  颜景点了点头,说:“我知道这是什么药,我是问,这个药还有没有其他用途?”
  何叔又乐了,他看着颜景笑道:“少爷,这药除了预防有小孩,还是预防有小孩!能有什么其他用途啊!”
  “真没有其他用途?那男人吃了这药会有什么效果?”
  何叔赶忙看向颜景,问:“不会是少爷你吃了吧?”
  “不是我吃,怎么?是毒药?”
  何叔笑得更欢了,他说:“三少爷,这药怎么会有毒,更何况这个是女性用药,男人吃了没用的!”
  “没用?”颜景皱着眉头问道。
  何叔点了点头,说:“对,没用!少爷,是谁吃了这药吧?他怎么这么笨啊!”
  颜景却没有搭理何叔,他坐在沙发上沉默片刻后,就对何叔说:“何叔,如果没事,中午你就在这吃饭吧!”
  何叔摆了摆手,说:“我可没少爷你这么轻松,我手里事情多着呢!少爷要是这里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颜景点了点头,何叔就离开了。
  何叔一离开,一直躲在楼梯上面的安小小就‘蹬蹬蹬’的走了下来。
  他跑到颜景身边,问:“景叔叔,潇潇怎么没有回来?”
  
  第046章  安雨潇发‘疯’
  
  颜景撩起安小小的头发,一下一下卷着,他说:“他有点事,晚点回来!”
  安小小‘哦’了一声,就低下了头。
  颜景见安小小好像不大高兴的样子,就问:“你这是怎么了?你的潇潇不在,你就不开心了?”
  安小小抬眼瞅了瞅颜景,就又低下头,没说话,心里边却在说:他最怕爸爸又把他丢下一个人离开了!
  然而,安小小的预感是真的。
  安雨潇真的离开了,正确的说是从小旅馆出来后就没有回颜家。
  因为只包了五个小时的钟点房,到了时间时,老板娘就上楼去敲安雨潇的房门,让他退房,或者续费。
  安雨潇本来身上钱就不多,打算是在外面睡一下,养好精神再回颜家拿东西,然后带着小东西去找房子租。
  可是,出门的安雨潇太不幸运了,在过马路时,差点就被一辆轿车给送上西天了。
  原本心情不好,再加上身体上的不舒服,让积郁很久的安雨潇瞬间爆发了,他冲着那辆轿车,把颜景带给他的愤怒全发泄到那辆轿车上去了。
  “你他妈的会不会开车啊?领驾照了没?开车跟熊出没有什么区别!你不要命,别人还要命的好不好!有几个钱了不起啊?宝马谁开不起啊?开出来炫耀个什么劲啊!有本事你开一辆劳斯莱斯啊!车牌号弄个51888什么意思嘛,敢情是没钱才想着要发财啊!宝马是租的吧!要不是租的,你弄个88888的车牌号啊!真是……”
  还没发泄完,车主已经忍无可忍的走下车了。
  他走到安雨潇面前,怒道:“你他妈的发什么神经呢?被大款抛弃了吧这是!整一个泼妇样!真是丢人现眼!”
  耳熟的声音让安雨潇瞬间清醒了过来,他朝宝马车主看过去,这一看差点没闹出人命来,安雨潇几乎是疯了似得冲着面前的男人甩拳头,被对方慌手慌脚的给紧紧攥住了他的拳头。
  安雨潇原本因为一个晚上的折磨,再加上一大早就逃命似得逃回市区,就算睡了几个小时,体力还是没有恢复得彻底,这会儿被攥住拳头的他,就跟软绵绵的棉花似得被那个人给掀翻在地。
  瞬间,安雨潇屁股疼得差点背过气去了,他仇视的看着眼前让他厌恶的男人,怒道:“郑楠,我跟你没完!”
  在看到郑楠那一刻,安雨潇总算是明白‘物以类聚’这个成语的意思了。
  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
  妈的,这些个极品他总算是遇全了了!
  郑楠看安雨潇这模样,就跟疯子似得,想也没想就上车走人。
  他可不想在大街上跟一个疯子计较,太有失他楠少的身份。
  安雨潇见郑楠车子离开,不解恨的抬脚冲着空气踹了两脚,他龇牙咧嘴道:“郑楠,我跟你没完!你欠我的,我都要让你统统还回来!”
  若是没有再见到郑楠,或许安雨潇还不会想起要对付郑楠的事情,可是现在,因为头一晚被人强X,心里边的怒火还没处泄,第二天伤他很深的混蛋又出现在他面前,瞬间就让他燃起狠狠报复郑楠的念头,若是可以,最好连那个弓虽.女干犯也给报复了。
  可是,他到哪去找人对付这两人呢?
  一个是自以为很了不起的,另一个又是A市身份显赫的少爷,哪一个都不是现在身无分文毫无权势的他可以对付的了的。
  安雨潇特别气愤,懊恼。
  最后,安雨潇像是豁出去一般,在路上拦了一辆车,直接就奔安氏集团去了。
  他要威胁那个男人(指安印奇),让他给他找有权有势的人去对方郑楠和颜景。
  当安雨潇出现在安氏集团大门口时,理所当然的就被保卫给拦住了,安雨潇正要跟他们大吵时,就见原本在外地出差的颜昊正急匆匆的要进大厦里面去,于是他立刻冲着颜昊喊道:“昊哥,这里!”
  颜昊听到有人叫自己,就赶忙转身看过去,发现竟然是安雨潇。
  他赶忙跑过来,让保卫回自己的岗位,就看向有些狼狈的安雨潇,问:“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搞成这样?”
  安雨潇只是看向颜昊,问:“你不是出差去了吗?就回来了?”
  颜昊点了点头,说:“事情办妥了就回来了!你到底怎么了,给我说说!”
  安雨潇却摆了摆手,说:“你甭管那么多,你就告诉我,这个A市,谁最厉害?”
  颜昊见安雨潇情绪颇不稳定,就拉着安雨潇走到一旁没人的地方,问:“你到底怎么了,说给我听听,说不定我能给你出出主意!”
  “你能帮我的就是给我找一个这个A市最厉害的人,帮我解决两个人,我就万分感谢了!”
  “解决两个人?是谁?”颜昊瞬间严肃了起来。
  安雨潇突然无法开口了,总不能让他说,他要对方他的弟吧!
  最后,在颜昊催促的眼神下,他只含糊的说了几句,就说:“算了,你要是帮不了就回公司忙去吧!我自己再想想办法!”
  说法,安雨潇趁着颜昊不注意,就跑了。
  颜昊满脸担忧的看重安雨潇的背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边,颜景也从他手下得到消息,安雨潇正到处发疯呢!说是要找人对付他还有郑楠。
  坐在沙发上的颜景冷笑地看着某个地方,片刻后,趁着安小小去拿吃的功夫,就起身去车库取了车离开了家。
  颜景撩起安小小的头发,一下一下卷着,他说:“他有点事,晚点回来!”
  安小小‘哦’了一声,就低下了头。
  颜景见安小小好像不大高兴的样子,就问:“你这是怎么了?你的潇潇不在,你就不开心了?”
  安小小抬眼瞅了瞅颜景,就又低下头,没说话,心里边却在说:他最怕爸爸又把他丢下一个人离开了!
  然而,安小小的预感是真的。
  安雨潇真的离开了,正确的说是从小旅馆出来后就没有回颜家。
  因为只包了五个小时的钟点房,到了时间时,老板娘就上楼去敲安雨潇的房门,让他退房,或者续费。
  安雨潇本来身上钱就不多,打算是在外面睡一下,养好精神再回颜家拿东西,然后带着小东西去找房子租。
  可是,出门的安雨潇太不幸运了,在过马路时,差点就被一辆轿车给送上西天了。
  原本心情不好,再加上身体上的不舒服,让积郁很久的安雨潇瞬间爆发了,他冲着那辆轿车,把颜景带给他的愤怒全奔着那辆轿车上发去了。
  “你会不会开车啊?领驾照了没?开车跟熊出没有什么区别!你不要命,别人还要命的好不好!有几个钱了不起啊?宝马谁开不起啊?开出来炫耀个什么劲啊!有本事你开一辆劳斯莱斯啊!车牌号弄个51888什么意思嘛,敢情是没钱才想着要发财啊!宝马是租的吧!要不是租的,你弄个88888的车牌号啊!真是……”
  还没骂完,车主已经忍无可忍的走下车了。
  他走到安雨潇面前,怒道:“你发什么神经呢?被大款抛弃了吧这是!整一个泼妇样!真是丢人现眼!”
  耳熟的声音让安雨潇瞬间清醒了过来,他朝宝马车主看过去,这一看差点没闹出人命来,安雨潇几乎是疯了似得冲着面前的男人甩拳头,被对方慌手慌脚的给紧紧攥着了他的拳头。
  安雨潇原本因为一个晚上的折磨,再加上一大早就逃命似得逃回市区,就算睡了几个小时,体力还是没有恢复得彻底,这会儿被抓着拳头的他,就跟棉花似得被那个人给掀翻在地。
  瞬间,安雨潇疼得差点背过气去了,他仇视的看着眼前让他厌恶的男人,怒道:“郑楠,我跟你没完!”
  在看到郑楠那一刻,安雨潇总算是明白‘物以类聚’这个成语的意思了。
  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
  妈的,这些个极品他总算是遇全了了!
  郑楠看安雨潇这模样,就跟疯子似得,想也没想就上车走人。
  他可不想在大街上跟一个疯子计较,太有失他楠少的身份。
  安雨潇见郑楠车子离开,不解恨的抬脚冲着空气踹了两脚,他龇牙咧嘴道:“郑楠,我跟你没完!你欠我的,我都要让你统统还回来!”
  若是没有再见到郑楠,或许安雨潇还不会想起要对付郑楠的事情,可是现在,因为头一晚被人强X,心里边的怒火还没处泄,第二天伤他很深的混蛋又出现在他面前,瞬间就让他燃起狠狠报复郑楠的念头,若是可以,最好连那个男人也给报复了。
  可是,他到哪去找人对付这两人呢?
  一个是自以为很了不起的,另一个又是A市身份显赫的少爷,哪一个都不是现在身无分文毫无权势的他可以对付的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