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9-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129

的恐慌
  
  谷乐乐的话让颜景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禁震动了一下,他冷着眸子看着前方,嘴里边冷冷道:“你的保证呢?你不是说不会离开他身边吗?怎么他还是不见了!”
  听到颜景的质问,谷乐乐没反驳,他知道发生这一切和他脱不了干系。
  若不是他跟那个局里较劲,他也不会离开餐桌,也就不会让潇弟一个人离开包厢去上厕所。
  现在的他很是自责,他期待着把安雨潇劫走的人不要伤害到安雨潇,不然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自己。
  他说:“莫老大,是我没看好潇弟,错在我身上,我一定会负起责任,我已经派……”
  然而,谷乐乐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的颜景就已经把电话给切断了。
  因为,颜景已经没兴趣听谷乐乐的忏悔了。
  这让谷乐乐心里边更加自责不已,他能够理解颜景此刻的心情,所以在颜景挂断他的电话之后,他就赶忙联系他手上的关系开始四处寻找安雨潇。
  挂断电话后,颜景用手狠狠拍了拍方向盘,怒道:“妈的!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阿振,要找到一个人,最快需要多久!就在本市!”
  祁振不知道颜景为何突然变得如此狂躁,他想了想,回答道:“这个可说不准!但是我可以给你找出他来!”
  “那你觉得若是傲先生出手呢?”颜景一脸冷然的看向祁振问道。
  祁振眉头一皱沉吟片刻,回答:“应该会很快!他的势力那么大,应该不是问题!”
  “那好!看来,我们以后依旧会是很好的搭档了!”颜景看着前方冷冷说道。
  祁振微微一怔,片刻后他明白了颜景话里头的意思,他问:“难道你想继续让傲先生出手?”
  颜景没说话,而是直接用行动回答了祁振的问题,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在电话接通那一刻,颜景对着电话那头,很了冷静的说道:‘什么条件?’电话那头的傲先生问得干脆利落。
  “帮我找我的爱人——安雨潇!我希望半个小时之内得到消息!”颜景说出他的条件。
  ‘没问题!等我好消息!’
  那头的傲先生说完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颜景收起手机后,又再一次感觉到胸口胀胀的难受,他捂着胸口侧头看向祁振,说:“阿振,要不你先回去,我得去处理一下潇潇的事情!”
  祁振就说:“我可以在这帮你忙!”
  颜景却摇了摇头,说:
  “真要帮忙,就去帮把我的一些没有处理好的事情处理掉!”
  祁振说:“真不需要我帮忙?”
  颜景又是摇头。
  祁振就点了点头说:
  “那行,你自己注意点,需要帮助就尽管给我电话!那我先走了!”
  说完,祁振就打开车门下车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祁振,颜景很快就发动了车子离开了原地。
  他现在得赶紧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快要炸掉一样,让他呼吸很是困难,特别的难受。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从最开始在傲先生那里,他的胸口轻微难受之后,到现在情况越变越严重。
  原本,他是不需要祁振离开的,毕竟有祁振在他就多一个帮手。
  可是他身体这突然的状况让他不得不把祁振支开,他想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休息一下,说不定过一会儿就能恢复。
  于是,他开车到他住的地方,打算一边休息一边等着傲先生给他传来好消息。
  一到住的地方,颜景就觉得胸口越来越胀了,窒息感也越来越强烈,就好像下一秒他就要魂归西天了。
  因为身体的不适,痛苦的颜景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水。
  他捂着胸口,蹒跚的走进房间,此刻的他感觉自己的神智有些恍惚,眼前所有的东西开始在他面前晃动着,开始是出现双影,再之后变成三个影子,然后四个影子……
  到最后,颜景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就这么晕倒在床边了。
  晕过去的颜景感觉到自己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正躺在地上,知道自己在等傲先生的电话,可是他却这么也睁不开双眼。
  他很着急,因为他怕自己会晕倒很长时间,从而错过了傲先生打电话过来告诉他安雨潇所在地。
  他很努力的睁开双眼,但是始终都是徒劳。
  潇潇……
  想到身陷囹圄的安雨潇,颜景觉得自己很没用,竟然让自己的爱人屡屡陷入危险境地。
  潇潇……
  颜景不断的在心里边念叨着安雨潇的名字。
  不知道过了多久,双眸紧闭的颜景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窜入他的脑袋里,紧接着他感觉脑袋里一阵混沌,很是难受。
  他想叫出来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奋力的挣扎着,但是他知道他的身体并没有动,只是他的意识在挣扎而已。
  就在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也快要炸掉的时候,突然一道清凉的感觉注入了他的全身,让他紧绷的神经一个个得到释放,最后整个身子都放松了下来。
  舒服……
  这是颜景那一刻的唯一感受。
  然而,当颜景睁开双眸的那一刻,他却没有立即从地上坐起来,而是看着天花板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约五分钟之后,颜景才面无表情的坐起身,他站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颜景漠然的低头伸手掏出手机,在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时,他举起手机接通了。
  ‘广阳街平民窟54号!你的爱人在那!’
  颜景张嘴吐出了两个字:“谢谢!”
  说完,他就把电话给挂了,紧接着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竟然才十五分钟……
  他勾起唇角冷冷一笑。
  ……
  安雨潇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在发冷,他缩了缩身子想要给自己取暖,却发现自己的身子根本就动弹不了,好像被什么东西禁锢着身子似的。
  他动了动双腿,根本就没办法移动。
  他这是怎么了?安雨潇心里边想着。
  努力睁开双眸,安雨潇想看看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哪?为什么会这么冷?
  终于,安雨潇睁开了双眸,却很快又闭上了。
  因为,他看见一道特别刺眼的灯光正对着他照着,照得他眼睛有些受不了。
  之后,他又尝试着睁开双眸,在慢慢适应了眼前光线之后,他才看清了他此刻的处境。
  他竟然在一间很破旧的民房里面,而他此刻正躺在一张床上。
  他的双手也被绑住了,他的腰间还绑了一条很粗的皮带,可以说他整个人就像砧板上的鱼肉般,任人宰割。
  然而下一秒,安雨潇就开始惊恐了。
  因为他发现让他感觉到冷的源头了,他那微微凸起的肚子竟然就这么光溜溜的暴露在空气中。
  而他身上却只着一件单薄的棉衣。
  在这零下几度的冬天,让他穿这么点什么都没有盖就这么躺在一张床上,不冷才怪!
  但是,他并不在意冷与不冷,他恐慌的是他那暴露在空气中的肚子。
  那种感觉太不好了,就好像下一秒就会有人拿着刀对他开膛破肚,然后……
  不!
  安雨潇大惊失色,他摇着头大喊道:“寒星!寒星!你快放开我!”
  “小雨,你怎么了》?为什么露出那么害怕的表情?我又没对你做什么!”
  寒星并没有在其他地方,他一直都坐在这间房子里面,只是躺着的安雨潇没有看见而已。
  听到寒星的声音,安雨潇赶忙侧头寻找着寒星的身影,在看见距离他一米处的黑暗地方看见一个人影时,他立刻喊道:“寒星,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先把我放开好吗?大冬天的,你不让我穿衣服很冷的!”
  说完,安雨潇祈求的看向寒星,希望寒星能够给他松绑。
  然而,寒星却是摇头笑了笑,他说:“小雨,我会放了你的,但不是现在……”
  
  第209章 狠心
  
  安雨潇听着寒星说着这句话时,全身冰凉一片。
  他战栗着身子看着慢慢站起身从黑暗中朝他走来的寒星。
  当寒星整个人完完全全暴露在灯光之下时,安雨潇的双眸瞬间睁的大大的。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寒星身上的装束,声音颤抖道:“寒星,你想做什么?”
  寒星微微一笑,说:“你觉得呢?”
  安雨潇睁着眼睛看着寒星身上穿着的淡蓝色手术服,以及被寒星施予法力而慢慢从不远处拖过来的移动架子,架子的托盘上放着各式各样的医用工具,看得安雨潇脊背发凉。
  他说:“寒星,你不会是想伤害我肚子里的孩子吧?”
  寒星微微挑了挑眉,说:
  “我不喜欢看见我爱的人怀上其他男人的孩子!第一次失手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失手了!”
  “第一次?”安雨潇狐疑。
  寒星就说:
  “对,我早就想把你肚子里的孩子弄掉,那次带你去我租的房子,给你带了一碗粥,那可是我加料的一碗粥!本来那一次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没了,却不想楼顶上掉下来的东西倒是把我的计划给打断了!不过这一次,我看还有谁能打断我的计划!小雨,别怕!我会很小心的,一定不会让你感觉到疼!”
  听到寒星的话,安雨潇脑中瞬间浮现了那一次他被寒星救出监狱的那一晚,他去寒星租的房子休息,后来寒星的确给他带了一碗粥,不过因为门外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他一个手抖,碗里的粥全撒了。
  却不想,那道声音竟然救了他肚子里的孩子……
  但是今天……
  他还能这么幸运吗?
  安雨潇看着几乎是五花大绑的自己,觉得希望很渺茫。
  “寒星!你……你别冲动!”安雨潇试图能够唤醒寒星的理智。
  然而,寒星却像是没听见一样,转身自顾自的去挑选手术刀。
  看着被寒星拿在手上,闪着寒光的手术刀,安雨潇几乎是要晕过去了。
  脑中已经幻想到自己被寒星开膛破肚的场面,那血腥的场面让安雨潇不禁挣扎了起来,嘴里边喊道:“寒星,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我现在已经不是你要找的那个小雨了,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我也很感动你对你心中那个小雨的痴情,但是我真的不是他!或许我的外表和他长得像,又或者还有前世的纠葛,可是在经过时光洗礼,很多事情都会改变的!”
  “小雨,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松的说出这种话来?你太伤我的心了!小雨,你变了,你真的变了!我不甘心,好不甘心!我很爱你啊!”
  寒星神色有些失常地转头看向安雨潇说道,之后他突然扑向安雨潇,紧紧抱着安雨潇的身子伤心地哭泣着,让安雨潇怔愣着。
  ‘喵~~~’
  这时,一道猫叫声在这普通的民房内响起,安雨潇循着声音看过去,就看见了那只总是让他觉得很不自在的黑猫。
  寒星也听见那只黑猫的声音,他站起身抬手揩了揩眼角的泪水,就把视线移到黑猫身上,他说:“这一次,不准你再阻止我!”
  安雨潇奇怪的看着和黑猫说话的寒星,不知道寒星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寒星说完后,那只黑猫跃上桌子趴在那看着被绑在床上的安雨潇,说:“主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属下不会再阻止了!”
  听到黑猫这么说,寒星这才收回落在黑猫身上的视线,转而又看向安雨潇,他说:“小雨,我要开始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恢复没有怀孕的状态,到时我带你离开这里,到没人找得到我们的地方开开心心生活着,到时咱们一起努力,生个大胖小子出来!”
  说到这,寒星是一脸的向往,那模样让安雨潇有那么瞬间心很痛。
  总觉得这样痴情的寒星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他撇过脸看向一旁,不敢再去看寒星脸上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