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2-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122

有些不好。
  当再一次从林琳口中得知自己儿子跟一个男人搞在一起,倪玲的心沉了沉。
  这事情她一定会管到底的!她不能让一个男人毁了她儿子的前程!
  林琳听倪玲的询问,就说:
  “他告诉我,他必须跟景在一起,不然他就没钱养孩子!阿姨可能不知道,那个时候,安先生跟他父亲关系很不好,已经离家五年了,还是前不久才回来的!阿姨,你想想,安先生今年才二十一岁,也就是说离家出走的年纪是十六岁,才十六岁,又是个没有吃过苦的少爷,出门在外,怎么捞钱生活?”
  “你是说……”倪玲震惊。
  林琳点了点头,说:
  “阿姨,他喜欢男人,肯定是真的,我可是知道这世上有种职业叫MB,就跟妓女一个意思!”
  “M……B?”倪玲有点不可置信。
  林琳继续道:
  “阿姨,这话我可没有一句话是胡编乱造的,是有人亲口告诉我的!那个人还是安先生的亲弟弟呢!就是他父亲在外面的私生子!”
  “天啦……安先生竟然……竟然是这种人?”倪玲彻底惊呆了。
  林琳又继续加把火道:
  “那个安小小我可是知道他是安先生的亲生儿子,这个是有亲子鉴定的!”
  “什么?!小小和安先生也是有血缘关系?那……上次小景拿过来的亲子鉴定书是怎么回事?”听到这,倪玲顿时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听得她都糊涂了!
  倪玲不希望这是真的,她好不容易盼到一个孙子,而且又是那么可爱乖巧懂事,她很喜欢啊!
  听到倪玲口中的亲子鉴定,林琳神色如常地问:“那阿姨自己有没有亲自去验证过呢?”
  倪玲愣住了,片刻后她摇了摇头,说:
  “没,我那时候很相信小景不会拿颜家血脉开玩笑,所以就没去验证!”
  林琳立刻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
  “阿姨,你真是糊涂啊!你……哎……你们都着了那个男人的道了!”
  倪玲被林琳这么一说,这下就更加不得了了,她说:“难道……小景那份是假的?”
  林琳点了点头,说:
  “阿姨,那小孩是很像小景,我第一次见着他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这世界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不可能见着像的人,就说是亲戚吧!”
  倪玲听林琳这话,就更着急了,合着她儿子真的和一个外人联手欺骗他们?
  想到这,倪玲又想拿手机打电话给颜景,却被林琳给拦住了,她说:“阿姨,你也别冲动,你要是不信,咱们可以先去探探虚实再做决定!反正,我是不相信那孩子会是景的儿子!而且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景最近遇上的一系列麻烦,肯定是跟那个男人的前情人有关,看到那个男人勾搭上了景,他的前情人不甘心,就来整景!记得那个新闻吗?那个时候我是在场的,那个冒充颜景的男人来找我,说他是颜景,还故意跟我走得很近,后来真正的景出现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是被利用了!阿姨,你想想,那个男人为什么要冒充景来跟我套近乎?”
  倪玲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林琳就说:
  “他就是想让安先生看见颜景跟我在一起,让安先生误会颜景然后跟颜景分手,这样他就可以趁机而入把安先生追回去!”
  “竟然,竟然是这样!这……这太不要脸了吧!我儿子怎么会看上这种烂人?”倪玲气得破口大骂。
  林琳见倪玲真的信了,瞎编的话一套接着一套,但是为了真实可信,她说:“可是后面真正的景出现了,所有的误会又解除了,那个冒充景的男人见事情败露了,就破罐子破摔,直接拿各种事情来抹黑景!就因为这样,我才来找你的,我想告诉你,我可以直接帮景把最近所有的麻烦解决掉,让你们没有后顾之忧,也让景不会有麻烦缠身!还有,阿姨,你也先别急,咱们先去亲自验证这事再说!什么事情没有比自己看到听到的更准确的!”
  倪玲点了点头,就着急的下床,她说:
  “那赶紧了,我们现在就去把那个安先生约出来问问!”
  林琳就拉住倪玲,说:“不如等叔叔醒来再去也不迟!”
  你冷却已经等不及了,她说:
  “没事,等下我让小昊过来照顾你颜叔,小景的事情一天没有解决,我就一天睡不着!”
  听出倪玲的坚持,林琳就点头说:
  “那好,阿姨,在见那个男人之前,我先带你去见见另外一个人,就是那个男人的弟弟,先听听他怎么说,咱们再去找那个男人对质也不晚!”
  “那赶紧吧!现在就去见他的那个弟弟!我倒要听听那个表里不一的男人到底瞒了我们多少事情!?又瞒了我儿子多少事情!”
  倪玲现在对安雨潇已经彻底恨透了,在听到林琳说颜景这段时间遇到的所有事情都跟那个男人脱不了干系,整个人就气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安雨潇抓出来狠狠的骂一顿,再让安雨潇离开她儿子,最好以后都不要再在A市出现!
  
  第199章 安清现身
  
  正在安印奇办公室陪着安小小玩耍的颜昊突然接到倪玲十万火急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医院陪着父亲。
  颜昊问她去哪,倪玲只说了句‘我跟琳琳……’就突然听到那头把电话给切断了。
  颜昊觉得倪玲的话还没说完,可能是被谁打断了,又或者是被阻止了,所以才把电话给挂了。
  想到倪玲提到的林琳,颜昊微微蹙着眉头看着手里的手机。
  有些事情,小景不知道,可是他却知道。
  就比如,林琳背地里照过雨潇这件事,他是知道的。
  其实他也是无意中看见的而已,是在一家咖啡厅里面,不过那个时候他因为是代替安印奇去跟客户谈合同,所以就没有在意那么多。
  后来那次,他妈认小小做干孙儿那次,林琳也来了,他又是无意中看到林琳拦住上厕所出来的安雨潇,看林琳那模样很是傲慢,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点什么。
  他猜想,林琳可能是察觉到小景和雨潇两人之间的事情了,才会三番五次的找到雨潇,应该是想阻止雨潇跟小景在一起。
  他那时是打算,若是林琳再去找雨潇,他就会去提醒一下小景,让他好好处理这件事。
  不过后面他倒是没有再看见林琳找雨潇的麻烦,时间一久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
  而刚刚……
  妈说她要跟林琳……不知道是跟林琳去干吗?
  应该是他想多了吧?颜昊这么想着。
  他看着一旁正跟着小小讲故事的颜晟,说:
  “大哥,你在这陪着小小,我回医院陪爸去!”
  “妈呢?”颜晟抬眼看向颜昊问道。
  “跟林琳出去干什么去了,她也没说!”颜昊回答。
  颜晟点了点头,他说:“去吧,小小这有我就成!”
  听颜晟这么说,颜昊就低头在安小小脸上亲了亲,说:“小小,二伯去医院看爷爷哦!等吃完大餐,你也跟着大伯来医院看爷爷吧!”
  安小小很用力地点了点头,说:“嗯!”
  之后,颜昊就离开。
  ……
  林琳带着倪玲来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一家茶楼,其实就是上一次安雨潇来过的那家茶楼,名叫——前世今生茶馆。
  茶馆内的生意依旧很冷清,没有什么客人。
  两人女人走进去时,踩地的高跟鞋跟声顺便打破了茶馆的冷清。
  一位靠在柜台上差点睡着了的女服务生被这道声音给吵醒了,她赶忙露出一个很职业的笑容迎了出来,双手很优雅的搁在身侧立在了倪玲和林琳面前:“两位客人有预定座位吗?”
  林琳指了指已经有人坐的某个角落,说:
  “我们的位置在那,你等下泡壶茉莉花茶送过来吧!”
  说完,林琳就挽着倪玲朝那个角落走去。
  而此刻,已经有个身穿黑色卫衣,头顶上带着黑色鸭舌帽的男孩正局促不安地坐在那,那双漂亮的眸子正防备的四处看着,就好像在躲什么人似的。
  当看见朝他走来的林琳以及林琳身边的倪玲时,原本还焦躁不安的男孩瞬间松了一口气。
  他抬起头,把他那张漂亮的脸露在光线下,接着又站起身看向林琳,说:“林小姐,你终于来了!”
  男孩的声音带着点讨好,让林琳有那么瞬间露出一抹鄙夷的神色,但很快又被她收敛了起来。
  对她来说,她不能把她不好的一面暴露在她未来的婆婆面前。
  因为,在倪玲心中,她一直都是个很不错的儿媳妇,而她也这么认为的,会变成现在这样,全都是因为那个贱人,不然她一个大家闺秀,哪会像个怨妇似的,成天想着怎么把那个贱人扳倒?
  对!就是因为那个贱人,她才会变成这么不堪的!
  林琳把自己最近所做的一切事情全部都归到安雨潇身上,心中的怨恨变得越来越大。
  她摆出友好的笑容看向眼前的漂亮男孩,说:“安清,让你久等了!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人,她是颜景的妈妈,这一次过来就是想找你了解点事情,希望你能够帮个忙,把你所知道的事情都能告诉我们!”
  安清点了点头,说:“只要是我知道的我肯定会告诉你们!”
  倪玲从看见安清的那一刻,就一直在打量着安清,还别说,这个男孩跟安先生长得有那么点像,而且都是姓安,看来真的是安先生的弟弟?
  三人入座后,倪玲就开门见山道:“你是安雨潇的弟弟?”
  倪玲毕竟是豪门夫人,见过的大场面多了去了,在与人打交道中,也自有她自己的一套相处手段。
  在看见安清的那一刻,就几乎把安清的里子看清了,知道眼前的男孩是个没有经历过大世面的人,心里边自然是腾升起人上人的感觉,说出的话无形中也带着些威严,让对面的安清果然有些招架不住,显得有些怯懦了。
  他迟疑了一下,才点了点头,回答道:“对,不过我和他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
  倪玲点了点头,她没有去揭安清是个私生子的事实,她知道有些事情得适可而止,不然接下来的谈话可能得不到很好的结果。
  她侧头看了看身边的林琳,就见林琳很默契地开口问了句:“安清,你哥是不是在缠着一个叫颜景的人?”
  安清点了点头,说:“这个我早就知道了,怎么?你们也发现了?”
  倪玲一听安清口中的那句‘你们也发现了’,胸口瞬间就冲上了一团怒火,气得不行了。
  她儿子被一个男人给缠了这么久,她这个做妈妈的却一直都不知道,反倒是旁人都看得一清二楚,更可气的是惊人没人来告诉她这件事。
  “你哥是什么时候开始缠上我儿子的!”倪玲不相信自己而自己会跟一个男人去谈恋爱,在听到林琳用‘缠’这个字形容,她也跟着这么说。
  在她认为,自己儿子会走错路,肯定是被那个不要脸的男人给带的。
  在面对倪玲时,安清又不由自主的露出惧怕的表情,他回答:“都在一起快一年了吧!他们可真会隐藏,竟然到现在才被你们发现!”
  无疑,安清这句话又成功让倪玲愤怒了。
  她冷着一张脸看着安清,又问:
  “那安小小那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他真是你哥的亲生儿子?”
  安清点了点头,说:
  “是的,他的确是我哥的亲生儿子,是他十六岁那年,在外面鬼混跟一个夜店坐台小姐搞出来的!”
  “你说,是你哥跟一个妓女鬼混搞出来的!!!”倪玲瞬间气炸。
  她儿子……她最爱的儿子,竟然被一个贱人骗成这样,还傻傻的配合那个贱人欺骗他们一大家子的人,真是愚蠢啊!
  倪玲一想到自己儿子被一个不要脸的男人给欺骗了,心里边那个恨啊!
  再者,又想到自己也间接地让那个人耍的团团转,送来一个跟她儿子长得很像的小孩,还有一张假的亲子鉴定,她就乐颠颠的认一个贱人所生的儿子为孙子,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