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16-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116

 安雨潇被颜景捏的身子有些发软,他推了推颜景搁在他腰间的手,说:“拿开!痒死了!”
  “那你快说!不然,我就继续挠你!”
  安雨潇赶忙投降道:
  “好,我说!我说就是了!你别挠!”
  颜景就停下手里的动作,等着安雨潇说出来。
  安雨潇现在心里边很激动,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怀双胞胎,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刚刚那个医生说,我可能怀了双胞胎!”
  “双胞胎!!!你说的是真的!”颜景一听,整个人就激动得不行。
  “那位医生是这么说的,他说让我过几天去他的医院检查检查,确定是不是双胞胎!”安雨潇也很激动。
  他希望,那个医生说的是真的。
  “好!好!要检查,一定要检查!现在去……哦,不,是过几天去……”颜景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了。
  他兴奋地看着眼前的安雨潇,又低头狠狠的在安雨潇脸上亲了几口,说:“不行,我得把你送到我大哥二哥那里去,若是我没时间在你身边,就让他们来照顾你!”
  “那不是很快就会被他们知道我怀孕的事情?”安雨潇担心道。
  听出安雨潇的担心,颜景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潇潇,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听完之后,别生气好吗?”
  看着颜景一副很严肃的表情,安雨潇也跟着认真起来,他问:“什么事?”
  颜景斟酌片刻后,说:
  “我已经把小小的身世告诉我爸妈了,他们也认回了小小!”
  “你!”安雨潇震惊,他沉默片刻后,问:“那……他们是什么反应?”
  颜景回答:
  “当然是高兴了!你没看见我妈那个样子,开心的不得了,就差拿着大喇叭告诉所有人了!”
  “他们很开心……”安雨潇喃喃道。
  颜景点了点头,说:
  “当然高兴了!他们盼孙子盼了不知道有多久!”
  “那他们就没问孩子是谁生的?”安雨潇脸色有些变。
  颜景看出安雨潇的担心,他赶忙安抚道:
  “放心,我没有把你的事情说出来,我想等你回来听从你的意见再做决定!之所以会这么早把小小的事情说出来,是因为我想让我妈断了给我和林琳牵线的念头!也是我向你表忠心的行为,我只想通过这个举动给你一个承诺!我只要你!”
  听着颜景的话,安雨潇感动了,他勾起唇角微笑着看着颜景,说:“你的承诺,我收下了!”
  颜景一听也跟着笑了起来,紧接着他又开口道:“虽然没有跟我爸妈提起你的事情,但是我大哥和二哥都知道我们俩的事情,所以我把小小是你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啊?那……他们会不会觉得我是……怪物?”安雨潇一听,原本还挂着笑容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颜景赶忙道:
  “没有,他们没有这么认为!只是很震惊罢了!潇潇,你别太自卑了,没有人会看不起你的!”
  安雨潇却还是一脸落寞的看着地面,他说:
  “别安慰我了!一个会怀孕的男人,没人会看得起的!”
  “潇潇……”颜景有点无力感。
  安雨潇却又勉强笑了起来,他说:
  “还是不要打扰晟哥和昊哥了!他们也挺忙的!”
  “不行!你一个人呆着,我会不放心的!”颜景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那我就不一个人呆着,我暂时回家好了!我家就有很多人,你可以放心了!等到事情解决了,肚子又掩不住了我就出来!”安雨潇还是不愿去他们三兄弟的家。
  他觉得,就算颜景的两位哥哥不说,可心里边肯定还是会有其他想法的,他不想让自己这样奇怪的身子暴露在其他人面前,所以他不会去他们三兄弟的家。
  颜景无奈,他看着毫无回转余地的安雨潇,说:“潇潇,你不用想太多,其实安叔他也知道你怀孕的事情,而且他从你出生那一刻开始,就知道你特殊的体质!”
  “我爸他……”安雨潇惊愕的看着颜景。
  颜景点了点头,说:
  “安叔他知道小小是你生的,这不是我说的,是安叔自己告诉我的!”
  “怎么会这样……我爸他怎么也会知道?”安雨潇低着头不可置信道。
  颜景就把安印奇跟他所说的那段关于隔代一个阴阳人的事情告诉给了安雨潇,安雨潇听完之后,心里头除了震惊之外,还有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原来,他的特殊体质竟然是这样来的。
  他还真不知道他安家家族竟然会有这么奇怪的遗传,曾经他还真没听说过这件事,爷爷在世的时候,也没见爷爷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现在突然听颜景说,他爸抖出他们安家这么已经一件秘史,他是半信半疑。
  “这样……我还不知道……”安雨潇抹了一把脸吐了一口气说道。
  “潇潇,别想太多,就算如此,你也是安叔心中最棒的儿子!是我颜景最爱的人!”颜景安抚着安雨潇说道。
  “那如果我不是这样的体质,不能替你生孩子,我还会是你最爱的人吗?”安雨潇抬头看着颜景,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冷。
  颜景微怔,他看着突然变脸的安雨潇,说:“当然!”
  “别说那么早,很多事情不是随便说说的!”安雨潇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就变差了。
  他在想,或许颜景爱上他真的是因为他特殊的体质,若是他没有这个特殊体质,说不定颜景根本就不会看他一眼。
  难道说……
  这个男人把他当女人用?
  想到这,安雨潇突然涌上浓浓的自卑感,还有愤怒。
  果然是这样子吗?
  颜景错愕地看着安雨潇时而忧伤时而愤怒的样子,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说错了。
  他把安雨潇拥进怀里,问:“潇潇,你怎么了?”
  然而,安雨潇却狠狠的把他推开,紧接着安雨潇背起颜景放在地上的包朝门口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说:“我想静一静,你别跟上来!”
  “潇潇!”
  “你别过来,我说了,我要一个人静静!”安雨潇大声吼道。
  颜景站在原地没再往前,他担忧地看着安雨潇,说:“潇潇,你怎么了?怎么突然不高兴了?是不是怪我把你的情况告诉我大哥和二哥?如果是这件事,那我想你道歉,你别生气!”
  “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把我当女人看,因为我会生孩子,所以你才跟我在一起!”安雨潇有点悲哀的说道。
  颜景愣了,这……是怎么了?
  潇潇他?
  “潇潇,不是这样的,我是真爱你!”颜景看着安雨潇说道。
  安雨潇却是冷冷看了他一眼,说:
  “你以为我会信!好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别跟着!”
  说完,安雨潇就背着包跑出了颜景的家门。
  颜景赶忙跟了上去,却不知为何,安雨潇已经不见踪影了。
  怎么这么快?颜景惊愕。
  他慌乱的站在原地,而后他掏出手机给谷乐乐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颜景就对着电话那头的谷乐乐说:“谷乐乐,你哥还在不在你身边?”
  ‘在,什么事?’谷乐乐一听到颜景找他哥,立刻就意识到可能是安雨潇出什么事了,于是他赶忙把手机递给他哥。
  谷希拿着电话后,就对着电话这头的颜景,问:‘颜先生,请问你找我什么事?’
  颜景就把刚刚安雨潇奇怪的反应说出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
  还没说完,颜景就听电话那头的谷希轻笑了一声,紧接着谷希说:‘怀孕的人,其实是很脆弱的,脾气反常也是正常的,所以我才会让你打起百分百精神照顾他,在他情绪反常的时候,你别跟他对着来,尽量顺着他!’
  “这样?”
  ‘对!就是这样,你赶紧去把他追回来,别让他出什么意外!’
  “谢谢你,古先生,我明白了!”
  说完,颜景就把电话给挂了。
  经谷希这么说,颜景立刻明白安雨潇刚刚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了。
  或许是心里边的脆弱慢慢在扩大,让安雨潇把所有不好的事情一股脑往脑袋里塞,所以才会有刚刚那反常的情绪。
  于是,他连门都忘了关,就赶忙朝楼下跑去,希望自己还能赶得及。
  等到颜景跑下楼之后,原本离开的安雨潇却从楼上走了下来,他站在门口看着下楼的楼梯,嘴里边暗道:“现在的我真是惹人嫌!”
  站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之后,他才转身走进了颜景的家,把门关上了。
  一进门,安雨潇就把背在身后的包丢在地上,自己则是慢慢朝沙发走去坐了下来。
  他揉了揉眉心,脸色有点疲惫。
  这时——
  ‘喵……’
  一声猫叫在安雨潇耳边响起,他猛地睁开双眸,心里边暗道:这里怎么会有猫叫声?
  他转动着脑袋四处寻找着,而后,他在窗台上找到了那只猫。
  当他与那只猫的猫眼对视时,他忽然感觉全身毛骨悚然。
  蓝宝石猫眼……
  那不就是洛烨的那只猫吗?
  
  第191章 黑猫的警告
  
  安雨潇没有动。
  那只猫亦没有动。
  一人一猫就这么对视着。
  空气中流动着诡异的气息,还有那双蓝宝石猫眼,让安雨潇顿感压抑。
  片刻后,猫动了。
  它从窗台上轻轻一跃跳了下来,那双蓝宝石猫眼紧紧盯着安雨潇,步履轻盈优雅的朝安雨潇这边走来。
  安雨潇静静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黑猫,依旧没动,他想看看这只猫到底想做什么。
  黑猫慢慢走了过来,在安雨潇脚下就停住了。
  它昂着脑袋看着安雨潇,蓝宝石猫眼紧紧盯着他,眸中发出蓝幽幽的光芒,透着令安雨潇脊背发凉的寒意。
  安雨潇不知道这只猫到底能不能听懂人话,但是他还是开口了:“你来这做什么?你的主人已经回去了!”
  猫没反应,而是在安雨潇脚下走了一圈后,轻轻一跃,跳上了安雨潇面前的玻璃茶几。
  安雨潇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奇奇怪怪的黑猫,不知道这家伙在这晃晃悠悠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它要替他的主人出头?
  还有,他总觉得这只猫通人性,在第一次见到这只猫的时候,他就有这种感觉,所以他认为这只猫知道他在说什么。
  室内沉寂一片。
  一分钟之后,那只猫突然发出一道凌厉的视线,让安雨潇心头一颤,竟有些害怕。
  但这还不止,更让安雨潇害怕的却是,那只黑猫突然开口了:“你不爱他了,就请放过他!”
  安雨潇惊愕,一时间什么反应都没有。
  黑猫对安雨潇脸上的震惊熟视无睹,它继续道:“他为了你,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
  这回,安雨潇有反应了,他吞了吞口水,看着黑猫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真是替寒星心寒,你已经彻底忘记他了,他却因为你整整折磨几百年,却依旧执着的要找到你,和你再续前缘!”
  “几……几百年……”听着黑猫奇奇怪怪的话,让安雨潇有种人鬼情未了的感觉。
  “寒星早就应该看清楚你的真面目,明明就是个薄情之人,却要装作专情于一人!”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明白!”安雨潇声音不禁拔高了些。
  这样诡异的对话,让他很不安。
  “不明白是吗?我会让你明白的!你折磨他,我就折磨你!直到他再也不为你心痛为止!”黑猫突然冷森森的说出这句话,瞬间整个客厅变得异常寒冷。
  “滚!滚出去!”安雨潇心慌慌的看着眼前诡异的黑猫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