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15-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115

  “双胞胎!”安雨潇和谷希两人都震惊道。
  男医生点了点头,他说:
  “刚刚我听胎心音时,听到了两道,其中一道强而有力,另一道较之前一个就比较弱,所以我才想说要对安先生做个深入检查,确定是不是两个胎儿!这对安先生以后的保健也是有好处的!”
  两个胎心音……
  安雨潇激动地不能言语了。
  他惊喜地看着谷希,谷希也很激动,他走过来拍了拍安雨潇的肩膀,说:“听阿海的,去他那做个更详细的检查吧!”
  安雨潇点了点头,说:“好!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过去?”
  阿海就说:
  “先不急,安先生先稳定几天,休整一下,到时我会联系安先生你的!”
  谷希看着安雨潇道:“我这段时间都会在国内,到时我带你去阿海那里检查!”
  “希哥,太感谢你了!若是没有认识你,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安雨潇感谢的看向谷希说道。
  谷希笑着说:
  “谢什么,我们是同一类人,那就必须互相多多照顾对方,以后别说这些话了!”
  说完,谷希看向身边的阿海,道:
  “阿海,你先回去吧!到时再联系我,我带雨潇去你那!”
  阿海点了点头,说:“行,那我先走了!”
  之后,阿海又看向安雨潇,叮嘱道:
  “安先生,这段时间多多吃点东西,多多补充营养,对胎儿有益!”
  “好的,谢谢你的提醒!”
  安雨潇说完,阿海就背着东西走出了房间离开了颜景家。
  而站在门口的两个颜景在阿海打开门出去时,一个个紧张得朝房间内走来,站在了安雨潇的床边……
  
  第189章 偶然间识破
  
  看着站在床边的两个一模一样的男人,谷希就坐在床边,若有若无的隔断他们和安雨潇之间的距离。
  他说:
  “雨潇情况挺好的,就是需要很充足的休息时间和保持愉快的心情,所以,还请两位不要在这打扰他,让他烦心!”
  两人都同时看向床上的安雨潇,其中一个说:“潇潇,既然这样,那我就出去待着,你好好休息!”
  说完,那个颜景就扭着另外一个颜景往房间门外走去,那意思很明显,我不在这,你也就别想在这!
  等到房间门再一次关上后,安雨潇才轻轻吐了一口气,他说:“希哥,你也看见了,若是他们一直在这,我就没办法休息了!”
  谷希点了点头,他看着门口好一会儿,才说:“不如,你来我家吧!反正我要在国内待一段时间,正好可以照顾一下你!”
  “这……会不会太麻烦了!”安雨潇惊讶道。
  “不会,正好我也是一个人,你在我家,还可以陪我说说话!”谷希笑道。
  “你的那位……”安雨潇试探着问道。
  谷希就说:“他回主家了,不会回我家住,所以你放心!”
  “这样……那就打扰了!我现在也不知道那其中一个冒充颜景的男人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若是能远离那个人就最好!”
  “那就跟我回去,但不是住我家,我另外再给你安排一个住处,保证让他们找不到!”谷希提议道。
  “太感谢了!这样也好,况且我现在还是通缉犯呢,躲得严严实实比较好!”安雨潇有些无奈道。
  谷希就说:“我知道你是被诬陷的!”
  “你知道?”安雨潇诧异。
  谷希点了点头,他说:“乐乐都跟我说了,他还让我调查调查,所以我才知道你入狱的事情,只是我得跟你提个醒。”
  “什么?你说!”安雨潇坐直身子看着谷希认真道。
  谷希抬眼一脸严肃地看向安雨潇,说:
  “安清,你弟弟,其实这就是并非是他一人策划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但是找个人我们可能扳不倒他,他的身份有点不一样!”
  “啊?还有另外一个人?是谁?我好像没有跟这么厉害的人结怨啊?”安雨潇惊愕。
  谷希却是一脸深意地看着安雨潇,他说:
  “你的确没有跟找个人结仇,但是你跟他的女儿结仇了!”
  “女儿?”安雨潇不解,他回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不会是林琳吧!”
  谷希点了点头,说:“对,就是她,她的爸爸叫林明!”
  “林……林明……你确定你没说错?”安雨潇听到这个名字,就有点懵了。
  林明,a事管理人,深受a市人民爱戴。
  他还真不知道林琳的父亲竟然是……
  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要整他那还不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怪不得他连调查这个阶段都可以抹掉直接就被收监,原来是有如此厉害的人物在背后做手脚,看来这一次他死定了!
  谷希见安雨潇一脸菜色,就安抚道:
  “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就好比你逃到现在都没有被人抓回去,你觉得依照那个人那么厉害的身份,会找不到你?这其中肯定是有人从中调和,至于是谁,我就不知道了!”
  有人调和?安雨潇蹙着眉头思索着。
  会是颜景吗?
  可现在他已经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颜景,自然是没办法去问了。
  他抬头看向谷希,说:
  “先去你住的地方吧!我就先不和我爸联系,省得给他带来麻烦!”
  谷希点头说道:“行吧!你收拾一下就跟我走!”
  安雨潇就赶忙起身开始整理,其实也没什么好整理的,昨天回来时就背了一个包,那个包还就放在地上呢!现在直接背起来走就是了。
  走出房间,两个颜景见安雨潇背着包出来,就跑过来问:“这是干什么?你要去哪?”
  安雨潇就说:
  “我先暂时去希哥那里,过几天我还要去检查,到时就直接跟着希哥去就好!”
  “我带你去不就行了?干嘛要住到别人家去?”
  “我有我的打算,这一回听我的!”
  两个人都沉默了。
  安雨潇看似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暗地里却仔细观察着眼前两人脸上的表情。
  当看到其中一位眼底有那么瞬间划过一抹暗光,而另一位则是单纯的着急时,他立刻就分出谁是真正的颜景了。
  于是,他朝站在一旁的谷乐乐看了一眼,在两位颜景看不见的地方朝谷乐乐打了个手势,又很快转过头,他果断的走到真正的颜景身边,把颜景拉到他的身边,而接收到安雨潇暗示的谷乐乐则是快速的走到那位冒充的颜景身边,迅速制住了那个男人。
  被制住的能够男人一脸错愕的看着眼前突然转变的情况,但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很快平复着脸上的表情,他深深地看着拉住颜景的安雨潇,嘴里边说了句:“小雨,你太伤我的心了!”
  安雨潇不解,颜景则是一脸冷漠地看向被谷乐乐制住的男人,说:“我不知道你口中的小雨到底是谁?但绝对不是我的潇潇!”
  男人听颜景这话,猛地抬头看向颜景,紧接着他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说:“大哥,你太狠了!”
  “大哥?谁是你大哥?”颜景冷笑道。
  男人猛地挣开谷乐乐的挟制,他缓缓走到颜景面前,用手指指着他自己的脸,说:“我这张脸可不是假的!绝对如假包换!”
  颜景一听,双眉一拧,他说:“你不是洛烨吗?”
  “洛烨!?”安雨潇震惊。
  颜景就说:“这事我稍后跟你解释!”
  男人笑得一脸深意,紧接着他身形一晃,竟然就……
  “草!他去哪了?怎么一晃眼就不见了!”谷乐乐第一个惊叫出来。
  安雨潇也傻了。
  就连一向沉稳的谷希也愣在原地了。
  颜景因为之前经历过一次,所以没有像第一次那样震惊了。
  大约一分钟之后,颜景抬眼看向还处在震惊中的谷乐乐说:“我没骗你吧!”
  谷乐乐傻傻的点了点头,说:“还真……玄乎……”
  “什么骗不骗?”安雨潇反应过来,他看着颜景问道。
  颜景就把那天他跟谷乐乐所说的一切又讲给了安雨潇听,听得安雨潇又懵了他喃喃道:“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事情!洛烨他……他竟然……”就是那个电话变态!
  安雨潇完全不敢相信。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如此诡异的能力,也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恨意又是从何而来!”颜景蹙着眉头说道。
  安雨潇看向颜景,说:
  “刚刚他还喊你大哥,还说他那张脸不是假的!颜景,要不你回去问问你爸妈,你是不是还有个双胞胎弟弟?”
  颜景一脸凝重,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他是不可能有双胞胎弟弟的,可是就现在这样的情况,他还只能回去问一问了!
  他点了点头,说:“这事情我会去问问,但是我觉得应该是不可能的!”
  “那你的意思是,他认错人了?”
  颜景摇头道:“我也不清楚!”
  说完,颜景就看见背在安雨潇身后的包,他说:“现在那个人已经走了,你就不用去古先生的家住了!”
  安雨潇却是摇了摇头,说:“不行,我还是去希哥家好!因为我有任务交给你去做!”
  “什么任务?”颜景问道。
  “你别忘了我现在还是个通缉犯,你想个办法把安清找出来,帮我澄清这一切!”
  “你不说,我也会去把这个家伙给揪出来的!”一提到安清,颜景脸上表情就很不好。
  “还有,我已经想子烨澄清了他妻子被杀之事,现在他也在找安清那小子!”
  “安清这下完蛋了!”安雨潇冷笑道。
  “是他自作自受!既然安清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了,那是不是就不用搬了!”颜景很舍不得安雨潇离开,这才相聚几个小时,其中大半时间被那个冒充他的家伙给搅和了。
  安雨潇其实也不想离开,他朝谷希看了一眼,就听谷希说:“其实不去也不要紧,一个星期之后我会过来接你去检查!不过……”
  说到这,谷希顿了顿,他抬眼朝颜景看去,很认真道:“你必须好好照顾他!他现在不能再受任何刺激和颠簸了!”
  “照顾我自然是会注意的!”颜景毫不迟疑的回答着。
  “不仅仅是注意,而是必须打起百分百的精神!因为……”
  谷希又停了下来,他看向安雨潇,说:
  “接下来的话,还是你自己说吧!想必你男人会很乐意你亲口告诉他的!”
  安雨潇一听,脸上顿时红了起来,他点了点头,没说话。
  颜景诧异的看着脸红的安雨潇,他问:“什么事啊?”
  然而,却不等安雨潇回答,谷希先开口道:
  “你们慢慢聊,我和乐乐先走了!有事记得打电话!”
  说完,谷希就扯着谷乐乐的手臂往大门方向走去,徒留两人站在客厅里……
  
  第190章 情绪反复无常的安雨潇
  
  客厅内就只剩下颜景和安雨潇两人了。
  颜景体贴的伸手把背在安雨潇身后的包卸下来放在地上,又伸手把安雨潇搂进怀里,他说:“刚刚,我真担心,你会选错,跟了呢个不知是何用心的家伙!”
  “你当我那么笨啊,真的分不清,我就离你们远远的,让你们自己去解决!”安雨潇把脑袋埋在颜景胸前,说道。
  “那刚刚古先生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有话要跟我说?”
  安雨潇点了点头。
  他抬起头看向颜景,说:
  “刚刚那位医生给我检查,得出的结果是……”
  “……”颜景等着安雨潇接下来的话。
  安雨潇故意卖着关子不说,颜景就捏了捏安雨潇敏感的腰,笑道:“这时候还卖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