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14-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114

的情况一样,在知道你对我做出那种不可饶恕的事情,谷乐乐气不过就替我出头,还故意跟我演戏气你的!”
  “你们……”
  安雨潇抿了抿唇,说:
  “谁叫你那个时候那么混蛋!不教训教训你,我不甘心!还有你得感谢谷乐乐他,若不是他一直鼓励我,劝我不要放弃你,说不定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像最初那样,关系僵硬的很!”
  “……”颜景怔愣的看着安雨潇,听着安雨潇的坦白,心里边挺不是滋味的。
  原来……眼前的人曾经有想过要放弃他……
  想到这,颜景心一抽一抽的,心里边庆幸着安雨潇没有放弃,他也没有放弃。
  “潇潇,我……那个时候……”
  “好了!别提那个时候了,都过去这么久了,说出来只会让我们不开心,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说!”安雨潇打断颜景的话说道。
  颜景赶忙闭嘴不谈,他爬下床站在床边看着安雨潇,说:“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买点吃的过来!”
  安雨潇点了点头,就见颜景出门去了。
  安雨潇躺在床上没动,他轻轻吐了一口气。
  把话说开了,安雨潇心里边竟然一点负担都没有,很轻松。
  他摸了摸肚子,喃喃道:“宝宝,坚强一点,咱们一起努力!”
  安静的躺在床上,安雨潇等着谷乐乐带着谷希来这。
  他现在很庆幸认识谷希,不然,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办?
  大约五分钟之后,安雨潇听见门外响起敲门声。
  安雨潇不解,颜景是有钥匙的,那么敲门的人应该不是颜景才对。
  那么,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来找颜景?还是说谷乐乐就带着谷希到了?
  没这么快吧!
  正当他这么想着时,颜景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潇潇,我忘带钥匙了!”
  安雨潇扶额,心道:这家伙还真是粗心大意。
  穿着睡衣,安雨潇慢慢下床走出房间朝大门方向走去。
  一开门,安雨潇就看见颜景带着一袋早餐回来了。
  “真笨,竟然忘带钥匙了!”
  安雨潇看着颜景说道。
  颜景笑了笑,他探头过来亲了亲安雨潇的脸,说:“一时高兴得忘乎所以了,才忘记了带钥匙!进去吧!我买了你爱吃的饺子!”
  安雨潇赶忙往客厅沙发走去,他迫不及待的接过颜景手里的饺子正要吃时,门外又响起了一道声音。
  那是钥匙开门的声音……
  安雨潇错愕。
  颜景已经回来了,怎么还有人拿着钥匙开这个门?
  他记得只有他跟颜景两人有这个房子的钥匙,可是现在……
  他看向身边的颜景,说:“怎么回事?你的钥匙……”
  ‘咔嚓’
  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紧接着安雨潇睁大双眸紧紧盯着门口正欲推门进来的人。
  那是……
  颜景!
  那他身边的这个是?
  安雨潇猛地站起身来站到一旁去。
  “你……你是?”安雨潇指着坐在沙发上的颜景问道。
  他可以肯定,刚刚他放进来的那个人绝对不是颜景。
  然而……
  “潇潇,你怎么了?我是颜景啊!”坐在沙发上的颜景着急道。
  门口推门进来的颜景见客厅的情景,整个人愤怒无比,他冲到那个坐在沙发上的跟他一模一样的男人面前,一手提着那个人的衣领怒道:“你他妈的怎么混进我家的!”
  “我才要问你呢!你干嘛要来我家!”紧接着那个人也捏着颜景的衣领,两人很快就扭打在一起了。
  这下,安雨潇已经彻底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颜景了,因为眼前两个男人不论发式,服装都是一样的!
  安雨潇呆住了。
  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们都给我停下来!”安雨潇冲着客厅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吼道。
  才吼完,原本打得不分你我的两人立刻就分开站在一旁了。
  其中一个颜景看着安雨潇,说:“潇潇,你别被他给迷惑了,我才是真正的颜景!”
  “潇潇,他胡说的!我才是真的!”
  安雨潇被眼前一模一样的颜景惹得有些崩溃了,他忍无可忍道:“都别说了!”
  瞬间,两人都安静了下来……
  
  第188章 有可能是双胞胎
  
  安雨潇烦躁的站在那看着眼前一模一样的颜景,他根本就分不出到底哪个才是真的颜景。
  两人除了衣着发式身高都一样,就连说话神态,每个细节方面的表现都一样,若是两个人分开去不同的地方,绝对不会有人认为这是两个人。
  真是奇怪了!
  难道,颜景还有个双胞胎兄弟?
  “颜景,你回去问问你爸妈,你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弟弟或者哥哥?”安雨潇无奈道。
  两个颜景同时道:“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安雨潇扶额,心里边暗道:没必要如此同步说话吧!
  他双手一摊,说:
  “说实话,我现在的确分不出你们俩哪个是哪个?但是我想说的是,那个假冒的,你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来破坏我和颜景的感情?”
  问完,客厅内却是陷入了一片死寂。
  好吧!安雨潇觉得自己蠢了一回,明明那个人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当然是不会回答他这个问题了。
  这时,一道门铃声从门外传了进来,安雨潇转头看向大门,知道是谷乐乐来了。
  于是他赶忙走到大门口,把门打开。
  果然,来人是谷乐乐,但不只是他一个人,他还带了两个人过来,一个人是谷希,另外一个安雨潇不知道是谁,但是他大概也猜到了点。
  一个是谷希替他请来的医生。
  谷乐乐一看见安雨潇,就关心地问道:
  “还痛不痛?赶紧进去,我哥带来一位……草!怎么有两个莫老大!”
  谷乐乐在踏进眼睛家门口,看见客厅内站着的两个颜景时,他狠狠的擦了擦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
  当确定眼前的确是两个颜景时,谷乐乐惊呆了。
  他抓着安雨潇的手臂,问:“这……这怎么会……”
  安雨潇很无力的看了一眼站在客厅里的两个男人,他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就先检查吧!其他事情就先别管!”跟在谷乐乐身后的谷希说道。
  说完,他上前一步,拉着安雨潇的手,说:
  “你的房间在哪?我们进去吧!孩子比较重要!”
  安雨潇点了点头,他依着谷希的话,带着他进了房间,把那两个真假颜景丢在客厅里,暂时先不管。
  两个颜景在听到谷希的话时,都朝安雨潇这边走来。
  其中一个关切的看着安雨潇,说:“赶紧进去检查吧!”
  才说完,另外一个就把他给挤开,这个颜景愤怒道:“这句话应该是由我来说!”
  “你算哪根葱!潇潇的事情轮得着你来管?”
  “我是他老公!潇潇的事情当然是我来管!”
  “找死!”
  紧接着两人又有打起来的趋向,安雨潇见状,又赶忙喊道:“要吵出去吵!”
  说完,他转头看向谷希,有点疲惫道:“希哥,我们进去吧!”
  谷希担心的看着眼前神色疲惫的安雨潇,他点了点头,说:“进去吧!”
  说完,他又转头看向谷乐乐,说:“你就在外面待着!”
  说着,他又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一模一样的颜景,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让谷乐乐监督这两人,不要让这两人进去打扰医生替安雨潇检查。
  谷乐乐自然是很乐意。
  谷希就带着那位身穿白色衬衣和毛线背心的男医生跟着安雨潇进了房间。
  两位颜景见状,赶忙跟了上去,想要进去跟着,就被谷希拦住了。
  他看着眼前两人,说:
  “雨潇需要一个安静的检查环节,若是你们都关心他的话,还请不要打扰他!”
  谷希的话让两人都停住了脚步,他们静静地看着缓缓被关上的房门,眼底都流露着担忧的神情,让站在一旁观察的谷乐乐呆住了。
  两个人,长得一样,穿的一样,说话声音一样,就连脸上露出的表情也是一模一样的,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就算是真正的双胞胎,也不一定像成这样,看来那个假冒颜景的男人应该是个对颜景很熟悉很了解的人,不然也不会学得这么像。
  突然,他想到前不久颜景跟他说的那个玄幻的事情,他又看了看眼前一模一样的颜景,让他茫然不解了。
  难道……颜景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个假冒他的男人会在极短时间内变幻成他的样子?
  谷乐乐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他站在一旁没说话,只是暗暗的观察这两人每时每刻的神态反应和细微的举动。
  对于颜景,他并不是很熟悉,除了知道他在道上很厉害,做事雷厉风行,手段残忍,其他就不了解了。
  比如,颜景的为人。
  况且,连潇弟都分不清这两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他一个外人又怎么能分得清?
  此刻,两个男人都站在紧闭的房门外看着房门,脸上表情他是看不出一点伪装,这让他很是惊叹那个冒充的男人的精湛演技。
  都可以去拿奥斯卡金奖了。
  房内——
  谷希看着躺在床上的安雨潇,说:
  “放松点,不用有过多心理负担,这位是我的私人医生,怀孕的时候,我的一切都是他料理的,你可以放心他,他不会把任何关于你的事情泄露出去半个字!”
  安雨潇笑了笑,他说:“希哥,是你找来的人,我很放心!”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谷希微笑道。
  说完,他转头看向他身边的男医生,说:“阿海,他就拜托你了!”
  “希少放心,一切都交给我吧!”
  那个叫阿海的医生说完,就朝安雨潇身边走来,他拿出听诊器看着安雨潇,说:“安先生,尽量放松,一切都交给我!”
  男医生的声音很柔和,安雨潇觉得很舒服,也让原本很紧张的他慢慢放松了下来,他点了点头,说:“那麻烦你了!”
  紧接着,男医生就开始替安雨潇做着各项检查,一旁的谷希则是拿着一个人本子站在男医生身边,替男医生做记录。
  当男医生检查完一些常规的东西之后,他拿下听诊器,伸手撩起安雨潇的衣服,双手来到了安雨潇隆起的肚子上。
  男医生一边用手轻轻按着,又用东西放在安雨潇肚子上听着里面胎心是否正常。
  片刻后,男医生眉头一蹙,他诧异得抬头看向安雨潇有点紧张的脸,说:“你是什么时候感觉到肚子有点不适的?”
  安雨潇回答:
  “就昨天,我走了很多路,之后就开始感觉肚子有点下坠的感觉!之后我就上床休息,今天就有点不舒服,但是没有下坠的感觉了!”
  男医生点了点头,他沉吟片刻后,说:
  “胎儿倒是没问题,安先生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多多休息,每天保持两个小时漫步就可以,不必要连续两个小时,可以每次半个小时!”
  “这样,我会记住的!”安雨潇一听到胎儿没问题,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笑着看着男医生点头应道。
  男医生又说:“还有一件事就是,我需要请安先生去我的医院做个更深入的检查!”
  安雨潇一听,眉头一皱,,他问:“胎儿不是没问题吗?怎么还要做深入检查?”
  对于男医生口中的深入检查,安雨潇原本放下去的心又提了上来。
  男医生见安雨潇那紧张的表情,就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他说:“我所说的深入检查并不是说安先生的胎儿有问题,我只是想确定,安先生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双胞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