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02-我生娃,-
我生娃,

分节阅读_102

的男人猛地站起身,大声道:“你说什么?他进局里了!到底怎么回事?”
  ‘暂时知道的就是,他下毒把人给毒死了,而死者是韩子烨的妻子,还有一个人现在正在医院救治,好像是已经脱离危险了!’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去毒死韩子烨的妻子?那另外一个被下毒的人是谁?”男人紧蹙着眉头问道。
  ‘是个叫安清的年轻人!’
  “安清!”男人语气瞬间变得冷酷起来,他紧紧握着联络器沉默了片刻后,才对着那头的男人说:“帮我想办法把他弄出来,我怕陷害他的人会在局里面对他再一次下手!”
  ‘没问题,你现在怎么样了?还没找到出口吗?要不我去定位你的位置吧!这样你也可以早点脱离那个鬼地方!’
  男人沉默了片刻才说:
  “我很不放心他在局里面待着,你先帮我把他弄出来,我这边你不用担心!”
  ‘那行,你自己小心点,有情况立刻跟我说!’
  “好的!”
  说完,男人就把联络器的信号给切断了。
  他又重新跌坐在地上靠在身后的树干上,眼底是汹涌的怒意。
  他抬头朝天上看了看,心里边暗自做了一个决定,他打算晚上不休息继续寻找出路。
  虽然体力过度透支,但是为了心里边牵挂的人,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局里那种地方特别的危险,里面全都是犯人,若是遇上恶劣的犯人,那个人肯定是要被欺负的,而他现在又是有身孕的,若真是被欺负了,那……
  男人不敢再想下去,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感觉找到出路,赶紧回到市区,然后把那个人从危险中解救出来。
  休息片刻后,男人就一鼓作气站起了身子,他背着身后的背包开始了夜间行动。
  手里握着手电筒,另一手则是拿着枪,在这个孤岛上不知道存在多少未知的险恶,他必须小心行事才行。
  男人一脸沉着的穿行在险恶的孤岛上,寻找着出口……
  从局里出来后,林琳特别高兴的挽着颜景的手说:“景,咱们去吃西餐吧!我今天特别想吃牛排!”
  “你自己去吃!”颜景抽出被林琳挽着的手,一脸冷然道。
  林琳一脸错愕的看着走在前面没有等他的颜景,但很快又恢复常态,对她来说这样的情景她也不是一次两次经历了,所以她已经习惯了。
  快步走到颜景身边,林琳又伸出手正欲挽着颜景的手臂,却见颜景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颜景转过身看向她,面无表情道:“谁叫你乱说话的?”
  “什么?”林琳有些不明白颜景这句话的意思。
  “之前不是都说好了,该说什么就说什么吗?为什么后面又突然说结婚的事情?”颜景紧紧盯着林琳语气很不悦道。
  “这个又有什么关系?我们结婚是迟早的事情啊!”林琳心里边很不爽快。
  这让她认为颜景心里头还是爱着那个贱男人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在意她那句关于结婚的话。
  “我说过我们会结婚?”却没想到颜景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让林琳脸上表情一僵,有些难看了。
  她紧紧盯着眼前的颜景,说:“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颜景看向一旁的大街淡淡说道。
  “什么叫没什么意思?景,你跟我复合难道不是为了跟我结婚?”林琳眼眶开始有些泛红了。
  颜景回过头看向林琳,见林琳快要哭的表情,他静默了一会儿,就勾起了唇角,说:“好了,是我一时脑抽说错话了,走,我带你去吃西餐!”
  林琳被颜景这突然的改变又搅得有些茫然了,心里边暗道,什么时候眼前的男人变得如此奇怪了?
  
  第172章 逃出监狱
  
  再一次经历沉重的打击,安雨潇已经彻底对颜景失望了。
  他捂着肚子躺在床上,脸上是悲痛的表情。
  他不想哭的,可是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他狠狠地用力揩了揩眼角,愤愤道:
  “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一个男人吗?又不是找不到!”
  然而,他一边说着,那泪水就一边流着,止都止不住了。
  最后他干脆爬在床上大哭了起来,压抑的心似乎随着他的大哭而慢慢得到解脱。
  果然,有时候哭是可以环节心情。
  在这个静逸的牢房内,安雨潇的哭声显得尤为响亮。
  这时——
  “安雨潇,你哭什么?赶紧跟我走!”静逸的牢房内突然响起一道极为轻微的声音,让哭泣中的安雨潇猛地止住了哭声,他抬起头在牢房内巡视了一番,才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年轻人站在门口。
  他惊讶的看着把牢房门打开的年轻人,说:“洛烨!怎么是你?你哦怎么来这了?”
  洛烨也不回答,他直接把他的黑色外套的拉链拉开,又伸手到衣服里面去,很快一件同样黑色的外套出现在他手上,他递到安雨潇面前,说:“赶紧换上,我带你出去!”
  “出去?这里这么森严,怎么出去?”安雨潇错愕。
  洛烨却不在意道:
  “换上就是,我带你出去,就你这样的在这呆着,明天肯定要鼻青脸肿了!”
  “你怎么知道?”安雨潇一边换着衣服,一边看着洛烨说:“说得好像很有经验似得!”
  洛烨说:
  “还别说,我真有这样的经验,至少比你丰富,曾经这样的牢饭我也吃了几次,在这要是没有厉害的人罩着,肯定是要被欺负的,而且还特别惨!”
  说完,洛烨就看见安雨潇穿好了衣服,他就伸手拉着安雨潇的手就往牢房外跑去,却在快要出门口时,安雨潇突然问了句:“那我这样算不算畏罪潜逃?会不会把事情搞得更加严重?”
  洛烨回头幽幽的看着安雨潇说:“不逃你就等着死在这吧!”
  安雨潇一听瞬间噤声了,紧接着他就跟在洛烨身后,任洛烨拉着他往前跑。
  虽然洛烨这个人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是刚刚洛烨那话说的没错,这一次的事情很明显是有人设计的,若是他不离开那么他肯定是要在这受罪的,既然如此那他还不如早点离开,至于之后的事情,到时再说。
  一路上到也听惊险的,其实洛烨身手很不错,竟然可以带他逃出守卫森严的局里,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这不禁让安雨潇又想起跟洛烨相处的那段时间,时而诡异时而又单纯的洛烨,让他挺看不懂的。
  在两人终于在安全的地方停下来后,安雨潇这才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洛烨,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局里的?”
  洛烨就把他看见安雨潇跟安清两人打架的一幕,再到跟着安清离开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进公司的时候,我看见那个年轻人一脸得逞的表情,知道他肯定是在打什么坏主意,但又怕弄错了,就在那观察了一会儿,等到你出来再跟着那个年轻人离开后,我也就顺便跟了上去!你们进了包厢,我就没办法跟了,就在外面随便找了个位置,正好我也饿了,就点了些东西吃,哪晓得刚刚吃饱,就见一个女人倒在了门口,之后你也清楚了……”
  听到洛烨的叙述,安雨潇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他站在那休息了一会儿,就问:“你昨天晚上怎么突然离开了?”
  洛烨耸了耸肩,说:
  “经常这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头一天晚上还在这个地方,第二天可能就换了一个地方!”
  听到洛烨这么说,安雨潇很是震惊,他说:“怎么会这样?”
  洛烨表示他也不知道。
  安雨潇就沉默了,脑袋里突然滑过四个字——双重人格。
  白天一种,晚上又是另外一种,白天的人格不知道晚上的人格做了些什么。
  脑袋里想到那只黑猫,安雨潇就问:“你有没有一只黑色的小猫?”
  “黑色的小猫,有啊!是不是……”洛烨还没说完,就听一脸警车呼啸而过,安雨潇赶忙往黑暗的地方躲去,不让自己被警车里的人发现。
  他看着离去的警车,说:“你那有没有藏身的地方?”
  洛烨看着安雨潇的脸,说:“当然有,跟我走吧!”
  安雨潇就跟着洛烨去了洛烨所说的地方。
  两人上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就听洛烨调侃道:“有钱人真是很闲啊!成天有事没事就开什么记者会,我今天在电视是看见那个什么颜家三少要跟林家千金即将完婚,我来这之后就听说两人之前是本来要结婚的,却没想到男的自个跑了,现在又要结婚,真是闲得没事做啊!”
  说个不停的洛烨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安雨潇脸色因为他的话而变得很难看,他紧抿着双唇垂着眼看着自己的双腿。
  从不在任何媒体现身的那个男人竟然开记者会了,看来这一次是真的要跟那女人结婚了。
  轻轻吐了一口气,安雨潇抬头看向车外的景色,脸上面无表情。
  喋喋不休的洛烨并没有注意到安雨潇的情绪变化,他指了指前面一条小路,对着司机说:“在前面拐个弯吧!”
  经过洛烨的指路,很快,出租车就到达了目的地。
  付了车钱后,安雨潇就跟着洛烨下了车,走进了一个很普通的民房。
  洛烨拿着钥匙开门前,有点不好意思的看向安雨潇,说:“好久没回来了,有点乱,你做好心理准备!”
  安雨潇努力扬起一个笑容,说:“好的!”
  说完后,安雨潇就见洛烨拿出钥匙开门,两人一同走进了那间民房。
  房子很简陋,家具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就什么都没有了,安雨潇也只能在那张床上坐着。
  他看了看丢在角落貌似没有洗的衣服,很郁闷道:“你也太懒了一点吧!”
  洛烨把视线移到角落里的衣服,耸耸肩道:
  “一直都是一个星期洗一次,这次因为受伤去了你家,衣服放的时间有点久了。”
  听了洛烨的话,安雨潇很是无语。
  紧接着,他听洛烨说:
  “我这就一张床,挺大的,看来今晚咱们俩得睡在一起了,若是你不习惯,那我就睡地板上!”
  安雨潇朝坑坑洼洼地面不平的地板看去,真要让洛烨睡地上,估计这一晚洛烨都没办法入睡了。
  他笑了笑,摇着头不在意道:
  “一起睡吧!都是男人,又没什么,只要你不介意就行!”
  洛烨点了点头,说:“那就这么定了!那你是现在休息还是吃点东西再睡?”
  安雨潇哪有心思和胃口吃东西?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颜景即将要结婚的事情,心里边很是难受,他摇了摇头,说:“不吃了,我挺累的,想早点睡!”
  “那行,那你先睡吧!我还没吃呢,等下我出门一趟,你放心在这睡,这里虽然很简陋,但绝对安全的!”
  安雨潇点了点头,说:“好!”
  说完,安雨潇就见洛烨出门了,疲惫的他也没去管那么多,他掀开被子,睡到最里边,整个人面对着墙壁闭上了眼睛。
  虽然告诉了自己,别再去想那个男人了,从现在开始,他就要重新生活了,可是脑袋里总会不自觉的想起那个男人,心里边抽痛不已,根本就没办法入睡。
  他在想,在经过那个男人柔情呵护,自己深陷其中之后,他不知道自己需要多久才能走出来,接受这一切,坐到坦然面对。
  无法想象,安雨潇又睁开了眼睛睁着眼睛看着掉了皮的墙壁发呆……
  当洛烨赶回来时,手里还是提了一份吃的,他一走进门,安雨潇就闻着一道香味,知道是洛烨回来了,他揉了揉脸,想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再坐起身看向把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在桌上的洛烨,说:“就回来了!”
  洛烨点了点头,说:
  “这一天你肯定没吃东西,我担心你会饿,就给你带了一份粥回来!”
  安雨潇笑了笑说:“你还真是有心了!”
  “别跟我那么客气,我在你家养伤那段时间,都是你照顾我,现在换我照顾一下你,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