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8章 喜欢哪辆砸哪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098章 喜欢哪辆砸哪辆

    唐茗对上苏锦溪那一双澄澈的眼睛,她是一个不擅于隐藏情绪的人。

    将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写在了脸上,这样的人看似太好懂,却比那种拐弯抹角的人更难掌控。

    像是白小雨,看似温顺,其实心机深沉,唐茗不是不知。

    有心机并非一件坏事,要看她的心机用在哪里,只要不碰触他的底线那就没关系。

    白小雨喜欢奢侈的生活,她的软肋很好掌控。

    苏锦溪看似单纯,对金钱有需求,但只是为了苏家,并非为她自己。

    生气起来就像是一头小倔牛,她啊,比白小雨难搞定多了。

    “锦溪,打了你那一巴掌我是很抱歉,以后你是我的助理,要跟着我出席很多地方,请你吃饭也无可厚非。”

    “唐总,你会在意助理喜欢吃什么?”

    要是其她人他怎么会在意?他在意的原因只是因为她是苏锦溪。

    “我是你的助理,也是你的搭档,除此之外我们再没有什么干系。

    唐总,你不必顾虑我的感受,我们就像是之前那样相处就很好。”

    这样的唐茗反而会对她造成一些负担,唐茗头一次感受到无力的感觉。

    你想好好的对一个人,她却一点都不领情。

    “之前的就很好,你是说你得了急性阑尾炎我丢下你,你差点痛死在别墅里?

    还是我三番五次把你丢下去接白小雨?那样的生活当真就很好?”

    苏锦溪点头,“是,那样就很好,那才是你应该做的,你喜欢的人是白小雨,所以你无须觉得对我愧……”

    “哐”的一声唐茗手中的叉子落入盘中,“苏锦溪,我喜欢谁用不着你来提醒!

    如果你不能接受我的好,那就尽情享受我的坏!只是你不要后悔。”

    唐茗起身离开,不带一丝犹豫。

    苏锦溪压根就不能理解他在抽什么风,好端端发什么火?

    算了,这么大一桌子菜呢,不吃太可惜了。

    于是苏锦溪开始认真的吃菜,要将今天一天受得委屈给吃回来。

    唐茗结了帐,在离开之前朝着她看了一眼,要是自己的离开能给她造成一点点影响也好。

    看到优雅进食的苏锦溪,唐茗更生气了,果真她的心里一点都没有自己。

    该死的!

    唐茗很暴躁,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这样!

    这个时候他只想要发泄,给白小雨打了一个电话。

    白小雨的声音很是惊喜:“茗,今天你不用加班了吗?”

    “不用,你在哪?”

    “我在时贸附近吃饭呢。”

    “我就在这附近,你马上过来。”

    “好啊,茗,你等我。”

    唐茗点了一支烟,他喜欢白小雨的顺从和听话。

    苏锦溪看似听话乖巧,实则叛逆倔强,一想到她唐茗气得肝都在疼了。

    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彻底乱了情绪,一个合格的权威者,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管理自己的情绪。

    冲动往往伴随着风险,他是唐氏继承人,本不该有这样的情绪。

    可是却因为苏锦溪打破了他原本的节奏。

    一支烟抽完,白小雨已经火速赶往了现场。

    “茗,我好想你,最近你都不陪我。”白小雨嘟着嘴撒娇道。

    唐茗抚摸着她的长发,女人就应该是她这样的才是。

    “现在不是来陪你了?小雨,我想要你。”

    白小雨脸上溢出一抹媚笑,抬腿跨在了唐茗身上,她比谁都清楚他身上的敏感。

    唐茗的眼中并无情欲,并非是白小雨不够卖力,只是他的心似乎已经不在白小雨身上。

    他看着旁边的那个餐厅,她现在应该还在没心没肺的吃东西吧。

    白小雨就要进入主题,唐茗却是有一丝不愿,“小雨,用这里。”

    修长的指尖暧昧的抚过她的唇畔,白小雨蹲下开始给他服务。

    他只是在想一个问题,苏锦溪的唇是不是也是这么柔软?

    脑中浮现曾经苏锦溪睡在他身边的模样,那样纯真无邪的睡颜。

    想到她的脸唐茗才有了感觉,他将白小雨拉回怀抱疯狂亲吻。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现在脑中,心中全都是苏锦溪的模样。

    苏锦溪吃饱喝足迈着悠闲的步子出来,看到唐茗的车子就停在路边。

    他怎么还没走?自己的糖果还放在他车上呢。

    苏锦溪看不到玻璃内发生了什么,她敲了敲驾驶室的门。

    “唐总,我……”

    车窗摇下,苏锦溪脸色凝固在当场。

    车内气氛香艳无比,白小雨衣服已经脱的差不多了,而唐茗的衬衫也是十分凌乱。

    尴尬,前所未有的尴尬。

    唐茗就是故意的,他倒是要看看苏锦溪是否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充满情欲的眸子看着她,白小雨也看到了苏锦溪,她不但没有停,反而更加卖力的在唐茗身上点火。

    “有事?”唐茗挑衅的看着她。

    苏锦溪赶紧收起张大的嘴,“没,没事……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了。”

    她惊慌失措的逃离现场,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的天啊,好大胆,好大胆!

    这还是在人来人往的路边,苏锦溪才看了一下就双颊嫣红。

    似乎她和司厉霆也有一次在车上,想着司厉霆苏锦溪就摸了一颗糖含在嘴里。

    三叔,你在干什么呢?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

    苏锦溪并没有被唐茗影响,而是无聊的踢着路边的石子。

    唐茗看着那跟个孩子般踢石子的苏锦溪,从背影看不出一点悲伤的情绪。

    眼中的情欲消减,他一把拉开白小雨。

    “茗,怎么了?”白小雨已经有了感觉。

    “我饿了,去吃饭吧。”他随便找了个借口。

    白小雨双手揽着他的脖颈,“茗,我也饿了,你来喂饱我好不好?”

    她是典型在床上可以满足男人一切要求,甚至懂得怎么刺激男人的女人。

    以前唐茗还吃她这一套,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了,唐茗脑中只有苏锦溪那双干干净净的眸子。

    一把将白小雨拉开,“我是真的饿了,你想吃什么?我开车过去。”

    唐茗已经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衣服,白小雨眼中掠过一道伤痛,唐茗这么久没有碰她,好不容易碰她却停下了。

    “茗,你知道我想吃什么。”

    “你不是喜欢日式料理?我们去吃寿司。”唐茗假装不明白她的意思。

    白小雨只得移回到副驾驶穿好衣服,“茗,苏锦溪刚刚找你做什么?”

    她直觉就是因为苏锦溪,分明之前唐茗还有兴致的。

    “不知道。”唐茗丝毫不提自己本来是和苏锦溪一起吃晚餐的事情。

    白小雨看到后座上的糖果,“茗,这是你给我买的吗?”

    唐茗顺势回应了一句:“嗯。”

    白小雨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茗,你对我真好,谢谢你。”

    他还是那个浪漫的唐茗,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要是唐茗和苏锦溪本来就没什么,自己再像以前那样,说不定会把唐茗推给苏锦溪。

    白小雨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再不能犯之前的错误让唐茗厌烦。

    所以就算她心中不舒服,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收什么时候该放。

    要是唐茗真的和苏锦溪有什么,刚刚也不会当着她的面和自己继续了。

    “茗,那我们就去吃寿司吧,我喜欢金枪鱼寿司和三文鱼。”

    她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在唐茗面前笑颜如花。

    唐茗喜欢的就是她这里,她是个审时度势的女人。

    “好,就去吃你喜欢的。”

    “茗,你最好了。”白小雨声音欢快。

    只是那张充满笑容的脸上仍旧有着一丝淡淡的愁绪。

    苏锦溪一边吃着糖果,一边踢着石子。

    石子“咻”的一下飞出了她预计范围,在天空划过一道抛物线,“哐”的一声砸在了一辆黑车的车门上。

    是一千多万的劳斯莱斯,苏锦溪欲哭无泪,这次自己要好死不死了。

    干什么不好,干嘛要踢石子。

    这样的豪车哪怕只刮花一点补漆都很贵的,要是车门变形,她就等着死吧。

    才开始上班,连工资都没有,她自己的钱就只剩了两千块。

    两千块可以给劳斯莱斯补漆吗?显然不够。

    苏锦溪朝着劳斯莱斯跑去,她轻轻敲了敲车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车窗摇下,苏锦溪对上一双戏谑的眸子。

    “我的车子也敢砸,你要怎么赔我?”

    苏锦溪惊讶道:“三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刚她心里想的人就出现了,这也太神奇了。

    “因为……你在这,所以我就来了,不过某人似乎看我不顺眼呢。”司厉霆开玩笑道。

    “三叔,我不是故意的,我对天发誓我不是故意的。”

    司厉霆轻笑一声,打开了车门,不用他说什么苏锦溪就自己爬上了车。

    她想他,就是莫名的想见他。

    在我想你的时候你能出现在我的世界,这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

    司厉霆将她揽入怀中,声音低沉的在她耳畔道:“故意的也没事,只要你喜欢,我家里还有很多车,喜欢哪辆就砸哪辆,不够砸我们就再买。”

    苏锦溪抬头对上他温柔的双眼。

    “三叔,我发现了一件事。”

    “嗯?”“我觉得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