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4章 掌掴苏锦溪-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094章 掌掴苏锦溪

    苏锦溪怎么也没有想通自己就签了个合同,就从销售部转到秘书部,还成了唐茗的24小时贴身助理。≦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詹助理看到她一脸茫然的样子好心提醒道:“苏助理,你该去收拾东西了。”

    苏锦溪丢了魂魄般起来,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a组怎么办?取消了这个合作,业绩不达标她们就会将为b组。

    想到之前珍妮和其他人那么开心的样子,如果降级b组那些人还不知道要怎么挖苦嘲讽。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走了两步的她又转头回来,“唐总,我有话要说。”

    唐茗怒气未消:“说。”

    “这次的合同并不是我一个人拿的,a组的所有人都付出了努力,尤其是珍妮姐……”

    “你别在我面前提珍妮,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开除了她。”

    唐茗第一个怪的就是珍妮,自己让她好好带苏锦溪,她带得可真好,直接把她带到别人床上去了。

    “唐总,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珍妮姐也是为了业绩,为了公司,你凭什么开除她?”

    苏锦溪的思想就是,她喜欢司厉霆,那件事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冲动。

    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情,这有什么错?

    唐茗就是不可理喻,好端端的还要迁怒他人,就算他认为自己和别人上床,那也和他没有关系。

    毕竟自己又不是他的什么人,怎么看都是唐氏集团得了好处。

    她又怎么知道唐茗觉得自己男性尊严被伤,我辛辛苦苦忍着不去碰的女人。

    居然就为了一个合同就轻易和人上床了,他怎么会承认这次的合作。

    况且对方还指定苏锦溪为负责人,以后免不了会经常和那边的人打交道。

    一次不够,那男人还想要借机将苏锦溪禁锢在他身边经常享用。

    自己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苏锦溪是自己的,谁也不能夺走。

    “我不讲道理?苏锦溪,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

    “唐总,你要我调到秘书部来我没有意见,但是这个合作对a组很重要。

    要是取消,他们的业绩不达标就会降为b组,他们付出那么多,你不要迁怒于他们行不行?”

    到了现在她居然还在操心别人,唐茗见她没有丝毫悔意,心中的怒火加深。

    “他们降级与否和我有什么关系?苏锦溪,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别人的事少操心!”

    “唐总,我不知道我究竟是哪里惹你生气了,就算是我和别人发生关系那也是我的事情。

    你我有协议在前,除了在唐家人面前演戏,私生活各不相关,你……”

    “啪”的一声脆响,苏锦溪被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苏锦溪被打懵了。

    詹助理也看懵了,之前他就觉得唐茗和苏锦溪好像有什么关系,但唐茗对她不管不顾自己也打消了念头。

    现在苏锦溪口中说了一句协议,两人之间有什么协议?那个协议就是唐茗这么生气的原因吗?

    “詹助理,你去给她收拾东西。”

    “是。”詹助理也不敢多问,转身出门。

    办公室里面只剩下苏锦溪和唐茗两人,苏锦溪第一次被人抡了巴掌,还是她一直认为的谦谦君子。

    “苏锦溪,好歹你也是出身名门,怎么能说出这么下贱的话?你把你的尊严放在哪里了?“

    苏锦溪心中充满了委屈,如果司厉霆的身份不是那么特殊,她就可以直接说了。

    她不能说,绝对不能说,哪怕是唐茗怎么误会她都可以。

    “那也是我的事。”苏锦溪捂着自己的脸,她只有对不起a组的人了,让她们空欢喜一场。

    “你去哪里!”唐茗看她神情冷漠转身,不由得问道。

    “唐总不是要让我收拾东西?我现在就去。”苏锦溪的声音冷了很多。

    唐茗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为什么会这样呢?他明明想好好对她。

    可是一见苏锦溪对自己身体那么不在意的样子他就动怒。

    唐茗坐回椅子上戴上了眼镜,脸上再次恢复了平静。

    他一向是以温雅贵公子著称,要不是亲眼看到他刚刚暴怒的样子,谁都不会想到他发起狂来那么可怕。

    手心似乎还有打她的温度,唐茗闭上双眼,自己对她的感情已经这么深了吗?

    锦溪,对不起。

    这一刻我有多恨你我就有多喜欢你,可是这份喜欢他却说不出口。

    苏锦溪垂头回到销售部,詹助理已经先一步将这唐茗的命令给通知了下去。

    a组的人一片慌乱,“詹助理,这合同有什么问题吗?要是有问题我们可以和帝凰沟通的。

    这次的合作是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怎么能说取消就取消了呢?你去和总裁好好说说。”

    詹助理也很为难,“这是总裁的意思,我说了也没用。”

    “就算是要取消,那也得要一个原因啊。”

    “如果非要说原因,你还是问苏助理吧,我也不知道总裁是怎么了。”

    大家面面相觑,“苏助理?”

    “就是苏小姐,就在刚刚总裁已经下令将她调到秘书部门工作,我是过来给她收拾东西的。”

    这个消息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珍妮等人都搞不清楚南北。

    “小苏,你回来了,唐总叫你去说了什么?怎么好端端的合作就要取消了呢?”

    珍妮担心的是合作,而小针看到的却是苏锦溪脸上的指印。

    “小苏,你脸怎么了?谁打了你?”

    他问出这句话之后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苏锦溪走之前都还好好的。

    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苏锦溪脸上就多了一个巴掌印,她只去了一个地方。

    詹助理肯定是不敢乱打人的,那么打她的就只有一个人了。

    苏锦溪将头发往前拉了拉,“我没事,我回来收拾东西,我对不起大家。”

    这个情况珍妮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仍旧有些不甘心,“小苏,是你得罪了唐总?”

    “算是吧。”苏锦溪只得这么回答,她为唐氏集团拿了一个合同还被赏了一巴掌。

    都说职场黑暗,原来比想象中还要黑暗得多。

    早上还那么温柔的唐茗转瞬就变得这么冷漠,不过这叔侄两倒是有一个共同特性。

    生气起来都是这么霸道,压根就不管别人的想法。

    “小苏,你看要不然你给唐总说一下这次合作的事情,你也知道的,咱们就要降级了。”

    苏锦溪表示无能为力,“对不起珍妮姐,这件事我已经求过唐总了,结果就是他给了我一巴掌。”

    将东西收入箱子里面,她才刚来几天,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很快就装好了。

    “感谢各位这几天对我的指导,很开心认识大家。”

    “小苏,你看咱们部门的板凳你都还没有坐热就又要走了。”

    小针也知道她和唐茗发生了什么,不过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用比较轻松的口气说出来。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走了。”

    “以后就不能叫你小苏了,苏助理,平时你可要在唐总耳边多吹吹我们部门的风哦。”

    苏锦溪强颜欢笑,“嗯,唐总只给了我十分钟,我就不能和大家一一道别了,再见。”

    “常回来坐坐啊。”

    “我会的。”

    詹助理从她手上拿过箱子,“我帮你抱吧。”

    “不……”话还没说完已经被詹助理给抢了过去。

    大家看着这一幕都惊讶不已,连唐总身边第一大红人都要给苏锦溪抱箱子,这位苏小姐究竟什么来头?

    毕竟都不是职场新人,大家也多多少少知道了点什么。

    总之不管苏锦溪是唐茗的什么人,以后大家还是尊敬一点的好,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唐茗的秘书部有四个人,以詹助理为首是首席特助,剩下的三个女人各司其职。

    “都放下手中的工作,大家认识一下,这是刚来的苏锦溪苏助理。”

    助理部都表示疑惑,“詹哥,咱们秘书部并不缺人手,之前也没说要招新人啊。”

    “苏助理是唐总亲自委派的,除了工作之外,她还负责唐总的生活,是特助。

    你们可以带她多熟悉一下业务情况,论级别,特助在你们之上。”

    女人堆里是非多,秘书部也是如此,詹助理目前还不知道唐茗和苏锦溪的真正关系。

    他的直觉告诉她,这位苏小姐在唐总心里分量可不轻,她空降助理部,难免那几个女人会自作主张。

    一来他就直接将身份地位说清楚,免得又发生什么事情,最近唐总的暴走频率可是越来越频繁了。

    自己还想要多活几年,苏小姐还是好好供着。

    “原来是苏特助,我是蒂芙尼,以后多多指教哦。”

    “你好,我是苏锦溪。”

    “我是伊娃。”

    “我是米娅,苏特助看着不大,这么年纪轻轻就当了特助,不知道之前在哪高就呢?”

    这才一来苏锦溪就闻到了一股火药味,想起珍妮说过的话。

    你越是示弱对方就越觉得你好欺负,她面容冷清,不卑不亢道:

    “我没做过秘书,刚从销售部调过来,以后不懂的还请各位前辈指教。”

    “你是特助,我们可不敢指教你。”见势不对,詹助理赶紧开口:“苏助理,总裁在办公室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