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9章 你死我活-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59章 你死我活

    “小柒!”迈克见顾柒倒下,第一时间很是着急。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顾柒向来是个鬼灵精,说不定她这是在装晕,其实根本就没事。

    以前自己也不知道被她骗过多少次了,这个小坏蛋!

    他决定先按兵不动,等一会儿她自然就会起来。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顾柒还是一动不动躺在那里,是吓坏了吗?

    毕竟刚刚他看到一只老鼠从顾柒脚边窜过去她都没有动,顾柒是真的昏迷了!

    “不好。”迈克只是想逼迫顾柒答应自己,并不想让她真的出事。

    他心里很是着急,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他多希望这次醒来,顾柒冲着他做鬼脸,然而并没有,顾柒软绵绵倒在他的怀中。

    “小柒,你怎么样了?”

    迈克抱着顾柒摇晃了一下,顾柒却是昏迷不醒。

    这可吓坏了迈克,虽然顾柒当年那么冷漠,宁愿他跳海都不来赴约。

    迈克仍旧爱大于恨,他了解顾柒的性格,他并不怪她。

    到底是自己从小爱到大的女人,他不想她受一点点伤害。

    叫了私人医生过来诊断,奇怪的是连私人医生也没有查到任何症状。

    “这位小姐心律正常,没有事情。”

    “她要真没事怎么会突然昏迷?而且现在怎么叫都不醒。”

    “少爷不要着急,我从医多年,这点还是能保证的,如果少爷实在不放心可以用仪器给小姐精密的检查,看看问题究竟出现在哪里。”

    “好,现在就准备。”

    迈克看着床上的女人,从表面上看去看不出任何问题,她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双颊粉扑扑,并没有什么气色不好,一般生病脸色会直观的表现出来。

    可就算睡得再死的人也不会怎么叫都叫不醒,一个看似正常却怎么都叫不醒,这才是最大的不正常。

    顾柒是做了一个美梦,她嘴角微微向上翘起,笑颜如画。

    “小柒。”迈克轻轻抚着她的脸颊,这样美好的像是花一样的女人,为什么不是他的爱人?

    经过更加准确的仪器检查,顾柒的身体各项数据都很正常,表明她的身体符合睡眠的指标。

    “少爷,你看我没有骗你吧,她就是在睡觉。”

    迈克眉头紧皱,既然只是在睡觉,为什么怎么叫都不醒?

    再说折腾了她这么久,又是做检查又是移过来移过去的,就算再怎么喜欢睡觉的人也都会被吵醒了。

    不过医生都说了这样的话,他也没有办法。

    让女佣人给她清洗了身体,换上睡衣,再将她抱回到床上,至少让她睡得安稳一点。

    另外一边顾浣眼睁睁看着顾柒跑开,别说是她了,就连保镖们都没有追上。

    “什么,小姐不见了?”顾浣听到追出去的保镖这么说,这可如何是好。

    这个小姐怎么就没有一个消停的时候,在这种时候消失。

    想到上一次顾柒也被人带走的事情,顾浣第一时间联系到阿才。

    “阿才哥哥,小姐消失了,很有可能是被人带走的,你快通知先生。”

    “我知道了。”

    阿才挂了电话,急急忙忙往实验室的方向走去,还没有进去就被人拦在了门外。

    “抱歉,你不能进去干扰,现在就在实验最重要的关头。”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先生。”

    “不可以。”

    现在正到了关键时刻,那人做了几十年的实验,用了上万种药材,失败了上万次。

    可他还在疯狂的研究,并且相信穆南枢的天赋一定可以成功。

    阿才知道穆南枢性子冷清,他对什么都不敢兴趣,唯独现在让他上心的只有一件,那就是顾柒。

    顾柒消失,手下的人也找过了,并没有找到她的行踪。

    她身上带着先生送给她的情侣小虫,然而i只有先生一人才知道。

    现在也不知道顾柒怎么样了,要是拖延时间让顾柒受了伤,或者造成不可磨灭的损失。

    自己遭殃是其次,伤得最重的是先生。

    他必须要将这件事告诉穆南枢,阿才假装退去。

    在他转身离开的瞬间突然回头,直接将身边的人撂翻在地。

    他冲进了实验室里,“先生,出大事了!”

    一时间一百多人研究者都抬头看向他,阿才顾不了这么多。

    他疾步走向穆南枢,穆南枢和身边的人正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阿才赶来一句话就让他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实验被他搁置,试管发生爆炸。

    虽然没有伤人,但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这是他们提炼了好多次的药物,实现了很多次,也做了很多步骤,眼看着今天药就可能出来,万一成功了?

    就在最关键的时候穆南枢松手,导致实验白费。

    “小子!”穆子期猛的将手中的试管一扔,起身看着阿才。

    阿才咽了咽唾沫,他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她怎么了?”而将实验毁掉的人却是一脸淡定,仿佛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阿才不顾一切闯进来,出了顾柒出事之外他几乎想不到其他事情。

    “顾小姐被人掳走,下落不明。”

    穆南枢将身上的白袍子脱下,“我有事情去处理一下。”

    “穆南枢,你胆敢离开,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穆子期发出苍老的声音。

    动怒的声音在实验室里面显得十分可怕。

    “如果我现在不走,我才会后悔一辈子,实验什么时候都可以做。”

    “混帐东西,你给我滚回来!”

    穆南枢带着阿才绝尘而去,并没有看到身后的人因为愤怒脸色大变。

    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喷出来,旁边的人赶紧递上白帕。

    “主子,你没事吧?”

    他看着那染红的白色帕子,脸上一片虚弱。

    “谁说实验什么时候都可以做,南枢,我已经时日不久了阿……”

    为什么这么着急将穆南枢关在这里没日没夜的研究药物,就是因为他的身体日益衰弱。

    看着那毁掉的药物,他眼中掠过一道冷意。

    “主子,你先吃药!”

    他服下几粒药丸,神情冷漠,“果然这个丫头是绊脚石,留她不得。”

    “主子,少爷那么喜欢她,你要是真的动了她,少爷会和你拼命的。”

    “反正我时日不多,只要能救活梨儿,他报复我又能如何?

    他恨的人只有我,梨儿是生他的母亲,他不会动她。”

    “可……”

    “千赫,扶我去休息一会儿,我头晕的厉害。”

    “是,主子,肯定是药物的副作用又发作了,你为何不直接告诉少爷你的身体,兴许那样他还会……”

    “他不会,我这个儿子什么都像我,他比我更狠,要是知道我不久于人世,说不定会故意延缓实验时间。

    那个丫头就是他的一切,要快速成功,只能从那个丫头身上下手。”

    “少爷知道了会怪你的,你们父子俩为何一定要斗得你死我活……”千赫摇了摇头。

    穆子期笑了笑,“谁让他有了我这个自私的父亲,眼里除了他的母亲便再没有旁人了。

    他恨我也好,怨我也罢,要怪只怪他投错了胎,生为我的儿子,必然要为我做些事情。”

    “哎……”

    “去打听一下那个丫头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必要时帮帮小子将丫头抢回来,她可不能受伤,我还要利用她威胁那小子。”

    “是。”

    千赫无奈的扶着穆子期回房,大概他们应该是天底下最奇葩的父子了。

    偏偏两人都是为爱而狂,一个比一个痴。

    以后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而他作为旁观者什么也做不了,只希望一切安好,父子俩和好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