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5章 忘了什么-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55章 忘了什么

    暗皇的身份一直都是一个谜,这男人表露他的身份倒是从侧面反映了暗皇应该是中年的东方男人。

    怪不得穆南枢的气质非比寻常,竟然是暗皇的儿子。

    这人手中握有很多权利,就连皇室都对他十分忌惮,公爵也并没有打算和他有过多的纠葛。

    “既然是暗皇的人,我自然是要给你一个面子,不过话说在前面,我可以放人,但我放的只有你的保镖,那两个孩子本就是我家的人,身上流的也是我的血脉。”

    阿才只是暂时被禁锢而已,也并没有受伤,看到穆南枢就在自己的面前,他赶紧上前。

    “先生,抱歉。”

    穆南枢伸手阻止他自责的话,也猜到他会说什么,“你有半个小时和她道别的时间。”

    “道别?我要带小年离开。”

    “先道别。”穆南枢三个字,份量却很重,他在提醒阿才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不是他们的国度,对方的身份并不简单,两边都不想引起冲突。

    他要回阿才名正言顺,但悠悠和经年本来就是人家的人,这确实没有道理了。

    “是,先生。”阿才知道穆南枢的性格,不敢再忤逆。

    经年和悠悠被放了出来,刚从那种犹如炼狱的地方出来,两人第一时间就是好好洗了一个澡。

    经年穿着睡跑出来就看到坐在房间中的阿才,悠悠识趣的离开,把时间留给了两人。

    “你没事吧?”两人同时开口?

    经年扑到阿才怀中疯狂摇头,“我没事,你呢?她有没有对你下手。”

    “小年,我一切都好,是先生出面保我来了,你听我说,现在我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和你道别。

    这里我不敢乱来,只得先离开,不过小年,你相信我一定会救出你和悠悠的。”

    穆南枢那三个字也是这个意思,有什么他们回去以后从长计议,先生手眼通天,一定会有办法。

    “不,阿才哥哥,我决定了,我要留下来。”

    “你要当这个继承人?”

    “对,刚刚我已经想的很清楚,这些年来我和悠悠一直被人虐待,转卖。

    那就是因为我们实在太弱,就像是地上的蚂蚁,不管是谁都可以来踩上一脚。

    悠悠因为身份问题,被逼离开自己心爱的男人,如果她有了这个身份,她就可以和南宫离在一起了。

    而我也不用再看任何人的脸色,更有足够的能力保护爸爸,甚至还有机会一家团圆。”

    说来说去,经年还是为了悠悠。

    这些天悠悠过得不开心,经年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不只一次在自己面前说过,她们要是有一个好的身份背景,悠悠也不至于遭受这样离别之苦。

    经年就是典型的面冷心热,对于她在乎的人,她看得比自己要重要很多。

    她是一个坚强桀骜的女人,一旦决定了什么就不会改变。

    “小年,你外婆要的是一颗棋子。”

    “如果我能获得权利,能拥有保护家人的东西,那么做一颗棋子又如何?

    阿才,你能否再等我一些时日?等我回来,咱们就结婚好吗?”

    “小年,我担心的是你会有危险,我只要你平安健康,并不想你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

    “我不会有危险的,阿才,你信我。”

    阿才无奈的叹息,“你啊……”

    他能拒绝这样的经年吗?

    经年将头靠在了他的肩头,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谢谢你阿才,有空我就会联系你的。”

    “我等你。”

    阿才终究还是选择相信经年,这是她自己选择的人生,他不能那么自私。

    姐妹两从一开始的不情愿到发自肺腑要变强,她们和公爵的关系融洽了很多。

    然而半月之后,悠悠刚刚跳完舞却开始呕吐。

    “悠悠,你怎么了?是不是最近训练太累?”

    “姐,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两天老是反胃恶心,大概是太累了,我去休息一下。”

    “等等,我去叫医生给你看看,有病不能拖着。”

    私人医生很快就来了,经过检查就下了论断,“小姐,您不是太累,是怀孕了。”

    “什么!我怀孕了?”

    这个消息就像是晴天霹雳,想着她离开南宫离那一天晚上两人彻夜厮磨,难道是在那时候……

    为什么在她已经绝望的时候这个孩子却来到这个世界上,自己根本就无法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姐,这个孩子不能留下,我要打下。”

    “打什么打,依我看这是好事,你有了南宫离的孩子,我们再成功接手继承人之位,从身份来说你不再害怕配不上南宫离。”

    悠悠咬着唇,“可是姐姐,我离开的这些天从来没有换过手机号码,可他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

    不是身份的问题,是他压根就不爱我,我是普通女孩也好,是什么贵族千金也罢,根本就改变不了他的选择。”

    “过去你和他的事情我不便评价,但既然你已经有了他的孩子,我绝对不会让他辜负你。”

    经年一脸愤怒,“爽的的时候他怎么不想想后果,悠悠,这次我不会善罢甘休。”

    她正义愤填膺说话,结果自己也反胃恶心。

    悠悠小心翼翼道:“那个……姐姐你要不要也检查一下。”

    经年小脸一红,“我才不可能怀孕的。”

    毕竟阿才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在没有结婚之前他不想经年未婚先孕,大多数时间都做了措施,只有一次没有。

    很快医生就回答了她,“恭喜小姐,您也怀孕了。”

    “什么!!!”

    姐妹两人怀孕时间几乎是差不多的,两姐妹感情好,没想到连怀孕都像是约好了。

    这时候侯玉筱从屋外进来,她身体里也有一部分是中国人血液,这个中国名也是她出生就有了。

    在两个姐妹面前她也没有像是之前那么高冷,两人也采用国内的叫法。

    “外婆。”

    “怀孕了?”她看向两人。

    经年下意识将悠悠揽在身后,生怕她会趁此要两人打了孩子。

    “……是。”悠悠低着头。

    “放心,我不会动你们的孩子,你们是我认定的继承人,只要你们此生不离开这里,那么你们的孩子也是拥有继承权的。”

    简而言之,侯玉筱是要留着所有的财产,她的女儿已经外嫁便没有资格。

    如今被其他人盯上,悠悠和经年要留在欧洲继承她的一切,她们的孩子也必须留在这里。

    “永远不离开?”经年皱眉。侯玉筱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我知道你喜欢那个保镖,经过你妈妈这件事,况且你们流落在外多年,现在也有了孩子,我不会像是当年那么残忍,那小子还是不错,

    为了你敢和我翻脸,以后让他当上门女婿就是。”

    上门女婿,阿才会愿意吗?

    “要是他不愿意,只要留在欧洲发展也没有关系,这已经是我最大的限度,如果你们不答应,那就只有打了孩子。”

    “不,我答应。”悠悠捂着肚子。

    不管南宫离要不要她,她都要保护这个孩子,这是她和南宫离的生命延续,也算是南宫离给她留下的唯一念想。

    美国。

    南宫离已经从康复医院出院,助理小心跟在他的身侧。

    “少爷,回家吧,接你的车子来了。”

    “回家?”南宫离喃喃道。

    “是的,回大宅。”

    南宫离出车祸的原因南宫叙也都知道,他儿子是为了一个女仆才出车祸。

    在他心中自然而然对那个女仆没有好感,也害怕刺激南宫离。

    他对过去的一些记忆模糊不清,医生建议不要刺激。

    回到南宫家,南宫离站在富丽堂皇的大别墅前面发呆,“这是我的家?”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像是缺了什么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