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1章 公爵大人-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51章 公爵大人

    悠悠和经年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她们已经很久都没有像是一个孩子般笑过。

    此刻两人脸上都挂着甜美的微笑,悠悠甚至还低下头看看里面是不是有鱼。

    等两人上岸准备去下一个景点之时,一辆高调的豪车停到了两人面前。

    司机从车上下来,经年习惯性的将悠悠揽在了身后。

    “两位女士,我家大人想要见见你们,劳烦你们上车一叙。”

    大人?两人当即以为是什么男人,顿时脸色很难看。

    “抱歉,我们不太方便。”经年拉着悠悠离开,她就不相信有人敢在大街上抢人。

    “女士,你们不要误会,我家大人……”

    “抱歉,我们挺忙的,没空见你家大人。”

    阿才千叮咛万嘱咐,就是害怕经年和悠悠在外面的时候被男人纠缠。

    现在经年对于男人没有之前的偏见,警惕之心却从来没有变过,毕竟之前那些男人的所作所为她没有忘记过。

    在大街上男人也不敢强行对悠悠和经年下手,只能看着她们扬长而去。

    车窗摇下,一个浑身充满贵气的妇人看着两人远去,保镖恭敬的垂头。

    “抱歉公爵大人,我没能拦下她们。”

    “查查她们住在哪的。”

    “是。”

    经过这个变故,悠悠和经年也不敢再贪玩,很快就回了蔷薇古堡。

    如今这里就变成了两姐妹的家,回家以后她们才会感觉到安心。

    正好阿才回来看看经年,“出去玩了?”

    “嗯,出去转了转,你回来了。”

    “回来看看你,在这里还习惯吗?听甄管家说你们一直都在学习。”

    “是啊,趁着现在年轻多学点东西。”

    阿才看到姐妹两人的状态都还不错,悬起的心才放了下去,本来还怕她们颠沛流离,到了陌生的国度很不习惯。

    经年和悠悠的眉宇之中多了不少从前没有的喜悦,是发自肺腑的开心。

    “要是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告诉甄管家。”

    “好。”

    两人相视一笑,经年亲自下厨房做阿才喜欢吃的菜。

    有两姐妹的加入,甄管家也觉得热闹了很多,原本这里就是葡萄庄园,每年唯一的任务就是输送酿好的葡萄酒。

    如今倒是多了一些生气勃勃,让他也觉得自己年轻了起来。

    蔷薇古堡却在这个时候迎来了不速之客,一个车队进来。

    这么多年了,静悄悄的古堡第一次迎来这么多陌生人。

    还在炒菜的经年被大惊小怪的悠悠叫了出去,“姐,你先别炒菜了,有,有人要见我们。”

    经年一边关火,一边紧张的问道:“怎么了?谁要见我们啊?”

    “我也不认识,不过看着就像是很有钱的,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悠悠拉着经年去了客厅,在客厅之中,一个身穿高级套装的妇人端坐在椅子上。

    那人脸上有些皱纹,却化着精致的妆容,看着就像是五十几岁的人,不过直觉告诉经年她不止这个岁数。

    妇人天生自带一股威严,涂着大红色指甲的手端着一杯咖啡,看着冒冒失失跑进来的两个绝色少女。

    “过来让我看看。”

    悠悠看了看经年,刚刚这个女人点名要见她和经年,又是一副很大派头的样子,悠悠像是只小兔子抱着经年不知道该怎么办。

    经年并没有感觉到从她身上传来的善意,大概是她身上所有的情绪都被强大气场给盖住。

    “这位夫人,我们和你素不相识,不知道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经年直觉就不太喜欢这个妇人,并没有选择靠近。

    “素不相识?”妇人冷冷一笑,笑容十分轻蔑,“如果我说,我是你们外婆呢。”

    听到这句话,悠悠先是炸了,“你,你就是我妈妈的妈妈?”

    她是褐色眼睛,所以谁也没有将她和自己联系起来。

    她应该是亚洲人和欧洲人的混血,但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是外婆。

    “是。”她大方的承认。

    前段时间她们才知道自己的身世,已经放弃寻找自己的母亲,没想到所谓的外婆自己就跑了出来。

    悠悠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大家都以为她要上演一出感人的认亲戏码。

    然而她却是捏着小拳头打在了美妇人的身上,“你这个坏人,就是你拆散了爸爸妈妈,你把我爸爸藏到哪去了?”

    保镖赶紧将她拉开,“住手,不得放肆。”

    悠悠被拉开,口中还嚷嚷着:“还我爸爸。”

    妇人压根就没有想到这孩子见面第一面是打她,虽然她的拳头也没什么力道,那一刻她的心却有些疼。

    “瞧你这个样子像什么话?你可是我的孙女。”

    最注重礼仪的她看到悠悠这个模样,她忍不了。

    “这位夫人,我们从未谋面,压根就不是认识你,要你是来认亲的,抱歉,这里没有你的亲人。”

    经年将悠悠拉到身边,刚刚她听到保镖叫她公爵大人,公爵可是很高的等级,她的一言一行也都透露着无尽的尊贵。

    不过那又如何,她从未想过认自己,自己和悠悠也不会来攀这门亲。

    “你说什么?”妇人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经年居然会拒绝她。

    “这位夫人,我还得去炒菜呢,你要是不介意可以留下来吃顿便饭,毕竟来者是客,我也不能轰你走。

    要是你身份高贵吃不惯,那你可以离开了,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这两个小女孩,见面一个打她,一个则是冷言冷语赶她走。

    她可是被皇室亲授的称号,荣耀万千,这还是有史以来被人这么不客气的对待。

    悠悠像是只愤怒的小狗子,还是刚出生的那种小奶狗,没有任何杀伤力还在嗷嗷直叫。

    “姐,你跟她废话干什么,我们可不和她一起吃饭,你把爸爸怎么样了。”

    奶凶奶凶形容的就是悠悠这个样子,妇人脸色冷漠。

    “你们怎么和我说话的?难道你们的父母没有教过你们礼仪?”

    她也是一时生气忘记了,忘记了经年和悠悠的背景。

    “夫人这句话没有说错,我们的父母确实从来没有教过我们礼仪。

    准确的说来母亲才生下我们不久就被迫和我们分开,父亲还没有将我们带大,去找母亲的路上又被扣留。

    我们姐妹两受尽磨难,九死一生才活了下来,活着尚且不容易,怎么还会学习礼仪?”

    经年每个字都很扎心,没有给她一点反驳的机会。

    妇人脸上表情复杂,“我知道你们怪我,不过今天我偶然在塞纳河边见到你们。

    你们和我女儿长得很像,我猜想你们就是当年她生下的那一对双胞胎。

    这次过来并非是带着恶意,而是想要让你们跟我回家,到时候我会请求皇室给你们授予贵族称号。”

    授予贵族称号,这可是平民百姓想都不敢想的,本以为她这句话说出来两个孩子会很开心。

    没想到经年和悠悠脸上的表情淡定,“说完了吗?我去炒菜了。”

    妇人都快气死了,要不是良好的出生和礼仪教养让她必须要维持高贵冷艳的气质,她现在早就跳脚。

    “难道在你眼里,我还不如一盘菜?”

    经年一本正经道:“是的,对了,你要留下吗?留下我就加菜,毕竟我们中国人是礼仪之邦,没道理赶人。”

    她强调自己中国人的骨血,言下之意就不承认她是妇人的孙女。

    甚至言外之意就是在说,要不是看在礼貌的份上,我们早就将你赶出去了。

    “你……你们……”

    悠悠也退了几步,“姐,我帮你炒。”“你们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