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9章 下地狱又何妨-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49章 下地狱又何妨

    家书上面讲诉了她们一直想要知道的事情真相,很狗血也很老套。

    不过就是穷小子喜欢上了一个富家千金,千金家里不同意这门婚事,两人就私奔了。

    诞下一对双胞胎女儿,无奈还是被手眼通天的千金家里发现,千金被娘家抓了回去,甚至还要杀了穷小子泄愤。

    千金苦苦哀求,让穷小子带走两个女儿。

    饶是如此,千金家里仍旧不打算放过他,安排了暗杀。

    穷小子没有办法,不敢回老家,而是选择了从前自己写生的一处小镇暂时安顿下来。

    他带着女儿长大,因为实在思念千金,本来只是想要再回去看看她,希望有机会带走她,她们一家人幸福生活在一起。

    于是他告诉自己女儿,说自己会把妈妈带回家,这一去就没有回头。

    并非是他弃女不管,而是他在出入境的时候就已经被人通知了千金家里。

    那时候千金已经被家人逼的另嫁他人,穷小子被抓了起来。

    这一关就是五年,直到有一天看守他的人将他放走,他去找了千金,却看到她早已经有了新的家庭。

    不管她是否开心,他也不能打扰她的生活,他只有回来,却发现女儿消失。

    他以为女儿是出了小镇去找他,在小镇生活了半年,女儿们仍旧没有回来。

    他留下家书一封,上面有他的联系电话号码,如果女儿回来了就联系他。

    在父亲离开之前她们一直不知道爸爸妈妈为什么要分开,现在她们大了才明白,就是所谓的门不当户不对。

    爸爸在这段感情中付出一切,可惜妈妈也因为家人的逼迫要商业联姻。

    妈妈无奈没有办法,爸爸也没有做错什么,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

    一时间她们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心心念念想要一家团聚,也许她们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阿才也知道姐妹两的心情很不好,不能一家团圆也就罢了,她们的父亲这些年却是颠沛流离。

    “先给你爸爸打个电话吧,这么多年了,他一定很想你们。”

    “嗯。”经年含泪道。

    经年拨通了那个号码,却被提示这个号码是空号。

    “空号?怎么可能?爸爸一心等待着和我们见面,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不会留一个假号码的。”

    “会不会是爸爸遭遇到不测?是妈妈娘家的人不肯放过他。”

    阿才很为难,要是卡还在使用,他就可以根据号码定位她们的父亲在哪里,要是空号的话就没有办法了。

    “先不要着急,一切或许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糟糕,你们的父亲是黑色瞳孔,说明你们的母亲是紫色瞳孔。

    而且看样子应该是很有钱的大家族,有这个线索我应该可以帮你们找到你们的妈妈。”

    经年却是无奈一笑,“我想过很多次我们的妈妈会是什么样子,生活在哪里,爸爸说我们很像她,她是一个很漂亮的美女。

    可现在看到爸爸写的信,妈妈已经有了新的家庭,新的子女,我们的出现是对她的一种拖累吧。”

    她们过惯了苦日子,也从未想过要做什么千金大小姐,只要能找到爸爸一家团聚就好。

    至于妈妈,那是她们无法触碰的对象。

    她们的出生就是错误的,不然爸爸这一辈子也不用这么窝囊的活着。

    他本来是很有才华的一个画家,拥有完美的容颜,只是因为她们。

    “你们当真不想要知道你们的母亲是谁?”

    “知道了又能如何,我们是不被承认的私生子,是母亲家族的耻辱。

    既然不能叫一声妈妈,还不如从来都不知道,阿才,你能帮我们找到爸爸吗?”

    “我会尽力。”

    好不容易回到小镇,也不能说没有任何收获吧,至少知道了父亲和母亲的爱情故事。

    只是两人都很担心她们的父亲是不是还活着?

    两人打算在家里住上几天,便收拾了屋子。

    阿才去了柴房,那几人被五花大绑丢在里面,一个个鼻青脸肿堪比猪头。

    当阿才进来的时候,几人吓得魂飞魄散,他们哪里知道这个看似小白脸的男人出手这么干净利落且狠毒。

    “小哥,你看你打也打了,气也该消了吧,我们老婆还在家等我们呢。”

    阿才关上门,沉着脸一步一步朝着他们靠近。

    他一脚踩在那个男人的手腕上,疼得男人嗷嗷直叫。

    “疼么?”他冷冷问道。

    “……疼,小伙子,我真的知道错了。”

    “对于你们来说这就叫疼了?那你们当年对她的伤害呢?”

    “小伙子,我们那时候色迷心窍,压根就没有想过这些。”

    “好一个没有想到。”

    阿才拿出一把刀,一刀砍掉了他的一根手指。

    十指连心,男人疼得满头大汗。

    这小伙子看着年纪不大,出手却是如此毒辣。

    阿才剁掉他一根手指之后脸上表情如常,仿佛对他来说他只是做了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已。

    他看着男人的断指轻轻道:“身体上伤痕都会随着时间慢慢愈合,但是心理上的伤口却没有这么简单愈合。

    你们为了一时之欲伤害了她,这么多年,她没有睡过几晚安稳的觉。

    原本她是带着善意看待这个世界,你们是她敬重的邻居大叔。

    你们可知道,你们摧毁的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她对整个世界的期待。

    那抹伤也许永远都不会好,她过得不开心,你们凭什么好端端活着!

    说罢他再削掉男人的两根手指,“你不是说她的皮肤很滑吗?那我就让你这辈子再也碰不了女人!”

    阿才的眼中凶光毕露,他的人生其实经年她们很相似,但他是男人,身体不会受伤。

    曾经他厌恶这个世界,直到先生的出现,让他和阿旺重新有了新的人生。

    “小伙子,你打也打了,连我手指都剁了,你还要怎么?”

    “还要怎么?很快你们就知道了,放心,我不会要你们的性命,我只是想要在你们心理也留下阴影而已。”

    阿才冷冷一笑,将男人所有的手指都剁掉,他是第一个占有经年的男人,也是让经年最害怕的人。

    男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血流一地,他已经疼得麻木,以为这场酷刑终于结束。

    阿才却是换了一把更大更锋利的刀,“刚刚只是开胃小菜,现在开始我们的大菜。”

    见他的视线朝着自己身下看来,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他刚刚说不会再给他们碰女人的机会,难道他会……

    “小伙子,我们无冤无仇,你用不着做这么绝吧?”

    “对啊,就算女人第一次很珍贵,不过那就疼一下而已,你却要我们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呵……在我心中她就是这世上最珍贵的宝物,你们伤了她,我不会让你们轻易死去,而是要你们耻辱的活着!”

    “阿!!!”

    “你这个魔鬼,禽兽,你一定会下地狱的。”

    男人在昏迷之前怒吼了一声。

    阿才却是一脸冷漠,“为了她,就算是下地狱又有何妨,该你们了。”

    “不,不要。”

    哀嚎声一道一道响起,悠悠正在擦灰,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那间小柴房。

    “姐,姐夫他在做什么呢?”

    “他在教训那些人。”

    “他们叫得好大声,不会有事吧?不过他们都是坏人,就应该受到惩罚!”悠悠恨恨道。

    经年轻轻一笑,“不会有事的。”

    阿才从房中出来,带着一身血腥。

    经年迎了过来,阿才拦住她,“里面脏,别看。”经年却没害怕,推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