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8章 小白脸-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48章 小白脸

    经过岁月的洗礼和变迁,很多事情也许都会发生变化。≦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那犹如魔鬼一般的声音却是在经年脑中经久不散,当听到这人的声音,经年下意识身体抖了一下。

    他们的出现唤醒了经年内心深处最可怕的噩梦,她怕。

    阿才感觉到了她敏感的情绪,将她带到了自己的怀中。

    “小年别害怕,我在。”

    悠悠也很害怕躲到了阿才身后,几个卑劣粗糙的男人就那么旁若无人走了进来。

    毕竟经年和悠悠的外貌太过于出色,肯定是小镇上的人传开她们回来的消息。

    这让当年的几个禽兽男人又找到了机会,当年他们只染指了经年一个人。

    本来是想下次再对悠悠下手的,没想到姐妹两人当晚就逃走了。

    这小镇上的女人又怎么比得上她们,一听说她们回来,男人们甚至打起了主意,这次要将她们永远锁在这个小镇供他们发泄。

    几人如今已经是中年大叔,山里的人因为风吹日晒做农活比起城市里的人老得更快。

    但依稀可以辨别清楚谁是谁,中间那个人一说话经年就会一抖。

    “是他么?”

    阿才的眼中掠过一道冷意,就是这个男人无情夺走了经年的第一次,那几人则是火上浇油,给当年还是小女孩儿的经年烙下一个又一个伤疤。

    他心里很疼很疼,恨不得自己没有早点遇上经年,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救她出火海。

    这一次为什么要来,除了看看有没有她们父亲留下的线索之外,阿才心里咽不下这个口气。

    即便是经年不会提出过来,阿才也不会放过这群禽兽。

    正好刚到小镇这群禽兽就自动送上门来,来得正好,他就不用花费时间一个一个去找了。

    “哟,我说你们怎么敢回来了,原来是带了一个小白脸靠山。”

    “哈哈哈,就这样的小白脸,我一个打十个。”

    “经年,悠悠,你们长大了可更漂亮了。”男人的眼神放肆在她们身上来回打量。

    在他们眼里,阿才瘦瘦高高又只有一人,怎么是他们的对手。

    好歹他们一个个都是每天做农活的汉子,对付这种文弱书生太平常不过。

    “你们还有没有王法!”悠悠从阿才背后探出脑袋吼了一声。

    柔柔弱弱的她本来就不会骂人,这一句话就算是生气了。

    她的话没有给几人留下任何心理阴影,一个个还哈哈大笑。

    “小悠悠,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天真呢,王法?我们这个贫穷的小镇谁会管?我们就是王法!”

    平时冷漠的经年在这些男人面前因为以前的阴影,她一句话都不敢说,紧紧抓着阿才的衣服。

    阿才没有和这些男人废话,他将经年和悠悠推到屋内。

    手指轻轻带去经年眼中的泪花,“乖乖呆在里面,我没让你们出来不要开门。”

    经年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也知道阿才大概是扮演着一个什么角色。

    “你不会有事吧?”

    “不会。”阿才温柔一笑。

    在巴黎听到她给自己讲诉的时候,阿才内心就已经有了这个冲动。

    总有一天他要亲手毁掉那些伤害过经年的畜生们。

    经年关上了屋门,悠悠心中还有些紧张。

    “姐姐,姐夫一个人可以吗?”

    “他心里有数,再说他还带了人来,那些人会过来支援的。”

    其实经年心中已经猜侧到他要做什么,他不会想要别人帮忙,他要亲自除掉这些人。

    门外阿才一人对峙几人,那几人还哈哈大笑不止。

    “看来咱们小经年是出息了,知道找野男人回来帮忙,不过却找了一个小白脸。

    啧啧,你在床上的体力有我们厉害吗?能满足那对姐妹吗?

    想当年小经年的皮肤那叫一个滑,老子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可惜啊,放跑了悠悠。”

    “小经年现在的身体可成了完完整整的女人,尝起来应该更爽吧。”

    “小白脸,那丫头的滋味是不是很爽,不如我们……”

    阿才全程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几人,“说够了吗?”

    “哟,小白脸不开心了,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尝到她的第一次?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她跪在我们面前,让我们放了她的妹妹,她甘愿被我们玩。

    啧啧,那个小脸哭得可叫人心疼,你说她都这么说了,我们怎么会不同意呢?

    我扯碎了她的衣服,她在我身下哭着叫着嗓子都叫哑……”

    阿才忍无可忍一拳挥去打在他的脸上,这重重的一拳直接将男人给挥在了地上。

    “我的牙。”

    一颗牙齿从他的嘴里蹦出来,他的脸差点被阿才给打变形了。

    里面的经年抱着双膝捂住耳朵,不想听到他的那些陈述。

    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忘记过那些人给她带来的恶梦。

    多少个夜里她都会梦到当年的景象,那些恶魔的嘴脸。

    好不容易阿才的出现抚平了她内心的伤口,小木屋的隔音效果很差,那些人的声音一字不差的传入她的耳中。

    就像是将她好不容易才愈合的伤口给撕裂开,不仅如此,那人还在她撕裂开来的伤口上撒盐。

    经年捂住耳朵,口中喃喃念叨:“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

    “姐,不要哭了,一切都是我的错。”

    本来要承受这一切的人是悠悠,是经年代替了她。

    外面突然响起哀嚎之声,阿才就像是一只孤狼冲进羊群,见人就揍。

    本来他可以用枪一击毙命,但他并不想这么轻易放过这几人。

    阿才左一拳又一拳朝着那些人揍去,不过才三分钟就将人揍得嗷嗷直叫。

    “别打了别打了,哎哟我的腰要断了。”

    “再打就要死人了!”

    阿才已经打红了眼,这些畜生给经年留下的心理阴影或许一辈子都忘不掉。

    这些也就罢了,时隔这么多年,他们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思。

    阿才是典型的人狠话不多,不说一句话,只是狠狠揍人。

    “别打了,我错了,少侠手下留情。”

    “错就能抹去她心中的伤?就能勾销当年你们犯下的罪孽?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就杀了你们?

    不,我要让经年这些年受的屈辱,受的苦百倍奉还!”

    阿才拍了拍手,他之前带来的人手出来,“将他们关起来,不要弄死了。”

    只是打了一场怎么能抚平他们对经年的伤害?

    那几人吓得瑟瑟发抖,“饶命啊,我们再也不敢了。”

    直到今时今日他们还在做梦,想要染指经年,阿才怎么可能会放任。

    推开门,一束阳光从木屋外洒落进来,悠悠抱着经年,见阿才进来才松开了她。

    阿才走到捂着耳朵的女人面前,经年哭得一塌胡涂,分明是这么好的女孩儿却被伤成了这个样子。

    他缓缓蹲下身,将经年抱入怀中,“别哭,都已经过去了。”

    “他们呢?”

    “被我关起来了,我会将他们带给你的伤痛全都还给他们。”

    这些人是经年心中的一个噩梦,他要帮她走出这个阴影。

    “谢谢你。”

    “姐夫,他们真的不会再来了吗?”

    “放心吧悠悠,他们逃不了。”

    悠悠扶着经年起来,“姐,我们先看爸爸留下的家书吧。”

    “嗯。”

    打开家书,爸爸清楚的字迹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之中。

    家书上已经有厚厚一层灰,不知道放了多久。

    两人读完那份厚厚的家书,一时间心里五谷杂陈,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姐,爸说的真的吗……”

    经年已经都懵了,她们一直想要知道的真相居然是这个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