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7章 小镇-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47章 小镇

    南宫离只是刚刚脱离危险而已,脑子并不太清楚,这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是我爸爸?”他说话的速度十分缓慢,大脑神经反应特别慢。

    “是,离儿,我是你爸爸,你做了开颅手术,刚刚才脱离危险。”

    南宫离反应迟钝的看着自己的手,总感觉心里空荡荡的,他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呢?

    看着空寂的天空,就如同他的心一般,空空荡荡。

    悠悠经过漫长的飞行时间终于到了中国,她们居住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大城市,而是南方的一个小镇。

    花了两天的时间兜兜转转才到了县城,要到达那个小镇还需要经过漫长山路。

    经过这么多年,小县城也发生了变化,悠悠和经年站在广场上看着街道。

    当年她们连夜逃出来到达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这里。

    “姐,你还有印象吗?那时候我们饿极了,还好有好心人给了我们吃的。”

    “是啊,那时候我们就像两个傻子一样,一眨眼便过了这么多年。”

    悠悠脸色有些不安之色,“姐,你说爸会在小镇上等我们回去吗?”

    “我不知道。”

    这么多年没有联系,当初爸爸离开的时候两人还是孩子。

    两姐妹对爸爸的印象已经很模糊,那个年代,两个就是单纯的孩子,什么都不懂,也没有手机能纪录。

    唯一的纪录就是大脑,她们只记得爸爸是一个书生气很浓、温柔至极的男人。

    “姐,要是找不到爸爸,我们怎么办呐?”

    “那就一直找,阿才答应过我,一定会给我们找到家人。”

    经年从一开始对每个男人心存芥蒂,到现在已经慢慢开始信任阿才。

    这一路上悠悠一直心事重重,关于悠悠怎么要离开南宫离经年也不好去问。

    在经年的心中就以为悠悠是想通她和南宫离是不可能在一起所以放弃的,并不知道悠悠是误会了。

    “悠悠,你还好吗?”

    现在的悠悠仍旧单纯善良,相比以前却多了一些忧郁,她不想看到这样的悠悠。

    “姐,马上就要回家了,我当然开心了。”

    除了那里有很多恶人之外,小镇很漂亮也很美。

    这次有阿才在一起,她们不会再怕任何人。

    阿才回到经年身边,“人手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可以放心回去。”

    “谢谢你。”

    阿才宠溺的看着经年,“跟我还客气?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我们就启程。”

    “好。”

    每每看到经年和阿才这样亲密无间的样子,悠悠又羡慕又悲伤。

    一方面是因为姐姐终于找到了喜欢的男人,她为姐姐感到开心。

    但另外一方面她会想到南宫离,那个她求而不得的人。

    手机看了一次又一次,并没有任何回应。

    就算是她不告而别,至少他也会给她说一声再见的吧。

    这个问题悠悠想了很多次,她曾鼓起勇气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然而并没有人接听。

    也许南宫离早就搬回南宫家,离开了那个别墅。

    悠悠看着苍茫的夜幕,这是自己选择的路,不管前途是喜还是悲,她都要自己尝下自己酿造的苦果。

    离开南宫离以后,她没睡过一天安稳的觉。

    每每在夜里惊醒,她总是会从梦中醒来,声声叫着那个人的名字,“少爷……”

    悠悠看着自己憔悴的脸色,脸上几乎没有一点血色。

    她就像是离开水的鱼,等待着自己只有死亡。

    经年心疼的看着悠悠,以前她们被人抓住被逼学很多东西的时候,虽然累虽然苦,悠悠也从来不会这样。

    在南宫离身边那几次见到她都是容光焕发,娇艳无比。

    如今却像是花朵枯萎,让她很是心疼。

    明知道晚痛不如早痛,看到悠悠这个样子经年也忍不住道:“悠悠,要不然你还是回到他身边吧。”

    “姐,回不去了,一直以来都是我自作多情,他心里没有我,一点都没有我。

    就算我现在不走,有一天也会被他赶走,与其到那个时候,我还不如现在就走。”

    “可是你……”

    “我只是有些不习惯而已,等时间一长,我相信我可以彻底忘记他。”

    经年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傻妹妹。”

    她们就像是受了诅咒一样,从出生开始就见不到自己的母亲,后来颠沛流离。

    如果不是遇上了顾柒,也许她和妹妹现在仍旧是货物被人卖来卖去。

    也正是因为有了顾柒,她才会遇上今生的挚爱。

    她是时来运转,那悠悠呢?属于她的幸福什么时候才能来?

    阿才跟在穆南枢身边多年,原先都是服侍穆南枢,如今照顾起姐妹来也是很贴心。

    从衣食住行什么都安排得很好,车子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缓缓前行。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她们总算是见到了记忆中的景色。

    悠悠的脸这才有些变化,“姐,你看那是不是我们小时候洗衣服的河边。”

    “是的,春天的时候百花开遍,到处都是很漂亮的景象。”

    “姐夫,小时候我和姐姐春天的时候就会放自己做的风筝,河边鲜花绚烂开放,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

    如果不发生之前那件事,也许她们会一直呆在这里不会离开。

    阿才虽然没有看到,但也觉得那会是很漂亮的景象。

    小经年和小悠悠,两人正是天真无邪的年纪。

    不提到那些人,只是这片土地的话,悠悠和经年还挺怀念。

    “姐夫,我可以下车走走吗?”

    “当然可以。”

    阿才陪着姐妹两人下来,虽然已经到了冬天,不如春天的繁花似锦那么好看。

    在河边泛黄的草丛中有一些零星的小野花,姐妹两人很开心。

    “姐,你看那块大石头居然还在呢。”

    “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这里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化。”

    两人回到小镇上,当年的她们就是镇上最吸引人瞩目的小姑娘。

    甚至在山里还有人将她们当成妖精,在人们的印象之中没有混血儿这个概念。

    正常人都是黑眼睛,再不济人家说外国人是蓝眼睛吧,怎么会有紫色眼睛的人呢?

    虽然一些女人对她们指指点点,也有一些好心的老人,他们对姐妹两很是照顾。

    人性都是双面的,有的人坏,有的人却很好。

    如今两人已经长成了漂亮的大姑娘,当她们出现的时候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们的身上。

    有的是打量,有的是惊艳,还有的则是不可置信。

    阿才并不喜欢那些人对她们姐妹两人投来的目光,庆幸她们走得早,要是再晚点事情会变得更加糟糕。

    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姐妹两朝着家里赶去,她们一家人的房子并没有在小镇上,而是在田野竹林边的木屋。

    远远看去风景如画,到了木屋前,悠悠已经推开门进去,经年驻足在门前。

    阿才从背后拥住了经年,知道这里是她的家,同时也藏着她心里最痛苦的回忆。

    “别怕,都过去了,我在。”

    经年靠在阿才怀中,只有他能自己希望。

    这时候悠悠大呼小叫从里面跑出来,“姐,姐夫,爸回来过!”

    经年猛地睁开眼。“真的!爸回来了?”

    经年第一时间冲进那个她们长大的院子,长久没有人居住,里面已经落满了尘埃。

    “姐,你看,这是爸留下的家书。”

    两人还没有得及看,几个中年男人跨门而来。

    “都说你们姐妹回来了,本来我还不相信,没想到真的来了,好久不见啊,小经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