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1章 不订婚了-总裁投怀送抱-
总裁投怀送抱

第0841章 不订婚了

    悠悠目送着南宫离离开,她的心中很难过。

    但她从来就不后悔和南宫离的相遇,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她依然会做这样的选择。

    东西昨晚就收拾好了,并没有多少,就是贴身的衣服和一双鞋子而已。

    南宫离给她的卡她没有带走,她只带走了手机和一点零钱。

    悠悠挎着自己的帆布包离开,管家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异样。

    “去买菜吗?”

    “对,福叔,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少爷。”悠悠不敢泄露过多的情绪。

    “这是我的本分,悠悠小姐需要用车吗?看这天气快要下雨了。”

    “不用,我包里有伞。”

    “那你早去早回,少爷最喜欢吃你做的饭菜,自从悠悠小姐在身边少爷比以前食量大多了。”

    悠悠笑了笑,笑容中有些苦涩,“以后等少爷娶了太太,会将他照顾得更好的,福叔,这些天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她和福叔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一开始这套房子是空置的,后来悠悠住进来,南宫离也住了进来。

    在悠悠跟着南宫离一起去公司上班,家里没有人,南宫离才特地叫来了福叔。

    福叔为人忠厚,对待悠悠也很细心。

    “悠悠小姐今天怎么了?”

    “没,没事,那我先走了。”

    “好。”

    悠悠挎着包离开,最后看了一眼背后的别墅,在这里的时光大概是她最幸福的一段日子。

    只可惜现在这一切都要结束了,昨晚少爷说得清清楚楚,他不喜欢自己。

    也好,自己离开的话就不会让少爷为难了。

    转身的瞬间,悠悠眼中有眼泪滑落,少爷,再见。

    在车上的南宫离总是有些心绪不宁,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究竟是怎么了呢?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上一次这么心虚不宁的时候还是他的母亲去世,看着外面乌压压的天空,要下雨了?

    南宫家,南宫叙从他母亲死后就苍老了很多。

    很长一段时间里南宫离是恨南宫叙的,觉得他既然娶了自己的母亲,就应该对她负责。

    这种负责不是一纸婚约,而是在生活日常各方面都对她好。

    所以南宫离去了欧洲发展,不再过问南宫家的事情。

    “离儿,过来,让爸好好看看你。”

    打从出生起,南宫叙就很少见过南宫离,南宫离跟着母亲长大。

    母亲让他不要恨南宫叙,这不怪他,在她们的婚约开始之前,有些事情早就注定好了。

    要怪就怪她生错了人家,不能和自己心爱之人在一起。

    作为南宫离来说,他没有办法不去怪他,他们生了他,却没有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爸。”南宫离看着那本来只有四十几岁看着却苍老了十岁的人。

    这个男人是他血缘至亲,如今他已经长大,很多事情的对和错已经不重要。

    见到他回来,南宫叙才开心了一些,脸上泛起一丝红光。

    “叙儿,过来看看,这是我拟好的聘礼,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咱们可以再修改。”

    南宫离看都没有看一眼,“爸,这个婚结不了。”

    “你这傻孩子,我又没让你马上就结婚,今晚是那个丫头的生日,你们只是订婚。

    我见过好几次,顾丫头漂亮又机灵,和一般的大家闺秀不同。

    你性格冷漠淡定,而她活泼可爱,你们就是天生一对。”

    最重要的是南宫离喜欢她,之前他从欧洲回来就住进顾家就知道他是喜欢顾柒的。

    不然以他这么骄傲的性格,他怎么可能会去顾家住着。

    天生一对?南宫离心中泛起一丝苦涩。

    难道他们南宫家的男人有什么魔咒吗?他的父亲蹉跎半生。

    娶了母亲的时候,他一直觉得愧对自己的初恋情人,直到母亲去世,他才幡然醒悟。

    在不知不觉中他似乎也喜欢上了母亲,这些年来他没有将初恋娶回南宫家。

    也没有再找过任何女人,在他名下只有自己一个儿子,他永远只有母亲一个妻子。

    不管是前半生还是后半生,他的感情都是有遗憾的。

    “爸,这个婚订不了。”

    “订不了?为什么订不了,之前跟你说的时候你不是挺喜欢那小丫头的?

    顾老爷子也跟我说了好几次,他很喜欢你,顾家和南宫家一直都是世家。”

    “爸,顾柒不喜欢我。”南宫离无奈吐出这个事实。

    “那丫头一直都没有男朋友,为什么不喜欢你?”

    南宫离的外形条件,各方面都不差,老爷子想不通为什么,分明在他眼中看着这是很好的一桩婚事。

    “爸,这个世界上的男人不止我一个,她不喜欢我也很正常。

    她早已经心有所属,不愿嫁我,我不想强求。”南宫离平静的说出事实。

    南宫叙皱了皱眉,“那这婚不订了?”

    “不订了,爸,你是过来人,你应该很明白,如果一段婚姻不是情投意合,根本就没有必要在一起,在一起也只是痛苦。”

    这句话扎了南宫叙的心,是啊,如果不相爱在一起就是慢性煎熬。

    也许你以为吵架是不幸福的,其实不吵不闹,日子平淡得像白开水一样毫无涟漪,那才是最可怕的。

    “可是离儿,你今年也不小了,顾丫头不行,其它家族的女人呢?适合你的有很多。

    你常年在欧洲,爸老了,还是希望你能回我身边接手我的公司。”

    南宫离忍不住道:“爸不是还有一个儿子,你大可将家业都交给他。”

    尽管知道母亲的死并不是因为外面的私生子,而是各种压力之下造就了她的死。

    但就算他们不是主谋,却也是压死骆驼背上的那一根根稻草。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南宫叙只有你一个儿子。”

    南宫离冷笑,他对这个父亲有爱有恨也有怨气。

    为什么要自立门户创业,就是因为他心里不甘,也不愿意面对。

    “爸,说这样的话我一点都不开心,这一辈子你辜负了两个女人,也辜负了两个孩子。”

    说着他转身离开,“我的事情我自有主张,你不用操心。”

    “离儿,你好不容易才从欧洲回来,这些天要么在公司,要么就在你的别墅,你就不能陪我几天。”

    “当年你每天陪在另外一个女人身边的时候,你可有想过我母亲和我,她需要一个丈夫,而我需要一个爸爸。

    你总说母亲有心爱的男人,她心中的朱砂痣不是你。

    可她这一辈子都在为南宫家奉献,除了挂念那个人,她没有越雷池一步。

    而你呢?你却在外面养着另外一个女人,有了一个家。

    妈妈也是一个女人,她需要男人的疼爱,她夜夜独守空房的时候,你可曾想过她的感受?”

    “我……”

    “爸,母亲让我不要恨你,我答应她,但我却不能违背自己的心。”

    “离儿……”

    看着南宫离毅然决然的背影,南宫叙叹了一口气。

    他缓缓朝着别墅背后的山峰走去,在那里埋葬着一个女人。

    照片上的她仍旧端庄,她的墓碑前放着一束还没有干枯的花,说明南宫离早就来过了。

    南宫叙手指抚摸着照片,“茉莉,如果当年你留住了我,我就不会犯错,说不定我们可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你不会走的这么早,离儿也不会恨我,对不起,到底是我害了你。

    不过你放心,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会留在这里陪着你,一直陪着你。如果你在天有灵,就给我们离儿找一个好媳妇,不要像我们一样,错过一生。”